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加拿大媽媽的「飲食文化震撼」:法國社會教會我,孩子也有享受「真正食物」的能力

一個加拿大媽媽的「飲食文化震撼」:法國社會教會我,孩子也有享受「真正食物」的能力

編輯導言:因為嚮往先生家鄉的生活,凱倫興沖沖地拖著老公跟兩個女兒飛抵法國,正當以為全家即將展開夢幻美好的異國生活之際,怎料自己與兩個女兒的「加拿大飲食習性」,竟成了法國的親朋好友甚至陌生人群起圍勦的標的!一場高潮迭起、機鋒幽默的飲食文化洗禮就此展開,經過一番向法國「飲食教育」看齊的努力(辛酸),孩子們即使回到加拿大,也保持著「法國胃口」──怎麼辦到的?

蘇菲現在 7 歲,克萊兒快滿 4 歲。今晚的晚餐有比目魚、藜麥、蒸青花菜,最後是巧克力慕斯。

她們全高高興興地吃光。她們現在會吃幾年前碰也不碰的形形色色食物,從葡萄柚到燕麥混堅果,從豆腐到番茄。蘇菲甚至會吃白花椰菜(雖然我們還在克萊兒身上下功夫)。前些時候,有位鄰居帶了一把從她菜園裡摘來的甜豆莢給我們,克萊兒嘗了一口後神情一亮:「這跟巧克力一樣好吃!」她說得真妙(真的,我沒有瞎掰)。

全家在一起,吃「真正的食物」

比起我們搬到法國前,我女兒們持續以更開放的心胸面對食物,這超出了我原先的預期。事實上,我們跨過了終極難關:帶女兒們上館子和法國親戚吃飯時,我再也不焦慮了。

女兒們的表現引起我們一些朋友好奇,3 歲大的李歐的爸媽就是其中之一,他們憂心李歐不吃蔬菜。和我們聊過法國人的做法後,他們試著取消傍晚的點心,把胡蘿蔔湯當晚餐的第一道菜,結果⋯⋯李歐愛死了胡蘿蔔湯。他現在又愛上了菠菜湯。事情有解了!

至於我們家,我們設法在大多數時候奉行大多數的飲食準則。最最重要的一條是,一同用餐──每天起碼要有一次。在忙亂的日常行程裡,全家人一起吃飯的時刻成了心靈的避風港。我們聊著各人當天的遭遇,談論未來,問彼此問題,把想法說出來。一同用餐讓我們擁有不在一起用餐不可能有的交談。結果我們家更幸福快樂了。

我們吃的大部分是真正食物。準備真正食物需要花多一點時間,但我有自己的竅門:冷凍的自製湯品,以及我在法國學到的快捷版法國菜。我現在可以在 5 分鐘內做出好吃的鹹派,我對自己可是滿意得不得了──這是我們家版本的「速食」──不過正如這件事所透露的,我還沒完全做到「慢食」這目標,我有時仍會聽命於「盡量煮快一點」的衝動;不過現在我用餐的速度慢很多了。

我通常可以坐上一整頓飯的時間(雖然我老公有時還是會提醒我坐著別動),我甚至發現了一家我很喜歡的餐館,就在我們這條街上,一間名叫「法喜廚房」的小而美的館子,而它「供應用心的食物」(在我們還沒去法國之前,這句話肯定會叫我退避三舍,但如今我卻迷上了它)。

圖/Pixabay

把孩子當「大人」尊重,避免「用食物獎懲」

就不把情緒依附在食物上這一點,我們家或多或少也有成果──我不再把食物當玩具、安撫物、誘餌、處罰或獎賞(雖然我必須承認,我不時還是用食物來分散孩子的注意力,不過只有在情非得已的情況下)。我很少為了食物跟孩子角力拉扯。吃得健康已經是生活規律的一部分,就像刷牙洗臉一樣。

就跟我遇見的法國父母一樣,我會歡喜地端出食物,同時試著不去在意孩子有沒有吃它。我不會在孩子身邊盯著。我也不另外特別為孩子準備食物。我從不準備替代品。不過我還是會哄孩子吃東西,但只會試個一、兩次。如果蘇菲或克萊兒不吃,我單純把食物撤走,不會多說什麼。但我不太需要再這麼做了。

我們也養成了每天飽餐 4 頓的習慣。蘇菲和克萊兒已經接受就算有點餓也要等到晚餐才吃東西的原則。而且她們通常會乖乖地等,因為她們知道當吃飯的時間一到,晚飯會令她們滿意。我很佩服她們變得很有耐心。

話說回來,還有個(大)例外,因為不可能防止她們在學校或幼兒園吃零食(從孩子的觀點來看也極度不公平),在週間我們同意她們和其他小孩一樣吃零食,但是在週末正餐以外的時間,則一概不准吃零食。事實上,她們也不會要求要吃,除了萬聖節、復活節和聖誕節免不了會狂吃糖果。對此我很不高興,但我告訴她們,她們終究會長大,屆時就不愛吃糖了(我想她們聽進了我的話)。

她們都吃哪些零食? 儘管我們定期上風土課,可想而知她們愛吃北美社會所供應的那種成包的好吃零嘴。因此我們達成一種平衡。她們多半帶著蔬菜水果上學當點心,但我偶爾會塞一些裹著巧克力的小呂餅乾到她們的飯盒裡。

