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共產黨治國的越南,其實也出現過「國民黨」嗎?

你知道共產黨治國的越南,其實也出現過「國民黨」嗎?

越南民族獨立革命先驅:潘佩珠

1858 年,法國拿破崙三世進攻越南中部的峴港,其後一步步的鯨吞蠶食越南。到了1887 年,法國將佔領的越南、柬埔寨統合為法屬印度支那,這種殖民侵略行徑,想當然耳,引發許多越南人民英勇地對抗法國殖民者。

1905 年,一位越南的紳士來到日本,當時日本在日俄戰爭擊敗白人的俄羅斯,成為許多亞洲被殖民國家的典範,被推尊為「黃種老大哥」。在這樣的背景下,越南也有許多志士為了救亡圖存,來到了日本留學,展開了「東遊運動」。

這位紳士是潘佩珠,他是越南民族獨立革命的先驅。當他踏上日本時,同時間在日本的還有保皇派的梁啟超,以及圖謀推翻滿清的革命領袖孫文。為了尋求在日華人領袖對越南獨立的支持,他拜訪了梁啟超。

一心想驅逐法賊,恢復大越阮氏江山的潘佩珠,與梁啟超相會後一拍即合。他試圖說服梁啟超支持越南獨立運動,然而當時的清國已經處於列強殖民、內憂外患的崩潰邊緣,梁啟超雖然愛莫能助,卻也給了潘佩珠一個實質的建議:「法人在越種種苛狀,舉世界無知者,子(潘佩珠)為我言之,我為子播之,或亦可以喚起世界輿輪於萬一」。

就這樣潘佩珠以漢文寫下了著名的「越南亡國史」一書,並由梁啟超作序宣傳,讓許多中國人得以知道越南人英勇反法的情況。

結識孫文轉向追求共和體制

此時,在犬養毅的引介下,潘佩珠後來也見到了孫文。當時孫文正在日本籌組同盟會,而孫文也讀過潘佩珠的越南亡國史,卻對書中恢復越南王朝的君主制度十分不認同,當面向潘佩珠「痛斥君主立憲之虛偽」。

在與孫文密集交流後,潘佩珠也開始轉向建立民主共和國的思想。孫文希望越南的革命分子可以先加入中國革命黨,等中國革命完成後再舉其全力支持越南反法革命運動。

然而潘佩珠卻持相反態度,認為中國革命運動應該先全力支持越南獨立,在成功後再以越南為基地北上「取兩廣、圖中原」。雖然雙方的立場不一,卻也開啟了中國民主革命與越南獨立革命合作的歷史篇章。

1907 年,孫文抵達河內,在當地設立了指揮兩廣雲南三省的反清起義指揮機關,此後一段時間,越南成為日本之後同盟會主要的基地之一。在越南期間,孫文也密切的與越南當地的反法革命組織聯繫。當時越南仍使用漢字,所以孫文曾多次的與這些革命分子筆談交流心得。

孫文向當地革命組織「東京義塾」創辦人阮權表示,一旦滅清復漢的大業完成,新建立的民國一定會第一個支持越南驅逐法國殖民者。人在日本的潘佩珠,也聯合了在日本的中國、韓國、印度、菲律賓等流亡革命分子,組成了有各國成員的「東亞同盟會」,這個組織裡還有中國同盟會的成員。

為了更進一步借助在日華人留學生的力量,潘也聯合與越南相接的雲南、廣西留學生成立「滇桂越聯盟會」,雖然潘創辦的這兩個組織,不久就被日本在法國政府的要求下取締解散,他本人也被日本驅逐出境,但也進一步加深了中國與越南革命的合作。

越南光復會發行的鈔票 。圖/網路共享資源

中華民國建立 增強越南反法獨立信心

1910 年,潘佩珠流亡到廣州,由於廣東省鄰近越南,一度成為越南革命人士的聯絡樞紐。隔年,辛亥革命成功時,潘正在暹羅經營農場,伺機東山再起。得知孫文等革命黨成功推翻滿清,加強了他們對法抗爭的信心。「欲趁革命成功之機會,假手於華人為光復計畫也」。

1912 年,越南的革命志士紛紛前往廣州,潘佩珠仿效中國同盟會的形式,改組越南維新會為光復會,提出了「驅逐法賊、恢復越南、創建共和」的核心綱領。為了爭取南京臨時政府的支持,潘佩珠前往南京晉見孫文與黃興。然而當時民國肇建,南北仍未統一,政務紛亂,新生的民國實在沒有辦法直接支持越南獨立。

