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因為害怕被討厭,而不敢說「不」?

為什麼我們要因為害怕被討厭,而不敢說「不」?

我們極度渴望受人喜愛,完全是人性使然,史前時代遺留下來的遺跡──畢竟在當時,妳有沒有被妳的宗族所接受(且因此受到保護),實際上就意味著生與死的差別。然而,現在已經是 21 世紀,只因為某個人認為妳是個潑婦,不會令妳陷入生死存亡的風險。所以,為何我們女人要拚命地受人喜愛呢? 

對於為何我們需要其他人喜愛我們,每個人都各自有自己的理由,但無論這些理由是什麼,幾乎全部都是受到「如果他們不喜歡我們,我們害怕會發生不好的事」這個原因所驅使。

藉由持續自問,「那樣會如何?」來進入最糟糕的情境中。圖/Lopolo@Shutterstock

透過「情境演練」,模擬現實而非胡思亂想

思考一下妳人生中最在意自己是否受人喜愛的特殊領域(提示:通常是妳會扭曲自己,當妳真的很想尖叫時,表現出和善/風趣/樂於助人,或微笑態度的空間)。可能是在工作時,或是妳的親子遊戲班,跟妳的公婆或繼子相處時、跟員工或權威人士相處時,談戀愛或一段友誼。 

心中有個畫面了嗎?很好。現在問自己:如果這個人/這些人不喜歡我,我到底會害怕發生什麼事情呢?

舉例來說,「我會害怕如果小孩學校的其他媽媽們不喜歡我,她們就不會邀請我兒子去她們家玩」或是「如果我的員工不覺得我超酷而且令人驚嘆,他們就不會努力替我工作」。 

現在再深入思考。藉由持續自問,「那樣會如何?」來進入最糟糕的情境中。 舉例來說: 

如果我告訴他我氣炸了,我怕我男朋友會覺得氣惱。 

那樣的話,妳害怕會發生什麼事? 

他會跟我分手。 

那樣會如何? 

我會很孤單。 

那樣會如何? 

我可能再也遇不到任何對象,最後永遠孤身一人。 

唉呦。看看我們多快就從 0 歲過到 60 歲,把自己趕進羞愧、毀滅與永恆孤獨的陰暗虛無之中? 

以下是其他女性和我分享的真實人生心理螺旋:

一、我會害怕如果小孩學校的其他媽媽們不喜歡我,她們就不會邀請我兒子去她們家玩。 

那樣會如何? 

他會沒有朋友。 

那樣會如何? 

他會有個悲哀的童年。 

那樣會如何? 

最後他會在青春期時吸毒或是感到十分沮喪。 

二、如果我為了製造性別歧視笑話而打電話給同事,我會變成「那個女人。」 

那樣會如何? 

大家會不想跟我共事。 

那樣會如何? 

我會丟掉工作。 

那樣會如何? 

我會沒有錢並失去我的房子。 

親眼見識到是自己如此深陷於「受人喜愛或是被詛咒下地獄」的天性之中,以及更重要的是,妳能陷入最糟糕的情境有多麼荒謬可笑,確實是種十分強大的力量。誠實的說,如果妳告訴他妳很生氣,他就真的會甩了妳嗎? 即使他真的這樣做了(先不提他是個不值得你花時間的混球),這就真的意味著妳孤單的死去嗎? 

如果其他媽媽不喜歡妳,妳的兒子就真的會被排擠嗎,就算如此,他就真的會因為沒去跟那些媽媽的小孩玩,就會變成海洛因成癮嗎? 

我們讓自己陷入了自己所創造的那段,如果我們沒有受人喜愛代表的意義的論述之中,不過我們需要質疑那是否為真。透過演練這些情境,可以幫助妳縮減那過度膨脹的恐懼,並透過此事看看實際上事情可能會怎麼發展,而不是照妳所恐懼的方向演變。 

注意,我不是說絕對不會有這種後果。如果妳的男朋友是個混球,那他確實可能會甩了妳。如果妳的工作環境真的帶有性別歧視,那妳如果打電話給他們製造這種笑話而被要求離職,也不是不可能發生的事。然而,就算有這些最壞的情況,再問自己一次,那樣會如何? 

