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印度計程車永遠抵達不了目的地?

為什麼印度計程車永遠抵達不了目的地?

為什麼計程車永遠抵達不了目的地?

目前為止,每年都有 20 萬名以上的日本人到印度觀光旅遊。不過印度是個棘手、挑戰度高的旅遊景點。比方說突然靠近的旅遊業者和乞丐、錯綜複雜的資訊、吹捧額外金額的商人,直率地視我們為敵的某些印度人 ⋯⋯有時候也會聽見旅行者這麼說:「就是不喜歡印度」、「總之就是討厭印度人」。

不過,每個國家都有好人與壞人,所以沒有所謂平均起來都是「壞國民」存在。如果你在印度觀光景點遇到的印度人,平均來看都是不好的人,這裡頭應該有什麼特殊的事情才對。本章要介紹的,就是在觀光景點特別會遇到的事。

一到印度馬上就會遇到的麻煩

印度旅遊書常提到,許多人抵達印度後,在從機場去旅館途中就會遇到問題。也就是,計程車司機應該要載我們去旅館,卻任意改變目的地,載我們去別的地方。

這個搭計程車的問題,意外地涵蓋了外國旅行者如何與當地印度人溝通的重點。這些問題,偶而也會發生在即便是信譽高、事先付款的公營計程車,或是預約的飯店派來的計程車上。

由於我們從沒發生過這樣的事情,當發現自己被隨便帶到不熟悉場所的瞬間,內心會有「該不會陷入什麼危險了吧?」的感覺,但其實用不著那麼慌張。當然會有例外的情況,因此還是得提高警覺,不過大多數的情況是,司機會載你到土產店或其他旅館、甚至旅行社。

只要計程車司機把客人載到這些地點,這些店家或旅館就會給他們一些介紹費,大多數司機都想多賺一點錢,所以才會特別「繞路」,但人品並不壞。這些司機在途中會不斷誇讚這些店家或是旅館,所以如果真的沒興趣就要斷然拒絕。訣竅是儘量不要太情緒化,而要意志堅定地表示希望快點到達原先預定的目的地。由於計程車司機也不是犯罪者,知道乘客是真的沒有興趣,大部分就會放棄繞道了。

別擔心,對方也只是個普通人!

這樣寫感覺好像沒什麼,實際上對於到印度旅遊的人來說,並非那麼容易就可以與對方交涉成功。即便是比較容易說服的情形,也得花上幾十分鐘在不熟悉的街道上某間奇怪的土產店或旅行社和他們溝通。根據飛機抵達時間,這種事有時也會發生在深夜,依照情況不同,可能只是要說沒興趣就花上好幾個小時。一般印度旅行業者給予日本人的有禮貌和人品好很高的評價,因此遲遲不肯放手。

這裡要強調的是,對方也是人,大部分的情況下,他們只是極普通的印度人罷了。

不在乎國籍、只看人本身的話,被其他人極度懷疑或是警戒,再怎麼樣也無法對對方友善吧。這一點印度人也不例外。在日本常讀到的印度旅遊或旅行體驗的書中,對於在這些情況下的交涉通常都描述成很像是場「戰爭」,不過這是指遇到超大麻煩的狀況下。

像這件計程車案例,對於印度的計程車司機來說,根本不是什麼大事。說到底,他們也只是個普通平凡的大哥,就是想多賺一點錢,並不是所謂的犯罪者。現今印度階級社會的性格仍然強烈,並不是依照工作的分量就能拿到應有的報酬,因此有些人不願放棄任何機會,直到深夜還跟外國旅客勤奮地做生意。

因此,若不想按照司機所說的去這些地方的話,只能嚴正並直截了當地說「不」。

旅行者不得不花費這麼多的時間與當地人交涉,並非完全是「浪費」,而是來到這個社會一定會伴隨的「溝通」,內心必須先有準備,才不會心煩意亂。多數讓旅行者困擾的計程車司機或旅行業者都只是一般的印度人,只要你直截了當、開門見山說明白,什麼事也不會發生。如果我們發現他們展現出來的是「一般」的表情時,也就可以自然地與他們溝通,對方也不會說一些沒道理的事了。

無論如何,只要能夠想在這些情境下的你來我往並不是「戰爭」,而是「溝通」,旅行者的心就能平靜安定了。

我常常在想,可以明顯表示印度人的溝通方式,應該就是印度的十字路口吧。圖/Shutterstock

在印度旅行,溝通最重要!

