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快樂來自於感到「被熱愛」?

為什麼說快樂來自於感到「被熱愛」?

你今年 19 歲,夢想成為一個音樂家。問題是,你目前就讀史丹佛大學二年級,成為一個音樂家的機率似乎很低,而且,史丹佛的學位是非常好的人生保障。

你超級有錢的父親最近說,他現在就要把你應得的遺產交給你,或許它就像是一場及時雨,能對現在的你發揮最大效用。儘管相較於父親的財富,這筆遺產簡直是九牛一毛,不過,這對你來說,終究是一筆可觀的財富。總之,父親打算把他公司的部分股票當作遺產交給你,目前那批股票價值 9 萬美元。他還對你說,別妄想會獲得其他財產,最多就是這樣了。

你可以把這些股票賣掉,就此展開自己的音樂職涯,也可以選擇一條較安全的途徑──繼續持有這些股票,畢竟你的音樂職涯或許有蓬勃發展的一天,但也可能一路跌跌撞撞。不過,這檔股票的價格可能一飛沖天,也可能一路崩跌。你究竟該怎麼做?這實在是個困難的抉擇。

好吧,讓我們消除以上所述的種種不確定性。假定我有預見未來的能力:如果你現在賣掉股票,把股款拿來作為發展音樂職涯的基金,這場豪賭將讓你獲得優渥的回報,換言之,你將順利實現自己的夢想,成為一名成功的音樂家。當然,你不會成為路易斯.阿姆斯壯(Louis Armstrong)或莫札特,但會是一個成功的電視及電影主題曲的創作者。你不會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但卻將受到同業的敬重。你不會變成三餐不繼的貧窮藝術家,你的收入將足夠過很好的日子。這是其中一條途徑,而且它聽起來很不錯。

另一條途徑是,你忍痛放棄成為專業音樂家的夢想,繼續留在學校求學,而且持有這些股票。擁有史丹佛學歷的你將會有不錯的職涯發展,只不過,那並非你夢寐以求的發展。你繼續持有這些股票,把它當作一種投資。這一檔股票的表現也很好,事實上是好得不得了。為了讓這段敘述變得更有趣,且讓我們加油添醋一番:假設你一直持有 19 歲那年獲得的股票(當年價值 9 萬美元)。經過 35 年的歲月,這些股票的價值激增到一億美元。這時,你的生活品質當然是非常優渥,相較之下,音樂家的薪資簡直就像貧窮階級。

哪一條途徑可能會讓你比較快樂?你應該追尋自己的夢想,或是「向錢看」?你會願意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而付出多少代價?如果你想要過極致豐富的人生,你會選擇哪一條途徑?或許,你對當音樂家並不是那麼感興趣,所以,你可以想想自己真正的夢想,再接著繼續思考這些問題。什麼樣的生活會讓你感覺比擁有超級多財富還要歡愉?或許你想不出自己有什麼夢想,或許金錢對你有著致命的吸引力,所以你寧可放棄自己夢想中的職涯,因為你知道放棄這個夢想後,將換得超級奢華的人生。

人生的多數選擇並不會這麼戲劇化, 而且, 多數人也和華倫. 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兒子完全沒得比。巴菲特是個偉大的投資人,波克夏海威公司(Berkshire Hathaway)的股價,確實在過去 35 年間成長了 1000 倍。而巴菲特的兒子彼得.巴菲特(Peter Buffett)也真的冒險朝音樂圈發展;他在 19 歲那年從史丹佛大學休學,賣掉父親給他的股票,並請求父親協助他規畫與擬定預算,好讓那 9 萬美元盡可能維持久一點。

4 年後,彼得.巴菲特離家,獨自住在一間小公寓,開著一輛破車,努力想在音樂產業尋找一份有薪的工作,但過程非常不順利。後來,他終於獲得一點喘息的空間。一個鄰居間接牽線,讓他有機會為一個叫 MTV 的新創有線電視頻道製作廣告音樂。接著,好運接踵而來,彼得.巴菲特最終也在音樂家的職涯上獲得很成功的發展,這可不簡單。他為很多電影和電視寫過主題曲,同時也因為為一部電視紀錄片作曲而獲得了一座艾美獎(Emmy)。他的人生過得非常有意義,而且也如願地從事他熱愛的工作。究竟他是否做了正確的選擇?

