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何時開始都不嫌晚」:我年輕時順利成為醫生,卻等到 47 歲才「美夢成真」!

「人生何時開始都不嫌晚」:我年輕時順利成為醫生,卻等到 47 歲才「美夢成真」!

這幾年日本社會瀰漫著「速度至上」、「現在就要做出成果」的風潮,從獲選 2013 年日本流行語大賞的「就是現在!」這句話中,不難窺見社會脈動的演變。當時一位日本補習班教師林修在電視上說出「就是現在!」後,這句話立刻變成當年度的流行語。

由於「就是現在!」傳遍大街小巷,更讓人強烈感受到「現在不做就晚了」、「比別人慢就無法力挽狂瀾」的壓力。不可諱言的,任何事情不做絕對不會有結果,想到就做是最重要的人生態度。我們愈早付諸行動,探索其他機會的可能性也愈多。

關鍵是,我們無須急著找出答案。無論花多少時間,只要最後做出成果即可。因為速度不是一切,讓自己經過不斷嘗試,才能選出最好的答案。

習慣操之過急,容易判斷錯誤

日本社會中流行一句話:「29 歲症候群」,意指即將邁入 30 歲的女性,會對於面臨結婚、生子、工作等一事無成的現狀感到焦慮,擔心自己再這樣下去將孤老終生。

近年受到晚婚現象愈來愈普及的影響,「29 歲症候群」也跟著升級,變成「39 歲症候群」。不少逼近 40 大關的女性,也承受著與 29 歲女性同樣的壓力,但這些焦慮卻對自己沒有任何好處。

「無論如何,30 歲前我都要把自己嫁出去。」
「如果 30 幾歲不結婚,我就生不出小孩了!」

這些常見的焦慮容易讓人做出錯誤的決定──當我們急著做決定的結果,可能就會跟自己不愛的人結婚,或結了婚很快就離婚,諸如此類的案例屢見不鮮。

對 20 歲的人來說,25 歲是一個關卡;對 29 歲的人來說,30 歲是一個關卡;對 39 歲的人來說,40 歲也是一個關卡。但若從宏觀的角度看人生,這些都是不必要的煩惱。

與其急著在 29 歲結婚,不如和 31 歲認識的好男人步入禮堂,才有可能共組幸福家庭。這個道理同樣能套用在 40 歲的族群身上。

如今離婚數字逐年攀升。即使在 30 多歲離婚,到了 40 多歲仍有可能再婚。不僅如此,許多到了 70 歲才「熟年離婚」的當事人,也可能在恢復單身後又結識了新伴侶,在未來的人生中相知相惜。

只要我們把將眼光放遠一點,無須焦慮,持續擴展自己的人際關係,就有機會找到最適合自己的人生伴侶。

圖/Shutterstock

為什麼重考生,往往比較「成熟」?

我很幸運地在應屆考上東大,但入學之後,我才發現很多經歷過重考生涯的東大生,想法比我更為成熟──由於他們在準備重考的期間,找到了自己未來想做的事情,所以他們反而比應屆生更有人生方向,明白自己該參加何種社團,有些人則是一入學就積極準備司法考試。

根據我從旁觀察,在醫學部有重考經驗的教授,通常也比較適任。或許是因為重考生比較有時間找出自己適合什麼,若從這個角度想,重考這件事並非只是單純地繞了遠路。

這個道理同樣適用於社會人士。若我們過度執著於現在的困境,遇到自己討厭的主管時便會無法忍受,不是和主管起衝突,就是不斷換工作。不過,若能轉念一想,告訴自己「只要忍幾年就會換主管,到時情況也會不同」,又或者仔細分析「如果現在不忍主管,我還有哪些選項?這些選項真的比較好嗎?」自然可以從容地做出判斷。

無論結果如何,讓自己擺脫「現在就要決定」的壓迫感,絕對會讓你感到更加自由。

即使可能不斷重複試錯的過程,但只要你願意花時間找出答案,並用這個態度面對人生,就能避免日後犯下無可挽回的錯誤。

笑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

年輕時,我曾在東京的某間醫院中,為高齡族群開設的精神專科工作。一般病房裡,偶爾也有一些因病住院的名人,包括曾擔任議員的某位前大臣、某些上市公司老闆等。在看過許多名人後,我突然發現一件事。這群名人中,有些人的訪客絡繹不絕,有些人卻幾乎無人探望,晚年過得十分孤寂。

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這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結局?後來我問過許多人,和他們聊過之後,才逐漸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

