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革命回憶錄】原來「列寧」只是化名,你所不知道的蘇聯國父

【俄國革命回憶錄】原來「列寧」只是化名,你所不知道的蘇聯國父

編輯導言:孫中山先生晚年推動「聯俄容共」政策,並在南方的國民政府根據地實行。這項政策除了著眼在軍事與政治上的合作之外,在文化上更是蘇聯軟實力的重點展示區;經過考試,1925 年,國民政府選派了一批留學生前往莫斯科讀書(包括蔣經國),本文作者王覺源也是其中一位。

他在自序中寫著「到俄國去看看」(其實應該是蘇聯),這出發前的心情,正代表著那個年代的「覺醒青年」,想看到蒸蒸日上的蘇聯革命經驗,希望能將之複製於中國的心情。王覺源的觀點有其時代背景,或許與今日主流史觀不盡相同,但亦不失為一份有趣的史料。

(本段節錄自換日線作者裴凡強推薦序,更多十月革命相關文章,請參考〈【時代現場】十月革命百年祭:我在紅場,與史達林的曾孫一起凝視這場「未完的革命」〉)

列寧與托洛斯基,是俄國革命時代,兩個地位相等的領袖人物。前者在革命的策劃上,貢獻較多;後者在革命的行動上,出過死力。他們兩人,雖合作完成了俄國革命,但是兩人的政見,卻始終是相反的。假使托氏易列寧而先死,縱不能取代列寧今日這偶像,被神化的供奉著,亦決不致如後來的寂寞無聞,流亡被暗殺而終。

當我們到莫斯科的時候,列寧已先一年死去,托洛斯基與我們多數同學,還有過數面之緣。談到俄國革命情形的時候,似乎都不應忽略了這兩位人物;關於這兩位人物的介紹,中西文的資料已經很多,人們也很熟習,似乎沒有我來多嘴多舌的必要,不過有些事情,或許也不是外人所盡知道的。

德國人的「失誤」?

「列寧」這兩個字,自然是大家所共聞共知的,但這原是他革命時代的「化名」和發表文章時的「筆名」。他的真實姓名是:烏拉奇米爾‧依里奇‧烏里亞諾夫。革命後,也沒有改過來,終於「以假當真」。

他原是一個貴族家庭的子弟,他的哥哥,也是一個革命份子,企圖暗殺沙皇亞歷山大第三,被捕絞死。列寧受了這一刺激,原只想為兄報仇,並沒有預料到後來會演變成一次大革命。他坐過牢、充過軍、亡命幾十年,直到俄國革命爆發後,於 1917 年四月,才乘德國「祕密火車」返回俄國。

當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發生時,他在奧國,曾以協約國敵探罪名被捕,交軍事機關審判。後來得到奧國社會黨領袖亞德勒的援助,乃得恢復自由。自此以後,即移住於瑞士。俄國革命發生,經德國社會黨人李卜克內西向德國交涉,始允列寧回國。德人放回列寧的目的,原冀俄國內亂繼續增漲,可以減少對德戰爭的力量。豈知放虎歸山,竟釀成後來之滔天赤禍,實為德人始料所未及。

俄國革命:偶然或是必然?

寧格勒(即聖彼得堡)。圖/Shutterstock

列寧初至列寧格勒(即聖彼得堡),臨時政府指他是德國的走狗,欲予逮捕未果。七月,克倫斯基仍欲捕之,他乃匿居鄉村茅屋中,轉逃至芬蘭。十月,革命軍占了冬宮的次夜,列寧才回來,所謂十月革命,便落在他領導指揮之下了。1918 年,他被社會黨人刺傷臥病。爾後時病時癒,終於 1924 年,被企圖奪其領導權的史達林所謀害,蘇俄官方公布的噩耗,卻是「久病不治」。

俄國革命勝利,原是很僥倖的,當這消息傳到外國時,列寧也是異常驚訝!根據托洛斯基在其自傳中描述:「列寧滿臉倦容,聞訊時,衫領還沒有扣上,流露出一種失措的不自安,很親䁥的望著我而猶豫的說:你知道嗎?從被搜捕的地下生活,忽然到了當權的地位了……。於是又默然無語,像在凝思找些什麼話來說,方為適當似的。然後突然改口用德國話說他暈得發轉呢。同時,提起一隻手在頭上打轉來示意。我們乃相視微笑。」

所以俄國的革命,在列寧胸中,原無什麼「成竹」的。一小群俄國知識份子造反,所謂「謀叛的豪傑」(托洛斯基稱共產黨人之詞),竟然得到了俄國的政權。連所謂領導者的列寧,都未料想得到,舉世焉得而不愕然!所謂唯物史觀的「必然」發展,所謂唯物辯證法能「推測將來,百無一失」的謊言,也就得到初次證明。

因之以後不僅研究俄國革命史的人,指出他成功的理由,所見所論,莫衷一是,即革命後的蘇俄,也不得不徬徨莫知所從,終於要回到沙皇主義的侵略路線。

「善於應變」還是「好亂成性」?

