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也能網購?兩樣科技技術,讓非法交易暢通無阻

毒品也能網購?兩樣科技技術,讓非法交易暢通無阻

網路已顛覆了諸多產業,毒品產業也可能隨後入列。自從史丹福大學的學生上網購買大麻以來,網路購物革命總會閃現非法藥物的身影。

隨著電子商務的發展,網路毒品交易也隨之成長。利用傳統的瀏覽器會留下電子版紙本痕跡(electronic paper-trail)和刷卡記錄,這些都是無法磨滅的資料,因此更難從網路上購非法產品,但有人正在設法克服這些障礙。

2013 年 10 月,美國聯邦調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FBI)宣布逮捕了「絲綢之路」(Silk Road)的幕後主腦。該網站銷售價值高達數億美元的毒品與各類違禁品,規模極其龐大,販賣整本藥典列出的數千種藥品,而且可將貨品寄送至全球各地,令人大開眼界。

傳統產業的網路零售蓬勃發展,如今連非法產業也不遑多讓。毒販跟普通零售商一樣,也能透過網路販毒來降低成本。吸毒者如同一般消費者,亦能享受線上瀏覽和送貨到府的便利。有沒有安非他命的亞馬遜(Amazon)?或是搖頭丸的 eBay?倘若真有其事,它將如何改變毒品產業?

網購毒品,幾與普通購物流程無異

即使對毒蟲而言,購買毒品也不是件輕鬆愉快的事。交易時通常緊張而匆促──大夥兒忙著算錢,不是在夜店黑暗的角落、就是在人煙稀少時於公園遞交裝有毒品的骯髒塑膠袋。交易毒品是非法的,無論對買家或賣家而言,交易毒品風險極高,有可能被警察盯梢,或者遭人毆打、搶劫或敲竹槓,但無法報警處理。

此外,毒販的客戶服務非常糟糕。美國搖滾樂歌手盧.里德(Lou Reed)[註 1]在 1967 年推出首張專輯時唱過〈我在等這個男人〉(I’m Waiting for the Man),歌詞描述在哈林(Harlem)褐砂石房屋(brownstone)內購買 26 美元海洛因的經驗。盧.里德透過歌曲抱怨:「他從不早到,老是遲到。要學的第一件事,就是得耐心等待。」對於上街買毒品的人而言,情況從那時起便沒太大的改善。

然而,上網購物有截然不同的體驗。我坐在客廳,喝著茶和吃著巧克力餅乾,悠閒瀏覽針對數十種略有差異的海洛因評價。一位顧客對「神龍小子」(dragoncove)賣家以每公克 200 美元出售的一批「阿富汗高品質海洛因」稱讚不已:「簡直棒極了。我吸的量遠比平常還少,卻爽到上天堂!」

自稱「優等紳士」(GentsChoice)的傢伙以每半克 70 美元販售「第三號超強效亞洲海洛因」。他刻意打廣告,貼出一位滿意買家的評價:「總能隔天出貨,聊起來很愉快。兄弟,謝啦!」產品旁邊還付上賣家的簡短描述,許多人會設計看起來很專業的標誌,比如非寫實的神龍或舊時中國鴉片館(opium den)的圖案;提供的產品以高解析度照片展示:不是類似粉筆的白色粉末,就是褐色結晶物質,看似浸泡於咖啡的糖塊;寄送選項與交易條款則位於顧客回饋分數(customer feedback score)旁邊。若撇去不看出售的商品,這個網站與 eBay 網站一模一樣。

網購毒品,幾與普通購物流程無異。圖/William Potter@Shutterstock

源源不斷的網路毒品交易平台

我瀏覽的就是「演化市場」(Evolution Marketplace),來自世界各地的賣家透過這個暗網,用匿名交易非法商品和服務,而目前最受歡迎的就是毒品。「絲綢之路」下線之後,有段時間感覺網路毒品交易似乎將受重創,因為這個網站曾經身居霸主地位。

「絲綢之路」閉站時,上架毒品高達 1,300 種,乃是迄今為止最大的線上販毒市場。神祕的經營者自稱「恐怖海盜羅伯茨」(Dread Pirate Roberts),沒想到被揪出來時竟然是身材瘦弱的年輕人羅斯.威廉.烏布里希特(Ross William Ulbricht),他是德州大學物理系的畢業生。

2015 年,前童子軍烏布里希特被指控從舊金山的電腦上經營該網站而被判處終身監禁。然而,在他被逮捕和定罪之後,網路的毒品交易依舊猖狂。自從「絲綢之路」閉站以來,模仿者紛紛湧現,使販毒網路黑市更加蓬勃。

多數暗網壽命都不長,我瀏覽「演化市場」之後,這個地下網站不到幾個星期便消失;然而,舊暗網一下線,新暗網便即刻遞補。非營利組織「數位公民聯盟」(Digital Citizens Alliance)持續追蹤數十個這類地下網站。

