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歲未婚是「聖誕節蛋糕」,30 是「除夕蕎麥麵」?日本女性承受的「年齡騷擾」超誇張

25 歲未婚是「聖誕節蛋糕」,30 是「除夕蕎麥麵」?日本女性承受的「年齡騷擾」超誇張

女人如花,男人如樹

首先,讓我們來看一則報紙投書。這是住在日本埼玉縣的一名六十歲男士針對「女人為何要隱瞞年齡」所提出的率直疑問:

不知是風氣還是原則,報章雜誌在介紹知名女性的時候,總是不寫年齡。難道公布女性的年齡是件失禮的事?難道女性應該為自己的年齡增長而感到可恥與自責?

(中略)我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只有女性必須隱瞞年齡。有句話說「越老越美麗」,我認為所有婦女都應該帶著自信公布自己的年齡。

(《朝日新聞》專欄「聲」,二○○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日本的報章雜誌在介紹名人的時候,原則上會公布年齡,甚至是出生年月日。如果這兩者都沒有公布,通常是基於當事人的要求。

的確,年齡增長不是件可恥的事,也不該感到自責。因為那只不過代表著出生至今的年數而已。但既然有人想要加以隱瞞,就表示這個數字被賦予了「特殊意義」。越是在意這個「特殊意義」的女性,就越會想要隱瞞年齡。

在從前那個大多數日本女性都在二十出頭就結婚的年代,過了二十五歲還沒有結婚的女性會被戲稱為「聖誕節蛋糕」,而過了三十歲還沒有結婚的婦女則會被戲稱為「除夕蕎麥麵」。這些稱呼都有著「過了特定時間就賣不出去」的「特殊意義」。相較之下,單身男人不管到了幾歲都不會被叫做「聖誕節蛋糕」或「除夕蕎麥麵」。

圖/Shutterstock

此外還有「女子二十始為婆」,代表女人到了二十歲就不年輕了;以及「女人十九一枝花,二十盛開二一凋」,代表女人到了二十一歲,就過了最菁華的時期,像這樣的日本俗諺可說是不勝枚舉。

即使到了現代,還是有「女人過了二十歲就是阿姨」這種說法,導致許多高中女生在十多歲年紀就開始為年齡漸增的問題感到憂慮。再加上有二十一歲的女藝人謊報年齡為二十歲的實際案例(後文詳述),在在都令人感覺到這些「俗諺」並非無病呻吟。

作家內館牧子在小說《年紀的騷擾》(註一)(幻冬舍)中,曾將女人形容為「花」,而將男人形容為「樹」。這是一部探討女性年齡問題的小說,其中女主角(三十四歲)的丈夫曾說了這麼一段話:

女人正因為被比喻為花,才會隨著年紀而遭到疏遠,給人一種越年輕越好的印象。既然如此,該以什麼來比喻男人比較好呢?(中略)只有一種情況下,年輪能帶來正面的意義,那就是樹。隨著年齡增長,樹會變得越來越茂盛、茁壯,就算是老樹,也有一股老樹的韻味。

女人如花,男人如樹。因為是樹,所以皺紋也得到了「年輪」這個善意的比喻。相較之下,女人的皺紋就單純只是「蒼老」的象徵。日本人會以「梅乾」來形容老女人,卻不會用類似的字眼來形容老男人。女人的眼角皺紋永遠不會被喚做「年輪」,只會被戲稱為「烏鴉的腳印」。

明明同樣是年齡所造成的自然現象,男人與女人所獲得的評價卻是大相逕庭。因此我們可以說,在年齡這件事上,社會對男人及女人有著「雙重標準」(double standard),而且這個標準是對男人寬容而對女人嚴厲。

前文引用的報紙投書中,提到了「為什麼只有女性必須隱瞞年齡」,這個疑問正點出了這套雙重標準的存在。

該投書者聲稱不明白女人隱瞞年齡的「必要性及意義」,但女人正是因為深深明白雙重標準對自己帶來的危害,才會認為隱瞞年齡有其必要及意義。經常躍上媒體版面的藝人謊報年齡案例,其動機與理由當然也是源自於此。演藝圈對女藝人年紀的重視更勝一般社會,因此謊報或隱瞞年齡的「必要性及意義」當然也隨之增大。

