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福利國,連狗狗都享受──完善法規與組織,保障毛小孩的幸福生活

瑞典福利國,連狗狗都享受──完善法規與組織,保障毛小孩的幸福生活

打從開始實習以來,每個週三早晨就是我最期待的時刻。

我實習的地方 Nätverket SIP 很有意思,是個由四個做不同類型社會工作的組織所組成的傘狀組織。我的單位專門做歐盟國際青年交換,協助青年築夢工作。其他還有專做身心障礙人士發展工作、動物關懷工作的組織。每個週三上午 10 點,是單位表定的「散步時間」,全體人員跟著做動物關懷工作的組織一起去遛狗。

組織之所以鼓勵大家做這件事,是希望在不同單位工作的人,可以透過這樣的活動互相認識、交流。我則是在第一次遛狗之後,跟一隻名叫「席拉」的害羞狗狗一對一的散步,席拉雖然害羞,卻也展露出狗狗親人的一面,在短時間內跟我建立起奇特的連結,讓我深深感到與動物交流的「療癒感」,從此愛上這個活動,也開始認識瑞典的毛孩文化。

狗狗日托中心,滿足法規對寵物的保障

關懷動物組織設有狗狗日托中心,從早上 7 點到下午 5 點半,像托兒所一樣照顧父母去上班的毛孩子們。瑞典法規規定,在白天的時候,至少每 6 個小時就要讓狗出外活動一次,幼犬或老犬則需要更頻繁的在戶外活動。很多飼主會趁午休時間回家遛狗,抽不出空的人,就會找狗狗日托或是雇人幫忙遛狗

狗狗日托(hunddagis)在瑞典很普遍──就像孩子一樣,來自不同家庭的狗狗來到同一個環境,一起遊戲,學習相處,認識不同的狗狗與不同的看照人員,讓原本就是群體動物的狗狗可以藉此有更多社會化的機會。

瑞典的狗狗日托相當強調「健康」環境,有合格又有經驗的工作人員是必備條件,此外例如「大自然環繞」、「明亮寬敞」、「無負擔無壓力的環境」,甚至「舒適的睡覺空間」,都是頗受飼主看重的條件。

每隻來到日托中心的狗狗,都有牠們專屬的置物空間,架上寫著名字,甚至貼上照片,置物架上掛著牠們的私人物品:項圈、保暖背心、狗鍊等。組織的日托中心是開放式的「狗園」(hundgård),設有遊戲區、休息區、社交區,狗狗們可以在中心內自由行動,不用待在籠子裡。瑞典政府對於不同尺寸的狗所需的空間都有相關規定,因此中心能夠容納的狗狗有限,想「入學」的家庭,得抓緊時間提早申請,以免向隅。

中心依照狗狗的性格、身心狀況和飼主的要求照顧狗狗。每天兩次的戶外活動時間,是狗狗最期待的時刻。我們沿著森林邊緣的散步路線,狗狗記得比誰都清楚。散步結束,照顧者們會記錄狗狗的便溺情形,以便了解毛孩的狀況。

飼主與狗狗共同學習,還會為其購買「傷害險」

在瑞典,大部分的飼主會跟毛孩一起去上課,幼犬從 6 個月大開始就有專門的訓練課程。許多人去上課的原因,除了讓狗狗盡早社會化,學習如何跟其他的狗和睦相處,很多課程強調的是「人的學習」。上這些課只是加強狗狗的社交性,但飼主若能上課,則能更了解狗的習性和性格,知道如何跟狗相處、溝通,創造彼此之間更好的互動關係。

就像孩子一樣,瑞典人很擔心毛孩不夠社會化,走在路上會不受控的對其他人、狗或一切動靜亂吼亂叫,或者是對外人做出撲、跳的不合宜舉動,甚至傷害其他的人或狗。一旦狗出現破壞或傷人的情形,飼主必須負全責賠償,嚴重的話,狗還有可能被判安樂死。因此,跟毛孩一起去上課,一起學習是最聰明的做法。多數飼主也會為毛孩買傷害險,以防萬一。

有限制的自由:尊重狗也尊重人

在瑞典大部分的公共空間,飼主都必須將狗鍊好,一方面擔心毛孩影響他人或亂跑被車撞,「尊重怕狗的人」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畢竟毛孩雖然可愛,但未必人人都這麼想。大部分的時候,毛孩是不可以自由遊蕩的,就算在森林裡也一樣。尤其在國家公園或自然保護區,3 月到 8 月之間野生動物交配繁殖的季節,更是不能讓毛孩在野外不受控制的活動,以免破壞自然生態。

