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美妝 YouTuber,一支爆紅卸妝影片背後的故事

韓國美妝 YouTuber,一支爆紅卸妝影片背後的故事

我是美妝 YouTuber,我叫做裴銀貞,但「Lina Bae」這個 YouTube 上的暱稱更廣為人知。人們都稱我為「美妝創作者」或「美妝 YouTuber」。自從我上傳了《我不漂亮》這部影片後,也開始有人說我是宣告「擺脫馬甲」的女性主義 YouTuber。

2017 年 8 月,我開設了 YouTube 頻道,並上傳我的第一支化妝影片。此後直到 2018 年 10 月為止,我總共上傳了 10 支化妝影片。和其他勤勞的 YouTuber 相比,可說是寥寥無幾,說我是美妝創作者也有點難為情;話雖如此,但我認為我還能被稱作「美妝創作者」或「美妝 YouTuber」,因為我上傳的化妝影片,說好聽一點,都能引起熱烈的迴響和關注;說難聽一點,則是引發了劇烈的爭論。

一般來說,只要提到美妝創作者,就會讓人想到如藝人般華麗的外表──擁有 V 字形臉蛋、白皙肌膚、一雙水汪汪大眼、高挺的鼻子、頭髮當然是一頭長髮飄逸或造型完美,身材更是傲人的「超纖細」或 S 曲線。即便不是如此,至少也不是肥胖。但我不是這樣。

我身高 163 公分,體重 96 公斤,體型大,臉也大,肉也多。五官都陷入我的肉裡了,而被肉埋沒的五官也稱不上漂亮。皮膚又黑、毛孔又大,手和雙腿上的毛也不比男人少,多到可以算是「毛界富人」了。總之白話一點,就是「又醜又胖的女人」。

我上傳的影片有無數酸民留言,他們對我說,我長得很欠揍,看著就覺得煩。

「又醜又胖的女人」在這個世界所經歷的事

以前只要有事情需要出門,我就會開始煩惱,連打開門走出去都很痛苦。

你問我有什麼好煩惱?有什麼好痛苦?

長得不漂亮又胖胖的我若是沒化妝出門,就可以感受到人們冷眼射向我的腦門和心上:

「女人的皮膚怎麼那樣?好歹也搽個 BB 霜再出門吧。」
「哇,素顏真傷眼。」
「妳的膝蓋真可憐。」

即使我完全沒有礙到他們,但他們就是對我很不親切,一臉嫌惡,恣意地對我人身攻擊。

如果不想受傷,不如化個妝再出門如何呢?

雖然有人說很漂亮,有人說好多了,但有些人卻嘲笑我:

「豬也會化妝欸?」
「胖子化什麼妝?」
「真不知道要看哪裡了。」

對長得不漂亮的女人來說,這個世界人們的語言暴力和視線暴力,可以說是超乎想像。

在我開始經營 YouTube 前,我的心很累,有嚴重的憂鬱症,陷入悲傷和委靡不振中。什麼都不想做,只想整天躺著。我唯一接觸這個世界的方式,就是看手機而已。看著 Instagram 或 YouTube 上那些看起來很幸福的人,我腦袋只有「我絕對不可能像他們一樣」的想法。

如果再看下去,好像全世界只有我是最沒用的人。似乎沒有人喜歡我,只有我如此不幸。這一切都是因為我的外表,世界之於我這個醜怪,太冷酷了。21 歲的我只能逐漸凋零,但是我真正的心聲是,我不想繼續浪費我的人生在憂鬱症上了。

開設 YouTube 頻道,為「不漂亮」的女孩發聲

我想試著改變我的人生,去嘗試、去挑戰,我想回到這個世界和人們交流,於是我開始經營 YouTube頻道。

我在 YouTube 上用「Lina Bae」這個名字開設頻道,當我決定上傳第一支影片的時候,我想說的就是真正的我的故事,像日常瑣事、興趣、化妝、ASMR、書等等,我希望能拍各種主題的影片和大家分享。

