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的核武發展史上,美國的種種誤判

北韓的核武發展史上,美國的種種誤判

「北韓同意凍結核子開發,並由美國於 2003 年年底之前,為北韓提供兩座輕水反應爐」。美朝第一次就北韓的核子開發問題達成的協議,為 1994 年 10 月於日內瓦簽訂的北韓—美國核框架協議。會中主要的參與者是北韓的第一外務次官姜錫柱和美國助理國務卿賈魯奇(Robert L. Gallucci)。根據賈魯奇回憶,具體的交涉從 1993 年 6 月就開始了。

北韓第一次打破與美協議:前總統卡特前往交涉

交涉開始一年以後,因為北韓宣布要退出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而發生變故。賈魯奇針對當時的情形說:「北韓雖然還沒有從使用完畢的燃料棒中,提煉製造核武等級的鈽元素,但已經拉高了我們對危機管理的關心程度」。賈魯奇為了不讓危機持續升高做了許多努力,他說:「當時我同時在處理 4 件事情。」

1. 強化駐韓美軍的實力;
2. 向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提出對北韓的制裁決議;
3. 由國際原子能總署對北韓進行檢查,以及
4. 製作「緊急應變計畫」(Contingency Plan)。

賈魯奇說,如果當時北韓真的提煉了製作核武用的鈽元素,柯林頓曾經考慮過要對寧邊進行轟炸行動。美軍也針對北韓的核武計畫,研擬過不同的軍事行動方案。

此外,美軍還對死傷和可能遭到波及的無辜民眾人數進行估算。雖然實施空襲轟炸造成的傷亡人數有限,但是一旦爆發戰爭的話,可以預期損失將會相當慘重。軍方人士在會議中指出,戰爭一旦爆發的話,「美國至少需要投入 10 億美元的軍費,而南北韓將會有 100 萬人犧牲」。

賈魯奇說:「總統和內閣官員們討論後,大家都不希望會發生戰爭,我們必須找到一個和北韓回到談判桌上的方法才行。」

於是美國一面呼籲北韓不要去提煉製作武器用的鈽元素,一方面設法促成國際原子能總署到北韓進行檢查的計畫:1994 年 6 月,美國前總統卡特到訪北韓,這個結果幾乎讓柯林頓政府放棄空襲的想法。雖然柯林頓政府中,大部分的人並不樂見急於建功的卡特訪朝。但是在賈魯奇看來,「(卡特訪朝)可以讓想要懸崖勒馬的金日成保住面子,」而且就結果來看,卡特和北韓都得到了他們想要的。

交涉到了 1993 年 7 月,姜錫柱向美國提出以凍結寧邊石墨反應爐的運轉,來換取輕水反應爐的想法。對於長年投身核子議題的賈魯奇來說,姜的要求是一個不壞的提案,賈魯奇說:「世界上目前約有 300 座正在運轉的核子反應爐,其中 90% 是輕水反應爐。」姜錫柱對賈魯奇說:「我們想要獲得現代化的技術,還有你們以及日本和韓國擁有的東西。」對賈魯奇來說,姜口中的話應該相當容易理解。

啟用輕水反應爐,並不表示就無法生產製造軍事武器用的鈽元素,但是若真的要這麼做的話,則需要相當頻繁的去停止反應爐的運轉。1994 年 10 月,美朝就「北韓同意凍結核子開發,並由美國至 2003 年年底為止,為北韓提供兩座輕水反應爐。直到輕水反應爐竣工為止,由美國每年向北韓提供 50 萬噸的重油作為替代能源使用」的內容達成協議。

圖/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 (IAEA)

誤判一:情資蒐集不周全

然而在這項協議簽訂後,出現了幾個美國當初沒有預料到的誤判:

第一個誤判:協議的內容過於聚焦在「鈽」元素上。北韓在 1993 年年底時,因巴基斯坦的班娜姬.布托總理訪朝,兩國的互動開始密切起來,還簽下了北韓向巴基斯坦出售「蘆洞」中程彈道飛彈的契約。之後巴基斯坦的財政陷入惡化,改由向北韓提供濃縮鈾的核能開發技術取代支付現金。