每個飼主當然都希望狗兒能夠自由自在奔跑、玩耍,瑞典政府自然也沒有忽略毛孩的這個需求。在瑞典大部分的城鎮,都幫狗狗設置了「自由玩耍區」,在湖邊甚至會有「狗兒泳區」。

自由玩耍區每個區域大小不一,大多位於人們散步區域附近,方便飼主遛狗。這樣的玩耍區通常沒有太多特別設施,一片有圍欄的草地,放置幾張木製野餐桌椅,有些特殊的玩耍區則會設置一些「遊樂器材」,供飼主與狗狗做特別訓練。在這樣簡單的區域裡,狗狗可以自由自在奔跑,加入狗群一起玩耍,飼主也能藉此交流,一舉多得。

圖/商周出版社 提供

如何保障其他毛孩,與受虐動物

瑞典有將近三分之一的家庭,家裡都有毛孩。除了狗,貓也是非常受到喜愛的「陪伴動物」(sällskapsdjur)──瑞典文用這個名詞來統稱貓和狗這種很親人、通常養了就像家人了的動物。雖然瑞典人很重視動物權利,也多數喜愛動物,但這不代表毛孩的生活就十全十美。

在瑞典,每隻狗都必須做晶片植入、登記,對於貓卻沒有相關規定,因為走失或各種原因而成為流浪動物的多是貓咪,又因為牠們多數沒有晶片登記,所以很難找回,在鄉間野外不斷繁殖,沒法控制,反而威脅自然環境。

專做保護動物的組織「動物權益」(Djurens Rätt)希望政府能強制訂下給貓植晶片的法案,並且提倡政府與民間組織使用 TNRM,也就是捕捉、絕育、釋放、管理的方法來解決野貓問題。

部分毛孩也會遭遇類似虐待,或是飼主不願意或無法繼續飼養的情況,這時候,牠們就會被送到「重新安置之家」。這些中途之家並不是無條件接收各種被棄養的動物,除了檢視原飼主的狀況,以及了解他們是否經過各種嘗試去尋找新飼主之外,飼主必須付一筆安置費,付上毛孩所有的登記、預防針或血統資料,有些時候飼主還必須提供飼料,直到毛孩找到新家為止。

這些中途之家收留的不只是貓與狗,還有不少也收留馬、兔子等常見的寵物。瑞典人在養寵物時一般都透過購買,收養的情況當然也不是沒有,只是有限,因此也有人或機構專門收留這些遭受拋棄的動物。照顧這些受過創傷的動物需要更多耐心與相關知識,也需要許多資源。瑞典各地有不少這樣的動物之家,透過保護動物的相同目標,與做動物權益保護的組織共同構成一個毛孩的社會支持網。

然而,在瑞典購買還是比收養普遍,毛孩的重安置較為不易。瑞典有嚴格的飼養、繁殖法規, 也有像「 瑞典狗園俱樂部」(Svenska  Kennelklubben,SKK)的專門組織,提供安全又合法的交易平台。只要沒有觸法行為,一般飼主可以販售「毛孫子」。人們可以花上千上萬克朗購買有血統證明的貓或狗,甚至不惜從國外購進「理想」毛孩。

雖然可以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會善待買來的毛孩子,但購買來源不明或國外的貓狗也有可能支持了不法繁殖場的產生。所以許多動物團體不斷呼籲大眾,購買時必須跟飼主,甚至幼犬的父母在他們生長的環境中見面,所有該注射的疫苗與該移轉的文件都不可以缺,避免黑心繁殖的情形發生。

除了家中的「陪伴動物」,民間團體也在繼續為雞、豬、牛、羊這些「生產動物」的權益努力,也希望更多人能了解任何形式的「工業化經營」都可能傷害到動物。瑞典雖然重視動物權益,但制度尚未做到盡善盡美,民眾對於動物權益的知識也還有加強空間,免得自以為做了關懷動物的好事,其實讓更多動物受罪受害。

《關於作者》
辜泳秝 (Yongli Ku)
高雄人,轉角國際、上下游新聞市集網站專欄作家,兼職翻譯。
曾從事國際發展工作、學術研究、農村發展工作。在瑞典曾任職於青年培力與國際交流非營利組織,擔任保母以及警察學校演練替身。現任學習輔導員,協助新移民學生適應瑞典校園。
定居瑞典南部小城韋克舍,持續寫作,觀察、研究瑞典社會文化,一面幽默過生活。

圖/商周出版社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辜泳秝的《瑞典模式︰你不知道的瑞典社會,幸福的15種日常》。由商周出版社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商周出版社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