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人的快樂之道:宅在家只穿著內衣褲喝酒。(他們還為此造了個字!)

芬蘭人的快樂之道:宅在家只穿著內衣褲喝酒。(他們還為此造了個字!)

Kalsarikännit(發音:「Kal-sa-ri-kan-eet」),名詞,指的是「穿著內衣褲在家裡喝酒,不打算踏出家門」的行為。芬蘭語的「kalsari」是內褲,「känni」是「喝醉的狀態」,所以 Kalsarikännit 按字面解釋就是「內褲,喝醉」。這個詞彙出現於 90 年代,2000 年初期開始在網路上流行,2014 年才被正式編入芬蘭語言研究院的線上詞典。忘了「看個 Netflix 放鬆一下」這句話吧,在芬蘭,就要「看個 Netflix,穿著內褲喝酒。」

某次寒流來襲,社群網站上瘋傳一張圖,圖上是北歐各國的氣候以及該國人民的性格差異。瑞典人用「雪球大砲」來描述寒冷的天氣;英國人稱之為「來自東方的野獸」;芬蘭人則稱叫它「星期三」。芬蘭人懂冷。芬蘭北部有馴鹿,雪深及腰,還有美麗到應該要有專屬 Instagram 帳號的日出(搜尋 #suomi,準備被美到哭吧!)。

芬蘭南部因為太靠海,所以不會下雪(海洋氣候),但還是會「冷到臉痛」,這是我來自芬蘭南部的朋友提娜說的。「而且芬蘭幾乎無時無刻都在黑暗之中。」

「好處是穿著居家休閒褲、頂著素顏也可以出門,因為沒人會看到你。離你最近的鄰居大概也有 20 公里遠,所以根本不會碰到任何人。」提娜告訴我。「不過我們很注重保暖,我們在室外穿很多,也會確保家裡非常溫暖。」在芬蘭,一進入室內,你就可以自己決定脫到剩幾件才感覺舒服、無拘束。芬蘭人拿著諾基亞,聽著重金屬音樂狂點著頭,過完芬蘭典型的辛苦工作日回到家後,就喜歡放鬆、脫去束縛(幾乎全脫),用一點「Kalsarikännit」來寵愛自己。

芬蘭人寵愛自己的方式:穿著內褲喝酒

「向來自世界各地的人解釋 Kalsarikännit,他們馬上就能了解,也懂其有趣之處。」瑪莉安對我說這話時,語氣中帶著一點自豪。瑪莉安來自赫爾辛基(Helsinki),我們是大學同學。「在芬蘭,我們從小就大概知道 Kalsarikännit 是什麼意思,但是要到 30 幾歲,Kalsarikännit 的時機才真正成熟。你懂的,這時的你不會一天到晚想要出門了:你不想打扮、不想化妝、不想踏出家門,但你還是想來幾杯啤酒,所以不如待在家裡穿著內衣褲喝酒──這每個人多少都幹過吧?」

才沒有!我告訴她我真的從來沒有這樣享受過,而且我還有點生氣,她竟然到現在才告訴我可以這樣玩(害我損失了 20 年的穿內衣褲喝酒好時光!)。雖然芬蘭的房子有很厲害的雙層玻璃,但我還是很納悶,一路脫到只剩下內衣褲,到底「舒服」在哪裡?穿著睡褲不會比較好嗎?或是蓋張懶人毯?「不行。」是我得到的堅定答案。

「而且芬蘭人很會喝。」提娜看了我一眼,好像是在說「身上只掛著內衣褲會冷」跟「喝多喝少」不一定有關係。我用眼神告訴她「絕對有關係」。根據 2015 年世界衛生組織(WHO)的資料,芬蘭是全歐洲最會喝的國家。「在芬蘭,買酒要去特別的店,」提娜告訴我:「烈酒的話,一般店買不到。也就是說,一旦開喝,就是卯起來認真喝。」有了「酒精暖爐」,芬蘭人脫到將近一絲不掛也沒有問題。

Kalsarikännit 廣受歡迎,到了 2017 年,甚至還有專屬的表情符號。芬蘭外交部設計了系列表情包,其中有裸體泡三溫暖的人、諾基亞 3310,以及愛用力點頭的重金屬樂迷。不過其中最受歡迎的還是一男一女穿著內衣褲、手裡拿著啤酒的圖案。大概是因為芬蘭人需要快速鍵,不然全國會有好多人為了完整拼出「Kalsarikännit」這個詞而手指凍傷。

圖/Shutterstock

先裸體喝啤酒,再跳到湖裡

Kalsarikännit 通常是獨處或跟另一半在一起時會做的事,不過想要社交的芬蘭人,也可以從 200 萬家三溫暖中選一間,從裡到外暖起來(以芬蘭人口計算,每 2.75 人就有一間三溫暖)。「三溫暖文化在這裡非常流行,待在裡面通常也會來一杯啤酒。」提娜說。很多社團或體育活動都會舉辦三溫暖之夜,先裸體喝啤酒,然後再跳到湖裡或到雪地上打滾。芬蘭人擋得住,因為除了 Kalsarikännit 之外,他們還有「不計代價、堅持到底的 Sisu 精神」,提娜告訴我。

