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標不是登頂!」他帶領學生寫遺書、攀登喜馬拉雅山,重新審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目標不是登頂!」他帶領學生寫遺書、攀登喜馬拉雅山,重新審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編輯導言:一個曾歷經家暴、混過幫派,最後浪子回頭的教授,帶領學生攀登喜馬拉雅山、遠征非洲第一高峰吉力馬札羅、挑戰阿拉斯加划獨木舟,透過戶外體驗教育,把學生帶向世界,見證學習是寬廣的,是無限的!

陪伴學生加入四川大地震災區重建、為尼泊爾募款蓋教室,並透過服務體驗教育與冒險治療課程,幫助中輟生、被家暴性侵的孩子及社會各個弱勢階層,走出生命的陰影。引導學生進行各種服務計畫,包括為偏鄉孩子募書、推動無痕山林、帶癌症病人攀岩、關心全球暖化議題等等,學生的足跡踏遍台灣各鄉各鎮,及世界各個角落。

他是冒險教育家謝智謀,學生喜愛暱稱「小謀老師」,以下就是他在教育現場寫下的生命課。

有天晚上 9 點,我在地下室停車,看見一位小女生憂憂愁愁地上樓。隔天一大早,又看到她一副沒睡飽,臉上依舊掛著愁容進出電梯,因為又要上學了。她就讀的是附近的一所明星學校,在那裡讀書壓力一定很大。我看見一個失落的靈魂,徒留分數的軀殼。

很多老師說,只要稍微說錯話,或講一個冷笑話,學生就會笑半天,甚至一星期內還會是班上主打話題。也許我們的學校真是如此無趣,缺乏生命力。

培養學生的「國際視野」,就從戶外運動開始!

我剛回國任教時,在美國學的專業完全派不上用場,因為學校教的是一些運動社會學、行銷學與休閒經營等科目。後來有機會才在實務課程中,把以前所學的戶外及平面遊戲帶進課程裡。那時不僅沒有活動器材,連戶外的器材都要向南港國中童軍團借。

就這樣開始,一群人慢慢跨到戶外。後來又開了一門課──單車跨北橫,接著加入溯溪、登山、划獨木舟、建造竹筏、建繩索場,也開始接營隊及活動,舉辦冒險治療課程和治療性營隊,帶領學生去幫助中輟生、受家暴性侵的孩子、殘疾人士,以及社會各個弱勢階層。

為了讓學生擁有國際視野,所以我開了海外登山領導課程,先後進行美國國王峽谷冒險計畫、阿拉斯加遠拓獨木舟學習計畫,後來在帶領學生喜馬拉雅登山計畫的同時,也開始嘗試將服務學習放在領導力課程內,讓學生為尼泊爾蓋教室募款、和壢新醫院合作義診。

之後,與好朋友成立外展教育學(OBT),在大家的協助下,成立亞洲體驗教育學會。2007 年,除了戶外體驗教育之外,我增加了服務體驗教育,引導學生們進行各種服務計畫,包括關心全球暖化議題、幫流浪狗結紮、陪讀計畫、募書與閱讀計畫、推動無痕山林等,學生的足跡踏遍台灣各鄉各鎮,以及尼泊爾、甘肅、四川、希臘各地。

圖/格子外面

一堂「集體登頂」課,喚起孩子對生命的熱情與想像

回首這 10 多年的教學生涯中,我一直在思索,要教出什麼樣的孩子。我沒有發展出一套固定的模式教學,只是用心貼近學生的生命,去聽他內心深處的故事,挖掘被輕忽的能力。根據學生的需要,設計不同的教學活動。

我帶領一群沒有戶外經驗的學生,經過一學期的準備及訓練,攀登喜馬拉雅山。在過程中,他們一起開會討論,學習登山技巧、訓練體能、打電話募款(學習被拒絕)、主動尋找師資(學習尋求協助與資源)、打包(學會取捨)、與家人溝通、學會風險控管、解決團隊衝突、情境演練(在重要時刻如何做決策)等。登頂不是我的課程目標;重要的是,他們在「團隊合作」模式下學習,有別於傳統競爭學習模式。

過去傳統教育總是教我們要打敗別人,學習就像賽跑,第一名只有一位,只要往前衝,不需要等待,所有人都是敵人。在這種競爭模式下成長,容易養成自私的孩子,不懂團隊合作,也沒有耐心。同事如果跟不上他的速度,就會開始抱怨,認為別人拖慢團隊速度,妨礙他的事業往上爬。這樣的心態,只會讓他失去快樂,失去人對他的敬重。

而在團隊合作模式下學習,我們的目標不是比誰第一個登頂,而是全部隊員要一起登頂:在過程中,速度快的要等慢的,經驗豐富的要等沒經驗的。爬山的時候,他們親密的相處在一起,真誠地關心伙伴的身體狀況,彼此扶持。如果有隊員必須下撤,大家會抱在一起哭泣,捨不得分開。他們眼中不再只有自己,而是會發自內心去關懷人。

在這些冒險挑戰中,學生和我的生命不斷被更新與擴張,我們對生命有新的闡述和認識。雖然說不清楚學生到底學到了什麼,但我確信他們學到的,遠比我想像得更多。

這堂課喚起學生對生命的熱情、對能力的想像,如果一群沒有經驗的人,透過學習可以攀上喜馬拉雅山,還有什麼能阻止他們登上生命的高峰呢?還有什麼能限制他們的夢想呢?

