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工種未獲薪酬,基本收入捍衛人活著的尊嚴」──回顧 2016 瑞士公投,你支持推行「全民基本收入」嗎?

「許多工種未獲薪酬,基本收入捍衛人活著的尊嚴」──回顧 2016 瑞士公投,你支持推行「全民基本收入」嗎?

瑞士在 2016 年 6 月針對「基本收入」所舉辦的公投,引來國際上激烈且廣泛的辯論和媒體關注,這場公投的宗旨在於「以議會決議之基本收入,促進人民的公共生活與尊嚴」。活動發言人 Che Wagner 表示:「在瑞士,超過 50% 的工種都未獲支付薪酬,包括看護的工作、在家庭裏的工作,以至在不同社區裏的工作。有了基本收入,這些工種就能得到更多物質報酬。」

最後這項公投以 23% 贊成、76.9% 反對遭到否決,表面上這場公投失敗了,但我們有充分理由相信,它最後還是發揚了原本的宗旨。這場公投最初是由區區幾名熱情的支持者發起,他們沒有資金或組織,但最後這些零星的力量,卻像滾雪球般地轉變為一系列令人欣喜的行動,這些行動對於未來的基本收入運動而言,絕對是非常好的基礎。

沒有資金與政黨奧援,競選活動創意百出

瑞士獨特的「直接民主」形式,讓不同群體的公民得以針對特定的政策,發起全國性公投。只要在創議提出後一年內收集到 10 萬個支持提案的瑞士公民有效簽名連署,就能舉辦公投。雖然基本收入的發起人缺乏任何歷史悠久之政黨的資金奧援或支持,他們還是順利在瑞士各地爭取到 14 萬 1 千個人的簽名連署,其中 12 萬 9 千個是有效簽名。

由於資金稀少且沒有政黨奧援,那些發起人根本沒有能力在電視、廣播節目或報紙上公開宣傳。為解決這樣的不利處境,他們訴諸某些機智的手法,成功獲得非常可觀的大眾關注,包括來自瑞士與世界各地。

其中一項了不起的作為是,在瑞士銀行業者拒絕合作的情況下,這場活動還是成功募集到 800 萬個金色五分錢硬幣──每一個硬幣代表一個瑞士居民;活動人員將這些硬幣從瑞士國家銀行(Swiss National Bank)一路灑到國家議會大廈外,紀錄下此景象的影片獲得廣泛的瀏覽。

另外,他們用一幅創下金氏世界紀錄的巨型海報來吸引世人的目光,這份海報幾乎覆滿了日內瓦最大的廣場,海報上以誇張的文字提問:「如果有人照顧你的收入,你會做什麼?」這張海報的空拍照,後來成了這場公投的象徵。

而在訴求這場公投的各色街頭遊行隊伍中,很多孩子打扮成機器人的模樣。活動發起人甚至安排在某一天早晨,利用他們原已非常有限的資金,在蘇黎世車站發送十瑞士法郎的鈔票給往來通勤者,也有效製造了一些新聞。

基本收入就是讓人坐領乾薪?移民會大量湧入?──競選的致命傷

不過,這些小花招的效果好壞參半。首先,這些花招雖達到了吸引大眾目光的主要目標,卻也導致競選活動失焦,因為那些花招似乎暗示:基本收入將讓人民無須工作,也讓人以為活動人士相信機器人即將取代人類在各種就業機會上的角色。另外,這些花招也多半聚焦在城市相關的議題,問題是,當初他們在農村的選情處於一面倒的不利狀態。

然而,關鍵的失誤並不是出在競選活動的種種作為。關鍵的失誤在於競選團隊提出的瑞士《憲法》修正文字中,沒有提及基本收入的具體金額;他們原本是打算把這個數字留給議會決定。

不過,在競選活動剛展開時,有兩個人寫了一本小書,倡議發放每個月 2,500 瑞士法郎(大約 1,700 英鎊或 2,500 美元)的基本收入。雖然這個數字並非競選陣營授權提出,卻被公投反對者拿來大作文章,他們宣稱競選陣營打算發放高得不切實際且財政無力負擔的基本收入。很快地,國際媒體也開始報導這場公投的目的是要「每個月發給每個瑞士人 2,500 瑞士法郎,換算英鎊為一年 2 萬英鎊以上」。

另外,儘管根據公投提案,移民領取基本收入的資格條件限制將由議會決定,但反對陣營卻利用恐嚇戰術,宣稱基本收入將導致瑞士的移民暴增。

競選陣營提議的瑞士憲法修正文字如下:

第 110 條(a)無條件限制之基本收入
本邦聯應確保實施無條件限制之基本收入。
基本收入應能讓全體居民在保有人類尊嚴的狀態下生活,且能參與公共生活。
法律應特別規範基本收入之財源及基本收入水準之設定。

「重大改革,通常需要兩次公投」

到最後,接近四分之一(23%)的投票者支持這項創議,投票率為 46.4%。雖然這個結果被海外形容為瑞士人徹底拒絕接受以基本收入作為社會政策,但競選團隊的領導人物卻認為選舉結果代表他們是成功的。

事實上,這樣的觀點合情合理,原因是這個競選團隊已在瑞士各地的媒體、咖啡館和家庭內部引爆一場嚴肅的對話。有更多人了解到基本收入的意義。而且,這一場辯論與公投的結果被報導到世界各地,以瑞士的公投來說這是相當罕見的狀況,畢竟公投在瑞士可說是司空見慣。

雖然農村地區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投票者支持這項創議,但主要城鎮與大城市的狀況卻全然不同。以日內瓦來說,這個提案獲得 35% 選民的支持,在蘇黎世更是獲得 54% 的支持。在公投結束後一個星期所做的一份意見調查,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受訪者認為這場投票代表與實施基本收入有關的長期對話的開端,連很多投票反對這項創議的人都表示,未來應該重新考慮這個創議。

所以,基本收入的中期展望顯然比以前改善。誠如早就預見到公投會失敗的某個競選團隊領導人物所言:「瑞士的辯論就像是某個主要活動的電影預告片,而電影預告片的結語通常是:即將上映,敬請期待……。」

現在論斷瑞士的公投是個失敗(指的是導致這個目標倒退)還是最終實施基本收入的墊腳石,或許有點言之過早。不過,瑞士有句俗話:所有重大改革都不是靠一次公投就能搞定,通常要兩次。

瑞士有句俗話:所有重大改革都不是靠一次公投就能搞定,通常要兩次。圖/Shutterstock


備註:本文摘自蓋伊.史坦丁(Guy Standing)的《從基本收入出發,反思個人工作與生活的意義,以及如何讓社會邁向擁有實質正義、自由與安全感的未來》(Basic Income: And How We Can Make It Happen)。由臉譜出版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寫給每個人的基本收入讀本》信義演書場,對相關討論有興趣的讀者,歡迎報名。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MarinaDa@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