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是最好的學習:多年前窮遊世界,他用資本額三萬韓幣創業,把 Gap Year 概念引進韓國

旅行是最好的學習:多年前窮遊世界,他用資本額三萬韓幣創業,把 Gap Year 概念引進韓國

大四尾聲,我苦惱著該就業或創業。當時想,既然已經環遊過世界,我決定跳過找工作,直接創業。父母則不斷催促著即將畢業的我,趕緊備妥履歷,做好就業準備。

畢業前夕,決定和朋友一起創業

我一邊撰寫履歷,一邊研擬創業計畫書,於是想起「G20 世代網路顧問團」(由青瓦台舉辦、青年政策顧問委員組合而成,每個月召開一到兩次會議,詢問青年所需政策,並於會中提出新意見。)的朋友。

我和這群朋友探討過空檔年的政策,與其找毫無概念的人合作,與他們一起開創新事業,似乎才是比較正確的選擇。我找了幾個人,述說自己的想法。沒想到,他們的回答爽快得出乎意料。

2011 年 12 月 22 日,我和兩名朋友借了間自習室,集思廣益並統整彼此的想法。受到我的影響,去了趟歐洲之旅的朋友也一併參與後,陸續又加入一、兩名夥伴。我們每個人都是創業家。

召集了許多有志之士固然開心,只是我們很快就面臨到現實問題:幾乎沒有任何經費。即使完成大部分藍圖,也大致掌握該如何運作,卻絲毫沒有成事的信心。

擁有第一間辦公室,和資本額三萬韓幣

不過,我們堅信青春獨有的勇氣,果敢創業。或許,也只有在不懂事的年紀,才有可能放手闖蕩。我們在 Facebook 上傳文章,表示打算創業的決心,徵求願意伸出援手的人。正好有位認識的人在經營美術補習班,願意免費出借一間房。這裡,正是「韓國 Gap Year」的第一間辦公室。

雖然主人表示那個地方長期沒有使用,一直被當作倉庫,所以有點髒、有點冷,但這些根本不成問題。沉浸在擁有自己辦公室的喜悅裡,我們決定好好慶祝開業,不醉不歸。

隔天,一行人前往辦公室準備打掃。堆滿整間房的美術作品數量多得難以形容,光是把它們全數清光再打掃,便花了整整兩天。不過,一點也不辛苦,能有一間不用錢的辦公室,做什麼都值得。屋主留下幾張桌椅,基本的辦公設備已算充足。

最後,為了登記設立公司,我前往法院。

法院職員問道:「請問資本額多少?」

他一提起資本額,還以為要當場付款的我,立刻想起自己錢包裡的錢。本來想說韓幣一萬元(約台幣三百元),但實在難以啟齒,所以決定稍微提高金額:「韓幣 3 萬元(約台幣 800 元)。」

「確定是三萬元嗎?」
「是。」

職員注視了我好一陣子,然後表示「了解」。就憑著韓幣 3 萬元的資本額,開創了我們的事業。每天瘋也似的撰寫企劃,在辦公室吃飯、睡覺,埋首工作,天天都在辦公室附近的連鎖便當店,買韓幣 2,000 元(約台幣 60 元)的廉價便當果腹。直到現在,還會開玩笑說:「那時吃完的便當盒,都能堆出一座萬里長城了。」

取得補助金後,又得面臨流浪辦公

當時的首要目標,是被選為社會企業補助的一員。一面撰寫長達 70 頁的企劃,一面與經營社會企業的人、出售社會企業的人、宣傳社會企業的人見面,也遇過一些覺得我們太辛苦,嘗試說服我們乾脆到自己公司工作的人。最後,我們順利得到設定的目標金額。

解決一個問題後,又出現另一個問題:我們必須離開使用 3 個月的第一間辦公室。幸好一起創業的朋友中,有位熟人聽見這段悲慘的故事後,大方出借能讓我們使用 2 個月的地方。

雖是免費使用,但每過 2、3 個月,就要開始流浪的生活,令人越來越想找個穩定的地方常駐。慶幸韓國社會企業振興院委託的果實樂享財團選中了我們,因此獲得一間位在明洞的辦公室。

「小蝦米與大鯨魚」:沒有贏面的商標戰爭

相較於「韓國 Gap Year」公司名稱引起的商標紛爭,辦公室地點根本稱不上是什麼難題。知名服飾品牌「GAP」透過律師事務所對「韓國 Gap Year」的商標權提出異議。即使沒有非堅持使用這個公司名稱不可的理由,面對擺在眼前的訴訟,實在沒有退縮的道理。我心想如果真的不能用,至少也等判決結果出爐再說。

