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借鏡歷史,可以預測未來」的你,很可能落入了「後見之明」的誤區

相信「借鏡歷史,可以預測未來」的你,很可能落入了「後見之明」的誤區

當我們讀人類歷史的時候,往往會設定一個條件:歷史是有規律可循的,長期來看,符合歷史發展規律者就必然會發生,因此也就有了歷史的必然性。

必然性中的偶然

縱觀歷史長河,從無數小文化、少數的大文化,最後到全球單一文化,這個過程成為人類歷史必然的經歷。但當我們說到全球單一文化時,卻未必能確定它會是現在世界上的任何一種文化。

歷史在每一個關鍵的時間點都如同處於十字路口;它就像是在特定的時間、地點,由不同的人參與上演的一齣齣戲劇,只有演員沒有導演,也無法事先安排好情節,在演出結束前沒有人能知道結局。

西元 600 年,一群還居住在沙漠裡的阿拉伯部落毫不起眼,沒有人會預料到他們能在未來幾十年內,建立起從大西洋到印度的龐大帝國,甚至當時拜占庭帝國如果能夠抵擋住第一波進攻,阿拉伯帝國也許就再也無法崛起。

英國金雀花王朝的國王理查三世因為一顆釘子,馬失前蹄,導致戰役失敗,從此英格蘭進入了都鐸王朝的時代。

1917 年二月革命前夕,布爾什維克黨只有 2.4 萬人,幾乎沒有人會認為它能在一年多以後接掌整個俄國的政權。歷史在某些關頭,往往會選擇一些完全出人意料的道路。


歷史的大勢呈現出一種螺旋上升的形態,但具體的歷史事件則如同一齣沒有事先排練的戲劇,沒有人能安排好情節,在結束之前更不會有人知道結局。圖/創意市集 提供

必然性和偶然性的辯證關係

1. 必然性通過大量的偶然性表現出來,由此為自己開闢道路,沒有脫離偶然性的純粹必然性。
2. 偶然性乃是必然性的表現形式和補充,偶然性背後總是隱藏著必然性,沒有脫離必然性的純粹偶然性。
3. 必然性和偶然性在一定條件下可以相互轉化。

後見之明的偏誤:我早就知道了!

事後諸葛亮是最頑固的思維錯誤之一,可以恰如其分地稱之為「我早知道現象」,也就是事後回顧時,一切都顯得是可以理解、無法避免的,但實際上我們都是從結果倒推原因的結果論者。

實際上真正最了解當時情況的人,也就是活在當時的歷史人物,正是最無法看清歷史走向的人。直到今天依然如此,我們可以記下自己對未來的預測,或者近期的日記、剪報、備忘錄,關注媒體、精英們對於政治、經濟、股市的預測,你會發現事實與預測之間的差距有多麼離譜。

今天,任何人重讀 2007 年的經濟預測,都會驚訝於當時的專家們對 2008 年到 2010 年經濟前景的展望是多麼樂觀,而僅僅一年,金融危機爆發了。

如果今天回顧經濟危機:同樣的專家或歷史學家會言之鑿鑿地給出一堆原因,諸如氾濫的貨幣流動性、信貸的過度膨脹、腐敗的信貸評級機構、隨意的自由資本規定等,回顧經濟危機,其發生似乎是不可避免的,然而全世界的經濟學家,數以十萬計,卻幾乎沒有人預測到危機的發生。

人們並未從歷史中學到教訓

事後的解釋總比事前的預測容易太多了:現在看來,1914 年塞拉耶佛的一聲槍響將會徹底改變世界,並奪取上千萬人的生命。我們依據塞拉耶佛事件,推論出當初發動戰爭的原因,然而在 1914 年,沒有人擔心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它聽起來簡直是荒誕不經。

事後諸葛亮的核心問題,在於我們都是結果論者,所以一件我們直接參與的事情如果產生糟糕(或者好的)結果,肯定是哪個地方做錯了(或者做對了)。人們總會陷入這樣的思維誤區:

事情發生之後,以我們覺得有道理的邏輯來敘述整個事件。當事實的發展不如我們想像般進行時,人們總是傾向於修改自己的記憶,以使自己看起來不是那麼愚蠢。因此,黑格爾曾經評論道,人類從歷史中學到的唯一教訓,就是沒有從歷史中學到任何教訓。


當我們回顧歷史事件時,可以為歷史找到一大堆原因,但事實上,幾乎沒有人能事前預測到歷史事件,往往陷入了事後諸葛亮的誤區。圖/創意市集 提供

歷史受到預測影響,因而無法預測──什麼意思?

歷史不是物理學或者化學,無法做出準確的預測,也不能解釋得斬釘截鐵,更不可能預測得十拿九穩。

在同一時間,影響歷史的多方力量相互牽制、影響,往往某一方的力量有了極小的改變,就會使得結果有巨大的不同。更微妙的是,歷史還是個「會受到預測的影響而改變」的系統,因此就更無法預測:假如我們預測某一天肯定會發生某件事情,那麼提前做出改變,就會導致力量發生巨大變化,結果事情便可能永遠不會發生。

假如路易十六預測到 1789 年召開的「三級會議」,會導致法國大革命爆發,最後走上由自己改造的斷頭臺,那麼他肯定不會通過三級會議來解決財政危機,也許還對會議代表進行武力鎮壓,最終的結果可能是法國大革命不會爆發,或起碼不會在 1789 年爆發。

從定義上說,革命就是無法預測,研究蘇聯的學者沒有人能預測到 1990 年蘇聯解體,中東問題專家也沒有預測到 2011 年的阿拉伯之春,而如果當權者真能預測到,革命很有可能就永遠不會成真。


圖/創意市集 提供

說到底,我們為什麼研究歷史?

歷史學家自嘲人類不能從歷史中汲取任何教訓,而研究歷史也不是為了預知未來,而是要開闊視野:當下的人類社會無論哪種形態,都可以在過去找到來源,了解這個發軔到現在的演變過程,對於當下社會形態可能給出很好的解釋,從而解釋我們為什麼存在,為何以現在這種形態存在及是否合理。這種解釋能夠使人類更主動地把握自身的生存狀態與未來走向,而不是渾渾噩噩地處於不自覺的演進潮流之中。

通過對歷史的研究,我們也知道現在的種種現象絕非「自然而然」,更不是無法避免,未來的可能性遠遠超乎我們的想像。

《關於作者》

王宇琨
暢銷科普讀物作者,長期從事自然社會科學科普讀物創作,擅長用輕鬆幽默的文筆講述嚴謹的科學知識,代表作品有《圖解時間簡史》、《圖解時間簡史大全集》、《圖解萬物簡史》等。

董志道
暢銷科普讀物作者,長期從事自然社會科學科普讀物創作,擅長用輕鬆幽默的文筆講述嚴謹的科學知識,代表作品有《圖解時間簡史》、《圖解時間簡史大全集》、《圖解萬物簡史》等。


圖/創意市集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王宇琨、董志道的《一張圖攤開世界史:秒懂人類歷史大事件,破解文明背後的真相》,由創意市集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Ollyy@ShutterStock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