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維新前,日本人公開裸露完全「不必害羞」?

明治維新前,日本人公開裸露完全「不必害羞」?

150 年前的男女混浴圖

現代的日本人都具有共通的裸體觀念,例如在眾人面前露出裸體,是一件不道德的事情,這是其一的共通觀念。還有,被別人看見自己的裸體,也會感到羞愧,換言之,自然而然產生了羞恥心,也是其一的例子。再者,每當看到異性的裸體,腦中會產生有關於性的強烈訊息,並很容易把異性的裸體跟性愛相互連結,這可說是現代日本人對於裸體觀念的共通特徵。

那麼,當各位對於裸體抱持共通的基本常識後,請看下圖。此畫的畫名為〈下田的公共浴場〉,這幅畫誕生於 1854 年(安政元年)(1),至今約 150 多年前,是經常被拿來討論的畫作,相信很多人應該都有看過。

圖/創意市集 提供

然而,仔細端詳這幅畫,越看越覺得不可思議。

在公共浴場裡,總共有 22 位入浴者,男性 9 位、女性 10 位,其他還有 3 位無法判定性別,透過畫面可將他們大致分為 4 個團體。首先,是畫面右後方的 5 位女性團體,也許是木桶較寬的關係,5 位女性中有 4 位女性蹲坐,只有 1 位抱著水盆站著,旁邊的女性雙腿半開,看著自己的小腹,右邊的女性則是斜眼看著左邊的女性,感覺正喃喃自語著。

再來看看畫面中央,4 位男性與 5 位女性,以湯溝為交界混坐在一起,右邊的男性拿著水盆站起,往畫面之外移動,旁邊是把水盆放在地上準備蹲下的男性,以及把手放進水盆中、雙腳半伸展開來的男性。在這個團體中,最為顯眼的是坐在最前方的豐腴女性,她抱著雙腿,看起來正在用浴巾擦拭外側小腿,後方有一位女性與她背對背蹲坐著,還有跪坐的女性與半站立姿勢的女性。

將視線移到後方,不知為何看到了名為「破風」的建築樣式,破風是日本建築中裝設於山形牆上的人字板或附屬建築物的總稱。破風下側設有通往建築內部的入口,從畫中可看到束有髮髻的男性彎下身體往內側走去,其他 3 位已進去入口,只能看到他們的臀部與腿部,因此無法判定性別。

最後的團體是看起來像在更衣間裡的幾位男性,右邊的男性坐在地上,茫然地望著浴池,旁邊的男性則是毫不遮掩地,以雙臂交叉之姿看著前方。在置衣櫃的前方,全裸的男性與身穿衣服的男性正在交談,不知道是已經洗完澡,還是即將要入浴。

以上就是這幅畫的概要,如同畫名,這裡是公共浴場,以關東人的方式來形容,就是湯屋或錢湯,在關西則被稱為風呂屋。當我們聯想起街上的錢湯或是超級錢湯(除了各種功能浴池,還設有休息室、餐廳等設施的公共浴場)時,與這幅畫所描述的情景,兩者落差之大,令人駭異。

首先令人感到驚訝的是,雖然是公共浴場,卻是男女混浴的形式,而且不分男女,在異性面前露出裸體,完全沒感到羞恥。例如站在更衣間旁邊的男性,採雙臂交叉的姿勢,一副威風凜凜的模樣,就是最典型的例子。此外,提到現代的混浴溫泉,只要找到能一窺女性裸體的機會,相信任何男性絲毫不會錯過的下流心理,在這幅畫中完全感受不到。而且,也沒有女性會在意男性的視線,不會用若隱若現的方式來展露自身的裸體。相互交談的人群除外,其他人看起來都十分專注於自身的世界中,並沒有人會一直盯著對方的裸體,大家的視線是放空的。即便他人的裸體遮蔽視線,視線也不會停留在肉體上,而是穿越過肉體。

然而,他們對於裸體毫無興趣的程度,以現代人的常識來看,完全無法想像。雖然當時至今已 150 多年前,還是讓人感到懷疑,這樣的世界真的曾在日本存在嗎?

下田公共浴場的由來

之前提到過,這幅畫(以下統一稱為〈下田公共浴場圖〉)是在 1854 年(安政元年)所繪製的。提到 1854 年,很多人應該記憶猶新,因為在前年的 1852 年,美國海軍將領馬修.卡爾布萊斯.培理(Matthew Calbraith Perry)帶著菲爾莫爾總統的親筆信函,率領艦隊來到日本,從久里濱上岸,接著在 1854 年 2 月(西元月份,以下相同),培理為了取得日本幕府對於親筆信的回覆,再訪日本,結果日本與美國在該年簽訂《日美和親條約》。

培理離開日本回到美國後,將遠征日本的紀錄撰寫成正式文書,提交給美國政府,名為《美國海軍司令 M.C Perry 親身指揮,於 1852 年、1853 年、1854 年率領美國艦隊遠征中國海域與日本記》(2)(Narrative of the Expedition of an American Squadron to the China Seas and Japan.),報告書的標題相當長(之後統稱為《培理艦隊日本遠征記》)。此報告書的篇幅與格式,並非只是 A4 尺寸的數十頁,而是比 A4 大上一截的尺寸,總計三卷,各卷的頁數超過 400 頁。此外,這本報告書不光只有文字記載,內含許多插圖,而其中的一張插圖就是之前介紹的〈下田公共浴場圖〉。

