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房圓夢、守護「與太太看企鵝」的約定⋯⋯那些懷抱「南極夢」,勇敢上路的旅人

賣房圓夢、守護「與太太看企鵝」的約定⋯⋯那些懷抱「南極夢」,勇敢上路的旅人

作者導言:我是個平凡人,30 歲開始在郵輪上工作,體會到不一樣的人生,我以文字記錄下那段在海上沉浮的不平凡故事。

寫下這些文字的目的,並不是覺得自己有什麼特別,或是自認為有影響他人的能力,我只是很滿意現在的生活,認為人生最大的喜悅莫過於對每一天的到來充滿著熱情與期待,並找到生命的價值。

我在海上的時間永遠比在陸地上多,跑著跑著、游著遊著倒也看遍世界上許多大山大水,但我認為最難得的是在不同的人種國籍間看盡人情世故、體會人事無常。和許多 20 歲就當水手的同事相比,我是個經驗值非常低又老的船員,國與國間的港口是連接這長跑賽的中繼站,而終點,沒有終點。

75 歲生日的約定

船上的主要乘客為老年人,再加上櫃台的工作性質,讓我有非常多的機會與爺爺奶奶們相處,我很喜歡與長者交談,如果他們願意分享。和老爺爺老奶奶說話,就像選修一堂叫做「人生智慧」的學分,這是在任何大學都無法開成的一門課。

還記得第一趟南極行,在船上認識了 Mr. Bob,Mr. Bob 獨自一人從美國來到南極,經過櫃檯前總是充滿精神的和我打招呼,高舉他那大大的右手和我來個沒出聲不算數的High five 擊掌。

" How are you today? Ms. Taiwan. "
" I´m fantastic, Mr. High Five. "

然後再來個相視大笑,這公式是我們接下來 10 天的招呼方式。

在一個晴朗的早晨,船上所有的乘客都下船到岸上去看企鵝,只有 Mr. Bob 還留在船上,我忍不住好奇的問他,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呢?

他說,今天是他 75 歲的生日,5 年前的這天,Mr. Bob 和太太約定了要在他 75 歲生日時一同到南極看企鵝,但卻在約定好的隔年,不敵病魔折騰的 Mrs. Bob 離世了。不過 Mr. Bob 仍帶著 5 年前兩人的願望,踏上南極度過生日。所以在這特別的一天,他選擇留在船上,想念摯愛。

永存心中的親人,活在一去不回的時光裡。

我抱了一下 Mr. Bob,輕輕地跟他說聲 " Happy Birthday ", 心頭卻有點酸酸的滋味。當晚,我寫了張生日卡片,親手送到在餐廳與其他客人慶祝生日的他,他很開心的說" Thank you so much, Ms. Taiwan. ",當然,我們還是擊掌,High Five 了一下。

在 Mr. Bob 下船前的一晚,他寫了一封信給我,那封信中有他沿著自己大大的手掌畫下的右手,另外,裡面竟然還夾著 100 美元,我看著那手掌,眼眶濕濕的,我淡淡的微笑,心裡想著這位可愛又守約定的老爺爺,肯定有個不遺憾、單獨而不孤獨的 75 歲南極慶生之旅。

這些人與那些故事,是我在船上生活最大的樂趣,用心傾聽、用心對待他人與人相處,收穫最多的還是自己。

這學分,這堂課也許永遠沒有修完的一天,但至少這分數我為自己打。

80 歲圓夢的勇氣

造訪一趟南極,並不比到動物園看企鵝如此一般容易,除了要有好的體力、充足的旅費還要有探險的勇氣。因此,它成為一塊讓人夢寐以求之地,不管前去的理由為何。

我認識了一位來自德國,已 80 歲的老奶奶 Mrs. Kode,從笑容與言談間,一點也不覺得她是位  80 歲的長者,她積極的參加船上的講座、好奇的與探險隊員們互動也親切的和船員們相處。

她在船上很出名,因為大家都很佩服老奶奶的勇氣,除了一個人隻身拖著行李從德國搭機來到阿根廷上船,還毅然決然賣掉現居在德國的房子,湊足了旅費,然後上路。

不管是其他客人還是船員,大家都很關心的問著她,賣掉房子不就什麼都沒有了嗎?旅程結束後還有其它地方可以居住嗎?這樣子的決定值得嗎?兒女同意嗎?看來,是我們的擔心過多,Mrs. Kode 不但堅定還很有幽默感的說:「造訪南極一直是我的夢想,在生命走到盡頭之前,若不到世界的盡頭走走,空守著一棟沒有生命的房子,是會讓人生充滿遺憾的。」

勇氣的確會感染與感動人,Mrs. Kode 的堅持,讓船上的大家自然而然的特別照顧她,都想盡一己之力為其成就夢想。而且大家的擔心實在多餘,因為 10 天的南極航程結束後,她還計畫到阿根廷流浪半個月。還有什麼事情是 80 歲的老奶奶辦不到的呢?