既然決定付諸行動,我開始拜訪能夠幫得上忙的人。律師、專利商標人員、專利代理人、智慧財產局職員,異口同聲阻止我,只因提出訴訟的是跨國大企業,我們根本毫無勝算可言。

時間不斷流逝,看著來自 GAP 的訴訟狀,我們決定親自撰寫訴訟狀,內容十分簡單,以對方主張不允許使用「韓國 Gap Year」的理由為準,我們亦使用相同理由主張這個商標允許被使用。完成後,即刻送出。

既然決定堅守立場,有人提議不妨順勢使用「噪音行銷」(Noise Marketing),於是我們將資料整理後寄給媒體。看過整理資料後,有幾名律師主動與我們聯絡,而報導面世後,又有十餘名律師現身,主要由趙宇盛與金民圭律師為首組成的律師團。相當幸運的是,當時恰巧碰上國政監察時期,於是一併將報導資料寄往國會議員辦公室。

看在別人眼中,這是場大衛與歌利亞的戰爭。一旦宣戰,有別於起初「名稱這種東西,不能用就算了」的態度,不願屈服的心情變得加倍強烈。結果,靠著無數人的幫助,我們與 GAP 談判成功,守住了「韓國 Gap Year」。現在仔細回想,當時一無所有的我們,抱持著再沒東西可以失去的決心,打贏一場毫無勝算的戰爭。

人生動力:看到韓國青年,因 Gap Year 而綻放自我

創立「韓國 Gap Year」後,遇見許多幸福的事。最幸福的是,見到滿臉憂鬱與掉進絕望深淵的人,實際參與諮詢與活動後,重新找回笑顏的模樣。光是看著他們的臉,自己也能感受喜悅;有些不擅言詞的人,開始大方地將自己的照片上傳到社群網站。雖然撒下種子的是 Gap Year,但真正滋養綠葉,綻放花朵的是他們自己。

感受 Gap Year 對他們產生助益,我非常快樂;看著他們為自己鋪排人生道路的模樣,我備受感動。

回首過往,開始「韓國 Gap Year」後,儘管經歷許多苦難,至今仍選擇走在這條道路上的原因,或許正因點點滴滴的感動。

起初,韓國 Gap Year 是為了沒時間思考自己想做什麼事,自己是否適合現在踏上的道路,正顧著盲目追求學經歷與求職的年輕人而設,衷心希望他們找到自己真正想過的生活。現在看著他們的人生因 Gap Year 產生變化,反而成為我人生的動力。

《關於作者》
安時俊
社會革新企業「韓國 Gap Year」執行長。認為置身人群之中的親眼所見,親耳所聞,親身所感,是體悟這個花花世界的最快方法,作者於 20 歲那年暑假,隻身窮遊。透過五次韓國與一次日本窮遊經歷,建立起信心,懷抱探索更為寬闊世界的心情,帶著 200 萬韓幣(約台幣五萬五千元)踏上環遊世界之旅。歷時 16 個月,走過 39 個國家,經歷搶劫、綁架、交通意外、地震、詐騙、足球賽後暴動等無數事件,精神狀態亦瀕臨崩潰無數次。然而,正因碰撞過無數人,憑藉一己之力解決了無數問題後,才真正從中獲得絕對不可能在學校學到的人生智慧。從此奠定積極人生,成長茁壯。

旅途遇見了許多來自他國的青春靈魂,他們透過各式各樣的體驗,選擇利用空檔年探索人生方向的模樣,著實令人驚豔。完成世界之旅後返國,並未以此經歷豐富履歷表格,反而以紮根空檔年文化為目標,於 2012 年與朋友們靠著三萬韓幣(約台幣八百元)創立「韓國 Gap Year」。於〈改變世界的 15 分鐘〉、首爾市〈一日市民市長〉等多媒體平台嶄露頭角,躍身現代「青年導師」。每年選擇花費數個月於海外開發更多元的空檔年課程,並身兼空檔年顧問、講師等,活躍於各大領域。

現在每年都有千餘名年輕人透過「韓國 Gap Year」於國內外親身體驗實習、志工活動、旅行、教育、職涯探索等各式相關活動。

備註:本文摘自安時俊的《旅行是最好的學習》。由大田出版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非當事人)、附圖/大田出版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