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想當電影字幕翻譯師的你:免費看片很爽?先問自己能連續工作 10 小時嗎

給想當電影字幕翻譯師的你:免費看片很爽?先問自己能連續工作 10 小時嗎

誤打誤撞進入電影字幕翻譯這一行

雖然我在台灣念研究所時陸陸續續接了一些有線電視的電影翻譯,不過都是兼差性質,而且去英國念書時就中斷了。在英國讀完電影之後,我就緊接著回台灣讀博士班,不過去英國借了八十萬的留學貸款要還,玩遍近 20 個國家也花光我的所有積蓄,所以當時極需收入。

因為白天要上課,當上班族是不可能了,況且根據過去上班的經驗,我並不特別喜歡朝 9 晚 5 的工作,所以決定重操舊業,自己接案在家翻譯,但這時也還沒想過要把翻譯當作一份正式職業。雖然有考慮回頭接小螢幕的工作,不過因為很想挑戰看看大銀幕,一來酬勞比較優渥,二來比較有成就感,所以我秉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氣魄,直接聯繫了金馬影展。

很幸運地,金馬影展願意讓我試試,本來以為就此成功躍進了大銀幕翻譯,但翻了幾支影展的影片後,影展結束後就沒有工作了。於是我又上網找了幾間發行院線片的電影公司,一家一家投履歷表,結果運氣不錯,有幾家願意讓我試試,有些一試成主顧,從我入行一直合作至今,現在都已經是老朋友了。而且最幸運的是,我最初接觸的片商大多是美商電影公司,讓我很早就在美商成功卡位。同時,在轉向大銀幕翻譯的過程中,我也確定了自己對電影翻譯這一行的熱忱和興趣。

因為喜歡翻譯,就決定把它當作終身職業⋯⋯

拿到博士學位後,多數博士畢業生的下一個目標,就是找到專任教職,畢竟那是相對穩定的工作,尤其若是能找到公立大專院校的專任職缺,還有退休金可領,是大部分人夢寐以求的工作。不過我幾乎沒有多想,就決定繼續做電影字幕翻譯這一行,因為這是我擅長也是我喜歡的工作。

如今,我已經有十幾年的院線片翻譯經驗,在電影字幕翻譯界也熬成老鳥,每年在外片翻譯市場都有穩定量的作品。不過跟其他入行超過 20 年的前輩相較,我仍不算資深,可見這一行做慣了,穩定性還是很高。有時我會想,做這一行其實挺操的,趕起件來相當沒人性,但我們這群電影字幕譯者仍義無反顧守在崗位上,應該都是因為熱愛電影,也真心喜歡這份工作,才會堅持這麼久。

就我所知,不管是我自己或我認識的同行,大家似乎都是誤打誤撞進入電影字幕翻譯這一行。我剛入行時,翻譯系所不像現今蓬勃發展,同行大多是英語系畢業、在國外讀過書或原本英文底子就不錯的人。我們這群人當初的志向可能不在翻譯,加上在廣義的翻譯領域中,電影字幕翻譯又屬於比較小眾和特殊的類別,許多字幕譯者在一開始可能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行業,甚至不確定這算是一種行業,大家一開始只是想試試看,做久了發現自己做得還行,就繼續做下去了。

目前在學界,電影翻譯或影視翻譯這門課愈來愈受到重視,許多學校陸續開設相關的課程,不少學子於在校期間,可能就立志進入這一行。我想現在的學生比我們當年誤打誤撞進入這一行會有更明確的目標,加上關於這個行業的資訊也愈來愈多、愈來愈透明,新生代譯者更易瞭解這一行的入行途徑與生態。然而相對地,競爭可能也變得更激烈,特別是眾人覬覦分食的大餅—院線片翻譯市場(說是「大餅」,其實院線電影的數量遠不及電視台影片的數量)。所以有志從事電影字幕翻譯的人,要努力讓自己成為佼佼者,才會更有機會出線,有朝一日順利卡位。

電影小常識

我們常講的「片商」或「電影公司」,其實就是「電影發行商」,負責所代理電影的宣傳和上映等所有發行作業,包括洽談戲院和安排檔期、製作宣材、購買媒體、部署公關、異業合作等。

