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敗西方文明!當煽動民粹的中華秩序,走向法西斯的老路:「中國崛起」背後的那些 Bugs(下)

打敗西方文明!當煽動民粹的中華秩序,走向法西斯的老路:「中國崛起」背後的那些 Bugs(下)

前篇:「是時候讓中華取代美帝,實踐接管世界的『天命』!」:中國崛起背後的那些 Bugs(上)

作為權威聲音,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2013 年上任以來,多次正式宣布:「中國夢的最大公約數,就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中國有堅定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其本質是建立在 5,000 多年文明傳承基礎上的文化自信」。

今天的中國已經前所未有地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夢想。中國要「通過實現中國夢,同各國人民一道,攜手同圓世界夢」,亦即打造一個人類命運共同體。以「天下大同」為特色,並要納入「美國夢、歐洲夢、非洲夢、亞太夢、拉美夢」。由此,世界正在經歷「四百年來未有之大變局」。

習近平在 2017 年的《新年賀詞》中如是說:「中國人歷來主張『世界大同,天下一家』⋯⋯我真誠希望,國際社會攜起手來,秉持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把我們這個星球建設得更加和平,更加繁榮。」

這一番宣言與毛澤東當年的「世界人民大團結」和「把地球管起來」的口號頗有異曲同工之處,亦即要在一個新的更大規模基礎上復興中華秩序,以極為誘人的方式,對存在了四個多世紀的西發里亞國際關係體系提出根本性挑戰。

習近平在 2017 年的《新年賀詞》中如是說:「中國人歷來主張『世界大同,天下一家』⋯⋯我真誠希望,國際社會攜起手來,秉持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把我們這個星球建設得更加和平,更加繁榮。」圖/Shutterstock

美國對中國人民的威脅,其實有限

在中國重新普及和流行起來的具有各種名號的中華秩序觀念,意味著中國「與西方不可避免的文明衝突」即將到來,就像解放軍將領劉亞洲在他的《西部論》裡所描述的那樣。

劉的「西進」地理戰略藍圖,建議中國應該努力先奪取歐亞大陸這個「世界島」,然後與「美利堅帝國」就世界權力而戰;如果需要的話,甚至還可以進口西方的民主制度作為有效工具。

一部名為《狼圖騰》的暢銷書,則大肆美化種族與民族之間的衝突和對抗,極端崇拜殘酷暴力和狼群式捕獵者之野性精神,並將這些精神作為復興漢、唐、元、清諸世界帝國榮光及改造世界的方法。

留美回國的學者潘維等人理直氣壯地鼓吹運用秦漢法家的治國手段,在世界上加強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權力。還有人明確寫道:中國應該重複秦帝國的成功,「以中國之道和中國之法,建立一個新的乾淨世界」,進而拯救整個人類,因為中國之道是優越而不可戰勝的「天道」,而對應的西方之道不過是災難性和不可取的「人道」而已。中國要為 21 世紀的世界新戰國時代做準備,並擊敗其他各國的呼籲也已經隨之出現。

與中華秩序相關的倫理道德、價值觀、行為規範,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顯著復甦:當今中國往往被描繪成正處於一場生死攸關的大搏鬥中,就像過去那些為了天下一統,而非贏即輸的拼搏一樣

於是,為了得勝而不擇手段地採用各種戰略戰術,也就都沒什麼合適不合適了。暢銷書《超限戰》及其大量模仿者,就在竭力提倡無限制和不對稱地使用武力,包括使用恐怖主義在內的一切手段,贏得中國勢將要打的總體戰。

解放軍高級軍官劉明復的《中國夢》一書,則公開呼籲中國要勇於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頭號軍事力量,擔當一個「更好的」的世界領袖。海外學者發表的一項研究表明,這「共識」早於 2013 年就已經在北京出現,即把美國視為中國最大的終極敵人。雖然任何一項認真的研究都會表明,美國最多也只對中共的秦漢式政體構成政治威脅,卻顯然與中國人民的國家和民族利益沒有任何重大衝突

圖/Shutterstock

被僭用的漢族民族主義,可能製造的世界級危險

建立中華秩序的國家主義中國夢,勢將給中國人民和整個世界都帶來一個「大倒退」。中華文明真正的「最好時期」,是中華秩序要嘛衰弱、要嘛根本不存在的時期,而不是目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裡被錯誤而無知地、或虛偽而別有用心地美化與崇拜的那些秦漢式世界帝國。