〈下田公共浴場圖〉的作者,是德國畫家威爾海姆.海涅(Peter Bernhard Wilhelm Heine)。海涅於 1827 年出生於德國德勒斯登,長年於德勒斯登藝術學院學畫,他曾參與德勒斯登革命,革命失敗後,於 1849 年移居美國。由於海涅具有優異的繪畫天分,他曾擔任外交官,被派遣到中美洲,描繪當地的風俗民情與原住民,之後作為培理的隨行畫家,一同遠征日本。

為了紀錄當地的風俗民情,當時的海外遠征隊都有帶著畫家同行的慣例,並且將他們稱為隨行畫家。此外,海涅以隨行畫家的身分,三度來到日本,第一次與第二次為培理艦隊的成員之一,第三次是 1860 年普魯士王國向日本派出的使節團,海涅也是其中成員。下圖為描繪當時使節團成員的畫作 (3),中排左邊留著落腮鬍,歪著頭感覺正在發呆的男子,就是海涅。

圖/創意市集 提供

海涅身為培理艦隊的主要隨行畫家,大為活躍。當時遠征日本後所帶回的素描畫,多達 400 幅。接下來讓我們再度檢視收錄於培理官方報告書中,由海涅所描繪的〈下田公共浴場圖〉。仔細地閱覽這幅畫,包含已經看過這幅畫數次的人,相信都會產生一種奇特與某種不舒服的感覺,並且還會有以下強烈的感受:海涅的畫,是否如實描繪幕末當時的公共浴場情景,也就是現在的錢湯呢?

浴場屬於公共場所,但男男女女毫不遮掩地公然混浴的光景,完全跳脫現代的道德觀念,這宛如是在另一個世界所發生的事情。換言之,以現代的常識來推斷,即便是距今 150 多前年的江戶時代,男女在公共浴場混浴的行為,是不可能發生在日本。更直觀地思考,之所以會有以上的結論,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那麼,可以再用邏輯性的方式來研究,在現代社會中,受限於公共浴場法以及各都道府縣的法令規範,原則上是禁止男女在公共浴場有混浴的行為。因此,假使是現代的錢湯,如同海涅所描繪的情景,若錢湯內的男女有公然混浴的行為,錢湯的老闆一定會馬上報警處理。再者,幕末時期的幕府,並沒有頒布類似現代的法令。不過若提到江戶時代,如同這句名言「男女從七歲開始,不得同坐於一張蓆子」(男女授受不親)所述,從長大懂事直到結婚的期間,有很多武士甚至從未跟家人以外的女性說過話。簡單來說,在江戶時代,武士得恪守男女不得輕易交談的習俗,更別說是混浴!

因此,日本是處於男女有別的保守時代。在這樣的時代風氣下,男女觀念開放,在公共浴場混浴,根本是難以想像的事,於是得出上述的結論。所以針對〈下田公共浴場圖〉來說,只要運用邏輯思考,相信都能獲得共通的結論吧!

這幅畫真的有反映現實?

如此看來,在腦海中頓時浮現以下的推測:〈下田公共浴場圖〉是提交給美國政府的官方報告書之插圖,因此海涅不可能全憑想像描繪這幅畫,理應根據部分事實所繪製而成。仔細推敲,有可能是特殊浴場,例如是遊廓(花街、紅燈區)所兼設的浴場,而被海涅當成公共浴場所描繪下來。

一旦對〈下田公共浴場圖〉產生類似的疑問後,就會發現畫中的景象有諸多不自然之處。仔細檢視這幅畫,撇開混浴不談,雖名為公共浴場,卻不見公共浴場應有的設備,例如從畫中完全找不到大浴槽,這可說是浴場最重要的設備。不得不說,若少了浴槽,就不能算是公共浴場的形式。此外,畫面後方的破風建築結構,到底有何含意呢?不確定是否為玄關,但在公共浴場裡頭,是否須要建造這類的建築呢?

先退讓一步,姑且不要深究這些細節,先當作海涅是在描繪一般的公共浴場吧!但就算下田的公共浴場是混浴的形式,也不代表全日本皆是如此。再退讓一步,如果當時日本全社會都把混浴視為是日常行為,那麼腦中又會開始浮現其他的想法⋯⋯下田公共浴場的入浴者,完全不會在意異性的裸體,代表當時的日本人對於裸體的觀念,就與現代社會完全不同!這是最大的疑問。然而,現實社會真的存在類似的情形嗎?

本書以〈下田公共浴場圖〉為起始,仔細探究並思考以上的疑問。另外,在旁人面前露出裸體,被視為不道德等現代日本人的觀念,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在之後的章節中將有詳細的論述。

圖/創意市集 提供

《關於作者》

中野明

日本滋賀縣人,日本立命館大學文學院哲學系畢業,曾任同志社大學兼任講師,目前從事歷史文化、經濟經營、資訊通訊三大領域的寫作工作。擁有多本著作,包括《速解日本文化論:25 本名著‧解讀日本人的自我認同》(遠足文化)、《Globe Trotter—世界漫遊家漫步於明治日本》(朝日新聞出版)、《腕木通信》(朝日選書)和《東京大學第二工學部》、《物語‧財閥的歷史》、《戰後‧日本的首相》(以上 3 本為祥傳社)等。

備註:本文摘中野明的《裸體日本:混浴、窺看、性意識,一段被極力遮掩的日本近代史》。由創意市集 出版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關卓綺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