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遊世界】澳洲加油站大夜班的黑色嘉年華,原來只需要找個活人來見證—— 聊齋之西方怪談

【環遊世界】澳洲加油站大夜班的黑色嘉年華,原來只需要找個活人來見證—— 聊齋之西方怪談

導言:
本書作者利用兩年的時間,橫跨澳洲大陸,除了身體的出走,也帶著一個從未發現過的自己前進。T 除了澳洲熱門的景點、風景、美食、文化,更可以看見這不短不長的人生道路上,當中人性的掙扎,面對孤獨、寂寞的不安,甜美的愛情,酸澀的轉折,下決定的矛盾。而以下這段經歷,是作者在澳洲的其中一份工作經歷——加油站大夜班。

在加油站上大夜的四個多月以來,詭怪離奇之事層出不窮。跳一行謂之聊齋,乃鬼妖入夜橫行,情節匪夷所思。

大夜班的黑色嘉年華

上我。

一個原住民婦女總愛選在凌晨時分跑進店內閒晃,她總是披頭散髮,神色瘋癲,身上散發著濃烈的體味。屢次在我工作時纏著我,嘴裡不停叨念著沒人聽得懂的瘋話,我問她為什麼不回家,她說寧可在外面逗留也不要回家。她的菸癮頗大,幾乎每次進來都把錢全花在購買香菸。某回她沒錢了,進來想向我討免費的香菸抽,當我聳肩搖頭表示無能為力時,她竟開始乞求,最後脫口而出:「求求你買包香菸給我,我可以免費和你上床。」

米田共。

某個周四深夜,那時我正忙著幫一批批的酒客結帳。一個打赤腳的醉漢以巨幅擺晃之姿「摔」進店內,幾秒後,惡臭撲鼻而來,所有人紛紛向外逃竄。那位老兄不知在哪沾了滿腳糞便,我還來不及回神,店裡地板已經到處黏滿碎便。我把他「請」出門後,清晨三點,跪在地板上用清潔劑慢慢地一塊塊擦掉,用熱水來回拖了又拖才終於把乾掉的便痕清掉,欲哭無淚。

大玩具?

在後方冷藏室補給飲料時我習慣暫時將店門設定成「只出不進」,想進來消費者必須按門上的電鈴等我出來。某回,我聽到前面收銀台那突然傳出嗶嗶嗶的刺耳聲音,原來是有人惡作劇故意將外頭的所有油槍全部都拿起來,我跑出去時鬧事者早消失無蹤,但我出來時忘記更改大門設定、也忘了帶備份鑰匙。於是可以看到有一個店員深夜把自己反鎖在門外不停捶胸頓足等待主管前來救援。對方說不定正躲在暗處看著我的蠢樣捧腹大笑。

偷機車。

一開始就聽同事說布隆姆的機車失竊率極高,並告誡我當班時最好把機車停在加油站監視器拍得到的區域內。竊車事件頻傳,警方抓不勝抓,零件一旦被拆解變賣,要追就難了,朋友的車被尋獲時燒得只剩下骨架。蓋洛德也時常耳提面命要大家不要把機車停在前院,因為太過顯眼容易被鎖定。我們住的社區入夜後幽暗靜謐,某夜,我正坐在戶外餐桌用電腦,突然看見有兩名陌生男子蹬腳尖從矮牆外探頭往內窺看,把我嚇了一跳,蓋洛德說那是竊賊正在搜尋目標,他們喜歡先從暗處偷窺或往庭院內丟小石頭試探看看誰家有養狗,由於我們住處之前曾被闖空門,蓋洛德特別在家門口用釣魚線暗暗設下一道陷阱,只要通過時沒注意把線扯斷就會鈴聲大作。