中國以及包括中共統治菁英在內的中國人民,在過去 30 多年裡回歸到這些「最好時期」之一,即晚清和中華民國時期的發展軌道上,並由此獲得了巨大的成就。投入巨資大力推動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運動,即重建一個秦、漢、唐、元或清帝國,不過是要在全世界復辟以秦漢式政體為基礎的中華秩序世界帝國。

日益富強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依然沒有其秦漢式政權必需的中華秩序,但似乎已經重新拾起了毛澤東方案,解決它與西發里亞世界秩序之間那固有的系統性衝突:中共不打算在政治與意識形態上改變自身以適應世界,而是決定遵循「天命」,用武力和詭計去利用、破壞現存國際秩序,藉以獲得更多權力,然後重新安排掌控其國際環境,最終按自己的意願重塑整個世界秩序。

如果說極端民族主義情緒,曾經主導了法西斯主義運動在 20 世紀的德國和義大利占了上風,並建立起極權主義政治秩序,那麼,被僭用的漢族民族主義,也可以同樣地在 21 世紀把中共的中華秩序運動推向同一個結局。

建立中華秩序的天命(Mandate of Heaven)、民命(Mandate of the People)或者時代使命(Mandate of the Era),現在似乎即將引導崛起的中國力量。

僭用儒學之名,中華人民共和國到 2016 年已經在 125 個國家設立了 500 家孔子學院(僅在美國就有 109 個),以實現其「走出去」和「大外宣」的戰略目的。北京日益活躍地在非洲、東海和南海等地積極擴張權力,旨在成為「海上強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袖們巡訪世界各地並大筆撒錢,以促進其外交部長描述的「升級」外交和中國富有遠見的「全球治理觀」,為「新型大國關係」和「更多的中國聲音」,以及「新東亞秩序」和全球性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而努力。

伴隨「一帶一路」這跨國投資基建項目的宏偉計劃付諸實行,龐大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和金磚銀行(BRICKS Bank)也隨之誕生──中國下起了為「國際經濟新秩序」制定規則的「一盤大棋」,其強烈動機就是對抗乃至取代由美國領導的現存國際金融和貿易制度。為此,北京在 3 年內就承諾要花費 1.41 萬億美元,以今日美元計算是馬歇爾計劃總預算的 10 倍以上。

國際社會應該關注並了解中國夢:中華秩序的復興將把全世界置於一個中央集權政府之下,一個(但願是仁慈的)獨裁者而非法治制度之下。中國夢裝腔作勢地要把 19 世紀以前,中華世界的長期停滯和專制主義重新包裝,作為中國針對現存西發里亞體系而提出的替代方案。

有些外國學者們已經看到,當前中國政府的治理和政治願景被讚譽為和諧而優越的中國夢,從而加強了「中國的軟實力,可以作為世界政治裡一個有效的普世模式的源頭」。它激化了關於文明衝突的國際大辯論,提出「一個新的國際霸權,把中華帝制的層級統治制度更新為 21 世紀的世界秩序」。北京的新國際努力儘管被勾畫為一種所謂的「另類現代性」(alternative modernities),但其實不過是另一種形式的帝國主義而已。

然而,與毛澤東時代不同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內部出現了批評和反對「中華復興」的聲音:儘管中國夢頗受許多中國菁英的青睞,但一些中國學者已經認為,中華秩序不過是「一個有趣也許是過於美麗的烏托邦」。

日益受到壓制但仍然活躍的中國自由主義思想家們,已經開始公開地拋棄中華秩序觀念,並警告說,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主義,不過是渴望重建中華秩序的一種秦漢式威權政體的變異,作為一種民粹,只會像納粹國家主義的德國和軍國國家主義的日本那樣,把中國和中國人民都帶入深重災難。

圖/Shutterstock

《關於作者》

王飛凌

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博士,現任美國喬治亞理工大學納恩國際事務學院教授,為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CFR)成員。曾任教美國軍事學院(西點軍校)和美國空軍學院。在中國、法國、義大利、韓國、日本、 澳門、新加坡、台灣等地的十餘所大學擔任過兼職、榮譽或客座教授/研究員。主要研究國際關係,政治經濟學和中美關係。出版中英文著作七種(含合編兩種),包括《中國的戶口制度》(美國史丹佛大學出版社 2005 年)。另外發表過中英文文章數十篇,其中一些已經被譯為法、意、韓、日文發表。曾在多家國際媒體受到採訪,包括 Al Jazeera, AP, BBC, CNN, The Financial Times, The New York Time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聯繫電郵:fw@gatech.edu.

圖/八旗文化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王飛凌的《中華秩序:中原、世界帝國,與中國力量的本質》(The China Order: Centralia, World Empire, and the Nature of Chinese Power),由八旗文化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