股神巴菲特。圖/Shutterstock

亞當.斯密在《道德情操論》的詮釋

你可能會覺得這個問題太簡單,但或許並非如此。誠如我們將在第五章討論的,亞當.斯密(Adam Smith)並不熱衷於追求名氣和財富。他認為我們真正需要的東西以及真正能讓我們感到快樂的事物,才是最重要的。他只用了 12 個英文字就直搗這個問題的核心。

"Man naturally desires, not only to be loved, but to be lovely."
「人類不僅天生渴望受人喜愛,也渴望自己是可愛的。」

這個句子簡單到有點讓人迷惑,原因有兩個。首先,斯密的用字遣詞和現代人有點不同,所以,我們得花點工夫才能了解這個句子的真諦。第二,儘管只有 12 個英文字,但斯密賦予它非常豐富的意義。

斯密對於人類欲望的第一部分結論──人類渴望受人喜愛──似乎相當明確易懂。只不過,斯密所謂的「受人喜愛」,意義上和我們現在所謂的「受人喜愛」有點不同。我們現在所謂的「愛」多半侷限於情人之間的戀愛,還有家人之間的親情之愛,但他所謂的愛是指更全面的愛。他的意思是指我們想要別人喜歡我們,尊重我們,而且關心我們。我們想要被欣賞、被追求、被讚賞,而且被愛護。我們希望別人注意我們,把我們當一回事。我們希望他們樂於看到我們,因和我們為伍而感到快樂。

確實有些人喜歡宣稱自己不在乎別人對他們的觀感,不過,那通常只是惺惺作態,有點像一種自我保護,歸根究柢,那或許是因為他們不受人喜愛、不受尊重或不被欣賞所致。通常會表現出不在乎別人想法的人,其實就是最希望獲得別人認同的人。多數人都希望受人喜愛,而且這是天生的,就像斯密所說,那是人類本質的一環。不僅如此,他還說:「人類的快樂主要來自察覺自己『被熱愛』。」

圖/Shutterstock

斯密說,快樂不僅來自受人喜愛,他還強調,快樂多半來自知道自己「本來就該受人喜愛」、「值得受人喜愛」,他是這麼說的:

「有什麼事比受人喜愛,而且知道自己本該受人喜愛更快樂?有什麼事比受人憎恨,而且知道自己本該受人憎恨更悲哀?」

當斯密在探究為何一般人不願意做一些在道德上會遭受譴責的事情時,他訴諸無私旁觀者的概念來解釋這個現象。他認為,因為有一個客觀的觀察者在為我們打分數,所以我們會設法自我控制。但在談論快樂的議題時,斯密轉而訴諸實際的旁觀者,也就是我們社交圈裡裡外外,實際在評斷我們的那些人。他認為,當扮演陪審團的同伴因為我們所做的事和我們的為人而喜愛我們,我們就會感到快樂。

你可能會反駁斯密這種公式化的結論,你也可能會說,為了取得外界認可而從事某種行為,就動機來看很不健康,不過斯密的意思並不是說人生應該為了讓自己感到快樂而不斷設法讓周遭的人對我們產生良好印象。這種受人喜愛的管道是錯誤的。斯密認為,「受人喜愛」是「做一個可愛的人」的自然結果。那麼,斯密所謂的「可愛」又是什麼意思?

以今日的語言來說,「可愛」意味吸引他人的目光,或是讓人感到滿足,例如「多麼可愛的花瓶」或「她寄了一張可愛的感謝卡給我。」但斯密所謂「我們希望自己成為可愛的人」是指我們希望成為值得被喜愛的人。關於這個概念,有一個差強人意的現代用語「討喜」(lovable)可比擬,不過,這依然無法貼切傳達斯密心中那個豐富的意義,而且,這個字有點情緒化。

他的意思其實是說,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在別人眼中是正直、誠實的,而且擁有良好的節操;我們希望以誠實的方式贏得別人的敬重、讚賞、關注,並獲得美名──也就是良好的聲望。換言之,我們希望自己真的值得受人喜愛,我們希望旁人愛我們愛得有憑有據、合情合理,某種程度來說,這代表我們並不是隨隨便便就獲得別人的喜愛。斯密表示,我們在乎自己的聲望──也就是別人怎麼看我們──而且,我們更在乎自己能以誠實的方式獲得那樣的聲望,換言之,我們不希望自己浪得虛名。

圖/臉譜 提供

《作者簡介》

路斯.羅伯茲 Russ Roberts
史丹佛大學的經濟學家,主持廣受喜愛的播客(podcast)節目《談經濟》(EconTalk),著有商業小說《所有東西的價錢》(The Price of Everything),同時也是YouTube點閱率五百多萬的「凱恩斯與海耶克RAP對決」(Fight of the Century: Keynes vs. Hayek)影片的創作者。

相關著作:《身為人:從自利出發,亞當.斯密給我們的十堂思辨課》

備註:本文摘路斯.羅伯茲的《你可以自私自利,同時當個好人》。由臉譜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臉譜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