假懷孕。

幾個慣竊在被我盯上後開始化零為整轉成團體行動,他們彼此掩護,使出的花招令人防不勝防。某回,一個常常睡在路邊的原住民男子,餓了又想進來偷東西吃,他和一個我沒看過的原住民女子結伴走進店內後即分散開來。當我緊盯著那男子時,女子突然跌坐在櫃檯旁的地板哭泣,抱著碩大的肚子用力呻吟,並告訴我她的肚子好痛,嚷嚷著:「快要生了!」起先我還半信半疑,但她看起來真的很痛苦,雙腿間還流出了一大灘不明液體,我的直覺反應是:「羊水破了嗎?」只見她的哀號聲越發淒厲,我嚇得趕緊叫救護車。就在這短短幾分鐘的閃神,那個慣竊已輕鬆偷走大量零食和罐頭,女子確定他脫身後突然緩緩起身,擦乾眼淚說她不痛了,還打算跟我買菸。我的嘴巴都還來不及闔起來,卻看到他倆正在遠處草皮暢快吃喝,WTF,然後救護車來了,留下我和急救員面面相覷,而那灘狀似羊水的東西是他媽的尿!

當眾家暴。

有時夜裡會看到加油站外有原住民婦女拄著拐杖或坐著輪椅,她們多半是受到先生的暴力對待,誇張者甚至直接在馬路上起衝突,形成嚴重的社會問題,明亮的店舖於焉成了太太們的求救中心。某晚,我正在櫃檯內忙碌著,窗外一對常在附近遊蕩的原住民夫婦起了激烈爭執,只見先生冷不防突然一記重捶,太太應聲倒地,接著我親眼看見先生從旁撿起粗大木條往太太頭上「ㄇㄞ」下去,那男子像著了魔,不停瘋狂地打,女子被打趴後滾到草叢堆裡,我看得是心急如焚,抓起電話趕忙報警。

我聽不到他們的對話,只看到接下來太太跪著哭抱住先生大腿求饒,但木條依舊無情重抽著她的肉身,最後她發了狂似地搶下木條想要回擊,但終究力道太小不是對手,我怕她被打死,衝出門揮手叫她快點跑進來。兩個人在店裡持續隔著一整排貨架對峙,喝醉的先生大聲向我抱怨,他懷疑太太和自己最好的朋友亂搞。女子壓著被打破的頭極力喊冤,涔涔鮮血不斷滲出,男子試圖繼續施暴。我大聲喝斥要他別把事情鬧大,實際上背脊已冷汗直流,我趕緊抽了幾張衛生紙讓太太止血,她比手畫腳想要隔空解釋先生當然不聽,她竟開始歇斯底里地推倒貨架上的商品洩憤,男子始終被我擋著,最後氣不過他用力地往厚實的窗戶一拳砸下,強化玻璃瞬間裂出蜘蛛網,他三根手指瞬間骨折最後被扭送進警局,當太太一跛一跛地被攙扶上車時對著車門口狂吐。

我多麼希望這些戲劇化到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件都是假的,然而真實發生的事件實在族繁不及備載,難怪主管當時要急著找個大個子來補位。當晝伏的群妖紛紛在厄夜裡甦醒時,他們選擇了來這裡舉辦一場又一場的黑色嘉年華,他們只是需要一個活人來見證。

備註:本文摘自郭銘哲的《大澳:在澳洲 740 天的人生公路上,我與自己分開旅行》 ,由木馬文化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圖/木馬文化 提供

《關於作者》
郭銘哲 Roger
高雄人,研究所主修行銷,畢業後一頭鑽進旅行和飲食等相關之大小領域,曾造訪20國。現職作家、自由文字攝影工作者,以及 旅行/飲食/文化等不同專題之演講人。曾負責撰寫誠品書店在地飲食專欄「高雄味道」長達四年,並擔任深度旅行提案網站「去去高雄」編輯企劃。文章散見在各報章雜誌等媒體。
三十歲前曾陸續造訪花蓮、紐西蘭、澳洲三地,並順利達成自身擬定之「打工度假三部曲」後青春期壯遊企劃的目標。花蓮半年換工旅行經歷在 2010 年出版成《西島撕落》一書,是台灣第一本深度撰寫島內打工度假之旅行書。澳洲兩年浪蕩為三部曲中最後一部,其耗時最長、經歷也最為深刻,回台灣後已在超過 150 所院校或單位演講過此深受歡迎的系列旅行。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