當時我正在學造型,加上我也喜歡化妝,所以我上傳的第一支影片就是美妝。我自己看也覺得拍得很粗糙,背景是我的書櫃,剪得也亂七八糟的,連各個化妝品的顯色如何也沒展示出來,化妝化到一半還結巴,燈光也⋯⋯總之和其他YouTuber的影片相比,
一看就知道是一年級生。

這種影片有誰要看呢?我甚至還考慮是不是別上傳了,可是想說都做了,就上傳看看吧。之後我忙著準備造型師資格考試,別說拍下一支影片了,我甚至忘了有這件事。大概過了 5 個月左右,我突然想了起來,便上了我自己的頻道:

「是肥豬 cosplay 嗎?」
「如果全世界只剩下那個女人,那我寧可自己一人。」
「感覺黑道或日本女摔角選手形象應該很適合你。」
「超醜的!」
「噁斃了!」

這是我第一支影片的酸民留言。如果內功不夠,這些留言正好就是會讓人受傷、讓人感到絕望挫折、讓人陷入悲觀的那種留言。

數百則留言中有一半以上,都是關於貶低、嘲笑我外表的內容。有些留言甚至已經不是批評我的外表了,而是恣意對我這個人做出負面的評價和判斷。像是她是放任自己才這麼胖,可以胖成這樣一定超懶惰等等。當然也有幫我打氣的留言。說我的妝很有個性,聲音平穩好聽,看到我自己也產生了自信。但是這些留言比起那些攻擊性留言,也只是冰山一角罷了。

我是個自信見底,只能用「沒出息」來形容的人。看到這些批評、嘲諷我外表的惡性言論,我又崩潰了。飯吃了也消化不良,晚上也輾轉難眠。某天當我正迷失在日益嚴重的憂鬱情緒中,無力地倒在床上,突然一個念頭跳了出來:

我為什麼要為了這些人憂鬱呢?

當我一這麼想,我便奇蹟似的振作起來。我開始一行一行慢慢地重讀那些留言,心裡也產生了一些想法:其他 YouTuber 的影片沒有這種留言,難道長得不漂亮不能上傳化妝的影片嗎?這樣也要挨罵嗎?不是都說素顏出門不禮貌嗎?那為什麼還不放過化妝的醜女生呢?怎麼會這麼矛盾呢?

於是我又下定決心,而且我對我自己說了這段咒語。不要管這些糟蹋我的東西了!美妝 YouTuber 又不一定要苗條又漂亮。我要讓他們知道我也可以當美妝 YouTuber!

Lina Bae 常於 YouTube 發表化妝影片。圖/截自 YouTube@배리나Lina bae

當我被觀眾療癒,繼而被「你好漂亮」制約

和大家交流,讓我產生了自信,我不屈服於那些酸民留言,開始持續拍攝化妝影片上傳。當然每次上傳影片,那些酸民留言的殺傷力也越強,花樣也越多,但是另一方面支持我的人卻漸漸變多。他們因為人長得胖、因為臉不夠白、因為身上的毛多、因為個子矮、因為達不到這個社會所要求的美,而心裡受傷,獨自煎熬。我遇見了他們,而他們對我說⋯⋯

「因為你讓我被療癒了。」
「謝謝你。」

其實應該道謝的人反而是我。多虧他們我才能回頭看看自己,發現深埋在我內心深處的力量,懂得去愛我自己。為了不再因為憂鬱症而虛度我的青春,我帶著再這樣下去可能會死掉的迫切感,開始經營 YouTube,走進這個世界和他們交流,自尊也開始在我的內心一點一點萌芽。我想我的選擇是對的。

接下來的日子,我發現上傳化妝影片很有趣,能夠展現各種化妝也很有趣,看到訂閱人數增加也很有趣。我為日漸增強的實力被人看到而興奮,但是讓我最高興的還有另一件事。

「哇,真的好漂亮!」
「長得很有魅力,化妝也好厲害。」
「妝好服貼哦!」

每當我看著這些留言,都會讓我跌到谷底的自尊直線上升,平常我都只聽到叫我減肥的話,甚至連我父母也這麼說,但現在我卻從素昧平生的人口中聽到「你好漂亮」的稱讚,讓我心情大好。

原來我只要打扮也會變漂亮嘛!我對「你好漂亮」這句話上癮了,開始把錢揮霍在化妝品上,只要是其他美妝 YouTuber 推薦的化妝品我一定會買,也因為覺得若臉頰肉再少一點,妝會更好看,而瘋狂地減肥。漸漸地,我開始走向與初衷相反的方向,成為漸漸被特定框架給侷限的人⋯⋯。

擺脫馬甲?那是什麼?

