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EA創辦人坎普拉辭世:「瑞典的識別,是貧富能夠平起平坐的尊嚴」

IKEA創辦人坎普拉辭世:「瑞典的識別,是貧富能夠平起平坐的尊嚴」

瑞典全球知名的家居品牌「宜家」(IKEA)創辦人坎普拉(Ingvar Kamprad),近日在瑞典家中離世,享年 91 歲。

聽聞消息後,心情有些複雜地想起自己走訪瑞典時,和 IKEA 相關的許多回憶。當時在我出版的著作《只是不想回家》中,亦收錄了部分內容,在此希望分享給大家:

瑞典老奶奶艾妲,為我上了堂 IKEA 的「歷史課」

提到瑞典「識別」,我想如今有無數台灣人的第一直覺,便是想到它的「國寶級」品牌:IKEA。

在瑞典搭便車之旅途中,一度路過 IKEA 創辦人坎普拉(Ingvar Kamprad)的家鄉愛爾姆特瑞農場(Elmtaryd)。即便坎普拉身家高達數百億美元,依舊選擇住在自己的家鄉,過著相當簡樸的生活。也因此,絕大多數瑞典人對他都十分推崇(儘管家族透過荷蘭基金會持股IKEA的他,在國內亦有避稅爭議)。坎普拉的作風以低調樸實聞名,出入都以超過 20 年的老爺車代步,若是哪天看到他和當地瑞典市民一起擠在公車上,我想都不足為奇。

一路見證 IKEA 過去 70 年來,從小小商家到成為「瑞典人驕傲」的艾妲(Agda),是在斯德哥爾摩第一位接待我的 72 歲老奶奶。

接待第一晚,她便幫我上了一堂 IKEA 的「歷史課」:

艾妲告訴我,坎普拉從小和許多瑞典人一樣,過著貧窮的務農生活,但他從五歲開始,就懂得向家鄉的居民兜售商品,展現了商業頭腦。高中時他則開始做起郵購的生意,販賣各式各樣的生活日用品,同時在17歲那年(1943年)創辦了 IKEA 這個品牌:「IKEA」的 I 和 K ,取自他的名字 Ingvar 和姓氏 Kamprad,E 是他的家鄉農場 Elmtaryd ,A 則是他居住的村落 Agunnaryd。

最早,IKEA 其實賣的主要商品不是傢俱,而是「無所不包」的雜貨。直到 50 年代二戰結束後,由於他將傢俱「拆解」後交由使用者「自行組合」的方式(主要是為了方便郵購運送),能高度壓低成本,擁有很大的價格競爭力,因此開始廣受消費者歡迎。

坎普拉也趁勢擴大其營運規模:他先找來瑞典當地設計師,擴充產品線,60年代更在挪威奧斯陸開設第一家「海外分店」。

1943 年至今, IKEA 的歷史已經超過 70 餘年,如今全球各地超過 25 個國家,都有 IKEA 的大型商場。

IKEA身上披著代表瑞典黃藍相間的國旗顏色,為自己的國家擔任起外交大使。圖/林彥潔 提供


參觀 IKEA 斯德哥爾摩總店——瑞典人才有的「禮遇」
  
前一晚聽了艾達的建議,特地前往位在斯德哥爾摩的 IKEA。即便 IKEA 的商品早已滲透台灣各個家庭,仍然頗為好奇在「瑞典母國」的 IKEA,有何特別之處。

來到斯德哥爾摩中央車站(Stockholms Centralstation),便見到對面有著「專屬 IKEA」的巴士站牌:在這裡,每週一到週五上午 10 點到晚上 7 點,提供免費接駁 IKEA 總店與中央車站之間的往返服務!在顧客開始消費前(甚至不見得要消費)就提供禮遇。

或許這是坎普拉給瑞典人民的一份「專屬」禮物,同時也為各國來訪的遊客,送上一份「見面禮」和宣傳 IKEA = 瑞典的品牌形象——IKEA 的商標身上披著瑞典黃藍相間的國旗顏色,無疑也是為自己的國家擔起「外交大使」的形象。

在斯德哥爾摩的 IKEA 門市裡晃了約莫半個鐘頭,觀察了空間陳設、商品類型等,其實和我在台灣逛 IKEA 的經驗幾無二致——畢竟這家企業,向來是以「標準化」的方式在全球展店與出售商品聞名——於是很快買了「IKEA 名產」肉桂卷,坐在餐廳等待下一班接駁車到來。

艾達時常騰出家裡的沙發,接待各國背包客住進家中,豐富獨居的生活。圖/林彥潔 提供


讓每個人都可以負擔「還可以」的生活

此時,一名剛下了班,身上還披著 IKEA 制服的員工,同樣端了一盤肉桂卷坐到我隔壁桌,我們於是展開了一段有趣的對話:

「IKEA 的肉桂卷好吃嗎?」我起了個頭。
「不能說好吃,不過下班到餐廳休息一下,嘴裡想嚼點東西時,倒是不錯的選擇。」他幽默的回答。
「IKEA的東西好用嗎?」很好奇 IKEA 的瑞典員工對自家產品的評價,只好失禮地問了一下。
「不能說好用,不過不想花太多錢,想暫時有個家的感覺,倒是不錯的選擇。」他笑著回答。
「昨晚接待我的瑞典人說你們老闆五歲就開始賣東西,一個孩子到底能賣什麼?」我問。
「喔,他賣火柴。」他回答。
「IKEA的『I』到底要唸『伊』還是唸『哎』?」這個問題自從和美國朋友爭辯過後,就困擾我很久,總算可以向當地人求證了。
「『伊』KEA,你想想瑞典的英文怎麼唸?」他說。
「SWEDEN。」我說。

沒抱多大期待,造訪瑞典本地的 IKEA,果然如預期中沒有什麼驚喜,卻意外解答了我幾個關於 IKEA 的小小疑惑——IKEA 員工誠實又幽默的回答,道出了這個「不算太精緻」的品牌,之所以遍佈全球的原因:用「恰到好處」的創意與品質,推出無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商品,讓無數消費者能在經濟上較無壓力的情況下掏出荷包,在短時間內打造出一個「還可以」的生活環境。

公園裡的紅色巴士

夜色漸暗,走過斯德哥爾摩中央車站,看見一輛停在公園裡的紅色巴士。車內燈火通明,裡頭坐滿了人。

我好奇往公園裡走去,巴士外頭站了幾名外表略顯不修邊幅的中年男子,手裡啜飲著熱氣騰騰的咖啡,並以奇妙的眼光望著我走向他們。其中一名嘴裡只剩幾顆牙的男子,示意著歡迎我走進巴士。

巴士裡頭擺滿各色食物:長棍麵包、義大利麵、炸薯餅、羅宋湯、咖啡、餅乾,但卻無法引起我任何食慾——因為在車內待不到五秒鐘,濃烈的體味混雜著食物的味道,頓時讓我意會到聚集在此地這些人的身份,因而為自己的唐突尷尬不已。

在我幾乎咳出聲音的同時,我發現自己也已引起他們異樣的眼光,原本喧鬧一時的空間,因為我的出現頓時安靜了下來。

我硬著頭皮找了角落的位子坐下一會,隨後以不失禮的方式離開現場,希望他們能將注意力還給這些美味的菜色。

後來我才知道,這輛 「吃到飽巴士」每週五都會出現在這座公園,巴士裡的餐點都是從斯德哥爾摩各個餐廳募集而來,或是餐飲業者主動提供——裡頭不乏飯店等級的料理,當然少不了瑞典招牌食物肉桂卷。

若不是車內街友們各個蓬頭垢面,身上還拖著家當,不然還挺像週五夜晚的戶外巴士派對。街友們多半離群索居,會將他們聚集在一起的理由不外乎是食物,「吃到飽巴士」的想法既佔不了多大的空間,也能遮風避雨,讓街友們有尊嚴地坐下來好好享用美食。

吃到飽巴士每週五停靠在公園裡,裡頭擺滿各家餐廳為街友捐贈的晚餐。圖/林彥潔 提供


不論貧富,能夠平起平坐的尊嚴

「瑞典國寶品牌」和「吃到飽巴士」的這兩個故事之間,有什麼關係?

我想,不外乎是兩者都透露出瑞典社會中,那「盡量追求平等」的主流價值觀:

IKEA的創辦人坎普拉五歲在街頭賣起火柴,這是他創業的開端——我突然想起丹麥童話《賣火柴的少女》,女孩為了在寒冬中取暖,在點燃一根又一根火柴的光亮中,看見美好生活的幻影。

坎普拉長大後,不但實現了兒時那「火光中的幻影」,也將創立品牌最重要的理念付諸實行:相對不那麼富裕的「窮人」,在可負擔的價格中,也能從有設計感和一定品質的居家佈置中,獲得和「富人」同樣的心靈滿足。IKEA 的商場也拋棄了高額標價的迷思,讓不同社經地位的人,能走進同一個場域裡平起平坐。

當我走進吃到飽巴士,看著街友們咀嚼食物滿足的神情,即便只是每週短暫的「餐敘」,卻能暫時還給他們如同一般人正常的用餐環境,而不是永遠以乞討的姿態,出現在街頭各個不起眼的角落。

同樣的價值觀,也反應在瑞典的稅制、勞工權益,和許多公眾人物與政治人物的樸實作風上。

原來瑞典不只有 IKEA、肉桂卷——模糊貧窮和富有的界限,關注社會底層的心理感受,才是這些具體印象背後的瑞典識別。

備註:本文摘自作者所著《只是不想回家》一書章節〈IKEA、肉桂卷,原來還有這些〉,授權換日線編輯部編輯補充與修訂標題後刊登。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Haparanda Midnight Ministerial June 2010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