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遊世界】「你必須很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全球「看臉」時代,巴黎女人卻拒絕擁有「瓷娃娃」般的完美妝容

【環遊世界】「你必須很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全球「看臉」時代,巴黎女人卻拒絕擁有「瓷娃娃」般的完美妝容

法國電影裡的女明星大多不似美國電影裡那般完美,有時甚至會驚訝於她們竟讓自己有明顯斑點和毛孔的肌膚被鏡頭暴露無遺,她們的手也太過真實,不只不纖長,有時還像是沒有保養。這種在我們眼裡太放任自然的風格,對她們來說是必要的態度,不是不讓自己美,而是相信「自然和不刻意」比「過度的在意」更美。

一定要留點未修飾。保留未完成以及可加分的小混亂, 是巴黎女人裝扮的最高原則,而實際上,這原則實行起來是一點都不容易。

巴黎女人最經典的未修飾,就是她們一頭怎麼看都是亂卻總是很美的頭髮。即使只是簡單的直長髮,她們也會把髮絲撥弄得彷彿剛被一陣風吹過。不過捲也不過直、長度約在耳下的半長髮是相當法國的,重點當然也是要搞得蓬鬆和不那麼整齊。 

亂亂的髮髻更是她們的優雅絕活,看來像是隨意挽起,有時甚至是一枝原子筆搞定,而且總會完美地留幾縷髮絲在兩鬢或額前,看起來隨性簡單,卻藏著每個人從小練到大的獨門風格,我在巴黎時很愛這種髮型,但還真的需花費時間心思練習。

巴黎女人臉上很少看到如日本女人或台灣女人瓷娃娃般的完美妝容。她們傾向淡妝,絕不為了遮瑕而用過厚的粉底(看得到瑕疵卻仍感受到妝容是最高指導原則),眼影和唇膏都喜歡用自然的顏色,會細描眼線也會塗睫毛膏(這是畫龍點睛卻不直接搶戲的重點)。

塗指甲油時只有兩大色系:自然的膚色或藕色,要不就是各種美美的紅色(法國女人愛的紅色相當多樣,酒紅或帶著玫瑰色澤的各種紅常常讓人驚豔!)當然,很少看到台灣流行的花式指甲。

她們很懂得「不小心的過多」很容易變成災難的道理,所以搭衣服時總是抱著「留白」和「少即是多」的基本原則,不會為了讓自己顯眼而往身上放一堆顏色,也不會因為捨不得,把所有單品都穿上身,所以衣服的樣式總是簡單低調,即使玩混搭和層次也總是十分節制。

不運動?不整形?事實上凡事都要看起來輕鬆不費力

即使做了什麼, 也要彷彿沒做般的看不出來。

很多人說美國女人愛健身,法國女人不運動,其實不完全如此。法國女人的確不認同用激烈刻意的方式保持身材,但她們還是會去上瑜伽、跳佛朗明哥舞,走很多路、愛散步,也不時會在家裡做些不過劇烈、可以保持體態的小運動。

她們愛美食不忌口,卻吃得很均衡,也懂得在份量口味上節制,所以基本上法國女人是以一種優雅自然的方式保持體態。也因為這樣,你很少看到她們身上有健美的六塊肌、完美的手臂線條、緊實的腹部與翹臀,她們會放任手臂小小的鬆弛,有微微的小腹和不那麼嬌小的臀部。

至於整形這件事,法國女人整形的年總次數雖然遠低美國,卻是居歐洲之冠,整形醫師是全國收入最高的業別之一。但我們總認為法國女人不太整形,一來是法國政府規定整形美容醫療機構不能打廣告,二來是法國女人秉持她們一貫低調神祕和優雅的作風,不會公開在網站上或朋友間哇啦哇啦討論自己做了什麼,而且即使做了也要做得彷彿看不出來的自然。