2018 年春天,我和一位好久不見、很要好的姊姊見面。姊姊和我有相同的興趣,喜歡打扮,也喜歡化妝品和化妝。每當有新產品出來,我們也會交換資訊,如果有用著覺得不錯的化妝品也會相互推薦。

可是,天啊!那天我差點就認不出她了。她走進我們約好的咖啡廳,但模樣卻不是我印象中的她。本來一頭亮麗飄逸的長髮,破格地剪成了短髮,甚至還是 TWO-BLOCK(註)!

如果長髮女人突然剪短髮,通常人家會這麼問:「你失戀了嗎?」就算不是失戀,也會好奇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我也很好奇為什麼。姊姊跟我說,她正在進行擺脫馬甲。

擺脫馬甲?那是什麼?

化妝、窈窕身材、除毛、長髮等,這些僅對女性強求的外貌標準就叫做馬甲,而女性自動發起擺脫這些標準的行動,就叫做擺脫馬甲。姊姊簡單地說明。

那天我仔細地聽她說了女性對外表的強迫行為。她說她上班的時候一定會化妝,偶爾睡過頭,在地鐵上至少也一定會上個粉底,但如果真不得已沒化妝,在公司就得看人臉色。

不只她如此,很多女性都因為別人的視線,為了滿足社會所要求的標準而努力。這就叫做馬甲。但問題是不管女人再怎麼打扮,都絕對無法達到「終極」的美。

為什麼?

因為滿足社會所要求的美的基準,打從一開始就不可能。女人被要求的外表基準可不只一兩項,臉要小、五官要立體、身材要窈窕、要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要有白皙肌膚和完美除毛後光滑的四肢。

那對天生如此的女生來說或許不難,但對多數人來說,卻要用盡全力,而目標卻只是成為別人期待的樣子⋯⋯這個念頭讓我震撼。

這也是為什麼我後來拍攝了這部影片,響應「馬甲運動」:

註:韓國男生間流行的髮型之一,將頭髮分成上下,下段和鬢角兩側剃平,上段髮量較多、較蓬鬆,是時下男偶像會剪的髮型。

《關於作者》
裴銀貞(Lina Bae)

「卸妝後,我成了女性主義者。」

因為醜陋的外表,讓我難以平凡度日。別人冰冷的視線,讓我老是想找個角落躲起來。為了生存,我開始化妝,化著化著,發現我挺有這方面的才能。2017 年 8 月,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在 YouTube 上傳化妝影片,如罵我的人所見,我開始當起了「美妝 YouTuber」。一條條「妳化什麼妝啊」之類的嘲諷和酸民留言,我也瀟灑地看過就算了。到了 2018 年 6 月,我又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上傳了〈我不漂亮〉,公開支持擺脫馬甲。這支影片的觀覽次數直逼 500 萬(編注:截至目前為止已經超過七百萬),有 5 萬 5 千則留言,也因為這個契機,我的訂閱人數來到了 13 萬人,獲得了各家媒體採訪的新奇體驗,甚至還得到了一個「宣布支持擺脫馬甲的美妝 YouTuber」這個又長又矛盾的封號。

「既然妳宣告支持擺脫馬甲,那為什麼還化妝?」「妳明明是美妝 YouTuber,為什麼上傳那麼少化妝影片?」等各種指教和多管閒事的聲音,都被我拋在腦後。現在的我正認真地照我自己想要的方式經營我的頻道,也正發揮所學,製作短篇電影中。我的夢想是將來有一天,能以演員兼電影導演的身分回到大眾面前。

圖/大田出版社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裴銀貞(Lina Bae)的《我不漂亮:外表決定一切,但我決定我自己》。由大田出版社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大田出版社 提供、截自 YouTube@배리나Lina bae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