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因為是人, 所以『閒暇』 比工作更重要」──周休七天、零工時的古希臘市民,到底在想什麼?

「人因為是人, 所以『閒暇』 比工作更重要」──周休七天、零工時的古希臘市民,到底在想什麼?

「最近工作如何?」、「現在的公司好嗎?」、「薪水滿意嗎?」──現代社會的人在見到許久不見的老朋友,或者與老朋友聚餐喝酒敘舊時,經常會出現上述那樣的問話。

而如果是古代希臘的一般市民,遇到上述情況時,通常會這樣回答:「為了填飽肚皮工作,是可恥的事情,比受人僱用或當奴隸更糟糕。」

勤勞是美德?──古希臘人:為了吃飽而工作是可恥的

因為我們從小被教導「勤勞是美德」、「不工作就不可以吃」,所以偷懶一下、或對工作怠惰了,就會深感罪惡。古代希臘卻和現在的我們完全相反,他們認為勞動工作不是「人」應該做的事⋯⋯如果一般人沒有閒暇時間、不能輕鬆地過日子,只為了賺一口飯吃而辛勤工作,那才是最可恥的事情。

對古代一般市民而言,「為了活著而工作」、「為了吃一口飯而工作」、「為了得到報酬而工作」,都是不名譽的事情(註一)

聽到這種說法,恐會心生「真的嗎? 那我現在就想辭職去古代希臘!我也要像蟋蟀那樣一整年都在唱歌、跳舞」的想法。可是別忘了一件事,市民能夠過著有閒暇的日子,只因為存在著一批支持他們過悠閒生活、更非工作不可的奴隸。

工作是奴隸的事,受雇於人又比奴隸還不如

對他們說,奴隸是「會說話的工具」,也是「活的財產」,不能被視為人。所以在數奴隸的多寡時,不是說「男奴隸一人」、「女奴隸二人」,而是說「男奴隸一具」、「女奴隸二具」。所有以身體勞動來進行的事情,舉凡打掃、洗濯等家務勞動,和手工業及種種生產活動,都是讓奴隸去做,當然不需要自己工作。

一般的古代希臘雅典市民都擁有 2 至 4 個奴隸,越有錢的市民,就擁有越多奴隸。也有市民甚至擁有 120 名奴隸在工廠工作。沒有奴隸的人只好自己工作,這樣的市民當然是窮人。

因此,沒有奴隸而必須自己工作的人,自然成為被輕蔑的對象。沒錯,「文明人是不工作的,因為工作是奴隸的事」,這正是古代希臘一般市民的想法。

雖然說幾乎所有的奴隸都是從外國買來的,但是一般市民也有可能因為戰爭被俘虜、或被海盜擄走、被賣到外國等等原因,而淪落為奴隸。看到這裡,就會覺得「雖然羨慕古代希臘市民不需要工作,可是萬一淪落成奴隸,那麼要做的工作之多,恐怕百倍於加班也拿不到加班費的現代日本企業戰士」。

不過,依古代希臘人的說法,「一個人受僱於另外一個人而工作,是比變成奴隸更糟的事情。因為受僱與成為奴隸不同,必須擔心被解僱的問題,所以過著不夠安定的生活。」或許在古代希臘人眼中,企業裡任職員工的地位,恐怕還不如奴隸。

沒時間哪來文明思考?──「學校」(School)一字源於「空閒時間」(schole)

那麼,基本上週休 7 天、零工時的古代希臘市民,平日裡都做些什麼呢?

答案是:" schole ",這個字翻譯起來有「自由時間」、「空閒」、「閒暇」、「餘暇」、「娛樂時間」⋯⋯的意思,也就是享受悠閒。

古代希臘人幾乎沒有「浪費時間」的概念。包括發呆的時間、與人說話的時間等可以絕對任意使用的時間,是過文明生活的必要條件。

哲學家亞里斯多德說「人因為是人, 所以『閒暇』 比工作更重要。」(註二),進而把閒暇投入政治性的行為、做學問、研究哲學。在古代希臘時期,哲學這門學問已經有了高度的發展。

但如果沒有某種程度的閒暇時間,便無法去思考「何謂美」、「何謂人」這樣的問題。如果明天就是交貨日,恐怕任何人都沒空去進行「部長,什麼是人?」、「嗯,你的問題很好。我認為所謂的人就是萬物的尺度」⋯⋯這樣的討論問答吧!

對古代希臘人來說,所有人類性的文明活動,都是「閒暇時間」的產物。因為有閒暇的時間,人才會開始學習、思考⋯⋯所以英語中「學校(school)」這個字的語源,便是來自古代希臘語表示「閒暇」的「schole」。

註一:農業在古代希臘是最被尊敬的職業,商人和手工業者被視為低等職業。藝術家之類的職業,因為是使用手(身體)來工作的,所以也是被輕視的對象。
註二:亞里斯多德《政治學》。

圖/聯經出版社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藤村Sisin(藤村シ シ ン)的《古希臘原來是這樣!?:神廟不是白的,大海不是藍的,阿波羅不愛工作,宙斯其實沒那麼花⋯⋯》(古代ギリシャのリアル),由聯經出版社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聯經出版社 提供/crossing 後製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