不過一般俄國人,大都承認列寧確有他的特長:「了無拘泥,應變裕如。」在革命過程中,他確也表現了不少的領導天才。他常常告訴同僚和其門徒:「革命運動,需要最大伸縮性去活做。」這就是策劃革命和行動,必須適應環境,臨機應變。可是他的門徒,卻因列寧逝世之「變」,而「應」以一連串的個人權力鬥爭。

20 世紀初與 60 年代的環境劇變,資本主義變了性質,世界革命倒填了日期。他的門徒卻還死拘守著所謂「世界革命」的理論,和「野蠻侵略」的「民族殖民地的方案」,並沒有接受著他「活做」的意旨。

列寧將死之前,在《真理報》曾發表一篇最後的論文,提出拿破崙的格言,來勗勉他的徒眾:「乘間蹈隙,奮進窮迫。」這雖成了今日各國共產黨有效的戰法,但許多人認為列寧也是一個「嗜權如命」、「好亂成性」的傢伙。在俄國非共產黨員的口中,常是可以聽到這種論調的。

列寧深信「道在我躬」、「善於應變」,因之,他一生對於馬克思主義即增加了不少新的觀念。他的徒眾又根據他的主義,夾雜著馬克思主義,反覆詮釋,以致既弄得共產黨的理論糾紛,層出不窮;也把馬氏的主義,弄得四不像了。所以今日俄式的馬克思主義,乃為一教條的頑固與投機善變綜合而成的矛盾。

列寧深信「道在我躬」、「善於應變」,因之,他一生對於馬克思主義即增加了不少新的觀念。圖/維基百科

列寧是一隻「哈巴狗」?

列寧的個性,確是異常古怪的,在俄國民間和共產黨員中,常有一些類似神話的傳說,但都不過是由「成敗之見」所渲染出來的,也多不足信。

托洛斯基在《列寧傳》中,曾追述到他的性格說:「維那伊凡諾芙娜對列寧說:『喬治(即樸列哈諾夫,俄共黨人稱為馬克思主義之父)是一匹獵狗,他死命狂吠著敵人,而又把敵人放走了。而你則是一匹哈巴狗,你有一種致人死命的咬法。』」列寧有一個「哈巴狗」的渾名,就是從此得來的。

托氏又說:「馬爾托夫只顧目前,只顧他暫時的利益,只顧他政論家的日常工作,以及最近的消息與談話。而列寧,把日常事務放在一邊,以思想深深地透入著明日。馬爾托夫有著無數的並且常常是優美的直覺,他設想一些假定,提一些自己也常常很快地就忘掉了的提議。

可是列寧卻不同,他抓住了他所需要的東西,並且僅僅在他需要它的時候,把它抓住。」關於列寧演講的形態,托氏描述著說:「列寧講演時,常不免教導地、急燥地、很快地講。因之他的講演,給了速記者以難堪的痛苦……當他意識到許多聽眾需要他說到一些什麼的時候,他的聲調成功一種活潑而柔軟的,使人悅服的人。」托氏這一段描述,把列寧寫得有聲有色,像生龍活虎一樣,也像籠子裡的金絲雀一樣。

據一般俄國人說,列寧在對敵作戰與政見爭論過程中所表現的的確如此。至於把他比作「哈叭狗」,尤其是一個最恰當最有趣不過的名字。

「國母」後來去了哪裡?

這隻哈巴狗,我們雖未曾見過他的生面,卻看過他躺在玻璃棺中的遺容。關於他的太太克魯普斯卡亞,我們不僅見過,且曾聽過她的「高論」。當時她不過 60 左右的人,已經顯得非常龍鍾。她到孫逸仙大學來參觀,因為是「列寧夫人」、俄國「第一夫人」,很有點號召力量。很多同學馬上把她包圍起來,問長問短。

從她所答覆各方面的問題中,我們已經知道她在前世紀 90 年代初,就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在工會中擔任工作。列寧充軍到西伯利亞,她也被捕充罰到那邊。因為志同道合,就與列寧結了婚。他們不僅感情很好,且都從事於祕密工作,她擔任通訊的職務。後來她作過《火花》(革命的刊物)的祕書,和中央委員會的祕書。

我們為表示歡迎,臨時召集一次同學集會,請她演講。因為她這時已專心於教育工作,故她所說的,都是關於列寧主義的教育問題。她的政治路線,是與史達林相左的。她的言詞中,仍似乎蘊含著不少苦衷和憤慨。

我們當時還不盡瞭然他們的派系鬥爭問題,對她若即若離的談話,也就體會不到。過後想來,也才恍然。時間隔得不久,她的言論和她所寫的《列寧回憶錄》,都被史達林下令禁止了。從此即不知道她的下落。據說後來也上了史達林的斷頭臺,70 高齡的「列寧夫人」、「蘇俄的國母」,到頭來,還不能免掉史達林一顆子彈。亦云慘矣!

《關於作者》
王覺源
字一士,別署覐園,湖南長沙人,1902 年生。曾就讀於湖南長沙大學,並參與五四運動。1925 年獲國民政府選派,赴蘇聯莫斯科孫逸仙大學留學。學成回國,曾任教於復旦大學等校,並於抗日戰爭期間多方發表文章於報刊。後來臺,任教於國防大學。著有《留俄回憶錄》、《近代中國人物漫譚》、《近代中國人物漫譚續集》、《忘機隨筆》等。

圖/三民書局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王覺源的《留俄回憶錄》。由三民出版社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