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首位台裔部長背後,一個不簡單的母親與她的家庭教育

美國首位台裔部長背後,一個不簡單的母親與她的家庭教育

不同凡俗,朱木蘭從來不是歇斯底里的妻子,也不是叨念不休的母親;她無以復加的溫柔,成為丈夫與女兒心中的安定力量。

結婚以後,朱木蘭先人後己,幾乎把所有的時間與精力,都花在家庭與孩子身上,讓趙錫成沒有後顧之憂。趙錫成常感嘆:「木蘭為我和女兒們做了很大的犧牲。」

朱木蘭以溫柔的慈愛,撫育了 6 個善體親意、品學兼優的女兒。趙家老大和老么相差 20 歲,各有各的個性;朱木蘭以最大的寬容與耐性,諄諄善誘,一輩子沒有對她們大聲過。

言教的同時,朱木蘭以身作則,對於任何她認為女兒們應該做到的事情、應該培養的德行,她一定率先做到,成為女兒們潛移默化中的學習典範。

事先規劃人生,作最好的自己

從台灣到了美國,8 歲的趙小蘭從小學三年級讀起。父母從一開始就告訴她:「妳要有人生目標;對於自己的未來,要事先規劃。」後來,趙小蘭領悟到其中的道理:「如果對未來有規劃,有正確的目標,在困難的時刻裡,那許多雞毛蒜皮的小事,就不那麼重要了。」

趙家老三小美在這方面也有著清晰的記憶:「父母親常提醒我,要好好規劃人生,要知道如何指引自己,導正自己。」

趙錫成鼓勵女兒們追求最佳化的自我發展:「神給了妳們天賦,妳們的責任就是要發揮潛力,不論在任何領域,都做到妳們能做的最好的地步。」他曾經對趙小蘭說:「妳只要做最好的趙小蘭就可以了。」這句話激勵了趙小蘭,凡事全力以赴,做到最好;她因此一路奮進,成果非凡。

趙小蘭慶幸父母給了她充分的安全感:「我父母讓我看清楚以後要往哪裡去,並讓我知道我是誰,這是一種歸屬感。這種保護對小孩子很重要;因為,有了這種安全感,小孩子就不會走錯路了。」

趙家么女安吉的也有類似的體會:「母親教導我們, 要認識自己,做你自己;就是用這種方式,她使我們有自信,知道何去何從。」

安全感的另一個源頭,是趙家女兒們總看到父母彼此支持著對方,幫助她們在環境的諸多變化中,做好心理調適。趙小蘭記得,每當父親不在時,母親總是安撫著女兒們的心緒,為趙錫成建立了良好的父親形象:「我們從小就知道,爸爸一直在為我們的家庭努力奮鬥。」

獨立思考,為自己負責

朱木蘭則以她獨特的方式,引導女兒們認真求知。從每個女兒小時候起,她常以溫柔的笑容,強化她們力求新知的企圖心:「妳們要好好讀書,認真學習新知識;最重要的,妳們要發展批判性的分析能力,知道如何判斷情況,如何做適當的決定。」

趙安吉理解母親對女兒們的期許:「媽媽希望我們讀書有好成績。但好成績並不是重點;她強調的重點是,我們必須看重知識,保持好奇心與求知的熱情,並能做批判性思考。」女兒們遇到問題時,朱木蘭總鼓勵她們獨立思考:「好好想一想!」(Just think about it.)

做母親的很少直接做結論,而是耐心地引導女兒們凡事三思:「專注地思考,為自己的所言所行,理出頭緒。」日復一日地操練,聚沙成塔,趙家女兒們漸漸建立了邏輯思考的習慣,也勇於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女性必須經濟自主,也能夠管理事業

趙家女兒們小時候學走路,走著走著,就摔倒了。趙錫成立刻要去把女兒扶起來,朱木蘭笑著搖頭:「先不要急著去扶她,讓她自己站起來。」朱木蘭認為,小孩子跌倒時,自己掙扎著爬起來,要比大人一把扶她起來好。 

1960 年以後,第二波女性主義風起雲湧,在歐美遍地開花,攸關的社會運動如火如荼。而在撫育了六個女兒的趙家,朱木蘭選擇以和順平實的方式,對趙小姐們進行寧靜的男女平權教育。

出於中庸之道,她引導女兒們建立男女平等的基本人權概念,跳脫「男女有別」的刻板印象,追求自立、自足、自尊、自強的生涯發展,進而對家庭、社區、社會做出利他的貢獻。

趙小蘭牢記母親叮嚀她在經濟上要獨立:「母親對我說,妳要靠自己,絕不要在財務上靠男人。她讓我們知道,自立很重要,是男女平權的基礎。」朱木蘭讓小蘭覺得,她是獨立自主的,可以自給自足地生活;更重要的,有永遠支持她的父母在,趙小蘭隨時都可以回家。

跟丈夫相處,朱木蘭多年來以身作則,自尊自重,幫助女兒們建立了健康的自我覺知;趙小蘭為此感恩:「母親為我們做了最好的示範,使我們知道自我價值何在,不容別人不尊重、惡待我們。在這樣的教養中長大,我們看重自己的尊嚴,丈夫自然會對我們好。」就是這種出於原生家庭的自信與自重,趙家女兒們總是不卑不亢,舉止合度。

