【2018瑞典大選】反移民、反歐盟、新納粹上街頭,「瑞典都不瑞典」了?!──選前倒數,極右派勢力大崛起

【2018瑞典大選】反移民、反歐盟、新納粹上街頭,「瑞典都不瑞典」了?!──選前倒數,極右派勢力大崛起

瑞典現任首相施特凡.勒夫文(Stefan Löfven)。圖/Flickr@Socialdemokraterna CC BY 2.0

2018 年 9 月 9 日,採行內閣制的北歐國家瑞典,將舉行 4 年一度的國會大選,新一代的政府內閣和首相,將由人民投票選出。根據瑞典國家官方網站,全國約有 7 百萬人口擁有選舉權,主要的選民為年滿 18 歲以上的瑞典籍公民,此外居住在瑞典、並設籍滿 3 年以上的新移民,則可以參與地方政府的投票。

瑞典國家議會目前共由 8 個政黨組成,近年來的主要政黨,包括提倡社會民主主義的執政黨「瑞典社會民主工黨」(Social Democrats);支持自由保守主義的最大在野聯盟「溫和黨」(Moderates)與其聯盟政黨基民黨、自由黨等;以及提倡環保主義、目前與社民黨組成執政聯盟的「綠黨」(Greens)等,基本上在政治光譜上,都是「左派偏中間」的政黨。

「瑞典價值」受威脅?左派政黨敗退、民族主義崛起

長年以來,瑞典均由意識形態相似,相對提倡平等、包容、福利國家政策的上述左派主要政黨輪流執政或聯合執政。因此其「社會主義福利國家」的形象,在國際上十分鮮明,不少人亦將「瑞典價值」、「北歐式民主」,作為民主政體推行溫和社會主義的典範之一。

然而,自從上回 2014 年的大選以來,「右派偏中」和「極右派」的勢力在瑞典快速崛起──和其他歐盟成員國出現的狀況一樣,民族主義的思想透過人民投下的選票,再度受到重視。極右派的「瑞典民主黨」(Sweden Democrats)便在 2014 年的大選中,拿下 13% 的得票率和 20 個議會席次,成為瑞典的第三大政黨。

而根據今年陸續發布的民調顯示,「瑞典民主黨」更已經獲得近 20% 的支持率,並持續上升。歐洲各國正高度關注此次瑞典大選結果,將如何對瑞典近代政壇造成改變,最重要的是──右派政黨的崛起,代表了什麼?

新納粹團體示威活動、拒收難民、郊區幫派械鬥,社會福利國家的完美形象正在瓦解?

從今年 6 月至 8 月初以來的高溫熱浪,造成了瑞典多處森林大火。夏日最受民眾歡迎的 BBQ 烤肉活動一度被政府禁止,各處店家的電風扇、冷氣機皆銷售一空,異常的炎熱氣候使民眾對環境與氣候變遷的議題更加關心──這時的民調顯示,倡導環保主義的「綠黨」支持率上升。

然而今年自春天以來,位於瑞典南部的第三大城市瑞典馬爾默(Malmö)、首都斯德哥爾摩 (Stockholm)及第二大城市哥特堡(Göteborg)皆相繼傳出許多槍擊案、毒品交易和幫派械鬥等傷亡案件。今年夏天,更傳出多起位於郊區的「火燒車事件」,種種治安問題,讓民眾對執政黨的信心快速下滑。

而即使在案件報導中,警方並未指出案件嫌疑犯身分,但大部分居民都心裡有數──因為案發地點,幾乎都是所謂的「新移民住宅區」。

在房價較低、發展較落後的郊區,由於缺乏公共建設、住宅修繕不足等因素,許多住宅荒廢多年;隨著全球難民潮的湧入,遂由政府安排、讓剛到達的難民入住──而原來的當地居民在犯罪率上升、文化衝突等情況下,從支持此政策、轉而倒向反對移民的政黨⋯⋯。

不只是瑞典,這早已經成為近年來在歐洲各國選舉時,最常出現的現象。

根據報導,就在上週一( 8 月 20 日),有一艘載運近 2 百人的難民船,從北非抵達義大利南部。瑞典現任首相施特凡.勒夫文(Stefan Löfven)於 22 日則在週三( 8 月 22 日) 表示,目前由左派偏中政黨組成的國會,「在壓力下無法接收這近 2 百位難民,並希望由其他歐盟成員國分擔責任。」首相施特凡稱,因為瑞典於 2015 年已收到了約 163,000 份難民庇護申請,至 2018 年底更將再接收近 23,000 位難民。