愛的教育,關於「寫遺書」

那一天,我們正在為喜馬拉雅山之行做高地訓練,中間一些同學有高山反應,所以大家開始思考寫遺書這件事;這堂課帶領我們去面對生命存在與死亡的意涵。我們做好最萬全的準備,以降低死亡或傷殘的風險,冒險本就不保證百分之百的安全;不過,就是什麼都不做,待在家裡,也不保證百分百的安全。

2006 年發生心肌梗塞後,醫生警告我從此不能再爬山,但我不想就此臣服於疾病,我努力復健,兩個月後從小山開始爬起,接著帶教會的孩子爬雪山。上山的每一步都伴隨著禱告,登頂的時候,心臟只要稍感覺不太對勁,就趕緊把幫助血管擴張的含片放在舌下,求上帝保守我的身體。

一年後,我決定帶研究生遠征喜馬拉雅山。為了訓練自己的心臟,我開始踩跑步機,由慢漸快,如果感到一些不對勁,就會放慢跑步機的速度,等心臟適應了再調快。我盡一切努力訓練,也作過風險評估。清楚告訴自己,如果不行的時候絕對不能勉強。但面對生死關頭,誰也不能保證什麼。

為了避免留下遺憾,我也寫了一封遺書留給太太怡婷。

怡婷:

  當妳看到這封信時,我已經在天國裡了。我想,主耶穌這麼早把我接走,是因為我完成世上的工作了。而我最愛的妳,我雖然捨不得,但是我相信主依舊是我們的最愛,也會是妳的永遠安慰。

感謝主,也感謝妳,與妳結婚將近 8 年,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學習,一向獨立的我,面對不一樣的人在我身邊,是我過去從來不會的。這些年,謝謝妳的包容,謝謝妳在我身旁照顧我,尤其是去年病倒,妳依舊堅強地支持著這個家。妳雖柔弱,但是內心卻有一份堅毅是無人能及的。

妳的勇敢、溫柔與美麗,是上帝賜給我一生的福份。

  我的最愛,怡婷,原諒我先到天家留下妳一人,我相信不久的將來,我們便會在空中相遇,那時即將美好的無比。
  
所有的東西,要留做紀念的,就留下。可以送的就送,剩下的,妳幫我當垃圾去處理,房間會如妳想像乾淨喔!

  怡婷,妳要堅強,雖然走時有很多的不捨,但也許這對妳是一種新的開始,我相信上帝會更加用妳,來服事祂。不要怪上帝,祂愛我們一定愛到底。

  從交往到結婚將近 10 年,謝謝妳給我那麼美好的回憶,我真的愛妳,愛妳,妳要好好照顧自己,如果遇到好弟兄,可以再託付一次終身,但是他一定要好好愛妳。

  我還是要謝謝妳,謝謝爸爸媽媽,還有我的家人,希望他們也能夠相信耶穌成為他們救主,成為他們一生的平安喜樂與幫助。

  我的愛,請妳一定要保重,多禱告,也許上帝給我們的功課就在這裡做完了。妳要擦乾眼淚,勇敢走下去,跟我一樣樂觀,面對生命。我相信妳很快就會有第一場音樂會,因為我一直相信妳是最棒的,妳會彈奏出世上最美麗的音樂。因為妳的音樂是世界上最清純無污染的,那是伊甸園的音樂。最美,最美。

  我愛妳,別了,我的愛,我們在天家見。

  永遠愛妳的智謀,謀謀,Fat Toes !!
  2007 年,4 月 23 日

寫遺書的時候,讓我和學員有機會重新審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我們多少都有傷害家人或被傷害的經驗,有些可能遲遲無法放下,無法諒解對方;或是把許多的付出與關心,視為理所當然,沒有好好珍惜。但在生命與死亡的面前,才發現過去執著的那些痛苦,突然變得微不足道;而平凡無奇的關心,原來充滿家人深深的愛。仔細想想,這也算是一種關於愛的體驗教育吧!

《關於作者》
謝智謀博士

華人磐石領袖協會理事長
台灣師範大學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副教授
亦曾任教國立體育大學,兼任台灣大學及東吳大學
2010 年獲頒教育部全國優良教育人員

美國印第安那大學─—休閒行為哲學博士;主修體驗教育與冒險治療

●曾帶領學生進行:
2005 年,美國國王峽谷戶外冒險領導先鋒計畫
2006 年,阿拉斯加遠拓獨木舟學習計畫
2007 年,喜馬拉雅領導力與服務學習計畫
2008 年,吉力馬札羅與坦桑尼亞弭貧暨生態保育關懷計畫
2009 年,弱勢關懷暨紐西蘭單車圓夢計劃
2010 年,玉珠峰CEO 領袖培育與志工服務學習專案
2011 年,安納普納照亮生命計劃
至今,在尼泊爾、印度、泰北等地進行七~九年社區轉化計畫

圖/格子外面

備註:本文摘自謝智謀的《登峰:一堂改變生命、探索世界的行動領導課》。由格子外面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