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現場】國際觀,怎麼教?──從拋下歧視偏見、與東南亞朋友「搏感情」開始

【教育現場】國際觀,怎麼教?──從拋下歧視偏見、與東南亞朋友「搏感情」開始

大多數人應該都同意,下一代的舞台應該在全世界,但要怎麼讓這件事發生呢?獲得第一屆親子天下「教育一〇〇」競賽肯定的均一中學「國際連結課程」(Combined Studies)經驗或許可以參考。

以下針對高二「國際議題」(International Issues)的課程做分享。

高二上學期:找回「自我認同」

教育學者皮亞傑(Jean Piaget)說,像是社會學、歷史學這些「需要經驗材料的智能」,必須待升上高中,有了親身觀察、人事歷練與反思內省之後才會出現。同樣也是在這個年紀,很多青少年由於社會快速變動,常面臨「認同瓦解」(Identity Crisis)的危機。

均一中學的學生由外省、閩南、客家、原住民到新住民共同組成,一些成績優秀的部落孩子計畫靠獎學金繼續出國深造,卻也可能因此被貼上「忘本」、「失根」、「背叛族人」的標籤,其他孩子也可能會因為從未思考「自己是誰」,而在上大學、出社會後感到茫茫然、沒有方向。這些都是臺灣教育過於重視智能發展,忽略心理需求的典型現象。

另一方面,臺灣目前的社會氛圍對於原住民、新住民的錯誤刻板印象,種種「成見威脅」(Stereotype Threat),往往間接使得這些被貼上標籤的青少年陷入自卑,更難從自我長出力量。如何為這些高二生設計與此類問題相對應的課程,引導他們走出困境,讓孩子在面對不公平的社會現狀時,仍能建立自己的價值觀,找回自我認同,成為高二課程的重心。

這門課的起始由我與來自加拿大溫哥華的 Matt 老師、美國加州的 Dee 老師共同設計,我們分別把對於加拿大第一國家(First Nation)、美國印地安人文化、紐澳原民發展、海外華人等的了解,發展成完整的課程,在「國際間比較」的主幹上,以認同做為主軸,提供學子們一個嶄新的觀點。

舉例來說,紐西蘭經過公私部門多年努力,終於正式通過了雙文化政策,所有官方文件都必須用英文與羅馬拼音的毛利文傳達,歷史課的教學也得用兩種觀點來闡述,並搭配法律地位、政府部門活動等配套措施一起執行,把占紐西蘭 15%人口的毛利人文化一併提升到了與白人文化等高的地位。

然而,也有一派學者認為,「多元」或「雙元」不需要政府栽培,只要不壓制,讓大家自由競爭就好,過度特意的規範反而會適得其反。一旦「雙文化」地位確立,反而會讓人忘記毛利文化其實仍屬弱勢,長遠來說對於毛利文化的存續並沒有實質意義。

以上相輔相成,又似對立的論點,一併都在國際連結課程裡被拿出來討論。畢竟每一個歷史事件都有正、反觀點,唯有不斷學習、論證、辯論,才可能獲得一條比較清楚的思路脈絡,絕非目前媒體、政界、學界那種對錯分明的簡單二元思維。

臺灣現下宛如平行時空、互不相讓的社會運動,與國內從政治界、商界、新聞界到教育界,總以清算與仇恨的方式處理異己,嚴重缺乏包容與體諒之心脫不了關係,上梁不正,大多數青少年自然怨天尤人,不懂得「面對自我」與「聆聽他人」。

經由「認同」課程──社會對原住民的刻板印象、漢人主體思維的偏頗、紐西蘭的原住民政策、歐洲的歷史教育思維等──一一攤在學生面前。雖如同打開潘朵拉盒子般揭露出社會的不公不義,也刺激了他們進行深度思考。

高二下學期:文化肯認與「新南向」

開啟自我認同後,我們正式帶著孩子走向國際,盼望他們超越傳統的謙卑概念, 改以「文化肯認」看見世界。

目前政府大力推動的「新南向」政策與中國「一帶一路」計畫中的海洋經濟帶相同,皆是把焦點轉向東南亞與南亞國家。如果我們把「新南向計畫」的目的,想成是一個摒棄成見、重新(從心)認識世界、虛心向世界學習的契機,那麼臺灣高達數十萬名的東南亞移工、新移民朋友,不正是那一扇最適合的關鍵之窗嗎?

