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滲透》(下):中共影響海外媒體的 4 大方式,與台灣的反擊

《紅色滲透》(下):中共影響海外媒體的 4 大方式,與台灣的反擊

前篇:《紅色滲透》(上):中資如何「從暗到明」入主台灣媒體?

據詹姆斯頓基金會那篇題為〈中國政府是如何試圖控制美國的華語媒體〉的報告,中國政府滲透海外中文媒體的方式主要有 4 種:

一,以全資或控股方式直接掌控報紙、電台和電視台。
二,利用經濟手段影響與其有商業來往的獨立媒體。
三,買斷獨立媒體的廣播時間和廣告,用於登載明顯來自中共官方的宣傳內容(台灣稱為「置入性行銷」)。
四,讓來自政府的專業人士受聘於獨立媒體,伺機發揮其影響力。

紅色力量如何滲透台灣媒體?

這些手法也用之於台灣。但這份報告寫作於網路剛興起的 2001 年,此後,網際網路使大眾傳播手段發生極大變化,中共在台灣媒體業的輿論操控還多了一些手法,即張錦華教授總結的「輿論控制六部曲」當中最後那條:「駭客攻擊與論述心理戰」。

2010 年 11 月,台灣監察院吳豐山監察委員在超過半年的調查後,確認中國政府以置入新聞的方式購買台灣報紙版面,對陸委會提出糾正案。在此糾正報告中,吳豐山指出,《聯合報》在 8 月 3 日、8 日刊登的湖南專題報導,包括〈魚米之鄉豬糧天下第一〉、〈雜交水稻之父成功增產 20%〉、〈八大精品旅遊路線遍覽三湘四水明媚風光與名勝古蹟〉等七篇報導,都是配合湖南省省委副書記梅克保率領的考察團來台採購,以「報導」形態呈現的置入性新聞。

陝西省代理省長趙永正於 9 月來台時,《中國時報》分別在 9 月 13 日與 17 日刊登的西安、陝西的專題報導也均為置入,包括:〈陝西吃喝玩樂旅遊大省〉、〈千年古蹟稀世珍寶舉世獨有〉、〈科技實力超強經貿「錢」力無窮〉等多篇。

吳豐山還出示一份監察院掌握的中國大陸與台灣媒體的合約書,指出,旺旺中時設在北京的公司,專門招攬中國政府的廣告業務,再轉包給台灣其他媒體,價格常是行情價的兩倍以上。這份《中國時報》與《聯合報》的契約就載明「付款方式,以匯款方式支付」,足證中國官方以金錢購買新聞的事實。

新聞置入帶來的金錢收益,讓合作媒體開始「自律」。張錦華比對湖南省副書記梅克保及陝西省代理省長趙永正來台前後的報紙,發現除了湖南省與陝西省的新聞置入之外,中國大陸的負面新聞也幾乎都不見了。

張錦華認為,這種台灣媒體形同被中國政府「收買」的現象,其實已經是國家安全層級的問題。她警告說,「當這種有效率的不實宣傳全面塑造中國大陸美好的形象時,台灣人民就會覺得中國政府、中國大陸都是好的,卻不知道這個國家有很嚴重的人權、環保問題。當有人指出中國的真實情況時,很多人會覺得有毛病,怎麼可能?慢慢地我們的警覺性越來越低,甚至很多人對中國政府產生了幻想」,最後有可能就是中國大陸「不費一兵一卒」、「兵不血刃」地實現統一,這無疑讓台灣的民主政治和國家安全面臨雙重危機。

根據新聞公害防治基金會的統計,2010 年全年的中國大陸廣告高達 119 則,其中大半用新聞編寫方式處理。該報告還引用 2010 年 10 月間,國安局長蔡得勝在立法院秘密會議中的一段話:「大陸團採購雖有商業目的,但也有統戰成分」,應區分「首要目標和次要目標」的內涵。

該報告還指出,中國大陸廣告幾乎全是中國大陸地方政府委託的「工商新聞」廣告模式,與政府的置入行銷並沒有區別。這些新聞置入的做法,不但可能影響台灣媒體的獨立自主性,使台灣民眾的「知情權」受到明顯的蒙蔽和戕害。更令人質疑的是,其購置新聞背後的政商利益,完全有違新聞真實及自由透明化的基本法則。

2010 年 1 月 12 日,立法院快速通過預算法修正案,禁止政府為置入性行銷編列預算,多年來的新聞置入做法終於停止。張錦華教授認為,雖然這是個指標性的進步,但還是讓人有些傷感,她說:「像台灣這樣一個自由民主已經有相當水準的地方,我們還常常自詡為我們是個民主自由的國家,但是我們的政府居然去買新聞,這本身是非常錯誤的示範。它只是把這個錯誤的工作取消而已,我們很難說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只能說差堪告慰。」

