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一直讀錯了歷史──拿破崙才不是「矮子」;金字塔也非奴隸建造

你可能一直讀錯了歷史──拿破崙才不是「矮子」;金字塔也非奴隸建造

"A little learning is a dangerous thing "(膚淺之學乃危殆之事)── 18 世紀英國詩人亞歷山大.波普 (Alexander Pope 1688 - 1744)。人類歷史自被符號、圖形、文字記載而來,因為時代、立場、觀點、表達方式等不同,無可避免地形成一些「偽歷史」。比如說,以身材矮小而廣為人知的法國皇帝拿破崙,其實他的身高放在當時的社會時空來說,雖不是高個子,但也絕對不矮。

但是,要「看清史實的面貌」,打破以訛傳訛的謬誤,就要從龐大巨量的史料、資訊、期刊論文、書籍中抽絲剝繭,逐步呈現歷史的全貌。

拿破崙真的很矮?

關於 18 世紀末,法國皇帝拿破崙身材矮小的傳言,有許多不同的看法。不少傳記寫道,拿破崙的身高只有 5 呎 2 吋(約 157.48 公分)。1910 年,法國傳記作家克婁德.米奈佛(Claude Méneval)在《拿破崙傳記》中聲稱:「拿破崙是中等身材(大約 5 呎 2 吋),體格健壯。」

圖/創意市集 提供

戴斯蒙.果格里(Desmond Gregory)在《將軍不凡》一書則引用亨利.賓柏禮的說法,他認為步入晚年的拿破崙「身高 5 呎 6 吋」。1802 年,英國觀察家約瑟夫.法靈頓(Joseph Farington)在《法靈頓日記:1923 至 1928 》中記載,拿破崙「不足中等身材,我認為他絕不超過 5 呎 6 吋」,但法靈頓的同事卻認為拿破崙有 5 呎 7 吋。此外,《五十天:拿破崙在英格蘭》作者尚.杜亞梅(Jean Duhamel)則主張,拿破崙「大約 5 呎 6 吋⋯⋯體格矮壯」。

為什麼法國人和英國人對拿破崙身高的看法如此不一致?拿破崙的私人祕書路易.德布禮恩(Louis de Bourrienne)編過一本書,答案的線索就藏在那本書的注釋裡──裡面詳細描述一份1784 年的學校報告,上有拿破崙 15 歲時的紀錄:「拿破崙,1769 年 8 月 15 日出生,身高 4呎 10 吋 10 分」。那則注釋指出,這份數據採用的是法呎,而早在 19 世紀初,法呎比英呎略長。

1847 年,坎貝爾.莫菲特(Campbell Morfit)在《應用化學:肥皂與蠟燭製造》中說道,1 法呎等於 1.066 英呎;1 法吋等於 1.066 英吋;1 法分(法吋的分割單位)等於 0.088 英分。根據這套度量標準,成年的拿破崙身高在英制標準下是 5 呎 3 吋(約 160 公分),比一些人的說法高了 1 英吋(約 2.54 公分)。

1821 年拿破崙逝世後,根據官方記錄,他的身高在法制單位下是 5 呎 2 吋,換算成英制單位後就是 5 呎 6 吋(約 167 公分)。在當時,法國男性平均身高為 5 呎 5 吋(約 165 公分),英國人則稍微高一些,相形之下,這位法國皇帝就比常人高一點。

拿破崙長得不算特別高,也不算特別矮,一如米奈佛所言,他是「中等身材」;除非已故的拿破崙是在英國統治下身亡,並以英制單位測量遺體長度⋯⋯。

奴隸建造了埃及金字塔 ?