在台灣,電影發行商大致可分為美商和獨立片商,美商是指由來已久的主流大片廠,即所謂的美商八大(多年來已經過數次重整洗牌,但仍習慣稱為美商八大)。在台灣有四家,原本是博偉、華納、福斯和 UIP,2019 年起,索尼獨立出來,福斯併入迪士尼(隸屬博偉),目前的四家是博偉、華納、索尼和 UIP,直接隸屬於美國總公司,其片單囊括多數好萊塢強片。這四家美商以外的所有片商,則屬於本土的獨立片商,需要自行買片在台灣發行。

電影字幕譯者的全職生活:不受拘束的性格和趕稿的日子

我從小是個愛玩的人。在台灣讀書的學生時代,總是喜歡往外跑,從沒想過日後的工作是每天伏在書桌前翻譯。

大學畢業之後,經過了多年的留學和職場生涯,我的生活有了 180 度的大轉變,從原本的「跑趴咖」變成「阿宅一族」。似乎在某種程度上,這種生活方式的改變也讓我的性格出現變化,加上覺得年輕時玩得夠瘋,該玩的都玩過了,變得更願意安分地待在家裡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或許因為這樣,翻譯這種工作的性質及其連帶的生活特性其實很適合我。

況且,就是因為當過上班族,我才發覺我非常排斥朝 9 晚 5 的工作。以前上班時,一跨出家門就覺得沒勁,一到公司就巴不得趕快下班,搞得自己很痛苦。我的個性一向喜愛自由自在,從小到大都不喜歡別人盯著我做事,也比較喜歡能夠獨立完成、一個人掌握所有流程的工作方式,這些性格也許都是影響我成為專職譯者的原因。

對我來說,比起坐辦公室,在家裡工作舒服又自在,不過相對的,誘惑也更多。例如才工作沒多久就上網滑臉書或找人線上聊天,坐不住就到處走動、去床上躺躺或跑去翻零食吃,這些都是在家工作很容易養成的習慣,要讓自己盡量避免。所以在家翻譯時,一定要懂得自律。

兩天翻一部片的趕稿生活

我在趕件時,一天坐著連續工作超過 10 小時是很正常的,有時甚至連三餐都要在電腦前解決。

記得有一次要翻一部美商的好萊塢動作大片,台詞不少,但片商只給我不到兩天的時間翻譯。當時還要去電影公司看片,週六中午一看完片馬上回家趕件,預計隔天晚上就要交稿。

當天我備妥各種提神飲料和簡單食物,從下午 3 點到晚上 12 點毫不間斷地連續工作,而且一直保持高效的翻譯速度,餓了就隨手抓些不會沾手的食物吃,也避免喝太多水跑廁所。電影公司的窗口還不時打電話來問進度,因為我們約定好一捲一捲交稿(一部電影的腳本通常分成 5 至 7 捲,每捲大約 20 分鐘),對方也是加班同時審稿。

到了晚上 12 點,我已經感到體力不支,長時間集中注意力也變得有點頭昏腦脹,再撐下去只會降低效率,於是決定去睡一會。調了鬧鐘,打算隔天凌晨 3 點就起床繼續奮戰。不誇張,隔天又從凌晨 3 點工作到晚上 11 點,一分一秒都不敢浪費,三餐一樣是在邊吃邊趕稿中解決,想想我學生時代讀書都沒這麼認真過。終於,晚上 10 點順利交稿,信一寄出我整個人都攤了。最後能順利交稿,幾乎是靠著一直告訴自己「很快就能解脫」才支撐下去的。

而且這種趕稿日子也不是僅此一次,所以字幕譯者一定要能沉得住氣、耐得住性子,才能夠每天長時間專注在工作上。實際上,對專職譯者而言,在家裡工作跟在外面上班一樣穩定,只是換了地點,但沒有人約束你,所以更要懂得自律。

圖/眾文圖書 提供

《關於作者》
陳家倩 (Sara)

政大公行系、輔大翻譯所、英國肯特大學電影研究所、輔大比較文學博士班畢業,另曾留學日本。現任台大翻譯碩士學位學程兼任助理教授、專職為翻譯和教學。

旅遊 30 餘國,喜愛電影、音樂和文學,譯有數百部院線電影作品,包括《星際效應》、《冰雪奇緣》、《醉後大丈夫》系列、《名偵探皮卡丘》、《一級玩家》、《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飢餓遊戲 2、3》等,另有數本書籍譯作。

備註:本文摘自陳家倩的《我的職業是電影字幕翻譯師:一年翻 50 部電影的祕密》。由眾文圖書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