賈魯奇表示,美國到了 90 年代末期才掌握北韓利用鈾來進行核子開發的事實。他說:「大約在 1998 年,北韓暗地裡跟巴基斯坦學會了氣體離心(Gas Centrifuge)的技術。」

當然,在 1993 至 1994 年之間,賈魯奇於日內瓦和姜錫柱見面時,已經有些片面不完整的訊息傳進美方耳裡了,賈魯奇等人當然也會懷疑「北韓該不會想利用鈾來開發核武吧?」所以在協議的內容中,引用了訴求朝鮮半島無核化的《朝鮮半島無核化共同宣言》,照理來說濃縮鈾提煉應該也在禁止的行為之列才是。

然而賈魯奇也承認:「我們對於包含濃縮鈾在內的事項上,並沒有投入太多外交上的努力。」他說:「在我們的認知裡,北韓沒有提煉濃縮鈾的技術。因此在 1993 至 1994 年時,不可能花心思在這件事情上,當時我們的重點都放在鈽的再處理上。」

後來賈魯奇回憶到,「我們根本被北韓矇在鼓裡,他們不斷的和巴基斯坦在暗地裡互通款曲。」

誤判二:低估北韓的研發技術

第二個誤判:北韓之後進行了「助爆型裂變武器」(boosted fission weapon,又稱做「加強型核彈」)的開發。加強型核彈透過部分核融合反應,能有效率的進行核分裂作用,以產生強大的爆發力。這個做法不但可以節省核物質以及相關材料的使用,大小也只有一般核彈的四分之一左右。

北韓在 2013 年 2 月第三次核試後公布,「這次使用的彈體,彈型又小又輕,爆炸威力卻很驚人。」日美韓的分析認為,北韓在 2016 年 1 月第四次核試中,使用的應該就是加強型核彈。

部分科學家指出加強型核彈的問題在於,「它和一般的核彈相比,製作時因為可以使用濃度較低的鈽元素,因此提高了利用輕水反應爐來生產武器所需物質的危險性。」

事實上,當美朝簽訂核框架協議時,美方曾要求日本政府拿錢幫忙建設輕水反應爐,那時日方人員在非正式場合詢問過賈魯奇等人關於加強型核彈的事,「北韓將來有可能會製作加強型核彈,提供他們輕水反應爐太危險了。」但是賈魯奇等人擺出一副很不耐煩的樣子,只是不斷地說明,「用輕水反應爐很難提煉出核彈所需的原料。」

賈魯奇說:「製作加強型核彈時,為了提高核分裂,需要使用核融合反應的燃料。而核融合反應的燃料是『氘』和『氚』,或是從核分裂反應中得到的『鋰』。就算給北韓輕水反應爐,也不用輕易允許他們建設增強型裝置。」

如果賈魯奇等人努力促成的核框架協議能夠發揮效用的話,在凍結寧邊的核子反應爐,啟動輕水反應爐的情況下,北韓應該無法取得這些物質才是。

然而在 2015 年年底,韓國軍方核生化防護司令部做出結論,內容指出北韓透過在寧邊核子反應爐中產生的中子輻射來製作「氚」。從結果來看,北韓雖然沒有得到輕水反應爐,但事情經過了一番周折後,卻讓他們拿到了加強型核彈⋯⋯。

《換日線》作者的讀家說法:《報導太中肯成北韓「眼中釘」?日本記者大膽揭露不為人知的「核武真相」

《關於作者》
牧野愛博
朝日新聞首爾支局長。1965 年出生於日本愛知縣,早稻田大學畢業後曾任職於大阪商船三井船舶(現在的商船三井)。1991 年進入朝日新聞社,歷經瀨戶通信局、政治部、機動特派員兼國際報導部次長和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NED)客座研究員。著有多本與北韓主題相關的書籍,包括《金正恩的核武壓垮北韓的那一天》(暫譯)、《絕望的韓國》(暫譯)等。

圖/八旗出版社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牧野愛博(MAKINO YOSHIHIRO)的《金正恩的外交遊戲:你不知的北韓核武真相》(北朝鮮核危機!全内幕)。由八旗出版社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截自 Business Insider@Youtube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