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腳屋為什麼要建那麼高?「牛角屋」你又有聽過嗎?

高腳屋為什麼要建那麼高?「牛角屋」你又有聽過嗎?

馬來西亞傳統高腳屋:防潮、防蛇鼠

古代馬來人往往沿河而居,以「sungai」(河)命名的村落市聚比比皆是,甘榜(kampong,即村落或鄉村)是最小的地方行政單位,設有清真寺以便做禮拜,並散布大大小小的祈禱所,是供穆斯林每日五次禮拜之場所。

馬來人最基本的住所是用木柱支撐起來的高腳屋(也稱杆欄式建築),牆壁、屋頂和地板是用木板和編貝葉(俗稱亞答葉,attap)構成。馬來人通常以身體來類比房子,分別以「kepala」(頭)、「badan」(身軀)和「kaki」(腳)來命名屋頂、居住空間和支柱。

馬來人的房子分成幾個部分,首先是樓梯和門口。一般而言,傳統民宅皆有兩個出入口,前門在客廳,後門在廚房,後門沒有樓梯,或者台階數要比正門少,主要供自己人或熟人出入;家裡舉行儀式時,女性也以後門進出,男性則由前門進出。在進門之前都要洗腳或脫鞋,除了衛生考量,也有尊重的意味。

其次為客廳和廚房,客廳為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它兼具了多種功能,客廳是會客待友的交際場所,也是舉行各種宗教儀式及慶典的場所,它也可以當成臥室和休息室,一般只陳列簡單的家具,地上鋪有蓆墊,採席地而坐的方式。櫥櫃是馬來人最重要的家具,其主要功能是用來擺放餐具,其次才是存放衣物。廚房的地位絕不亞於客廳,是燒飯煮菜和用餐的所在,男人除了用餐,不大會逗留其中,此處主要是女人的活動和交際空間。

至於臥室,除了已婚的夫婦外,一般沒有隱私可言,也不固定,可以時常更換;有時也必須對外開放,成為禮拜的場所。此外,還有浴室、廁所和涼台。

馬來住宅地板離地數尺,以便防潮和蛇鼠的侵害,房頂為兩面坡式,又陡又長,以利雨水流通,也可遮擋戶外強烈的陽光,按照馬來人的習俗,房門不能開向南方,否則會帶來不幸。海邊漁村的住房通常正面面向大海,房子下面的空間往往有一艘用繩索捆綁的船隻,方便出入。住宅四周種有椰樹、香蕉、紅毛丹和榴槤等果樹,也畜有家禽如雞犬等。馬來人的住宅一般稱為「亞答屋」,其中一個最大的優勢是可以在短時間內,快則數小時,慢則兩、三天內建造完成。

牛角型房子,也稱為加當屋(Rumah Gadang)。圖/ShutterStock

米南加保族的「牛角屋」

在馬來半島另有一種源自蘇島巴東高原米南加保人的牛角型房子,也稱為加當屋(Rumah Gadang)。這些房子主要出現在森美蘭州。它最獨特的地方是屋頂,房脊中間凹陷,兩端高高翹起,遠看像船,而翹起的部分像尖尖的牛角,有些甚至會在房脊掛上真的牛角或者木雕牛角。據說這是為了紀念米南加保族歷史上一次重大的鬥牛勝利。

米南加保族是印尼的一個民族,也稱巴卡魯榮族。據說西元十四世紀時,滿者伯夷派遣一支強大的爪哇艦隊,企圖用武力征服這塊土地。面對強敵,巴卡魯榮人向來犯者建議,為免傷亡,雙方各挑選一頭水牛一決勝負,勝者即可統治這個地區。當時印尼各地盛行鬥牛,爪哇水牛凶猛善鬥,爪哇人自以為穩操勝券,滿口答應。他們牽出一頭體格健壯帶有尖角的公牛,巴卡魯榮人則放出一頭未斷奶,角上綁有鋒利尖刀的牛犢。比賽一開始,餓了一天的牛犢誤以為見到了母牛,迫不及待地奔到大牛肚子下找奶吃。大水牛拚命躲閃,小牛犢緊追不捨,使勁往大牛肚子下鑽,不一會,大牛就倒在血泊之中。為了紀念這次勝利,巴卡魯榮人就把名字改成米南加保人。米南意為「勝利」(menang),加保的意思是「水牛」(kerbau),結合起來便是鬥牛勝利的意思,而牛角也作為當地人表現成功的象徵掛在房頂。

此外,在東馬的原住民則集體居住在一種名為長屋,用木樁架空,離地數尺的高架長形建築。長屋的中間是長廊,兩邊是以家庭為單位的住戶。

馬來人以米飯、糯米糕點、魚肉和蔬菜為主食。圖/ShutterStock

馬來人的飲食習慣

在飲食方面,馬來人以米飯、糯米糕點、魚肉和蔬菜為主食,喜食辛辣,常以咖哩和辣椒佐料。由於宗教信仰的關係,馬來人不吃豬肉。魚常被製成鹹魚和魚乾,蝦醬(belacan)是馬來人獨有的調味料,氣味極為濃烈,在沃漢(J. D. Vaughan)的著述中就記載了這類味道濃郁的醬料;沙爹(Satey)則是充滿馬來風味的一種燒烤肉串。馬來人喜食雞牛,宰殺時必須請哈芝(Haji)開刀方可食用。清真(Halal)飯菜做好後,盛放在大碗或竹製容器裡,然後端放在地上,不使用餐桌,而是圍坐而食。男人盤腿而坐,女人則身體偏右跪坐,只有上了年紀的女人才有資格盤腿。

馬來人習慣用手抓取食物,用餐前必須洗淨雙手,在菜肴之間會擺放供清洗手指之用的清水。拿取菜肴時必須借助叉或湯匙,將之置於自己的餐盤,而不可用手直接拿取,然後再以右手五指撚飯菜入口。馬來人認為左手是不潔的,故飲食慣用右手,左撇子和右手殘疾者則例外。馬來人禁飲酒,故不以酒類招待客人。

嚼檳榔和荖葉是馬來人茶餘飯後最為喜愛的活動,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尤其是女生,更是喜愛,出門時常隨身攜帶一小鐵盒,內裡裝有檳榔、荖葉、石灰等物。馬來人認為咀嚼檳榔荖葉可除口臭,保護牙齒,還有提神醒腦的作用。此外,萎葉也是馬來傳統草藥,用以治療腹脹。

圖/聯經出版社 提供

《關於作者》
廖文輝
國立台灣大學歷史系畢業,馬來亞大學中文研究所碩士,中國廈門大學歷史學博士。現為馬來西亞新紀元大學學院中文系副教授、馬來西亞歷史研究中心主任、華僑大學華僑華人文獻資料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研究領域為東南亞史和東南亞華人。著有《許雲樵評傳》、《馬新史學80年:從南洋研究到華人研究(1930-2009)》、《華校教總及其人物(1951-2005)》、《華教歷史與人物論集》等。

備註:本文摘自廖文輝的《馬來西亞:多元共生的赤道國度》。由聯經出版社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聯經出版社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