我撰寫本書時,最大的暗網市場是「安哥拉」(Agora),其標誌是手持半自動步槍的蒙面人。其他殿後的大型暗網包括「核子」(Nucleus)、「湯姆」(TOM)、「中土」(Middle Earth)與「暗黑銀行」(Black Bank)。2015 年年初,數十個大型暗網總共上架了 4 萬多種毒品,數量為恐怖海盜羅伯茨仍在營業時的兩倍之多。

隱藏身份的秘密:利用暗網、比特幣進行交易

透過網路購買毒品,似乎對相關人等都很危險。瀏覽記錄會被保留下來,信用卡公司也會警覺這類違法線上付款。然而,詐欺技術已飛躍成長,早已克服障礙,讓買賣雙方得以掩蓋行蹤。

首先,「演化市場」之類的網站隱藏於所謂的暗網,暗網屬於網際網路的一部分,卻沒有被普通的搜尋引擎列入索引,得用特殊的瀏覽器才能造訪;其中最受歡迎的軟體是「洋蔥瀏覽器」(TOR browser)[註 2]

它使用最初由美國海軍研究實驗室(US Naval Research Laboratory)研發的技術來執行所謂的「洋蔥路由」(onion routing)。這種技倆會讓網路流量在伺服器之間互傳,像洋蔥一樣將訊息層層加密,故有此稱號。(暗網的地下網站有很有趣的尾碼 " .onion ",而不是更常見的 .com 或 .net。)「洋蔥路由」能讓用戶的網路瀏覽記錄無法被人追蹤,假使你是政治異議人士、間諜、調查記者(investigative journalist),甚至是毒販,這種上網手段確實很方便。

再來是付款問題:比特幣(Bitcoin)恰好派上用場。比特幣是全球最重要的數位貨幣(digital currency)系統,不依靠中央銀行運作,而是仰賴電腦網路在「挖礦」(mining)過程中執行複雜的數學運算來產生新的「硬幣」。

設立比特幣帳戶有點麻煩,但並沒有特別複雜,而且和洋蔥瀏覽器一樣,使用這種貨幣完全合法。比特幣的價值起伏很大:2013 年初,它的價格不到 15 美元,當年 11 月底時就飆漲到將近 1,000 美元,然後在 2014 年底跌回到 300 美元。但是網路購物者願意忍受比特幣暴漲暴跌,因為這種數位貨幣如同洋蔥瀏覽器,能讓他們隱藏身分。

暗網的「魅力」

無法追蹤的瀏覽方式與匿名付款相互結合,使得網路犯罪市場蓬勃發展。暗網不僅賣毒品,也販售各種令人生厭的東西。據數位公民聯盟估計,銷售清單中大約三分之二是非法麻醉品,其餘三分之一的物品或服務則更加邪惡。

較大的暗網通常都不會販售非法的色情影片與殺人合同,據說有人會在暗網更陰暗的角落偷偷提供暗殺契約。然而,多數地下黑市網站會毫無顧忌地銷售武器,從(打架用的)指節銅套(brass knuckles)、手槍,到槍械的 3D 列印藍圖;被盜竊的信用卡資訊、偽鈔與假身分證也賣得嚇嚇叫。

暗網還賣一些奇奇怪怪、不甚起眼的小東西。我瀏覽了「演化市場」的「吸毒用具」(drugs paraphernalia)區塊,發現用來吸食冰毒的玻璃菸斗[註 3](美國製造!!!完全不含鉛和添加劑,不像中國製造的垃圾)以及電子包裝袋封口機(製造商展示如何用它在開封的奇多玉米棒包裝袋之內密封一批大麻)。

最奇怪的是,有一家供應商專門針對需要通過藥物測試的人,兜售「乾淨的合成尿液」(synthetic clean urine)。供應商「包你驗尿過關」(CleanU)最務實,販售名為「掩護陰莖」(ScreenyWeeny)[註 4]的商品,號稱是「全世界最好的假陰莖,採用按壓即尿的技術。」假陰莖有 5 種顏色可選,包括「北歐白」(NordicWhite)[註 5]和「拉丁棕」(LatinoBrown)。顧客評價都不錯。

這些暗網目前成交了多少毒品交易量?吸毒者年度報告「全球毒品調查」(Global Drug Survey)指出,某些國家的民眾已經習慣透過網路購買毒品。這項報告是選擇加入(opt-in)的調查,表示全球大約 8 萬名參加最新一輪調查的人無法代表普遍人口。然而,這份報告足以顯示,經常吸毒的人逐漸習於上網購買毒品。

總體而言,只有 10% 的人說他們曾上網買毒品。美國的比例為 14%;英國的比例最高,達到 22%。(可見毒品產業類似於合法的零售業:英國人也最愛上網買普通商品。)

" B2B " 毒品交易,營業額看漲

即便這些數字也或多或少低估了網路經濟扮演的角色,因為有證據指出,暗網的許多客戶就是經銷商,他們透過這些網站來批量購買商品。許多供應商替大量購買的客戶提供折扣,後者購物顯然不是為了個人消費。