後來承繼家業的趙安吉說:「我父母親從來不曾說想要一個兒子來管家族事業。我爸爸總是說,我媽媽跟他是完全平等的夥伴。」

男女平等;這是趙小婷從小根深柢固的兩性概念:「父親非常尊重我母親;他們重視男女平權,從來不會重男輕女。」

朱木蘭教導女兒們相信女性的價值:「婦女也能對世界有貢獻。」做母親的曾含笑讚賞趙小美:「我很高興生了這麼多女兒;妳們都對社會做了很有意義的付出。」

趙安吉習以為常:「媽媽不跟我們說長篇大道理;她如果要我們做什麼事,一定會自己先以身作則。」

圖/Shutterstock(圖非當事人)

陪孩子們說話,誠實分享想法

住在皇后區與長島那段時間,朱木蘭每天準備晚餐時,趙小美都坐在廚房裡,聽母親講她幼年在大陸的故事,她身處中美兩國的經驗,以及她對這兩種文化的印象。通常,朱木蘭還會向女兒報告她那天在家裡做了哪些事。

關心女兒們在學校裡對甚麼科目感興趣,朱木蘭會問清楚她們感興趣的理由。趙小美慶幸自己擁有一位開明的母親:「媽媽鼓勵我們追求夢想;她從來不圈限我們,或是阻止我們做心裡想做的事。她支持我們去探索、並追求我們的興趣所在。」趙安吉也擁有許多跟母親談心的回憶:「我媽有一個化妝台,晚上她洗完臉擦乳液的時候,我就在她旁邊跟她說話。」朱木蘭跟女兒們很容易說上話;她每天跟她們有意義地「說話」,而非長篇大論地「訓誡」。

牢記著母親如珍珠般智慧的話語,趙安吉常能琅琅上口。她高中時參加曲棍球隊時,非常投入,常央求母親陪她練球。朱木蘭耐心地幫著女兒拚命練習,並勸勉她要誠實地面對自己:「有時候,妳知道別人對妳有看法;但是,別在意別人怎麼想妳。妳一定有優點,也有弱點;重要的是,妳知道自己是甚麼。」

安吉謹記母親的建言,誠實地自我評估,全力把自己準備好,在球場上充分發揮自己最好的潛力,後來成為同學們羨慕的曲棍球隊隊長。 

女兒們從小到大,朱木蘭從不對她們虛偽假裝:「我跟妳們說的都是實話,不會故意誇妳們。如果妳好,我就說妳好;如果妳不好,我就說妳不好。」

趙安吉喜歡母親永遠對她說真話:「她講話很有智慧;她也很逗趣,用她獨特的那種方式。她從不裹糖衣;妳不漂亮,她就說妳不漂亮。但是,沒關係,妳有妳其他的長處。她說,要找到自己的方向,然後盡妳最大的努力。」朱木蘭就事論事,為女兒們做客觀的評估,據實告訴她們真相,並指引她們改進的目標。

原諒孩子的過錯,信守對孩子的承諾

任何一個女兒,如果發生了什麼事,朱木蘭會耐心等待她自我省察。女兒們有情緒的時候,朱木蘭總是默默不語;等她們回到房間冷靜下來,察覺到自己不對,就會自動到母親面前道歉。

這時,朱木蘭才平靜地開口:「究竟是怎麼回事?妳為甚麼會這麼生氣呢?」帶領著六個女兒,朱木蘭總是輕聲柔語,以最大化的耐心引導著她們。

面對孩子們的情緒,朱木蘭總是以柔克剛,不使他們難堪。她一直相信,寬恕的力量勝過懲罰,柔軟的力量勝過剛強。

上小學時,趙小美對化學很感興趣,就請求媽媽:「可不可以給我買一套簡單的化學儀器,當做我今年的聖誕禮物?」

聖誕節到了,小美迫不及待打開她的聖誕禮物。裝在一個雙層不鏽鋼盒子裡的,是一套頂級的化學儀器組!小美記得她打開盒子時那驚人的一幕:「裡面有各種化學物質,還有燒瓶、敞口杯、吸量管等等。」

那天,家裡來了許多親朋好友;趙小美興奮地向一位長輩展示她的化學儀器組禮物。那位阿姨驚呼:「這不該是給女孩子的東西啦!」當下,小美心裡真是感激母親:「謝天謝地,還好這個阿姨不是我媽媽!」

由於朱木蘭精選的這套化學儀器組,小美擁有了自己的迷你實驗室:「我花了好多時間調合化學物,寫公式,沉浸在美妙的化學世界裡。」10 年級那年,趙小美在學校獲得了化學獎。

如今回頭來看,小美覺得母親富於洞見:「媽媽真的很有智慧,雖然我對化學的興趣才剛萌芽,她卻一點都沒有忽略或是否定我,而是以最實際的行動支持我。」

圖/天下雜誌出版社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崔家蓉的《淡定自在:美國首任華裔部長的母親趙朱木蘭博愛、堅毅、定慧的傳奇風華》。由天下雜誌出版社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圖非當事人)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