這種台灣媒體形同被中國政府「收買」的現象,其實已經是國家安全層級的問題。圖/Millenius@Shutterstock

「太陽花運動」:學生與學者的聲援

台灣媒體的混亂對本土政治產生了極為巨大的消極影響,被視為社會最主要的亂源之一。2006 年 11 月,《天下》雜誌在台灣中小學的教師與家長中進行調查,結果顯示,對於中小學生品格教育最具不良示範影響的前「三害」分別是政治人物、新聞媒體與電視節目。

在 2014 年以前,對台灣媒體遭受紅色滲透的擔憂,主要來自媒體本身與知識分子,但在「太陽花運動」中,以中天電視為代表的台灣多家中資背景媒體刻意扭曲這次運動,並抹黑反服貿運動主要支持者的行為,引起台灣民眾警覺。

「太陽花運動」完全是受香港占中運動的影響而發生。中國當局在處理香港「占中」運動的種種暴力與陰謀手段,讓台灣青年一代看到了台灣的將來,認為如果放任中共繼續滲透,台灣的民主與自由將岌岌可危。

「太陽花運動」獲得全球 17 個國家、49 個城市的聲援,以及全球多語文主流媒體的關注。但在台灣主流媒體的報導中,這場運動的面目卻比較陰暗。與台灣境外媒體的廣泛聲援不同,親共台灣媒體側重於報導學生造成立法院財物損失、有學生喝酒、有員警被打等片面「花絮」。

長期參與媒體改革運動的台灣學者管中祥發文稱:「大多數的新聞台一如過去對公民運動的報導,充滿著偏頗、扭曲、汙名、瑣碎與嘲弄,事件的『花絮』成了主要新聞,我們只看到爭議,卻看不到議題,看不到前因,只看到了當下的衝突。媒體彷彿戴上了偏光鏡,手上拿著帶有極光的利刃,無情且戲謔地揮向社會行動者」。

有民眾稱:「反黑箱服貿協議占領立法院進入 17 天,我們發現,『特定媒體』已經沉不住氣,開始針對能見度高夥伴,進行人格抹殺式詆毀攻擊,試圖打擊『太陽花學運』的士氣。」

親共媒體對學生運動的抹黑早已經引起抗議民眾的不滿,在立法院議場外頭,TVBS 及中天新聞的採訪車不但被貼滿了抗議貼紙,甚至被人塗鴉,上頭寫著:「感謝 TVBS 作假新聞給我爸媽看」、「朝聖中共紅天電視台」。

更多台灣人將 Facebook、BBS 在內的各大社交軟體,作為傳播訊息的主要平台。許多公民記者、網路媒體,新聞傳播科系的學生秉持「媒體不報,我們來報」的精神,在現場進行採訪,不間斷地進行報導,讓民眾在被扭曲的新聞裡,有機會看清抗議現場的面貌。

台灣大學教授鄭秀玲不憚勞煩,經過數月努力寫成的《兩岸服貿協議對我國的衝擊分析》,為本次反服貿提供了專業分析,青年學生中有 IT 專業知識者,將這份報告通過視頻、PPT 等製作方式傳上網路,盡可能讓更多的台灣人看到,將他們吸引到反服貿協議的「太陽花運動」中來。

自從中國大陸對台灣實行紅色滲透以來,親中媒體一直肆無忌憚地履行大外宣職能。在「太陽花運動」中,他們本想向中國政府展示「咱們大外宣有力量」,沒想到被台灣民眾用更先進的傳播手段擊敗。

《關於作者》
何清漣
媒體人及政治、經濟學學者。1956 年出生於湖南邵陽,先後畢業於湖南師範大學與上海復旦大學,並在湖南財經學院、廣州暨南大學任教。後在《深圳法制報》社工作,2001 年因政治迫害離開中國。現居美國,為「美國之音」專欄作家。

著有:《人口:中國的懸劍》、《中國的陷阱》(簡體版出於審查而改名為《現代化的陷阱》,榮獲1999年長江讀書獎)、《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策略大揭密》、《中國:潰而不崩》等書。其著作被譯成日文、英文、德文、韓文等多種語種。

美國《商業週刊》於 1999 年 6 月將何清漣評為「亞洲之星」(50 Leaders at The Forefront of Change,THE STARS OF ASIA)。1999 年《三聯生活週刊》將她列為 25 位時代人物之一,稱其「代表了中國改革的良心」。

備註:本文摘自何清漣的《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由八旗出版社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rsf.org/en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