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醫生也會因為工作壓力而生病嗎?──「醫學院忘了教我的,就是生病的過程」

精神科醫生也會因為工作壓力而生病嗎?──「醫學院忘了教我的,就是生病的過程」

撰文:多明尼克‧賽賀風 博士(Dr. Dominique Servant)

「你是怎麼做到的呢,醫生?你看起來如此冷靜,你從來不覺得有壓力嗎?」這是我經常從病患那裡收到的評語。但他們不能忽略的是,就像其他人一樣,我在工作之中同樣也備感壓力,有時候也會焦慮。然而我會試著治療自己,就如同我給予病患的建議。況且我也會盡量不表現出來,畢竟如果他們的精神科醫師滿懷著壓力,似乎就太過分了!

每個人都有壓力,我也不能倖免

很少人能夠完全忽略壓力的存在,特別是在職場上。今時今日,職場壓力已經是患者前來諮商的首要原因。原因千奇百種,但不外乎是因為緊湊的時間、缺乏認識、職場上的壓迫和困難的人際關係致使壓力產生。但我偶爾也會遇到一些人,能在面對某些讓人驚懼的壓力事件時,表現出掌握局面和完美的距離拿捏。

我的其中一位病患和我描述了關於她的老闆在晚上打手機給她的壓力,老闆要求她安排一個非計畫行程內的會議,隔天一大早就撥電話要來詢問是否所有與會者都已經聯繫上了、並且都方便出席。接下來的整個早上,老闆打了四通電話來再,三地確認直到一切都安排妥當。

「我並不是生氣,我知道他就是這副德性,但這麼做並不能改變什麽啊,況且就算他沒打給我,我也會在中午以前完成工作。」她說。我仔細聽著,並且問我自己:「她是怎麼做到的?忍受著這一切,換作是我的話,我當下大概會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以下是我思考過後的建議:

◆ 避免在現場作出反應,特別當你已經知道對方本就會對人施加不必要的壓力。
◆ 在一日結束之後告訴自己一、兩件已經被完成的正面的小事,而且對我們很用,或是很有意思的小事。
◆ 短暫地休息,就算真的只是一下下,也可以在一整日的疲憊當中為自己充個電。
◆ 進行其他活動的時候斷開工作,同時也要保留一些時間給自己和家人朋友。

我並不總是能夠完全掌控自己的壓力,但我嘗試運用一些精神和身體上的小方法,避免自己落入我從未感受到的筋疲力竭,或者被稱之為「倦怠」。為此,我們對於精神方面的反覆思考必須有所警覺,若沒能好好安置工作上的不滿意和疑慮,這些情緒可能變得具有侵略性。

因為,必須特別注意,壓力有時候會直接導致過度勞累、疲累和失去動力,這些都是工作上的平衡與幸福最糟糕的敵人,必須得找到一個良好的劑量分配,並且保持警覺心。只可惜壓力往往源自於工作本身,以及源自於安排工作的那些人,關於這點我們束手無策,必須在艱困的夾縫中求得生存。

但我也認為工作上些許的壓力和緊張能帶來好的效果。前人們一定說過:「我們只能暸解自己的感受。」記得我還在念醫學院的時候,有一位具有高度人文主義意識的大學教授,同時他也極具幽默感,他告訴我們:「醫學院在培訓的過程中唯一不教授的,就是生病的過程。這非常可惜,生一場病能讓你們學到很多。」治療同時也就是分享、理解與激勵自己的情緒,同時又保持著必要的距離。

什麼事最讓我備感壓力?答案是:成為工作狂

工作並不是一切。如果工作阻礙我保有興趣地去做某件事、讓我感到疲乏與睏倦、或者最後讓我找不著時間陪伴親人朋友,則我會減少工作份量。圖/Shutterstock

就像所有人一樣,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每一日我都面臨著工作的壓力。我也熬過許多困難的時期,然後繼續好好地生活著。我自問的這個問題,是我或多或少都會向前來諮詢我關於職場壓力的病患所提出的問題:什麼事讓我真正感到壓力?我該如何反應?

我提供予你們一些反思和小趣事:

我熱愛工作,這讓我感到安心與放鬆。很幸運地我對我的工作很有熱忱,從不覺得無聊。同時我的工作在人際互動上非常豐富,而且在一週內可以完成的任務非常多樣化。周遊在我與病患的諮商、學校的授課、培訓、治療措施、會議、以及少許貢獻於文章或著作的書寫之間,日子過得是相當充實。

但如果我減少工作份量呢?好比說,如果我結束了我的工作,我該做些什麼?我想我會非常想念工作的日子。充實的日子沒有消除我對無所事事的疑慮,但我也希望工作不是一種治療。每一個人都有自己在工作中的期望和價值。工作為我帶來了成就和認可,有時候也是推著我稍微過量地投身之中。

對待工作的熱情,與工作變成了一種成癮,兩者之間的界線有時後很狹窄。即時我知道工作在我的生活當中佔有重要的一席之地,然而我從來都不是別人口中的「工作狂」,意思是只為工作著迷,不知道工作之外還可以做些什麽,對工作之外的事一概沒興趣。

我試著保持清醒:工作並不是一切。如果工作阻礙我保有興趣地去做某件事、讓我感到疲乏與睏倦、或者最後讓我找不著時間陪伴親人朋友,則我會減少工作份量,放慢速度,往後退一步。在此同時,也謝謝你們又再次提醒我這件事。

不因時間的競賽,忘記每個「當下」的重要性

今天我們生活在緊湊的時間當中,工作累積得很迅速,我也無可倖免。就像大家一樣,我也參與了許多活動,時常成為時間的貧戶,而沒有機會同時奉獻時間給我認為重要的工作和私人生活。堆積如山的郵件、新的託付工作、大量的請求......就像大家一樣,我也面臨到了嶄新科技所帶來的事與願違的結果。

當年我正開始醫院的職業生涯時,簡單的一封信可能就得耗掉很長時間,先是口述撰稿、然後交予秘書處等候聽打、重新閱讀、有需要時還得修正、最後再署名。如今發送一封郵件幾乎是在彈指之間。同樣的事也發生在我取得寫作和研究工作所需的文檔的時候,當年我還是小診所的主管,每週必須在圖書館待上半天的時間只為了複印參考資料,而且也必須先行索取文章,有時候得等上 15 天的時間才能通過郵件收到。如今,拜網路所賜,我幾乎是立即地就可以取得這些資料......。

若說新的科技確實讓我的工作變得更加容易,就像大多數的人一樣,但同時也讓我浪費時間在其他方面。我必須避免自己經常查看郵箱,或是避免在診療期間讓手機保持開機狀態(我很抱歉,幸好它不是很常響起。)這些內化成為日常的動作給人一種馬不停蹄行動的幻覺,但是這種向前奔走卻不總是有效率的。

我們越來越不是自己時間規劃的主宰者,被捲入無節制的行動主義競賽。例如說,當我還在草擬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已經想到了我下一本書要撰寫的內容。我真的必須留意不讓這場時間競賽使我忘記當下的重要性。

圖/木馬文化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克里斯多夫‧翁推(Christophe André)的《我們都是脆弱的人:允許自己的痛苦和不完美,突破困境低潮,重啟與自我相處的快樂》(Les Petits secret des psys)。由木馬文化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tuaindeed@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