旅程結束前,Mrs. Kode 來到櫃台給了我 20 歐元,她說:「船上工作辛苦,等船到了 Ushuaia 靠了岸,去買些或吃些自己喜歡的東西吧!」

我有些驚訝她的好意,即便只有 20 歐元,也是她賣了房子存來的錢啊!這心意真是拿不得。不過,她卻很感激船員們的照顧,為她成就了趟一生一次的南極行。

看著人老心不老的奶奶如此堅定走在夢想實踐的路上,身為年輕人的我們,不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不管年紀、財力、只要有實踐的毅力與勇氣,還能有什麼藉口不去追求自己的夢想?要是我能活到 80 歲,也要像 Mrs. Kode 一樣活在 20 歲的人生裡。

南極傳奇人物 Shackleton

說到南極的探險,就不能不提到歐內斯特.沙克爾頓(Sir Ernest Shackleton)這位來自英國的傳奇人物。這位從小便立志要當水手的探險家,為後人對南極這塊遙遠又神祕的大陸打開了一扇大門。

他最知名的一趟探險是 1914 年至 1916 年帶領的「堅忍號」(Endurance),號召了 28  位船員橫穿南極大陸,雖然沒有達到目標,但其追求夢想的精神與勇氣是令人感到無限緬懷與欽佩的。

船上有位專門研究 Shackleton 的歷史學家,是來自美國的 Peter,每每聽他演講與記錄片的分享,就可以感受到他對 Shackleton 的崇敬。這也難怪,即便 21 世紀搭著現代破冰船的我們,仍需克服通過德瑞克海峽(Drake Passage)的驚濤駭浪、暴風雨的來襲與冰山的阻擋,糧食的供給也沒有總是如想像中的順利。

就連生活在現代世界的我們,都曾在某趟 18 天的南極行中,因為沒有控制好食物的補給,航程最後幾天,船員只能吃著罐頭求溫飽──更何況 100 多年前的航海技術與硬體設備,又是如何對抗地球極南那嚴酷環境的?

這天,我們來到 South Georgia 的古力德維肯(Grytviken),是年僅 47 歲的 Shackleton 長眠之地,我們懷著尊敬的心情去看了他的墓園,也用了 3 個多小時的時間在這以採取鯨油聞名的英國領地走了一趟雪中健行。

在做導覽的同時,Peter 很驕傲的跟大家說,這個墓園也是他和他太太舉行婚禮的地方,我只能說,這麼浪漫的點子也只有 Shackleton 的超級粉絲有辦法做到。

這趟長途健行我們跟著船上探險隊的隊員前進,可別把這健行想像成是陽明山或壽山的步道,我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的在這幾乎沒有人煙的地方開出一條通道,一個接著一個的向前,沿途中還遇到了許多好奇的大小海獅。回程時,越下越大的的片片雪花,是這趟健行中最驚艷與最難忘的點綴,彷彿是 Shackleton 的眼淚,感動的落在這片充滿回憶的美麗大地。

回到船上,和客人聊起這趟健行,幾乎所有人都對 Shackleton 豎起大拇指,唯獨一位來自英國的老奶奶說,他有什麼了不起?為了成就他征服南極的抱負與夢想,有多少家庭因此而破碎,這所付出的代價,是 Shackleton 所能承擔的嗎?

原來,每件事都是一體兩面的,不同的觀察角度,對同一件事實也會有不同的解讀,也許在勇敢追求目標實現的當下,是無法面面俱到的,必要的犧牲在所難免、質疑的聲音也不曾少過,夢想與現實或許始終難以得到平衡,但那堅持的精神,是值得學習的。

《關於作者》

虱目魚

認為自己是朵隨風飄揚的蒲公英,美在不知道會飄到哪裡?以開放的胸襟掌握著如風般的生命,過著無法被預言的人生。從小被貼標籤是個帶著弟妹們搗蛋的頭頭,長大後,繼續過著特立獨行的生活,挑戰這社會多數人的價值觀,認為每個人不該過得一模一樣。

再多眷戀也阻擋不住擁抱自由的決心,出走不是為了炫耀,而是得以穩定生命的狀態。而且,走得越遠,就越渺小;看得越多,就越謙卑。

Facebook 粉絲團:從北極到南極的海上人生- Life at Sea

圖/PCuSER電腦人文化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的虱目魚《從北極漂流到南極 未知是唯一可預測的方向》。由 PCuSER電腦人文化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主副圖皆為虱目魚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