簡單來說,訪客絡繹不絕的人,都很照顧他的後輩或部屬;無人探望的人則是習慣對長官逢迎拍馬。在位時懂得提攜後進的人,退休後仍受到後輩們的感激,於是時時刻刻關心他的身體,遇到問題也會徵詢他的意見。

相反地,因為拍長官馬屁而出人頭地的人,往往不受部屬歡迎。隨著時間過去,他的長官一個個退休並離開人世,最後只剩下討厭他的部屬。當他生病,自然不會有人想要探望他。原因就是這麼簡單。

這兩種人在位時都飛黃騰達,但在人生的最終章演出完全不同的結局。我在旁目睹這一切,深深感受到「無論當上社長或大臣,在漫長的人生中,這些不過是中繼點」。重點是,笑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

不要短視近利,忽略了人生的其他可能

在大公司任職的人,通常被稱為「社會菁英」,一般人都以為他們過著多采多姿的生活。事實上,新鮮人在進入公司工作 5 年後,自然會被分成「人生勝利組」和「人生失敗組」。無法擠進人生勝利組的員工,在退休之前只會嘗到無止盡的挫敗。雖然都是在環境優渥的大公司工作,但沒能擠進升遷的窄門的人,在往後的職涯中常感到無比哀怨,這樣的人看起來一點也不幸福。

同樣的情形也經常發生在競爭同一個職位的上班族身上,因為升上課長、部長、總經理或社長的人只有一位,其他人即使再怎麼努力也無法獲得青睞,因此不是被調職到其他單位,就是原地踏步,甚至轉換工作跑道。我相信其中有些人並不在乎升遷,只想好好工作;但有些人知道自己無法升遷後,會對自己的人生感到絕望。

其實即使升遷無望,未來的人生還有許多可能性:如今平均壽命增加,就算 40 歲時升遷無望,未來可能還有五六十年。相信沒人想過 60 年沮喪的日子,這樣的人生才是真正的不幸。

即使官僚當不了次長,也能轉換跑道,擔任政論節目的評論員,或成為大學教授。就算自己無法在世俗期望的期間飛黃騰達,也沒必要感到焦慮。

人生何時開始都不嫌晚

我承認:過去我也曾對自己的人生感到焦慮。我從醫學部畢業後,順利成為醫生,卻一直沒機會實現自己的興趣:拍一部電影。就這樣蹉跎了 20 歲的時光,也走完了 30 歲的日子,直到 47 歲,我才真正成為導演。

47 歲才拍第一部電影,可以說是大器晚成。但這幾年我愈來愈覺得,大器晚成並不可惜,事實上,我覺得這對我的人生相當有幫助。

許多導演年紀輕輕出道,但過了 50 歲、60 歲,甚至 70 歲就沒電影可拍了。我認為我出道得晚,過了 70 歲或 80 歲依然可以繼續圓我的導演夢。正因如此,我不覺得需要對遲來的人生感到悲觀。

我們偶爾會聽到引退的運動選手吸毒被判有罪的消息,或是常聽到年紀輕輕就紅透半邊天的藝人,在出道多年後詐騙自己粉絲金錢的新聞。當然,也有不少年輕時就事業有成的人,懂得運用自己的成功經驗,讓自己的事業更上一層樓。但少年得志不代表未來的人生就會一帆風順,這也是事實。

人生是以最後的成果來定論。年輕時就遭遇挫折的人,懂得將當時的挫敗化為動力,磨練自己的能力,最後大放異彩。因此,想做任何事都不嫌晚,我們只要持續努力,就能讓自己獲得幸福。即使年輕時不得志,只要最後達成人生目標即可。

圖/Shutterstock

《關於作者》
和田秀樹

1960 年生於大阪市。1985 年畢業於東京大學醫學系。主要研究領域為精神分析、團體治療。曾擔任東京大學附屬醫院精神神經科助理,美國卡爾梅寧格(Karl Menninger)精神病學學校國際研究員。

現為精神科醫師,國際醫療福祉大學研究所教授(臨床心理學)、川崎幸醫院精神科顧問、一橋大學國際暨公共政策學系客座教授,和田秀樹身心診所院長。

2005 年獲得第 5 屆正論新風獎。是首位於《自我心理學國際年刊》中發表論文的日本人,被稱為「日本自體心理學研究第一人」。首部執導的電影作品「東大灰姑娘」,獲得摩納哥國際電影節最佳作品獎。目前活躍於日本心理、醫療、和教育界。

圖/三采文化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和田秀樹的《解決所有煩惱的9種靈活思考》。由三采文化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