圖/Shutterstock

藝人謊報年齡

在日本,女藝人謊報年齡的例子可說是多如牛毛。近十年來最有名的那起案例,由於當事人是正逐漸走紅的「療癒系」女星,因此在社會上受到了嚴厲批判,更有人直指她的行徑「誆騙了粉絲」。

在當事人的自白文章之中,她坦承自己少報了一歲,理由是她在還不紅的二十一歲那年曾參加一場選秀會,卻因為「二十歲以下」的年齡限制而遭到了淘汰。她聲稱自己原本以為將年齡少報一歲,就跟「模特兒故意將身高說得高一點」或是「為了配合工作性質而改變髮型」一樣,沒什麼大不了。

模特兒與明星謊報身高、體重或三圍,的確早已經見怪不怪。宣稱腰圍只有五十八公分的模特兒多得數不清,正是最好的證明。換句話說,謊報三圍沒什麼大不了,但少報一歲年齡卻會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而且同樣是藝人謊報年齡,這個社會對「低齡高報」的行為卻是相當寬容。譬如明明年紀還太小,卻為了參加選秀會而多報了幾歲,這樣的行為並不會受到批判。彷彿唯有「實際年齡比粉絲心中認定的年齡還大」的情況,粉絲才會認定自己遭到了欺騙。

藝人謊報年齡所引起的騷動,大多來得快、去得也快。剛遭到揭發時會鬧得沸沸揚揚,風頭過了之後就不會有人再提起。但也有少數女藝人會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被懷疑「謊報年齡」。

譬如某位賽車女郎出身的女藝人,打從剛出道時就遭懷疑謊報年齡。事實上在二十四歲之前,她確實一直聲稱自己是一九六七年出生,少報了兩歲。這件事遭到揭發後,社會大眾依然懷疑她「還是沒有說出實際年齡」。當時各種謠言滿天飛,有人說她是一九五五年出生,也有人說她是一九六一年出生。一九九七年時,這名女藝人參加某電視節目,當時恰逢日本的節分(註二),製作單位依照習俗讓來賓們吃豆子,她吃了三十七顆,謊報年齡的問題因而再度浮上檯面。到了二○○二年時,這名女藝人出版了裸體寫真集,當時社會大眾都認定她已經四十二歲了,這迫使她必須特地在簽書會上公開健康保險證,證明自己當時是三十六歲。

關於這名女藝人謊報年齡的一連串事件,我參考了一些週刊雜誌上的報導。這麼說或許有些失禮,但她實在稱不上有多紅。然而即使是這種沒什麼名氣的女藝人,社會大眾還是會對她的年紀如此感興趣。

圖/Shutterstock

另外再舉幾個例子。二○○七年時,某個實際年齡為二十八歲的女藝人謊稱二十三歲而遭到揭發。剛開始是某週刊雜誌指稱她的實際年齡是二十六歲,後來又有某體育報紙大肆宣揚她的年齡其實是二十八歲。

二○○八年三月,同一家體育報紙又大肆報導某位搞笑女藝人的實際年齡為「四十三歲」。根據該報導指出,這名搞笑女藝人的實際年齡被所屬經紀公司視為「最高機密」,一律不准外流。不論她參加任何綜藝節目,經紀公司都會「事先警告所有參加者,不准提及有關她年齡的話題」。但後來她的實際年齡還是曝了光,原因是同經紀公司的另一名男藝人在部落格上提到她時,聲稱她「出生於東京奧運那一年,雖然資歷比我淺,但比我大八歲」。