1939 至 1940 年間,35 萬名芬蘭士兵戰勝了 100 萬名蘇聯士兵,這都要歸功於 Sisu 精神,還戰勝兩次!芬蘭人要在漫長漆黑的冬季挺過攝氏零下 35 度的低溫,靠的就是 Sisu。Sisu 是在大風雪中伐木;是出於錯置的國民自信對重金屬音樂的堅持(金屬樂根本聽不出旋律,他們還是照聽)。上述通常都是極具男子氣概的文化特質,但是芬蘭在兩性平等上,又走在世界的前端。

男女平等、高品質教育、高收入,得來不易

1850 年代,芬蘭的女權運動激進分子就已經搶先其他國家,開始爭取女子受教育的權利。1906 年,芬蘭成為第一個完全開放女性投票權、讓女性得以參選國會議員的國家。2000 年,芬蘭選出了世界首位女總統塔里婭.哈洛寧(Tarja Halonen),而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報告,芬蘭是唯一一個爸爸比媽媽花更多時間在陪小孩的國家。就如提娜的形容一樣:「在芬蘭,男女之間沒有太大的差別,我們都很悍,我們必須悍。」

除了殘酷無情的氣候,芬蘭人還挺過了戰爭、飢荒,還有將近 700 年的瑞典占領期,然後到了 1809 年,芬蘭被割讓給俄國。一直到了 1917 年,芬蘭才重新成為獨立的國家,所以從國家的角度來看,芬蘭還是個嬰兒。「我們是個新的國家,」瑪莉安說:「所以在某些程度上,我們還在找自己。」

不過整體而言,芬蘭正健康地成長著。芬蘭名列全世界最安全、治理最有方的國家,社會進步風氣名列世界第 2 名,也是全世界第 3 富有的國家。不只這樣,芬蘭公民還能享受最頂級的個人自由以及世界數一數二的教育體系。這主要都要歸功於推動芬蘭國家主義運動的學者,因為從芬蘭獨立至今,有將近 30% 的國家領導者與政府官員,都是大學教授。教育一直都是芬蘭的重點政策,19 世紀時,教會甚至規定要先通過閱讀測驗,才能在路德教會舉辦婚禮。

享受生命中簡單的事物

跟其他國家相比,芬蘭人還很擅長享受生命中簡單的事物。「值得芬蘭人開心的事情太多了。」瑪莉安承認。但是芬蘭最著名的平等,也面臨著特有的挑戰,因為當平等被打破時,就會出現暴動。「舉例來說,你在芬蘭贏了樂透,」瑪莉安告訴我:「嫉妒的人會比替你開心的人多。最好有一個樂透得主地下組織,這樣他們就可以彼此聊天,因為其他人都超恨他們!」

芬蘭收入最高的前一萬人,每年都要在現在被稱作「國妒日」(National Envy Day)的這一天公布收入,另外,聽說芬蘭人願意花 100 歐元,阻止鄰居得到 50 歐元。「我們人很好吧!」瑪莉安大笑。

「我們知道這樣很蠢,也不想一直這樣,」她說:「我們意識到自己不如其他北歐國家快樂,所以勵志書這類的東西也開始流行了起來。」很多芬蘭人也在學著為自己所擁有的感到開心。「像是我們的大自然,」瑪莉安說:「芬蘭無處不是大自然。努克西奧國家公園(Nuuksio National Park)就在赫爾辛基的旁邊,或是你也可以開一個小時的車,深入野外。」

瑪莉安告訴我,她前陣子和朋友一起去採藍莓,還燉了麋鹿湯。這聽起來很像童書的內容。「是滿好的,」瑪莉安承認:「我們必須提醒自己芬蘭的生活有多幸福,還有能外出身處大自然中有多美好。但我感覺,若要老實說,大多數芬蘭人也很喜歡獨自待在室內。畢竟,回到家感覺真的很好。」馬上脫掉運動褲、打開啤酒?「當然囉!我們可是芬蘭人,Kalsarikännit 是必須。」

如何像芬蘭人一樣享受「Kalsarikännit」,穿著內褲喝酒?

一、
打開自動調溫氣。
除非你在芬蘭的房子本身超暖,真是這樣的話,幹得好!

二、
囤貨。
你會有好長一段時間足不出戶,所以要先囤積物資:
零食、飲料、內容豐富的視聽娛樂套裝組,
或是一個可以聊天、講話投機的對象。

三、
穿舒服的內衣褲。
此時不宜蕾絲丁字褲或是鋼圈胸罩。

四、
開始之前先拉上窗簾或關起百葉窗。
不然你個人的活動可能會變成別人的一場好戲。

圖/創意市集出版 提供

《關於作者》

海倫‧羅素(Helen Russell)

英國記者、「快樂學」的專家。曾擔任《Marie Claire》英國雜誌的編輯,現居住於丹麥,擔任《衛報》的北歐特派記者,並同時為《電訊報》(Telegraph)撰寫關於丹麥的專欄,以及為《時報》、《觀察家報》、Grazia、《華爾街日報》以及《獨立報》寫特輯。另著有《HYGGE! 丹麥一年:我的快樂調查報告》(地平線文化)、《Leap Year》等書。

《關於譯者》

高霈芬

傳播學士。翻譯碩士。習舞人士。希望成為文字煉金術士。神是,我不是。

E-mail: kathykurious@gmail.com

備註:本文摘自海倫‧羅素(Helen Russell)的《尋找全球幸福關鍵字:學會世界 30 國的快樂祕方》(Atlas of Happiness: The Global Secrets of How to Be Happy)。由創意市集出版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邱佑寧、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