在「演化市場」網站,名叫「荷蘭專家」(DutchMasters)的賣家接受了想購買半公斤以上古柯鹼的人詢問:如果按公克銷售,這麼多的量足以賣到數萬美元。針對原先「絲綢之路」銷售商品的一項學術研究估計,該市場大約有五分之一的商品是針對經銷商。

從價值來看,這類「企業對企業」(business-to-business)交易占了該網站買賣的 31%-45% 之間。倘若如此,即使是從經銷商或朋友「離線」(offline)購買毒品的人,也可能買了在供應鏈早期階段透過網路交易的毒品。

很難估計網路毒品經濟的總價值,尤其因為比特幣的幣值會巨幅波動。FBI 最初估計,營運兩年半的「絲綢之路」促成了 12 億美元的交易額,但後來又下調這項粗略估算:先前估計時,比特幣的幣值接近高點,但是「絲綢之路」的多數交易是在比特幣幣值較低時所進行。

FBI 根據每筆交易進行時的波動比特幣幣值來估算,修正後的數字比原先低了許多,只剩 2 億美元。全球毒品市場的總值約為 3,000 億美元,前述數字與其相比,無疑小巫見大巫。然而,僅兩年便有這種交易量,實乃非比尋常。反觀 1997 年,當時 eBay 已經上線兩年,即將在股票交易所上市,每年的營業額也只有大約 1 億美元。

如今,這個交易平臺每年大約經手 800 億美元的商品。「絲綢之路」的暗黑繼任者已經壯大不少,若能跟傳統網路企業一樣以相同的速度成長,可能在 10 到 20 年之間便會分食一大部分的毒品交易。

破解網路毒品交易之道看似容易,實際上可行嗎?

然而,他們的前景仍然堪憂。「絲綢之路」已經垮臺,表示暗網界的市場仍然無法逃過恢恢法網。只要營運者決定黑吃黑騙錢,包括「演化市場」的其他暗網也會下線:演化市場於 2015 年神祕消失時,人們認為該網站的管理員騙取了大約 1,500 萬美元的比特幣託管金(escrow)。暗網都仰賴比特幣和洋蔥瀏覽器來運作,各國政府只要禁止這兩項服務,便可拆了這些地下網站的臺。

不過,目前沒有任何禁令跡象。德國財政部已將比特幣視為一種貨幣,表示可以對它徵稅。美國的溫克沃斯雙胞胎(Winklevoss twins)幾乎掀起了網際網路熱潮(dotcom boom),這對兄弟曾控告臉書(Facebook)創辦人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竊取他們的臉書構想,爾後投資金錢創立比特幣交易所。

到目前為止,多數民主政府都不願意取締洋蔥瀏覽器,因為它雖然會被非法誤用,卻仍有合法用途。英國的「國會科學與技術辦公室」(Parliamentary Office of Scienceand Technology)便反對禁令,指出民眾在 2011 年的「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期間廣泛使用洋蔥瀏覽器,西方檢舉人和祕密記者亦是如此。

如果匿名網路市場被視為真正的威脅,或者被更多人用來計畫或資助恐怖主義,各國政府的態度可能會改變。然而,試圖禁止洋蔥瀏覽器的政府(包括中國)卻發現窒礙難行:「絲綢之路」倒臺之後,新的暗網便迅速興起,表示各國即使聯手打擊暗網,不久之後也會出現替代瀏覽器與新的數位貨幣。

網路零售業不會消失,無論販毒市場或合法經濟皆是如此。警察可能不樂見這點。然而,某些已經站穩腳步的毒梟已然備受網路革命的威脅,這些毒販相當痛苦,警方只是傷點腦筋,根本不算什麼。

註 1:盧.里德是「地下絲絨」(The Velvet Underground)樂團主唱,曾入選搖滾名人堂,為多產的搖滾巨星,生前爭議不斷,多次被指控家庭暴力、濫用藥物與種族歧視。

註 2:TOR 是 The Onion Router(洋蔥路由器)的縮寫。

註 3:冰毒燃燒後會發出刺鼻氣味,吸毒者會用水煙斗形式的冰壺,利用水來過濾嗆人的氣味。

註 4:screen 意為藏匿包庇,weenie 意為小陰莖。

註 5:具有北歐日耳曼民族外貌的人,指身材高、黃頭髮和藍眼珠。

換日線作者怎麼看:《毒家企業》讀後感:用「企管學」一窺全球毒品產業鏈

《關於作者》
湯姆.溫萊特(Tom Wainwright)
擁有牛津大學哲學、政治學、經濟學學位,曾經擔《經濟學人》(Economist)駐墨西哥市的記者,負責報導墨西哥、中美洲和邊境地區的新聞。他目前是《經濟學人》的英國編輯,也替《時代雜誌》(Times)、《衛報》(Guardian)、《文學評論》(Literary Review)與《華爾街日報》撰寫文章。

圖/寶鼎出版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湯姆.溫萊特(Tom Wainwright)的《毒家企業:從創造品牌價值到優化客戶服務,毒梟如何經營販毒集團?》(Narconomics: How to Run A Drug Cartel),由寶鼎出版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Pilotsevas@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