黃興告訴潘佩珠實情,但仍同情越南情況,致書給胡漢民請求照料在廣東的越南留學生,讓潘佩珠很失望。其後國民黨陳其美又給了越南光復會一些經費跟武器,才使潘佩珠又看到希望。

隨後袁世凱奪權稱帝,孫文發動二次革命,袁不久後病死,中國再次陷入混亂,退回廣東的孫文經歷多次失敗,一直想引入外援北伐中原,為了避免激怒列強,國民黨與越南革命派的交流開始轉趨地下化。

1924 年,越南光復會的成員范鴻泰在廣州租界試圖刺殺越南總督馬蘭,當場炸死 4 人,卻沒刺殺成功。事後,范鴻泰恐自己落於法人之手,自沉於珠江,震驚國際。這之後法國要求廣州國民政府驅逐在粵越人,遭到國民黨拒絕。國民黨甚至在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對面,修建了范鴻泰之墓,顯見國民黨對越南獨立運動的同情。

潘佩珠被捕 阮太學領導越南國民黨

那一年,潘佩珠也規畫要將越南光復會,改組為「越南國民黨」,其章程大多仿照國民黨,甚至同樣以「三民主義」作為政治信仰,但草擬完章程不久,潘佩珠就被法租界的巡警逮捕,押解回越南。越南國民黨則繼續由阮太學領導。

這個越南國民黨開始在越南組織反抗活動,1920 年代,越南國民黨不斷組織暗殺活動,狙擊當時的法國殖民政府官員,引發殖民政府憤怒,大肆逮補越南國民黨黨員,使其元氣大傷,但領導阮太學仍成功脫逃。

這之後越南國民黨轉換路線,從暗殺官員改為組織大規模民眾起義。1930 年 2 月 10 日發動了安沛起義,這場起義卻迅速的被殖民政府彌平,阮太學等革命領袖被捕,遭到處決。之後越南國民黨的勢力大幅衰弱,軍隊流竄到雲南廣西一帶,但仍接受中國國民黨的支持訓練。

隨著胡志明在 1930 年代成立越南共產黨,越南國民黨的勢力就更進一步式微,越共成為反法抗爭的主力,但兩黨仍有合作關係,共同對抗法國殖民者。當時越南國民黨支持者大多是中上階層的知識份子,而越共則是相對而言較為基層的農民。兩黨意識形態不同、越南國民黨與中國國民黨的聯繫,也讓兩黨發生爭執。胡志明開始清算越南國民黨。戰後,越南國民黨剩餘的勢力開始移往南方。

時代浪潮中消逝的越南國民黨

二戰後南北越分裂,親美國的南越讓越南國民黨有喘息機會,越南國民黨在中南部仍有一定勢力,但是南越總統吳廷琰卻對這個國民黨沒有好感,幾次的壓制下,越南國民黨對南越政治沒有絕對性的影響。隨著 1975 年南北越統一,越南國民黨也消失在越南土地上。

但是這個政黨,卻沒有完全消滅。今天,在當年因南越滅亡而流亡海外的越南社群中,仍可以看到一些人舉著越南國民黨的旗幟,辦理活動。雖然越南國民黨不像中國國民黨一樣曾經統治過國家,但是卻有一個與中國的國共兩黨驚人的相似點,就是越南國民黨的創辦人潘佩珠、阮太學,至今都是越南的民族英雄,如同現在的國共兩黨,都尊崇孫文一樣。

《關於作者》

何則文(Wenzel Herder)

國立中興大學歷史系畢業,經濟部國際企業經營班兩年期英語組結業,現為科技業海外派駐主管,派駐過西貢、河內等地,曾於緬甸出家。2015 年創辦外貿協會培訓中心亞細安研究會,組織台灣青年東南亞企業參訪團 5 國 10 餘梯次。研究興趣在中南半島各國歷史文化。著作有《青年寫給青年的東協工作筆記》(寫樂文化)、《別讓世界定義你》(遠流出版)等書。 負責本書中南半島人文相關單元以及各國歷史小專欄。

備註:本文摘自何則文、江懷哲、李問、黃一展等著的《用地圖看懂東南亞經濟》。由商周出版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網路共享資源、商周出版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