世界七大奇景之一埃及金字塔,吸引了世世代代的人悠然神往。公元前 5 世紀,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Herodotus)認為,埃及奴隸建造了金字塔,並在《歷史》(輯二)中描述一段關於基奧普斯(Cheops)的故事。

基奧普斯又名胡夫(Khufu),是公元前二十六世紀權傾一時的埃及法老王。基奧普斯為了滿足私欲,強迫每個人像奴隸那樣為他效勞,無一例外。不過,希羅多德機靈地補充道,「只要你覺得這些埃及故事值得採信,想怎麼解讀都可以」。

這位歷史學家繼續介紹暴君基奧普斯──他要求每 10 萬埃及人為一組,一連 3 個月不停工作,還說他喪盡天良,為了滿足建造金字塔的野心,不惜逼迫親生女兒賣淫來籌措短缺的資金。

然而,芭芭拉.華特森(Barbara Watterson)在《埃及人》一書中,直指希羅多德陳述的內容「根本無憑無據」。瓊.曼奇.懷特(Jon Manchip White)在《古埃及日常生活》一書中則寫道,在這個時期,埃及奴隸制度漫無章法,還不成規模,奴隸人數也不多,且奴隸幾乎全是來自異邦的俘虜,無一例外。埃及自由民很少被販賣為奴,而既然一定是自由民建造了金字塔,那他們當中大概沒幾個人會是奴隸。

過了大約 5 世紀,到了公元 1 世紀時,猶太教祭司兼歷史學家弗拉維.約瑟夫(Flavius Josephus)在《猶太古史》中主張,建造金字塔的不是埃及奴隸,而是希伯來奴隸。約瑟夫在書中解釋,「埃及人對希伯來人不懷好意,覬覦他們的財產,因此指派他們去修築金字塔。他們就這樣度過飽受折磨的 400 年」──但是這段敘述對應的日期不太精確,因為埃及吉薩金字塔落成的時間點,是大約在公元前 2649 年至前 1640 年之間,而摩西帶領希伯來奴隸出埃及,卻是在公元前 1300 年左右的事。

《建築史》作者史畢羅.考斯托(Spiro Kostof)指出,蓋金字塔的人是石匠和工匠等正規工作者,所以我們不該再把金字塔視為壓榨奴隸的成果。除此之外,華特森也同意,農民在不需技術的工作上幫了大忙──當洪水氾濫無法耕種時,他們會一起去建造金字塔。考斯托補充,7 月底至 10 月底間,尼羅河氾濫成災,大多數人閒著沒事,所以很可能徵收了額外人力來搬運石塊;華特森更近一步解釋,農民服勞役後可以獲得口糧,一般家庭也都很樂見這類額外糧食。依此看,興建金字塔是特別設計的就業方案,其中還藏有為人民謀福利的用心。

米洛斯拉夫.維納爾(Miroslav Verner)在《金字塔》一書中主張,這些工匠堪比歐洲中世紀工匠的同業公會;考斯托認為,古代社會確實能從修建紀念碑的過程中獲得「滿足」,就像英格蘭巨石陣,吉薩金字塔是象徵希望的紀念碑。

至於將「奴隸建築工」活活封進金字塔墓穴中,以防技術外流的傳言,華特森則追溯至刻在伊內尼(Ineni)陵墓上的銘文。根據銘文記載,拉美西斯九世負責監督圖特摩斯一世法老的陵墓工程,以及確保整個施工過程都沒有被人看見或聽見。另外,她還補充:那些建築工不是用過即丟的無名小卒,「修築皇家陵墓的工人個個手藝精湛,都是受人敬重,生活過得比一般人更優渥的工匠。」

這裡還有一則小趣聞,興建拉美西斯三世的陵廟哈布城時,工人因不滿建材遲遲沒送到,上頭還置之不理,發起了「罷工運動」。嗯,這想必是有史以來第一場靜坐抗議!

圖/創意市集 提供

《關於作者》
安卓雅.芭罕Andrea Barham

英國作家、工程師。巴勒姆認為這個世界上的真相應該多於謬誤,但她發現要指出關於戰爭、貧窮、全球暖化的謬誤實在太難了,所以決定把心思放在一些小事上,並埋首史料鑽研有存在爭議的歷史問題。
另出版暢銷書《為什麼你認為對的都是錯的?》(The Pedant''s Revolt: Why Most Things You Think Are Right Are Wrong,2019年出版)。

備註:本文摘自安卓雅.芭罕Andrea Barham的《拿破崙並不矮:歷史寫錯了!埃及金字塔不是奴隸建的、美國獨立不是因為增稅、諾貝爾沒有發明炸藥,揭開那些一直被誤解的史實真相》(Napoleon Wasn’t Short & St Patrick Wasn’t Irish: When History Gets it Wrong)。由創意市集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創意市集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