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正確的「新移民政策」,宛如「農奴時代再現」?那些既得利益者不會告訴你的事

政治正確的「新移民政策」,宛如「農奴時代再現」?那些既得利益者不會告訴你的事

從 19 世紀到 1950 年代,中產階級家庭裡有女傭、保母、園丁和其他傭人是相當普遍的。後來隨著經濟繁榮,逐漸消除了大量從事這類工作的低技能勞力,但現代移民政策卻讓美國的「僕人階級制度」復活,如今從事保母、園丁、廚師和傭人工作的移民不計其數。

新移民政策的好處,是讓既得利益者毋須內疚

對於雇主來說,新移民政策中最好的部分就是不會讓人感到內疚。假設你是 1910 年住在波士頓一戶富裕人家裡,家裡有人幫忙家務,鄰近每個家庭都是如此。但你的僕人是愛爾蘭人,或許他們做早餐、燙床單都做得很好,但你永遠無法放鬆, 這些人會說你的語言、外表看起來跟你一樣,有時候會想:為什麼有個可能是我表親的人在打掃我的廁所?心裡感覺不舒服。

但是,第三世界來的移民就不會有這類問題。當你的傭人是來自宏都拉斯的農民, 就不會讓人為此感到難過,無須好奇她工作以外的生活細節,事實上你也幾乎無法跟她交流。當你的孩子出國旅行時,她可能為了最低工資(或更低)來打掃你家地板, 這樣做也不會被當成剝削,反倒是你幫了她一把,讓她有機會參與美國夢。

如果她是非法入境,或許你可以幫她弄到一張綠卡。沒錯,你對她就是擁有無比大的權力,茶餘飯後還能向朋友炫耀你做了什麼好事。你不像是沙烏地王子或 19 世紀的富豪,為了自己舒適優渥的生活利用無助的勞工。相反地別人還會覺得你有同情心, 是這故事裡的英雄。

真是完美的安排,既可以雇用傭人同時還保有道德感;你在 SoulCycle 上單車課程的時候,她在幫你遛狗,所以你可以了解為什麼貴婦媽媽會討厭川普和他關於築牆的論點。對於收入水準落在前 20 % 的美國人來說,大規模移民是史上最棒的事:便宜的助手、順從的員工、更多有趣的餐館,而且不會有任何內疚感。一點缺點都沒有,至少那些缺點身為有錢人的你都碰不到。

你不會搭乘公車就醫或使用急診室進行醫療護理,也不會把孩子送到人數過多的公立學校,因為公立學校逾半數的孩童都不會說英語,為了支付非母語英語課程的費用,於是他們取消了健身房和音樂課。《紐約時報》會告訴你,移民正在復甦美國各地凋零的死城,可想而知,只有偏執狂才會反對開放邊界。

你偶爾會看到關於衰敗老工業郊區所謂鐵鏽地帶的工資停滯不前,或是黑人青少年的失業率居高不下的報導。在大學念過經濟學基本課程的人,或許會想知道這是不是移民所造成的現象。你應該懂得供需關係,所以清楚任何事物的過剩都會導致其價值下降,這就是為什麼水力壓裂法會導致油價崩跌,也是為什麼印製鈔票會造成通貨膨脹的原因。所謂沙多不值錢,那麼勞動力市場亦是如此嗎?

然而,鄰居會跟你說並非如此,移民是經濟學基本法則的一個例外,移民會增加經濟這塊大餅的規模,讓大家都受益,就跟變魔術一樣。你聽完後欣然相信。

「真正的弱者」:美國菁英如何看待國內外勞工?

