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里斯多德的「交友哲學」:真正的「摯友」不必多,但一定得多花時間、小心維護

亞里斯多德的「交友哲學」:真正的「摯友」不必多,但一定得多花時間、小心維護

在這個屬於臉書的時代,我們隨隨便便就丟出「朋友」這個詞,也因此貶低了這個概念。企圖心旺盛的人在社群媒體上到處交「朋友」,他們從不打算和這些人見面,卻希望對方能以「粉絲」身分追蹤自己。因此,我們應該回頭再讀一次《尼各馬科倫理學》第八卷一開始,亞里斯多德如何讚美真正用心的友誼: 

友誼是人生最不可或缺的必需品之一。沒有人會選擇擁有一切好東西,卻沒有任何朋友。朋友可以幫助年輕人,避免他們犯錯;照顧老人,彌補他們失去的行動力;至於正值盛年的人,朋友可以幫助他們做好事。

真正愛我們的人,會讓我們一生受益。所謂真正愛我們的人,對亞里斯多德來說,是指把我們的最佳利益,而不是他們自己的最佳利益放在心裡的人。這種慷慨的愛, 是以自然為基礎: 「 父母對子女的感情,以及子女對父母的感情,似乎是天生的本能。不只人是如此,鳥類和大部分動物也是如此,同一物種彼此之間的友誼也一樣。」 

這一點很重要,因為犬儒派哲學家第歐根尼(他和亞里斯多德是同時期的人物, 觀點也常得到亞里斯多德認可)堅信,人類之間的情誼偏離了自然,是其他動物世界裡所沒有的。但亞里斯多德深入研究過動物,也被公認是動物學這門學科的創始者,他就認為愛的連結是自然的。唯一的差別是物種內的善意(例如在狗與狗之間),「在人類之間特別強烈;所以我們才會讚美有同胞愛的人。即使到了海外,還是可以看到人與人之間普遍存在著自然的親切感和友誼。」 

我們都感受過惺惺相惜、彼此認同的顫動。舉例來說,我的經驗是與其他陌生的女人,像是在雅典的那個索馬利亞女人──儘管我們語言不通,她還是幫我將嬰兒車抬上擁擠的公車,然後因為我的寶寶嘗試跟她交流而開懷大笑。

什麼是「主要友誼」?

亞里斯多德對友誼的研究在希臘文化中史無前例。他的看法比後來產生的任何友誼理論都還要豐富,這是因為他認為友誼有分類型──想想每個朋友屬於哪一類,是很有用的方法,可以幫助你拋棄剝削你的朋友,在破碎的友誼結束時釋懷,更懂得選擇朋友,以及更努力去維繫最有望建立優質情誼的朋友。

大部分的友誼問題,都是因為混淆了次要關係和永久且堅定承諾的主要關係。亞里斯多德說得簡單又明瞭:「朋友之間的歧異,最常出現在這份友誼的性質和他們以為的不一樣時。」第三種友誼,也是最高品質的友誼,是幸福家庭的成員之間, 以及沒有親屬關係但雙方都付出努力的摯友之間,對彼此的愛。

亞里斯多德的看法是:「我們認為朋友是所有好事裡數一數二美妙的,而沒有朋友與孤獨,是非常糟糕的事,因為整個人生和自主的互動,都跟我們愛的人有關。」

在努力要活得好的兩人之間建立的主要友誼, 是對抗惡意謠言的保險。就像亞里斯多德說的,我們「對於自己親身驗證多年的朋友,不會輕易相信任何人對他的說法,彼此之間有共同的信任,永遠不會對不起對方,並且具備真正的友誼必需的所有特質。但其他形式的友誼都很容易因為毀謗與懷疑而瓦解。」我確定亞里斯多德一定結交了很好的朋友,幫助他對抗嫉妒他才能不凡的人,或是在他於公元前 336 年在雅典創立呂克昂時,暗指他背叛雅典、與馬其頓合作的人。

想想每個朋友屬於哪一類,是很有用的方法,可以幫助你拋棄剝削你的朋友,在破碎的友誼結束時釋懷,更懂得選擇朋友,以及更努力去維繫最有望建立優質情誼的朋友。圖/Shutterstock