為什麼這名搞笑女藝人的年齡會是「最高機密」?這是經紀公司的決策還是她自己的要求?後來這名女藝人在電視節目上坦承,當初參加藝人訓練班的時候,報名表上所填的年齡就比實際年齡少了好幾歲。這麼做的理由,是不希望在書面審查時因年齡而遭到淘汰。事實上,這正意味著她對存在於社會上的「年齡之牆」有著深刻的體認。

後來她順利進入藝人訓練班,並在一番努力後獲得了出道的機會——那麼她為什麼不在剛出道的時候公開自己的實際年齡?正因為她是刻意隱瞞,所以在遭到揭發時才會引起如此的軒然大波。

在一篇名為〈不畏年紀的搞笑原點〉的專訪文章中,這名搞笑女藝人提到了她在剛踏進藝人訓練班時,曾面臨了周圍都是十多歲、二十多歲年輕人的窘境。

她自白道:「我的年齡幾乎是她們的兩倍,要下這樣的決定需要很大的勇氣,我的心裡充滿了恐懼與不安。」但她接著又說當時的決定是正確的:「有些人可能認為自己年紀大了,就放棄追逐夢想,認為作夢是年輕人的特權,這樣的想法實在很令人感到惋惜。只要不放棄追求,每個人在斷氣之前都擁有無限的可能性,不應該畫地自限。」

她一方面主張每個人都應該擺脫年齡的枷鎖,勇於自我挑戰,另一方面卻又隱瞞自己的年齡,這樣的矛盾讓她的話聽起來實在有些缺乏說服力。比起她說的這些話,堅持隱瞞年齡的心態才讓人不禁感慨「年齡終究是女人最大的弱點」。近年來,她的演藝路線似乎已從搞笑藝人轉型為她長期以來持續經營的戲劇演員,繼續隱瞞年齡不知對她而言有什麼好處?

種種實例看下來,有的人只是少報了一歲就遭到嚴厲譴責;有的人明明才二十八歲卻還是得謊報年齡;有的人只是「隱瞞」而非「欺騙」,卻在年齡曝光後同樣遭到媒體大肆報導。我們不得不說,日本社會實在是對年齡太敏感了。

法國媒體工作者朵拉‧托賽(Dora Tauzin)在一篇名為〈年齡無關緊要!〉的隨筆中寫下了這麼一段話:「日本人真的對年齡相當敏感。(中略)就算有人跟我說『某某人的年齡跟妳一樣呢』,我也不知該說些什麼。所謂的朋友,重要的是心靈能夠契合,無關職業、學歷、頭銜或年齡。我的朋友之中,有人年紀比我大很多,有人比我小很多,但我從來不曾在意過。」

因為從來不曾在意年齡,所以沒必要特地提及。雖然表面上同樣是「不提年齡」,心態卻與日本人截然不同。日本人不提年齡,完全是因為太過在意。

註一:《年紀的騷擾》一書的原文為「エイジハラスメント」,於二○○八年出版,並曾於二○一五年改編為同名日劇。該日劇在臺灣上映時更名為《職場新女王》。

註二:節分指立春的前一天,依照習俗,日本人通常會在這一天吃與自己年紀相同數量的豆子。


圖/台灣商務 提供

《關於作者》

田中光(Tanaka Hikaru)

1970 年出生於東京都。歷史社會學家。1993年畢業於學習院大學法學部,曾任高中及補習班兼任講師,於 1999 年進入專修大學研究所文學研究科碩士班鑽研歷史學,2001 年進入橫濱國立大學研究所環境情報學府博士班鑽研社會學,取得學術博士學位。已出版中文著作有《從安妮到靠得住:從禁忌到全球大生意,生理用品社會史》。

《關於譯者》

李彥樺

1978 年出生。日本關西大學文學博士。從事翻譯工作多年,譯作涵蓋文學、財經、實用叢書、旅遊手冊、輕小說、漫畫等各領域。

備註:本文摘自田中光(Tanaka Hikaru)的《年齡騷擾:「阿姨」、「大嬸」、「歐巴桑」為什麼被討厭?》(「オバサン」はなぜ嫌われるか)。由台灣商務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台灣商務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