我們只限在「以 F 開頭的那一天」(星期五)吃速食,但偶爾也會開只限女生參加的吃披薩睡衣派對(只能應付幾名女力的菲利浦,則得到一晚的自由)。這似乎皆大歡喜。雖然我隨時備有加工零嘴,在女兒邀同學上家裡來玩時派上用場,但是在點心時間吃奶油抹麵包和水果切片,女兒們也同樣開心。

我承認,我們的進步不盡然是筆直前進的。克萊兒最近對萵苣很不感興趣(之前她一直吃萵苣吃得很高興),我希望這情況會很快過去(就像她去年冬天有一整個月無緣無故不吃燕麥片,但現在又「愛上」燕麥片)。

蘇菲現在還是抵死不吃大多數的乳酪(不過她會吃三明治裡夾的炙烤乳酪),而且某個不合她意的東西出現在她的餐盤內,她有時還是會哀鳴抱怨(但她不會掉頭離開餐桌)。菲利浦和我還是常常對她的哀鳴抱怨反應過度,但比以前少了。

我有時會忙到讓廚事又落入老樣子,而且比我所樂見的更常煮同樣的幾道菜。所以我們不如在法國時那樣經常在學習「新」品味。但話說回來,那樣做的必要性也沒那麼大了,因為女兒們願意吃的東西比以前多很多。

比「吃得正確」更重要的事:「吃得快樂」

所以說,我們的飲食不算完美,可是我在法國的歲月教會我提防不切實際、過於簡易的解決辦法或完美膳食這概念。事實上,法國人教會我,偶爾可以把飲食準則暫放一邊。法國人熱愛食物,但是他們在飲食教育上的做法很正面而樂觀,因為一切始於「快樂原則」。

他們不會很在意卡路里,也不會因為孩子喜歡吃「糟糕」食物而處罰孩子。他們不是養生迷(有少數是例外)。事實上他們認為,偶爾更動規則或打破規則是很正常的,甚至暗自得意,因此他們容許孩子也這麼做。這一點極其重要,尤其是在我們飲食極端的北美文化裡,所以我歸納出第十條法國飲食(黃金)準則:

法國飲食準則(黃金準則):吃要吃得快樂,不要吃得有壓力。把飲食準則看成是習慣或規律,而不是嚴格的規定;偶爾放鬆一下無妨。

簡單來說,這條準則意謂著,法國人力求避免飲食過當。不管是過度控制飲食或過度在意健康飲食都要避免,放縱或無節制地吃品質很差的食物也一樣。事實上,兩者都是對食物過於執迷的例子,就法國人看來是很不健康的。倒不如說,適度與平衡的原則引領著法國人,在飲食準則這方面更是如此:你必須適度地遵守這些準則,不要過於熱切也不要過於嚴格。

法國飲食教育,從家庭開始

這就是我們回到溫哥華之後所達到的平衡。但老實說,要維持這樣的平衡並不容易。在法國,學校和政府機關會積極地開創一些條件,以協助父母教導孩子如何吃得好。這包括了透過正面的強化(諸如「賞味週」的各種課程),以及在生產、行銷和販售食物上的嚴格把關,來培養孩子好的飲食習慣。法國人創造了一個現代又有效的食物系統,輔之以教育系統,協助每個家庭選擇優質食物。可是在我們現在住的這個地方,情況卻不是如此。

所以家庭本身要做出改變是很困難的。無論如何,我打定主意要放手一搏。我悄悄發起了一個聯盟,提倡在蘇菲的學校供應「真正」熱食午餐,雖然我不曉得這樣做是否會成功或何時會成功。但我懷抱著希望,因為我在法國的所見所聞讓我體會到,孩子如何吃食大半受到家長們認定他們能夠吃什麼、如何吃所影響。所以改變我們當爸媽的的態度和信念,才是幫助我們的家庭吃得更好的長久之計。

我們對孩子吃的食物有何想法?很多北美父母認定孩子不愛吃青菜。我們以為孩子不愛吃辛香的食物、不吃多滋多味的食物、不吃色彩豐富的食物、不吃質地特殊的食物、不吃模樣怪異的食物或陌生食物。基本上來說,我們認定孩子不愛吃真正的食物。我們也想當然地認為,孩子愛吃的不出以義大利麵、洋芋片和蘇打餅為首的那寥寥可數的幾樣食物。

要是情況與我們所認定的相左呢?法國父母相信他們的孩子將來長大後會吃得跟他們一樣:喜歡嘗鮮,樂於選擇均衡飲食,願意吃蔬菜,適度地享受食物──所有的食物。法國父母和老師鼓勵孩子一步一步來,相信他們的孩子終究會變成健康的吃食者。除了讓孩子從在校吃營養午餐學習飲食概念,法國政府和學校也提供適當的課程和規定,作為家長和老師的後盾。

法國人知道真正的飲食教育要從家裡著手,而家庭的飲食教育則始於相信你的孩子天生有能力吃得好,也要相信你有能力教孩子吃得好。

那麼,祝好運,好胃口!

《關於作者》
凱倫.勒比永(Karen Bakker Le Billon)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教授,2010年曾獲選加拿大 40 位 40 歲以下傑出人士。身為羅德學者,擁有牛津大學博士學位,曾出版三部學術著作。過去10年,她和家人旅居於溫哥華和法國兩地。個人網站:karenlebillon.com/

圖/商周出版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凱倫.勒比永(Karen Bakker Le Billon)的《法國餐桌上的10堂食育課:教出愛吃、懂吃、不挑食的健康孩子》(French Kids Eat Everything),由商周出版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Pixabay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