妳還是能存活下來,並找到懂妳的人,就是如此。 

說「不」需要勇氣,卻有其必要性

我對說不真的有障礙。我不希望大家覺得我太驕傲自大,或是在任何地方被認為是惡毒、不領情的人。我剛創立「程式女孩(註)的時候,有個在這個產業擁有極大權勢的女性就對我擺出十分驕傲的態度,所以從那天起,我就發誓,以後我絕對不會對任何人擺出那樣的姿態。 

所以現在我總是說好──對工作時、需要我幫忙、任何要我花幾分鐘給他們建議的人。我在前往世界各地參加演講活動時也會說好,甚至這代表了我會精疲力竭且可能會因為找出與朋友的朋友會面的時間,而要委派團隊的其他人代替我參加活動。可能跟妳類似,這樣的事情會耗盡我的時間和能量,並讓我感到枯竭。這也是我努力要改變的地方。 

說「不」需要勇氣──特別是在其他人希望或預期妳會說好的時候。拉.高迪絲說,這是女性所能做出最勇敢的事情,而我得同意這點。所有完美女孩的秉性,都與對於要求要說好還是不脫不了關係:擁有得要樂於助人、手腳勤快、待人和善、要無私,並且把他人的需求放在自己的需求之上的壓力。 

我學會了著眼於把「說不」視為一種價值計算。我會問自己:哪件事情對我來說有最高的價值? 那件事情與我的目的一致?這樣做能幫助我找到幫助他人但不會損害自身利益的平衡點嗎。「說好的話,我要放棄/不能做什麼?哪邊更重要?」 

我人生中最優先的兩件事,就是我的家庭以及讓這個世界有一點點不一樣。所以我嘗試──而且要強調,是嘗試,因為這件事仍在進行中,做出符合這個優先次序的選擇,並對不符合的事情說不。

結果證明辨別這之間的差異相當容易;當那些活動能與我想成為一個體貼的母親與妻子的目的達成平衡時,或者是那些會議能將我公司的議程往前推進,我會說好,並感到興奮、充滿能量與喜悅。不過當一整天過去了,而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其他人的事情上時,我會感到精疲力盡與脾氣暴躁。 

們都有過這種感覺,度過漫長的一天回家後,總覺得自己一直在處理其他人的議程事項,且因忽略的自己的工作事項而無比氣憤。在一天的最後,我們可以在這段時間,對於我們隔天要說好或不,做出更好的選擇,以及我們要在哪、在誰身上奉獻我們的時間和能量。 

換日線作者導讀:「為何女生被要求完美,而不是勇敢?」──擺脫「乖乖女」桎梏,我開始「練習犯錯」

圖/商周出版 提供

註:跟業界密切合作,舉辦了諸多如「女生程式夏令營」、「放學後的程式俱樂部」等等活動,讓對科技業有興趣的女生們,從小時候就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們,並且實際接觸編寫程式代碼的實務工作。有興趣的讀者可參考本文:〈「男人國」裡的程式女孩──矽谷的性別鴻溝有多嚴重,又該如何翻轉?

《關於作者》
雷舒瑪.索雅妮(Reshma Saujani)

雷舒瑪.索雅妮是全球非營利組織「寫程式的女孩」(Girls Who Code)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她先後被評選為《財富》雜誌的世界最偉大領袖之一,《財星》雜誌的40位 40 歲以下最有影響力企業人,《華爾街日報》雜誌的年度創新者,《紐約每日新聞》的紐約 50 位最具影響力女性之一,富比世的改變世界的強大女性之一,Fast Company的 100 個最具創造力的人,Crain 的紐約 40 位 40 歲以下的傑出人士,廣告時代的五十位創造力大師,商業內幕的正在改變世界的50位女性,城市和州的未來之星,以及 AOL / PBS 的下一個狀造者。 她曾在頂級商業和技術會議上發表演講,包括 TED,SXSW,Aspen Ideas Festival,戛納獅子會和 Fortune Brainstorm Tech。現在與她的丈夫,一歲的兒子和比格犬鬥牛犬 Stanley 住在紐約市。

備註:本文摘自雷舒瑪.索雅妮(Reshma Saujani)的《勇敢不完美:拋下這世界為你強加的規則,現在開始,為自己大膽的活》(Brave, Not Perfect)。由商周出版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Lopolo@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