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政經】2022,日本將正式進入「一人戶」為主的「獨居社會元年」:未婚與離婚者激增,是否會通往「家庭的覆滅」?

【國際政經】2022,日本將正式進入「一人戶」為主的「獨居社會元年」:未婚與離婚者激增,是否會通往「家庭的覆滅」?

人口雖減少,家戶數卻增多

根據近期的統計數據,日本的人口雖然逐漸減少,家戶數卻日益增加。

根據社人研於 2013 年進行的《日本家戶數預估統計》,總戶數將在 2019 年到達高峰,約 5,307 萬戶,相對於 2010 年的總戶數 5,184 萬戶,增加戶數多達 123 萬戶。但每戶的平均人口數則從 2010 年的 2.42 人持續減少;到了 2035 年,預計將減少到 2.02 人。接著,總戶數也將自 2020 年後開始下滑,預估 2035 年時將剩下 4,956 萬戶。

為什麼人口數明明在減少,家戶數卻持續增加?

答案很簡單,因為一人家戶,也就是獨居戶變多了。日本的家庭形態,從「夫妻加上 2 名子女」成為標準家庭的時候開始,就逐漸有了很大的改變。

獨居者並非突然增加的,1995 年時,一人家戶占總家戶數 25.6%,這已經是很龐大的族群。到了 2010 年,一人家戶更是躍居各種家戶形態的第 1 名,比例高達 32.4%,超越了由夫妻與子女組成的家戶數(占比為 27.9%)。2015 年的人口普查中,兩者的差距更加擴大,一人家戶占比增加到 34.6%,夫妻與子女組成的家庭則減少到 26.9%。

到了 2022 年時,1947 年出生的首批團塊世代邁入了 75 歲,因丈夫去世而開始獨居的女性也將增多。換句話說,這年是「獨居戶」開始正式增加的年份,我們就稱為日本的「獨居社會」元年吧!

2015 年的人口普查中,一人家戶占比增加到 34.6%,夫妻與子女組成的家庭則減少到 26.9%。圖/Shutterstock

高齡獨居者增加,男女不婚者都有成長趨勢

這般趨勢今後將會逐漸加速。《日本家戶數預估統計》推測,一人家戶的占比將在 2035 年達到 37.2%;另一方面,夫妻與子女組成的家庭則減少到 23.3%。但回過頭來看 1980 年的數據,兩者的比例分別是 19.8% 與 42.1%,簡直和 2035 年完全相反。

獨居者為什麼會增加呢?主要有 3 大原因:首先是越來越多高齡者不與子女同住。2015 年的人口普查顯示,65 歲以上的長者中,有 592 萬 8,000 人,相當於 17.7% 的人獨居;其中女性約有 400 萬 3,000 人,男性約有 192 萬 4,000 人。換句話說,高齡女性每 5 人就有 1 人、男性每 7 人就有 1 人獨居。

若比較 2010 年與 2035 年的統計結果與預估數據,受出生人數減少的影響,45 歲以下的年輕族群減少,增加的反而是中高年族群,尤其是 65 歲以上。戶長為 65 歲以上的家戶中,增加率最高的是一人家戶,從 498 萬戶增加到 762 萬戶,是過去的 1.53 倍;而戶長在 65 歲以上的家戶,也從 1,620 萬戶擴大到 2,022 萬戶。65 歲以上戶長在所有戶長當中所占的比率,則從 21.2% 增加到 40.8%。

附帶一提,預估 2035 年時,只由高齡夫妻組成的家庭將高達 625 萬戶;換句話說,戶長為 65 歲以上的家戶中,其實有將近七成是獨居戶或只由高齡夫妻組成的家庭。

獨居高齡女性增加的主要原因,就是平均壽命延長與配偶先離世。但根據《日本家戶數預估統計》顯示,男性高齡者的人數也有顯著成長,2010 年時,男性戶長為 70 至 74 歲的家戶只有 36 萬戶,但預估到了 2035 年,將成長到 59 萬戶;戶長為 75 至 79 歲的家戶,也將從 28 萬戶擴大到 43 萬戶。

至於獨居戶增加的第 2 個主要原因,則是未婚者的增加。無論男女,幾乎所有年齡層的未婚率都提高了。50 歲前未有結婚經驗者所占的比率稱為「終生未婚率」,2015 年時,男性的終生未婚率為 23.37%,女性則有 14.06%──不建立家庭的人變得越來越不稀奇。

圖/究竟出版 提供

「家庭」消滅的危機,將衝擊社會保險制度

然而即使結婚,也不代表能夠長久。離婚人數變多,也會使獨居戶增加,這就是第 3 個理由。

根據厚生勞動省在 2015 年《人口動態統計》中的介紹顯示,1988 年的離婚率為 1.26(每千人的離婚件數);到了 2002 年,卻增加到近 2 倍的 2.30,2016 年的統計也有 1.73。實際申請離婚的夫妻為 21 萬 7,000 對,登記結婚的人則有 62 萬 1,000 對。雖然也有離婚後再婚的,但簡單計算起來,還是差不多「每 3 對夫妻就有 1 對離婚」。

「不與子女同住的高齡者變多」、「未婚者增加」、「離婚者增加」,這 3 個原因乍看之下沒有交集,實際上卻有十分密切的關係。

因為未婚或離婚而單身的年輕人,最後都將成為高齡者。單身的年輕世代變多,意味著將來的高齡獨居者也會增加。再加上結婚的年輕人日後也可能與配偶死別或離婚,使得「打從年輕便一直單身」的人將越來越多。

如果不減少未婚或離婚的情況,日本將無可避免走向以獨居為主流的社會。而這也是「家庭」消滅的危機。「家庭為社會的基礎單位」這個概念再也無法成立,對社會造成的影響將難以估計。

衝擊最嚴重的將是社會保險制度,因為這個制度並沒有將獨居者的激增考慮進去。比方說在醫療與照護領域,政府的目標是充實社區整體照顧體系,打造讓高齡者能在社區協助下繼續生活的社會,幫助高齡者在自己熟悉的環境中邁向人生的終點。然而考量到現實問題,如果缺乏家庭支援,就不可能將重心從「醫院或安養機構的照護」,轉移到「居家醫療或居家照護」。

雖然內閣府也預估獨居的高齡男性將會增加,但這是個更棘手的問題。普遍來說,一直以來都把人生奉獻給公司的男性,年輕時並沒有參與地區社群的經驗,所以很多人雖然想在老後融入地區社群,卻很難馬上適應。

這些日益增多的高齡者,還有行動不便或遭到孤立的疑慮。即使身處需要照護的狀態,或是因病而動彈不得,身旁也不一定有家人可以幫忙。要是附近連商店都沒有、成為「購物難民」的話,更是攸關生死的問題......。

《關於作者》
河合雅司
《產經新聞》評論委員,專長為人口政策、社會保險政策。現任大正大學客座教授、厚生勞動省討論會委員、農林水產省第三方委員會委員,以及表彰偏鄉醫師的「日本醫師會 紅鬍子大獎」評審委員。並曾任拓殖大學客座教授、內閣官房「日本版CCRC構想專家會議」委員。
主要著作包括《未來年表》《地方消滅與東京消滅》《中國人國家──日本的誕生》《醫療百論》《日本的少子化》等書。目前也在每月第三個星期日於《產經新聞》進行專欄連載:〈河合雅司的週日講座:少子高齡化時代〉。

備註:本文摘自河合雅司的《未來年表:人口減少的衝擊,高齡化的寧靜危機》。由究竟出版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圖/究竟出版 提供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