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中國只有 3% 的年輕畢業生,能找到 22K 以上的工作──15 萬蟻族的北京夢

全中國只有 3% 的年輕畢業生,能找到 22K 以上的工作──15 萬蟻族的北京夢

中國大約有三分之一的畢業生在畢業那年找不到工作,而且即使擁有大學文憑也無法保證薪水優渥。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字,只有 3% 的年輕畢業生能找到月薪 5,000 人民幣以上的工作,而十分之七幸運找到工作的,每個月起薪 2,000 人民幣,基本上跟移工差不多。

2003 年到 2009 年間,由於工廠與建築工地勞力短缺,移工的薪資增加了八成,但同時期年輕畢業生的薪資卻停滯不前。中國大學的畢業率極高,每年都有大批畢業生湧入就業市場,引發激烈的職場競爭。

而儘管過去 10 年來中國經濟成長驚人,仍然沒有創造出足夠的工作機會,吸收這批通過高考且完成 4 或 5 年大學學業的年輕人,於是許多人一畢業就直接被算進失業人口。根據中國雜誌在 2014 年初的分析報導,大約還必須創造出 1,300 萬個工作機會,才能滿足這支大學生失業軍團。

中國社會學家廉思的研究指出,北京大約有 15 萬的「蟻族」,這些正在找工作,或是被當成廉價勞工的大學畢業生,都住在地下坑道裡。上海也不遑多讓,整個國家多出 100 萬蟻族占據在各大城市的地下室。

「很少有年輕人能夠扭轉他們的命運,」北京理工大學經濟系教授胡星斗評估道:「即使他們可以前進大都會,讓生活條件變得更好,可他們仍然屬於社會底層。不過,這個族群的優勢是他們比一般人更頑強,所以年輕的鼠族或蟻族不會是經濟發展減速之後首當其衝的那一群。」

小芊與天民:年輕情侶的北京生活

22 歲的天民和他 23 歲的女友小芊,幾個月前從河南來到北京,他們就屬於這個族群。天民是念理工的,能夠當個電腦工程師就很滿足了。小芊韓文系畢業,在傳播業找到了一份工作。

娃娃臉的天民說:「我本來應該可以找到跟我在鄭州念的學位相關的工作,但在北京這個電腦工程師的工作,雖然不太理想,薪水卻有三倍高。這 10 年來,我們年輕一代最難的就是找一份工作,老闆的要求非常高,畢竟現在人人都有文憑。隨著經濟發展,大城市的工作機會就多,偏偏老闆喜歡雇用已經有經驗的人,要找第一份工作,便得一路過關斬將。」他穿著一條藍色百慕達褲、上身打赤膊,站在公共浴室的水泥洗手槽前面搓洗衣服,木製洗衣板上都是肥皂泡。

小芊在他隔壁的洗手槽洗頭,皺眉看著我們。是她堅持要來北京的,因為她覺得河南的生活好無聊,想出來「看看世界」。他們在珠江綠洲社區地下室租了一個將近四坪大的房間,就在北京北邊的定福庄一帶,地點就靠近中國傳媒大學和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

珠江綠洲社區共有 15 棟,每一棟都藏有地底迷宮,裡面隔成 60 間房。天民他們住的這一座迷宮走廊特意布置過,不僅牆上掛著典型中國山水畫,每個房間的門還精心釘上銅製門牌號碼。即使如此,他們一有機會就往外跑。兩人偶爾會在房間裡煮飯,大部分時候則到附近一家學生餐廳吃,10 塊人民幣就有一大碗麵,20 塊便可以吃到一份有肉的主菜。

小芊出身河南一個小鎮,她的父母在當地開了家小超市,天民則來自某個農村,家裡是種田的。如果能在北京找到一份好工作,他們打算在北京待個 5 年或 6 年再回去鄭州,那是他們大學時相識的地方。

圖/paulaphoto@shutterstock

一胎化政策與高齡化衝擊

「如果你沒有關係,家裡又沒錢,那在北京生活就大不易。」小芊說,她看起來稍微放鬆了點。

「我爸媽很擔心我,因為我在這裡吃不好也睡不好,可其實這地下室還算乾淨,而且不算太潮溼。我們來之前就知道生活不容易,我也做了最壞的打算。跟北京比,我原本住的河南那小鎮簡直無聊死了。我要是一輩子住那裡,肯定會非常鬱悶。那裡就像 60 年代的中國,跟古時候差不多,只差在多了網路。

但我們也不能一輩子待在北京,這裡房價太貴,我們根本付不起。我們現在年輕,這是挺好的經驗,可到時我們不得不離開。

這對年輕情侶已經同居兩年,也考慮過結婚。天民打算在一年內辦完婚事,只是小芊有點猶豫是否要這麼快定下來。

「她不想受到束縛。小芊是個自由至上的人,沒人可以把她關在籠子裡。但我會耐心等下去的。」天民一臉落寞地說。

不過,他們已經說好了不要生小孩。就算一胎化政策已經放寬也不影響他們。

天民和小芊就像許多跟他們同世代的年輕人一樣,信奉的是 10 年前中國尚未盛行的個人主義。他們認為這個國家汙染太嚴重,不適合養孩子,而且政治氛圍不穩定、生活開銷又太高。

「瞧瞧那些食安事件,我不想為了避免讓孩子中毒,把全部薪水都拿去買進口嬰兒奶粉或有機食品。」天民解釋。

每次跟中國的年輕人聊天,他們那套不想要小孩的論調總教我震驚。這樣的症候群在某些西方社會也有,但沒這麼誇張。然而我們無可避免地想到,這即是中共造成的眾多災難之一,是一胎化政策與不擇手段發展經濟所帶來的畸形影響,導致社會失衡。

中國政府從 2016 年開始放寬了生育政策。根據新的規定,夫妻若有一人是獨生子女,就可以生兩個孩子。一胎化政策的概念從毛澤東掌權時帶入,至今實施已逾 30 年,本意是為了減緩急速成長的人口。

此一控制嬰兒出生率的政策過去對農民已有放寬,倘若頭一胎是女孩便可再生第二胎;此外,如果夫妻兩人皆為獨生子女,也可以生育兩個孩子。這項政策導致中國男女比例極度失衡、許多中國女人遭到暴力對待;縱使近期政策鬆綁,許多中國人,尤其是經濟學或人口統計學專家,還是極力呼籲全面廢除這條不受歡迎的法令,到底人口高齡化已然預告今後中國將會出現巨大的經濟和社會問題。

由於政策鬆綁之後並沒有達到中國當局預期的高出生率,中國雜誌媒體進行的幾次調查顯示大家已習慣只生一個孩子,而且居住空間狹小、生活費和家教費用等都讓人民不想再生第二胎。中國國家衛生和計畫生育委員會指出,在 1,100 萬這項政策改革的潛在受益者當中,只有 70 萬對夫妻申請生第二胎的官方許可。當局希望新生兒能夠超過 200 萬,但這數字遠遠不如預期。

圖/聯經出版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派屈克‧聖保羅(Patrick Saint-Paul)的《低端人口:中國,是地下這幫鼠族撐起來的》(Le peuple des rats: Dans les sous-sols interdits de la Chine),由聯經出版社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vvoe@shutterstock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