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裔美國總統候選人楊安澤:當大學追求「技能」忘記「價值」

台裔美國總統候選人楊安澤:當大學追求「技能」忘記「價值」

前篇:台裔美國總統候選人楊安澤:納稅人噴錢、年輕人貸款都要拚的「高教」,到底讓誰受益?

我們應該投資更多「新學校」,以密涅瓦為例

隨著大學成本的上升,多年來我們一直在尋求更經濟的方式來教育人們。人們對於編寫程式訓練營寄以厚望,這些軟體開發訓練營可以訓練人們編寫程式,並在 4 個月內獲得高薪工作。Flatiron School 和 General Assembly 風靡全球,學員的就業率高達 95%。全美 90 個編寫程式訓練營,總共培養約 2 萬 3,000 名畢業生,幾乎完全透過身臨其境的虛擬程式取得成功。

但經歷一些初期成功和過度投資之後,一些較大的編寫程式訓練營最近關閉了,整個行業現在陷入整合期。「大學創業投資公司」(University Ventures)的操盤人萊恩.克雷格(Ryan Craig)說:「線上訓練營是一種前後矛盾與混亂,還沒有人知道如何駕馭它。」 

也許在大學教育中最有趣的技術應用是密涅瓦項目(Minerva Project),這是一所現在已經進入第 5 年的新創大學。在密涅瓦,學生們在網路上課,但是他們一起住在宿舍裡。

密涅瓦的線上界面很不尋常,因為學生的臉一直會被展示出來,他們甚至會被點名,確保沒有翹課以及有參加討論。這個「露面時間」(facetime)甚至是主要的成績指標,因為學校沒有期末考試。教授們會對課程進行評估,看看個別學生是否表現出正確的「思想習慣」。

密涅瓦因為不投資圖書館、體育設施、運動隊等來節省學校經費。學生們分別在舊金山、布宜諾斯艾利斯、柏林、首爾和伊斯坦堡的不同宿舍中最長住上一年。密涅瓦的學生是精挑細選的──最近這一班的錄取率僅為 1.9%。

學生通過共同生活和旅行來社交和建立交情。密涅瓦提供學習,它也提供學生渴望的資格認證、網絡、社交和身分認同。它每年收費 2 萬 8,000 美元,略高於同等精選大學收費的一半。我去年在舊金山遇到了一群密涅瓦學生,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們異常自信和深思熟慮。 

我喜歡密涅瓦的一點,是它是一所新學校。創辦人兼執行長班.尼爾森(Ben Nelson)強調,如果每個人都想進入一所偉大的大學,我們為什麼不創造更多這樣的大學呢?

奇怪的是,即使錄取率已經低到不能再低,我們在精選學校還是保持相似數量的名額。學校保持小規模和精挑細選學生或許合乎學校利益,但如果它們試圖擴大,對社會會更好。達特茅斯學院最近宣布可能會增加 25% 的新招生名額,這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 

密涅瓦項目目前至多可讓來自合作機構中的 400 多位學生一起上課。圖/Twitter@minervaproject

當大學遺失初衷,是時候重新發現理想 

大學能做的最大一件好事,就是重新發現他們的原始使命:你代表什麼?你們學校畢業的每個學生應該堅守什麼或相信什麼?教導他們、並展現某些價值觀。他們不是你的客戶或你的評審官,甚至也不是你的社區成員,他們是你的學生。

哈佛最初成立的目的是培訓神職人員,現在它的主要目的似乎是確保每年至少有一位銀行家曾經在樂團演奏大提琴。不久前我在普林斯頓大學演講,有人提到他們的座右銘「服務國家、服務人群」時,學生們真的笑了。我敢肯定,若是有人說這是「為了普林斯頓財富」或是「為市場服務」,他們也會大笑──只是原因絕對不同。

維吉尼亞大學教授馬克.艾德蒙森(Mark Edmundson)在他的《自我與靈魂》(Self and Soul)一書中寫道,西方文化歷來珍視三大理想: 

1. 戰士。他最棒的特質是勇氣。歷史上的原型人物包括阿基里斯(Achilles)、赫克托爾(Hector)和聖女貞德(Joan of Arc)。 

2. 聖人。他最棒的特質是同情心。歷史上原型人物包括耶穌基督和德瑞莎修女(Mother Theresa)。 

3. 思想家。他最棒的特質是沉思。歷史上的原型人物包括柏拉圖(Plato)、康德(Kant)、盧梭(Rousseau)和艾恩茵.蘭德(Ayn Rand)。 

艾德蒙森哀悼這些理想今天大體上已經遭到拋棄。新的理想是他所謂的「中產階級價值觀的世俗自我」──要能和別人和善相處、並出人頭地。要成功、也要能夠自我複製。

這三種偉大的理想以稀釋的形式存在(譬如,飛輪課和斯巴達障礙跑競賽代表戰士;非營利組織和社會企業家代表聖人;塔—納賀西.柯茨和部落格圈代表思想家)。但是,任何人在現代生活中若是追求這些理想之一,都會顯得荒謬、不切實際,不真實,甚至不平衡。我相信大多數大學生會同意我這樣說。

個人特質已經越來越被邊緣化,轉而服務技術專家、市場驅動的技能。金融變成新的勇氣,品牌是新的同情,程式編碼是新的思考。今天的學校不相信它們應該是教導學生思考大問題的地方,它們只能勉強記住理想是什麼樣貌,但如果它們記得,大家的前途都會更有希望。

圖/遠流出版社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楊安澤的《為一般人而戰:破解美國大失業潮真相,以人為本,讓全民擁有基本收入才是我們的未來》(The War on Normal People:The Truth About America’s Disappearing Jobs and Why Universal Basic Income Is Our Future)。由遠流出版社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遠流出版社、Flickr@collisionconf、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