日子一久,你會發現自己對勞工階級的態度變得不同。你自以為站在弱勢一方, 但在這裡誰才是真正的弱者呢?是港口城市托雷多失業的技工嗎?他又胖又抽菸,靠著因背部受傷而拿到的殘疾補助金過活,合法或不合法誰知道?他很可能投票給唐納.川普,你甚至不想知道他對於同性婚姻的看法。

相比之下,你家的園丁可就讓你讚不絕口了。他從墨西哥瓦西卡來到了你家前院, 忍受著你只能靠想像理解的風險和貧困,但他從不會抱怨,至少不是用你會說的語言。

他準時出現、工作做得很好,而且收費不高,每個月都會把錢寄給墨西哥的家人;他怎麼能不比反動的俄亥俄州技工更令人讚賞呢? 

當然,他讓你讚賞有加,一旦你意識到這點,你對勞工的觀念就會改變。反而美國底層階級的人看起來不太像一般公民,他們需要被提升,更像是受損的原料,如果不能符合標準的話,就應該更換。接著,你對社會進步的支持,也就是前幾代菁英努力追求的部分,開始減弱。

例如,公立學校。確實公立學校不好,你很清楚,這也是為什麼你不會送小孩到那裡讀書,但我們能夠真正地改善它嗎?你開始懷疑,也許直接從國外引進新一波低技術的工人更簡單,他們一定會有更好的態度。

即使在收入水準的頂端階層也是如此。你覺得培訓失業的密西根汽車工人,讓他們重新學習撰寫軟體程式的想法不錯,但現實一點,他們真的做得到嗎?雇用班加羅爾的程式寫手,然後再引進這些人才可能會比較容易。他們還會感謝這次機會。無論如何,這不就是美國提供世界機會的意義嗎?有一首關於自由女神像的詩就是這樣寫的,基本上都在憲法裡。

一旦你開始有這樣的念頭,很快就會失去對美國其他人民的同情:2016 年,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一項研究發現,國內各個地區土生土長的美國人,預期壽命正在下降。許多人年紀輕輕就死亡,有很大部分的原因是可以預防的,如肝硬化、糖尿病、藥物過量。美國史上從未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從社會政策角度來看,這是一場災難,要是你的人民死亡年齡趨於年輕化,代表你治理得很失敗。

那麼華盛頓是怎麼回應的?聳聳肩,不以為意。在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研究出現後的一兩週內,有一小部分專欄文章表達了擔憂,但過後就沉寂下來了。

如果同樣的事情發生在敘利亞難民身上,就不太可能會有類似的反應──外界會質疑,他們來這裡過比較好的生活,卻英年早逝?怎麼可以 !?於是接下來會有關於這場悲劇的全面新聞報導、膚淺的社論、眾議院傳來一系列激動人心的演說,隨後國會組成一支特別行動小組艦隊,最終可能把矛頭指向種族主義。

我們的統治階級會為此感到不安,他們認為這是國家道德上的污點。移民對菁英來說很重要,對艱苦奮鬥的中產階級卻不那麼重要。

圖/Shutterstock

自由派與保守派,變得難以區分

事實上,很多雇主也有相同感受。難以責怪商會支持無限制的移民,因為至少在短期內企業可以從中受益。資本家追求最有利於開發市場的東西。但如果當權者沒有人持相反觀點時會發生什麼事?我們無須多說。

希拉蕊在 2013 年一場閉門演說中,對一群巴西銀行家說:「我的夢想是建立跨半球的共同市場,開放貿易和國界。」 

突然間,自由派和保守派的立場變得難以區分。廉價勞動力讓少數人受惠,卻不利於其他所有人,宛如統治者與農奴的時代再現。

《關於作者》
塔克.卡森(Tucker Carlson)
他是福斯新聞頻道「今夜塔克.卡森秀」的知名主持人,以言詞犀利、正直敢言、幽默風趣著稱。曾在 CNN、美國公共電視網(PBS)及微軟全國廣播公司(MSNBC )主持黃金時段節目,亦是美國保守派媒體「每日電訊」(The Daily Caller)的共同創辦人。目前他與妻子和四個孩子住在華盛頓特區。

圖/好優文化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塔克.卡森的《我們被困在同一艘船上:自私的執政團隊如何把國家推向革命邊緣》(Ship of Fools)。由好優文化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