所有不刻意與輕鬆, 其實是用盡心思的刻意與努力。是的,「做了也要做得彷彿看不出來的自然」是這群女人做任何事的中心思想,所以髮型、服裝要隨性卻又要有型不隨便,妝容要看得出來有畫卻又沒過度地雕琢,身材要好好維持卻又不能急躁失優雅。前面提過,面對感情和生活,她們也是依著這樣的調調進行著。

這種凡事都要看起來輕鬆不費力,在幾近完美中帶點不完美的維持,絕對不是手到擒來的天賦異稟。她們得有自己想要過哪種人生、想要成為哪種女人的明確態度,然後在生活裡的每件事情上仔細而精準地權衡拿捏(還包括實踐),所以這表面上的不刻意與輕鬆,其實是用盡心思的刻意與努力。

這是一種態度,一種對人和人生無法完美,卻要力求美好的透徹與理解的態度,也是一種讓她們可以如此迷人得望塵莫及的關鍵要素。

巴黎女人的時尚態度︰少即是多

而提到巴黎的「時尚」話題,不少朋友會說「巴黎女人穿得也不怎麼樣啊!」、「一定要穿得很有存在感,喜歡跟隨名人和潮流,相信名牌才是王道,卻穿搭一身不適合自己的時尚」,巴黎女人可不認同這一套。因為她們的時尚態度裡充滿相信自己不盲目追隨流行的自信。

與喜歡放很多單品、層次和顏色在身上的台灣女人相比,巴黎女人相信「少一點」會帶來品味與優雅。化繁為簡和去蕪存菁是她們打扮時的拿手絕活,不論是裸露程度的拿捏、身上配件和顏色的多寡、鞋子的高度、臉上的妝容,她們都能在細微和多少的拿捏上精準權衡,做到其實花盡心思和時間卻看起來不刻意。

你可能會問,既然看起來好像沒打扮,那幹嘛要打扮?說穿了這或許就是台灣女人「一定要怎樣」的迷思,一定要讓人看得出自己有打扮,一定要搭配些什麼複雜的,層次一定要多,顏色不能太少,或是配件不能太單調。這種大家熟悉、較偏日式的打扮習慣並沒不好,但如果你真心想瞭解巴黎女人的美,和全世界公認的迷人打扮法,勸你最好跳脫這個深植在你腦中的原則。

尤其,台灣女人對搭配和自我風格這件事普遍還不太熟練,所以這種一定要怎樣的習慣很容易變成「過度打扮」,在身上擺放了一堆物件卻看不到「自己」,因為這樣,很多人會認為巴黎女人的穿著打扮真的沒什麼。走在巴黎街頭上,尤其是冬天,往往是一片黑與灰,黑色的長外套、黑色的短外套、黑色的夾克、黑色的風衣,搭上灰色毛衣或白色T恤,還常看到外頭黑裡頭也黑,外加黑圍巾的搭配,但記得仔細觀察她們在乍看一片黑間暗藏的諸多細膩巧思。黑色毛料大衣裡頭可能是件領形弧度恰到好處的滑亮黑絲上衣,或是一件織紋特別的黑粗針毛衣,有時走近再看,可能還會發現你原來認為的黑不是黑,而是優雅的石墨深灰或是帶著氣質的海軍深藍,再細看,會發現一片深色中搭著修得方圓塗著玫瑰暗紅的美麗指甲,黑圍巾的邊緣其實滾著細緻而若隱若現的孔雀藍邊。

她們從小就被訓練對色彩與材質的敏銳度,好品味不是靠明顯突出的單品致勝,也不是憑藉一堆不可忽視的顏色搶戲,而是透過這些需要學習與熟悉的小節,讓人低調地感受與發現驚喜,所以,在巴黎街頭看不到太搶眼的顏色與誇張的服裝樣式(當然每季來參加時裝秀的時尚人,和來自亞洲、美國的觀光客不列入),或許能夠好好觀察與學習的,是她們低調色彩的運用法則,和頸上單鍊雙鍊或是細鍊粗鍊的混搭,還有隨性又讓人讚嘆的絲巾圍巾纏繞法。

