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離上班族身份後,我才理解的事情:萬事都追求精確的社會,是最貧瘠的

脫離上班族身份後,我才理解的事情:萬事都追求精確的社會,是最貧瘠的

新的一年,可能有些讀者正打算要辭去現有的工作,重新展開新的人生。在接下來的文章中,我想聊聊我的生活因為「龜時間」,而發生了哪些改變。我認為最大的改變在於,我理解到,我必須對自己工作、甚至是人生的所有面向負責。當然,當我是個上班族時,也會有所謂的責任。但身為上班族時,我的心態是,反正後面總是會有公司撐著,我只要在一定的範圍內行動就好。

然而,當你自己負責一個事業時,雖然有權力可以選擇何時要休息,但相對的,如果選擇了休息,收入就會變少。或是如果臨時發生了什麼事,很有可能連營業都沒辦法。我必須認真謹慎看待每一天,也充分體會到何謂「活著」。

另外,和上班族最大的差異,就是沒有所謂明確的休假日。雖然在輪班制度上,一週會有一天的休假日。但即使是休假日,其實還是無法讓腦袋完全脫離工作。特別是開業第一年,即使休假,也得忙著剩下未完成的瑣碎雜事,所以等於是沒有休假。雖然工作量增加,但因為慢慢實現了自己的夢想,所以心理上的壓力,反而是漸漸減輕的。

為了讓自己能走更長遠的路,適當的休息是必要的。因為可以自由運用時間,所以有機會的話,我會把一些工作帶回家,增加自己與家人孩子互動的時間。換句話說,我從之前總是被時間追趕的生活,改變成現在必須自我進行時間管理的生活模式。

我常常被人家唸,以前在當上班族的時候薪水比較高,且生活也比較安定,何必要選擇現在這種自己開民宿的生活呢?但取而代之,我得到的是與社區居民的互助關係、可以從事喜歡的工作的喜悅、以及與家人共度的快樂時光。我想,我最大的改變,應該就是增加了用金錢無法計算的財富吧?

夢想中的民宿,過著烏龜般的時間。圖/booking.com

「時間就是金錢」,準確嗎?

時間是無形的、難以捉摸的。從人類歷史來看,本來夏天的白晝就比較長,所以我們在夏天會工作比較長的時間;相反的,冬天的工作時間則會比較短。人類一直以來都是依循著大自然的道理而生存下來。

即使後來發明了時鐘,但人類在很多時候,還是會利用因季節而稍微改變時間長短的「不定時法則」,來調整生活作息。不過隨著技術的發展,現在連一秒鐘的長度都被精確計算,這種人工的時間左右著我們生活的步調,特別如果是上班族的話,一年四季的工作時間都一模一樣,而我們也早已認為那樣的模式是理所當然。

追求精確時間的極致表現,大概就屬日本的交通工具時刻表了。外國人總是讚嘆著日本時刻表的準確度,我想,那也是要歸功於日本人追求精進的技術,以及勤勉努力的特性。不過,那真的能為人類帶來真正的幸福嗎?為了掌握精確的時間,現在我們生活的時間,必須細到以「分」為單位。如果電車晚了一分鐘,我們就會開始感到煩躁不安; 或朋友遲到 5 分鐘,我們就會忍不住抱怨。

其實,「時間」本來就只是將一天劃分成幾個區段的單位而已。不過,在大都會,本來這樣單純的一個單位,卻被人類操控著。人畢竟不是機器,如果長期在沒有空隙可以喘息的狀態下,肯定會累積過大的壓力。我想,一個萬事都要追求最精確的社會,或許也是精神最為貧瘠的社會吧?

雖然我並不清楚人類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以時間長短作為薪資的標準,但有句話: 「時間就是金錢」,可以看出時間是具有金錢價值的。雖然,為了賺取生活費,本來就必須付出時間以換取金錢。

不過,如果是在工作以外的時間、甚至是自己的閒暇之餘, 真的也必須用那麼精確的時間來生活嗎?即使沒做什麼大事,但那段完全屬於「自我」的時間,也是相當重要的。金錢畢竟只是個工具,並非是我們追求人生的最終目的,我們又何苦為了金錢,而斤斤計較時間要多麼的精確呢?

圖/Shutterstock

在講求效率的社會,逐漸模糊的「人」的本質

在現代社會裡,手機或是網路,這些讓我們生活過得更便利的工具俯拾即是。但我們卻也常被過多的情報,壓得喘不過氣。隨著科技的進步,讓我們自以為人類過著進化的文明生活。然而實際上,我們因為身邊充斥著過多的資訊,反而讓我們失去了思考的機會與智慧,也減少了與身邊家人、朋友對話的時間。這樣的生活讓我們忽略了身為「人」應該追求的本質。我們的精神層面漸漸墮落,卻毫不自覺。令人不免擔心,人類會不會哪一天就這麼墜入谷底了呢?

有些人天生就是急性子,有些人天生就是慢郎中。我們何不尊重每個人的個性,讓他們按照自己覺得舒服、自在的步調前進就好呢?然而,在現實生活裡,我們往往將「效率」擺在第一順位,在追求競爭的風氣下,強化了每個人都必須「快速」的生活形式。只是我認為,在「終生雇用」這種工作結構漸漸崩解的現代社會,唯有每個人都找到一個適合自己、且無須任何勉強也能持續的工作,才能為社會的永續發展打下穩健的基礎吧?

完成了夢想中的民宿,我重新體會到的是,如果一心只想著要趕快到達目的地,反而不一定會得到幸福。圖/booking.com

夢想中的民宿,過著烏龜般的時間

民宿「龜時間」,是我和鈴真由兩個人共同的結晶。我們因為體驗過南美、亞洲或非洲的日常生活,知道時間緩慢的流動,以及人與人之間的對話是多麼重要,所以將我們兩個人的共同感受,以民宿「龜時間」的形式呈現。

雖然民宿不大,但我們兩人都想藉著這小小的民宿,去證明「比起思考怎麼賺錢、花錢,思考如何度過你的『時間』, 應該蘊含著更多有意義的人生哲理」。為了實現一個可以永續發展的社會,我們刻意不選擇都市,而是選擇可以自給自足的鄉間,作為民宿的地點。如果當初是選擇在都市的話,或許可以過著比現在更加方便的生活吧?我常在想,若是在大城市也能夠實現永續發展的理想,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完成了夢想中的民宿,我重新體會到的是,如果一心只想著要趕快到達目的地,反而不一定會得到幸福。反之,越放慢腳步, 反而可以離目的越來越近!

那麼,幸福究竟在哪裡呢?有關這個問題,我想,當自己決定好一個目標,並全神貫注朝著目標接近的過程裡,幸福就存在其中。舉個例子來說,即使沒搭上新幹線,搭乘各站停車的慢車旅行,雖然路程緩慢,但或許可以體會到更深層的旅遊之趣。

備註:本文摘自櫻井雅之的《龜時間》,由沐風文化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booking.com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