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頂大生的悲憤告白:「今天,我將拒絕大學」──即使巨塔不會動搖,我也不要被「體制」加工為「商品」

韓國頂大生的悲憤告白:「今天,我將拒絕大學」──即使巨塔不會動搖,我也不要被「體制」加工為「商品」

2010 年 3 月,首爾的私立名門學校──高麗大學校園裡,貼了一張手寫的「宣言」:「今天,我將辭退大學。不,是拒絕。」宣言上寫滿迫力十足的韓文,有著這麼刺激開頭。

宣言出於就讀該大學經營學系三年級(當時)的金藝瑟小姐(音譯)。貼出宣言的金小姐直接提出退學申請,主動離開大學。目前在市民團體上班。

金小姐在宣言中,批判大學是「證照商務的經紀人」,宣稱大學是大家的「敵人」。金小姐不僅自斷後路,還質問大學應有的姿態。她的行動引發爭議,受到韓國媒體的大幅報導。金小姐的行動也在該大學掀起贊成與反對的浪潮。有部分學生表示理解,也有許多學生認為「太傲慢了」,對宣言丟擲雞蛋。

「今天,我將拒絕大學」宣言,震撼社會與校園:我是賽馬,永遠不會抵達草原

然而,毋庸置疑的,金小姐宣言中的內容明確指出韓國大學生所處的狀況。宣言的內容相當長,為了理解狀況,摘錄如下:

今天,我將辭退大學。不,是拒絕。
我在 25 年間,一直像匹賽馬,在長長的賽道上奔馳。

我是一匹優秀的賽馬,踢飛無數位跟我一起在賽道上奔馳的朋友,
同時感到歡欣。
為了超越我的朋友們,我陷於不安。
於是,我終於首度通過「名門大學」的關卡。

結果又怎麼了呢?再怎麼猛烈的鞭打,腳也使不上力了,我再也沒有期待了。
現在,我停下來,盯著這條賽道。
終點有什麼呢?

我看見讓我通過「就業」這第二道關卡的證照封套。
我的證照比你的好,
在你的另一張證照之前,我的證照又顯得無力。
為了取得新的證照,我又要開始奔跑了吧。
終於,我發現了。
我跑在一個沒有盡頭的賽道上。
一個就算跑在前頭,也永遠不會抵達草原的賽道。

我的敵人,是宛如「證照商務的經紀人」的大學

來談談我的敵人吧。
這是我的敵人,同時也不是我一個人的敵人。
空有名字,卻成了「證照商務的經紀人」的大學。

我面對的是這個時代的大學的真相。
大學成了最有效率的下流業者,供給全球化資本與大企業「零件」,在我的額頭烙下條碼。
既沒有博大的學習,也沒有精深的解惑,沒有「大學」的大學,

我是誰?為什麼活著?什麼是真理呢?我無法提問。
在這裡,我也找不到友情、浪漫、師徒之間的信賴。
大學、企業與國家讓我們到大學找答案,我要向他們追究重大的責任。
用深沈的憤怒。同時我也成了維持他們的存在,我也要追究我的微小責任。
用深沈的悲哀。「只要會唸書」一切都可以被包容,只要培養出在競爭中勝出的能力,將我自己加工成高價商品的我,也支持著這個體制,我只能如此告白。
在這個時代,最糟糕的事情之一就是過著畢業證書人生的我,是我本人,我只能如此告白。

辛苦工作,為我籌措學費的雙親,遮蔽了我的雙眼。
「對不起。錯過這次機會,也許我一輩子都無法追尋自我。」
含淚吞下許多的話,朝向春天造訪的天空,我深深的,用力的深呼吸。
現在,從大學這個資本的巨塔中,有如小石子般的我正要脫離。
塔絲毫不會動搖吧?不過,卻出現了小裂痕。
拋棄大學的同時,一名跨出正當大學生第一步的人類就此誕生。

許多家庭不堪負荷,要求大學註冊費減半

有如呼應金藝瑟小姐的舉動,2011 年韓國大學興起一股要求調低註冊費(學費)的運動。學生方面主張李明博總統(任期:2008-2013)並未遵守他在 2007 年總統選舉時,提出「學費減半政策」的公約(總統方面則提出否定,表示「沒有這個公約」)。大家呼喊著「實現註冊費半價!」的口號,在首爾市內的廣場與鬧區召開遊行。

6 月,在首爾市中心舉辦約一萬人(主辦者發表)參加的大規模遊行。參加者除了學生與在野黨議員之外,還有大學生的家長,引來不少關注。

大學學費的問題就跟規格一樣,都是大學生與家人的痛苦來源。

根據韓國教育科學技術部的資料,2011 年的平均大學學費,國公立大學約為 430 萬韓元,私立大學約為 770 萬韓元。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評量物價的指標中,是僅次於美國的高水準。據《朝鮮日報》表示,2010 年大約有 25,000 位無法清償學貸、背負多重債務的大學生。是 4 年前的 38 倍,事態相當嚴重。

根據韓國勞動組合聯盟(韓國勞總)的統計,夫妻與兩名小學生的「標準家庭」每月平均生活費,2011 年 3 月大約是 475 萬韓元。平均貸款方面,正職為每月 264 萬韓元(生活費的 55.3%),非正職則不超過 123 萬韓元。此外,學費必須在每年上學期與下學期分兩次繳納,成為一般家庭的龐大負擔。

值得注意的是,參加示威與遊行的人,只有少數是屬於市民團體的學生,大部分都像是走在校園裡的一般人。很多人都是首度參與示威,和勞動組合聯盟的示威不太一樣,呈現不太整齊劃一的自由氣氛。在這樣的氣氛下,大聲說出「註冊費半價」的要求。

參加示威的中央大學三年級學生李英善先生說:「政府一直忽視學生的不滿。如果不發聲的話,狀況應該會越來越嚴重吧。」

備註:本文摘自藤村佐藤大介的《角力.韓國:只記得第一名的社會》,由暖暖書屋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photomediagroup@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