在印度,生活中的每一個狀況都需要不斷地交涉與溝通。

如同先前舉的例子,司機大概會一直說:「那裡有家還不錯的土產店,要不要去看看啊?」「這家旅館我覺得很棒,想不想住看看?」一邊秀給我們看商品,一邊講一些有的沒的社交場面話。

如何應對以上這種情況,依乘客而定。如果有餘裕,跟司機聊一下天也不賴。想了又想,這只不過是計程車司機免費帶我們去逛土產店或看旅館而已。看了以後若真的不行、不適合,拒絕就好了。

不過,印度人絕對不會因為花了長時間與對方交涉,最後不成功而大發雷霆,反倒會有「我都已經帶客人來這家店了,他應該會對這商店有印象,下次說不定就能成功」這樣有趣的想法。

我常常在想,可以明顯表示印度人的溝通方式,應該就是印度的十字路口吧。

印度大型的十字路口一般並沒有設置紅綠燈,而是圓環(roundabout)。也就是說,在十字路口的中間有個圓形的分流道,汽車和腳踏車則在周圍採順時針繞行的機制,順道一提,印度是靠左行駛。通過圓環有一定的順序,必須先繞著圓圈插進車流當中,並和這些車子順時針繞行,到了目標道路後便左轉離開圓環。

對於開在圓環上的車子,無論是要插進車潮還是被別的車子插進來車道,都必須時常留意周邊的狀況,隨時保留空間給其他車子的準備。而印度的特別之處在於,不管是插車或被插車,相關的車子會持續按喇叭。這種情況下發出的尖銳聲響,似乎被視為理所當然。

然而,會出現在印度馬路上的並不只有汽車和腳踏車,還有路口附近沒有設置紅綠燈的斑馬線旁東看西看的行人、速度緩慢加入車潮的馬車,也有迷路的牛隻堵在半路上,或是幾名遊牧民族趕著一大群羊要過馬路等。

在印度的馬路上開車,真的是種隨機應變的溝通。然而印度人每天在這樣的道路上行駛,卻很少發生嚴重的車禍。這展現了他們優越的平衡感與溝通能力。我想,這能力也是隱藏無止境的多樣性國度能夠持續存在的原因吧。

在印度旅行就是不斷地溝通與交涉。很少會有像說明書那樣,按照步驟一步步展開的機會,即使你已經先跟計程車司機說了目的地的地址,途中雙方也會不停地調整、溝通或是繞遠路,這些都是司空見慣的事。

不過,不需要害怕。這其實就跟印度的馬路一樣,需要花費一些時間與體力,只要盡全力,它自然會抵達目的地,這是印度旅行還不錯的地方。而且,開放式的溝通也是印度的獨特魅力呢。只要抱持著不生氣、不焦慮的心情,對於旅行者來說,印度可以說是對人非常寬容且安全的國家。

圖/時報出版社 提供

《關於作者》
拓徹

1971 年出生於日本愛知縣。研究領域為喀什米爾當代社會史與政治史。現為京都大學亞非區域研究所客座副教授、人類文化研究機構(NIHU)研究員。

2000至 2012 年曾留學於印度查謨與喀什米爾邦(Jammu and Kashmir)的冬季首都查謨。生活在擋在路上的牛隻、因迷路而誤入教室的野狗和松鼠、以及多樣化背景的學生之間,並在此氛圍下順利取得社會學博士。2015 年以有關喀什米爾禁酒運動的研究報告,榮獲日本南亞學會研究獎。不時會在《電影旬報》等一般大眾的報章雜誌上發表文章。

備註:本文摘自拓徹的《印度人為什麼天天吃咖哩》。由時報出版社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