西西里民眾帶著傳統小吃 arancini 到港口,對獲救難民表示歡迎。圖/The Local Italy@Twitter

面對首相與政府的決定,瑞典輿論反應不一:部分民眾表示支持,認為國家已經善盡責任;也有人認為目前政府沒有為難民做好妥善安排,再接受更多人進來只會造成混亂;亦有人持反對意見,認為國家有必要盡人道義務,幫助生命受到威脅的難民,提供他們一個安全的生存空間與物質上的幫助⋯⋯。

隨著選舉的日子日漸接近,各政黨關於難民議題的對策,在瑞典大選民調中,有相當大的影響力──這次首相施特凡和目前的左派偏中國會所做的決定,各界不少人解讀,是「為了挽救選票而拒收難民」。

然而選票即代表民意,自 2015 年難民危機以來,瑞典社會不斷出現應該減少接收難民的聲音,極右派的瑞典民主黨便趁勢崛起──

瑞典拒絕接納被困在義大利港口船上的近 2 百名難民。圖/The Local Italy@Twitter

極右派政黨的「偏激」聲音,說出許多人不敢承認的真實想法

瑞典民主黨是目前瑞典第三大黨,其宗旨強調反移民、反歐盟及反伊斯蘭。

成立於 1988 年的它,因為主張被瑞典多數人視為「極右派」、「民粹」,在過去一直只有小部分支持者,直到 2010 年才首度有議員當選進入國會。此外即使在 2014 年大選時得票翻倍、獲得 20 席國會席次成為第三大黨,瑞典其他政黨──不論是執政黨或在野聯盟,卻全數拒絕與之合作。

然而,在即將到來的 2018 年國會大選中,瑞典民主黨卻在民調中獲得 20% 以上的支持,很可能取代溫和黨,在 8 年內從「邊緣小黨」一躍成為瑞典第二大黨。

除了瑞典民主黨在近 8 年快速崛起外,還有更極端的白人至上、法西斯主義團體──「北歐抵抗運動」 (Nordic Resistance Movement)。

北歐抵抗運動(Nordic Resistance Movement)抗議活動。圖/截自 WorldJewish Congress@YouTube

這個團體簡單來說就是新納粹團體,在 8 月 25 日週六,大選前的兩週,該團體於首都斯德哥爾摩舉行了街頭遊行,這讓不少當地民眾感到恐慌──但他們真正恐慌的,並不是遊行可能造成的暴力肢體衝突,而是社會面對極端法西斯主義團體的態度

雖然極右派的瑞典民主黨在黨部官方網站,聲稱該黨並不是「反移民」,但其主張的改革已經明顯表示立場,其中一項包括:「我們應該慷慨地幫助身在瑞典的難民回到家鄉。」更直接在其「難民政策」的說明中,指出恐怖攻擊、犯罪率上升、國家福利遭到濫用,都和難民人數增加脫不了關係。

此類說法在公開輿論、大眾主流媒體上,往往遭受到瑞典社會的諸多批評;但其大膽明確的政治目標,卻也在同時間吸引了「無聲的支持」,該政黨不斷上升的民調數字,便是明證。

極右派、甚至法西斯團體,為何會在「社會主義理想國」瑞典,快速崛起?因為他們說出了許多人「內心的想法」,那些不被「瑞典價值」、「社會道德與政治正確」所容許的想法──而這些團體,便利用群眾的恐懼和不安,創造出共同仇視的對象、凝聚向心力。

新移民對社會的期待

不論大城小鎮,這個月走在瑞典的街上,往往可以看見各式競選海報,廣場上也擺滿了各政黨的宣傳攤位──因為即將在這片土地上長住,我不免對選舉結果和瑞典的未來,感到切身的擔憂。

一個主張人人平等的北方樂土,會不會在右派政黨取得優勢後,變成一個讓移民感到不自在的環境?

我相信許多人,不管是因為逃難、還是因為喜歡瑞典而移民來到這個國家,都是希望能夠享有更好的生活品質。而大部分的移民,也都是辛苦工作、誠實納稅的普通人,對社會一樣有許多正面的貢獻與期待,並非只是「潛在犯罪者」。

身為瑞典的新移民,只盼望大選過後的瑞典,還是那個人人嚮往居住的烏托邦。

(選舉結果內容待續)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Socialdemokraterna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