萬一信任遭背叛?「降級」的朋友

主要友誼與另外兩種友誼不太一樣的地方是,它需要時間。友誼的長度也保證了友誼的穩定度。亞里斯多德把選擇朋友和選擇大衣拿來相比。大衣穿舊了,新大衣就變得討喜了,但朋友不是這樣。認識某個朋友的時間越長,就越能確定他們是好人。就算你認為新朋友很好,偏愛老朋友也是明智的做法,因為新朋友的承諾尚未受到驗證。無條件的信任會不會因為任何一方的行為而遭到破壞,只能靠時間來考驗。

亞里斯多德詼諧地引用傳統詩人泰奧格尼斯(Theognis)的話:「你無法知道一個男人或女人的心思,除非你像測試牛隻一樣對他們做過測試。」他還在別處引用過關於友誼的傳統希臘諺語:要稱某人為朋友,他必須跟你一起吃過大量的鹽,而鹽是社交餐食中不可少的成分。

信任不可能一天就建立,卻可以一天就摧毀──不忠、在你最需要時讓你失望,或做了對不起你的事,這樣的人不值得你視為主要朋友。我學會再給好朋友一次機會,但是僅只一次。也許是因為事情沒有解釋清楚,才出了狀況。

但如果經過充分討論,他們還是犯了同樣的錯,那就表示問題出在他們某種永久存在的人格特質,而不只是誤會。當然,你未必要將他們完全排除在人生之外。我有兩個朋友,我不會完全信任他們,因為在我需要時,他們兩度都沒有支持我,儘管我常為他們這麼做。我把他們留下來了,但降級為「實用」或「享樂」朋友。亞里斯多德也有這種降級的朋友,因為他說他們需要特殊待遇:

這時要把以前的朋友當作從未是我們的朋友來對待嗎?或許我們應該記得過去的親密,而且正如同我們覺得對朋友應該比對陌生人好一點,念在過去的情份,也應該向曾是朋友的這些人付出某種程度的關注,但前提是,這份友誼的破裂不是因為對方做了極端可惡的事。而即使已經結束,懷念過去的深厚感情也可以讓結果有所不同。

摯友不用多,但一定要多交流

亞里斯多德強調,沒有人能應付「許多」主要友誼:「要建立完美的友誼,你必須徹底瞭解某人,跟他們變得親密,這是很困難的事。」如果你有太多主要友誼,就會在忠誠上產生實際的衝突:「要與很多人親密地分享喜怒哀樂並不容易;你很可能同時要與某人共歡,又要與另一人同悲。」明智地選擇少數幾份主要友誼──大概少於一隻手的手指──然後小心維護。

這其中包括了選擇配偶,還有很遺憾地,你也要決定在血親之中誰真的值得你付出。這份用心包括分享他們的痛苦與成功,並對彼此啟動善行的循環。亞里斯多德也建議,需要定期聯絡、持續交流。

在電子郵件和各種通訊軟體盛行的現在,當然要比亞里斯多德的時代更容易與不在身邊的親朋好友保持密切聯絡。寶貴的親密友誼需要經常維繫。我以前出國時,不常打電話給丈夫和孩子,結果不是太好,所以現在我都會盡量天天向他們每個人報個平安。

《關於作者》
伊迪絲.霍爾(Edith Hall)
霍爾在 20 歲時初遇亞里斯多德,她的人生也就此改變。如今她已是英國頂尖的古典學者、倫敦國王學院的教授,也是第一位贏得歐洲學院伊拉斯謨獎章(Erasmus Medal)這項學術殊榮的女性。2017 年她並獲頒雅典大學榮譽博士學位,而這所大學和亞里斯多德創辦的呂克昂學院(Lyceum)只相隔幾條街。除了本書,霍爾另著有數部古希臘羅馬歷史的相關書籍,皆廣獲好評。

作者網站:edithhall.co.uk

圖/仲間出版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伊迪絲.霍爾(Edith Hall)的《關於人生,你可以問問亞理斯多得:不做決定,等於讓別人決定你。幸福,是有意識的思考、選擇和行動》(Aristotle’s Way: How Ancient Wisdom Can Change Your Life)。由仲間出版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