名牌不是王道,自己就是流行

上面提到的這些看似不經意,但又展現迷人與驚喜的打扮,像是很會挑絲巾、綁絲巾的能耐,優雅而恰到好處的層次搭配功力,或是利用多層次手環、頸鍊、小戒指替簡單衣裳畫龍點睛的技巧,絕不是她們與生俱來的本事,但也不是依樣畫葫蘆跟隨時尚雜誌或名人穿搭學來的。她們身上穿戴的行頭,你很難看到清一色的同種風格或流行。說得更具體點,你在巴黎女人身上看不出太明顯的「本季熱門單品」「本季最 in 色彩」或是「最紅搭配方式」。

在台北東區站十分鐘就可以從身邊經過的 12 個女生中看到 10 個身上彷彿制服的本季穿搭,在巴黎的街頭不易發生,即使她們也會參考流行資訊,穿上兩年前曾流行的短褲搭黑絲襪,去年秋天很熱的膝蓋挖洞牛仔褲,但她們總是會依個人喜好,搭配出屬於自己的樣子,和讓你看了就想學起來的特別創意。巴黎女人相信自己,她們知道自己最美的模樣絕不是硬把雜誌推薦的本季必穿單品放到身上,她們不想穿得跟別人一樣,她們討厭被人一眼就看出自己是在模仿某女星逛街被狗仔偷拍的穿搭,她們絕不會因為自己的精心搭配被稱讚很符合當季流行而開心。

她們想聽到的是:「你穿得很有自己的風格!」或是「你怎麼想得到把這樣的上衣和這種款式的褲子做搭配,真有意思!」就因為這樣,巴黎女人從小到大有很多練習打扮的機會,也花許多心思了解自己、尋找最適合自己的打扮方式。

所以,她們相信「自己」就是流行,穿出適合自己、能突顯自己迷人之處的樣子,才是真正的好品味。至於雜誌網路上討論的流行或時髦,僅供參考!

很多人會好奇,巴黎女人到底用不用名牌?答案是,大部分的人不太買名牌,而這個「大部分」是相較於台灣和其他亞洲國家女人穿戴名牌的比例。我想台灣女人會覺得巴黎女人穿得不怎樣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巴黎的一般女人並不會穿昂貴的衣服或拿昂貴的包包,尤其是不太穿高級奢華的鞋(依據經驗,這是因為巴黎女人喜歡走路也愛散步,經常要走很多路、搭很多地鐵,而且常常是充滿浪漫想像卻不適合任何奢華鞋品的老石板路),所以老實說,巴黎女人雖穿得有型但身上衣服的質感並不見得都很好,而且簡單且實用的款式遠多於美麗虛幻的樣式,這點和日本、台灣女人即使收入不怎樣也拼了老命要買名牌包的狀況很不一樣,當然,這裡也不是看不到穿戴名牌的女人,但只出現在兩個地方:一是充滿中國、日本觀光客的拉法葉百貨和香榭儷舍大道,另一則是每年兩季巴黎時裝週各地時尚媒體出沒的地方。

但不可否認,巴黎有錢人住的高級地段──第 7 區和 16 區,仍會不時看到提著凱莉包在散步或到超市閒逛的有錢女人,她們身上貌似平凡但看起來挺有樣子的T恤和牛仔褲,可能是動輒上萬台幣的名牌,但即使如此,她們仍以低調但有品味的方式穿搭它們,而且你很難在上頭看到明顯的品牌標誌。