學生前往富岡漁港拜訪漁工,烹調了一道道印尼與菲律賓料理。圖/時報文化出版 提供

在臺東,東南亞朋友主要可分成「越南籍的新移民女性」與「印尼籍的看護與船工」兩大類。在移民署的引薦下,學生先到越南餐廳專訪新移民女性,這一群被學生從網路翻譯軟體學來的越南語問候逗得笑彎了腰的大姐,在學生發自內心的好奇、真誠的關心之下,最後不但搬出自己的越南國服讓學生體驗越南文化,甚至還端出了一碗碗號稱隱藏版菜單的越南牛肉麵。

前往富岡漁港之前,學生費盡心思查找資料,烹調了一道道印尼與菲律賓料理,並準備了許多首情歌和民謠,期待能讓漁工朋友眼睛一亮。果然,一開始的陌生在音樂出現後,這群南洋漢子非常給面子地把學生準備的薑黃飯、炸香蕉、沙爹與辣味十足的炸蛋吃個精光,並帶我們參觀他們在「漏洞百出」的外籍勞工法律規範下,一待就是三年,得同時充當工作場域與住家的船艙。無論是充滿汽油味與男性體味、得爬進去的臥室,或是僅四塊巧拼大小的露天洗澡區,以及無法站直的廚房,都讓採訪前才讀畢《血淚漁場》的學生們有了更深刻的衝擊。

而這一次的交流,本以為採訪越南籍新移民女性時會聽到滿腹牢騷,卻發現她們不但舉出臺灣的教育與社會福利優點,還分享了臺灣民眾的諒解與幫忙。印尼漁工與女同學們幾乎沒有接觸到彼此的「握手」,與之後輕觸胸口的動作,也讓學生們第一次了解,原來穆斯林對異性與他人是如此尊重。

學生演出多首情歌和民謠,讓漁工朋友眼睛一亮。圖/時報文化出版 提供

即使課程結束,這份感動與力量也一直留在學生心中。在新北市燦爛時光書局的感召與協助之下,師生在臺東市區展開「東南亞行動圖書館」計畫,讓遠離家鄉的移工朋友有機會讀到親切的文字。當時在漁港擔任翻譯、有一面之緣、從印尼來臺灣 20 年的雜貨店老闆娘李秀蓮女士,爽快地出借她的小店門口當攤位。孩子們更在每次擺攤中慢慢了解到,這群熱情的東南亞朋友其實就和自己一樣愛笑、愛追求流行、想追求更好的生活。

一轉眼,臺東市區的東南亞行動圖書館已開張一年有餘,九個月前開啟的華語課程,也在一屆屆熱情學生與這群印尼朋友之間建立起革命情感。學生們除了自發性研讀《跨國灰姑娘》、《逃:我們的寶島,他們的牢》等書籍,以了解更深層的社會問題,也積極與臺北「One Forty」、臺中「1095,」聯繫,希望能擴大綜效,實際幫助並改善移工朋友在臺灣的生活。

國際觀,怎麼教?

當我們願意拋下心中的歧視與偏見,以肯定並認同的心去與他人「搏感情」,國際觀已不只是個名詞,而是個與「尊重」一同刻在學子心中的印記。

《關於作者》
劉政暉
現職為臺東均一高級中學社會科教師,教案入選「親子天下教育創新 100」、「遠見天下教育 100」之列。曾於德國、印度、澳洲留學,擁有兩個商學碩士,足跡達世界 60 餘國,闖蕩企業、政府單位,在南太平洋漂浪後決定投身教育。擁有「獨立評論@天下:非典型教育」、 換日線「Nuevaidee.新點子」兩專欄,並著有《魔幻中南美》、《追隨澤木耕太郎的足跡:屬於我的歐亞特急》二書。

圖/時報文化出版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劉政暉的《學校最該教什麼?直擊12種非典型教育現場》,由時報文化出版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出版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