不盲目跟流行,更在乎「平衡」

如果你曾仔細觀察過巴黎街頭的女人,你會發現她們雖然有比我們比例更好的小臉和修長的下身,但她們普遍個子嬌小,而且因為飲食習慣和缺少紐約女人對健身減肥的狂熱,不少巴黎女人的下盤較寬,且有著不完美的小腹。但為何巴黎女人永遠看起來有著完美比例?而且如果不特別說,很多人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注意到,她們其實有微凸的腹部和很有肉的下半身,因為她們非常在乎「平衡」,而且很懂得遮掩缺點。

每天站在鏡子前,把穿在身上的東西重頭到尾檢視一遍是必要的程序。襯衫的袖子太長了,讓不高的自己看起來有點拖泥帶水,那就捲成七分袖,看起來較輕盈。紅色上衣搭在黑外套裡頭雖看起來亮眼,但怎麼看都少了優雅,換成簡單的灰,讓自己俐落簡潔些。原本想展現混搭的多圈短鍊,反而讓自己看起來雜亂還變矮,換成一條中鍊和一條長鍊,視覺頓時變得清爽,比例也修長許多,為了營造整體性,為了讓自己看起來平衡擁有好比例,巴黎女人很願意多花時間跟細節斤斤計較。

身上顏色的拿捏、衣身長度的精準、領形的高低和弧度的掌握,包括妝容的濃淡,都列入她們尋求完美打扮的考慮,也造就她們很懂得取捨和適時添加亮點的好品味,相較之下,台灣女人較容易淪於枝微末節,花過多心思想讓自己看起來醒目,也常為了凸顯單一物件忽略了整體,最後的結果常是身上有過多的色彩和裝飾,或是明明搭配完美的服裝,卻穿了一雙不適合的鞋或揹一個體積過大拖垮比例的包,有時還會選擇不適合自己的髮型或塗抹不搭調的妝容。

說到此你有沒發現,巴黎女人的時尚態度裡,其實充滿了「我就是巴黎女人」的自信。年齡、身材、社會地位對她們來說都不會是問題,「沒有自己」跟「不瞭解自己想要成為什麼樣子的女人」才是打扮最大的障礙。她們果決地拿掉身上多餘的顏色與物件,闔上我們奉為圭臬的時尚雜誌,告訴你裡頭的東西都不上她的心,當她從媽媽的衣櫃裡翻出 30 年前的老洋裝、搭配上從跳蚤市場找到的復古項鍊、再隨意披上自己手鉤的披肩,抬著下巴、帶著冷淡的表情、叼著菸走在路上時,我們很難忽視她們那種渾然天成的自在和獨特氣息。

或許巴黎女人即使穿起平價的 ZARA、H&M,甚至是當地的便宜品牌 Etam,也能如此有味道是因為她們相信自己是美麗、是有價值的,這點對普天下所有想變得迷人的女人來說,恐怕是最重要的。

備註:本文摘自安朵的《安朵帶路 深遊巴黎:隱藏在巴黎小巷裡的63個新發現,學會巴黎女人的優雅好「型」》 ,由三采文化 Suncolor 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關於作者》

安朵
在雜誌社擔任時尚編輯、時尚總監近八年時間。在工作疲倦、企圖尋找新的生活想像時,放下一切,離開台灣,來到巴黎,意外地待了好多年,從此愛上這個價值觀、生活態度與內心相符的城市。即使回到台灣,依舊不捨地往返兩地,每每回到那個如同第二家鄉的城市‧巴黎時,對生命的熱情和內心的悸動都會再度被喚醒。
她說:「這個傲慢又自信的城市,永遠有汲取不完的靈感及讓人眼睛一亮的騷動與刺激。雖然我和很多人一樣依舊對巴黎有許多的不耐和生氣,但我還是如往昔般地真心喜愛這裡,充滿思考卻又感性無比的巴黎人、永遠發現不完的美好角落、還有他們挑剔出來的美味食物⋯⋯」
著有《安朵的巴黎慢慢走》。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三采 提供

天下雜誌全閱讀,邀請您加入

感謝您喜歡換日線的內容,現在邀請您用實際行動支持天下

訂閱天下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