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VA 崩盤前傳】當專利紛紛過期,跨國藥廠還有未來嗎?──一段當代醫療的糾葛史

【TEVA 崩盤前傳】當專利紛紛過期,跨國藥廠還有未來嗎?──一段當代醫療的糾葛史

80 年代中期,當許多北半球跨國藥廠開始在世界各地收購小型學名藥廠來擴張學名藥生產版圖時,身為潛在被收購目標的以色列藥廠梯瓦決定也要(以他們執行長的話來說)併吞別人,而不是被併吞。

梯瓦從前就透過合併兩間小型藥廠(埃西亞〔Assia〕與羅瑞亞〔Zoria〕)來度過以色列製藥市場的首次緊縮,接著又在 70 年代後期收購了以色列規模第二大的藥廠。

 當美國製藥公司在全球收購地區學名藥廠時,梯瓦反其道而行,於 1985 年收購了有著倒霉名字的美國學名藥廠李蒙藥廠(Lemmon,譯註:lemon也有劣等貨的意思)。

1991 年,梯瓦已經掌握超過三分之一的以色列製藥市場,接著又在 90 年代到 2000 年代初繼續收購海外學名藥廠,包括 Biogal、Biocraft、Novopharm 與 Copley。

他們在 2001 年取得了美國知名學名藥廠馬里昂(Marion)的完整所有權;2004 年,梯瓦宣布進軍印度次大陸,預計在北方省(Uttar Pradesh)設立研發機構與原料藥加工廠。

美國最大學名藥供應者:「可怕」的獲利規模

到了 21 世紀初,梯瓦已經是美國最大的學名藥供應者。梯瓦在 2004 年以 34 億美元收購西科(Sicor),將業務擴展到注射藥品市場;而 2005 年價值 74 億美元的安維世(Ivax)併購案,則讓梯瓦站穩了全球最大的低成本藥品生產者的地位。

在梯瓦與安維世合併以前,世界最大的學名藥生產者曾經是山德士;這間瑞士藥廠在 1996 年與汽巴嘉基合併,歷經品牌再造後,他們成了跨國超級大廠諾華的品牌學名藥分支。

和梯瓦一樣,山德士也在 90 年代到 2000 年代以收購其他公司來獲得成長。然而,無論在範圍或規模上,梯瓦對安維世的併購都勝過山德士。2006 年的梯瓦可以自豪地宣稱,他們在全球 50 個以上的市場進行交易,生產能力高達 360 億顆藥錠與膠囊,擁有 44 個製造地,旗下有 700 種化合物與超過 2,800 百種劑型配方。

在 1999 年到 2009 年這 10 年間,梯瓦的獲利增長超過了一個數量級,從 1 億 3500 萬美元上升為 20 億美元,全球營收也從 13 億美元增為 140 億美元,計畫在 2016 年翻倍為 310 億美元。

在本書付印時(2014 年),梯瓦是美國市場與全球最大的學名藥生產者與經銷商。身為以色列最大的公司,梯瓦對國內經濟有著決定性的影響;他們在 2013 年 10 月宣布的裁員行動就占了好幾週的頭條新聞版面,許多輿論擔心,已經是跨國藥廠的梯瓦可能會把總部移往國外。

大衛變成歌利亞:跨國藥廠的壟斷

梯瓦不只積極收購公司,也對專利保護效期內的藥品採取激烈的法律攻勢。梯瓦的執行長常誇耀自家法律部門的敏捷度,這讓他們與眾不同。他在 2006 年的某場訪談中笑著說,「梯瓦的法律部門相當龐大,有很多國內最頂尖的律師為我們工作。你說呢?輝瑞雇用那些低調的律師來和我們對抗?」

訪談進行的同時,梯瓦正投入 15 件專利挑戰案,對食品藥物管理局提出 160 件簡易新藥申請,其中有 88 件將使用第四類認證。梯瓦學會在原廠藥專利期當中越來越早的時間點發動學名藥競爭,比如說,在日舒(Zithromax,學名為 azithromycin)、鎮頑癲(Neurontin,學名為 gabapentin)與艾來(Allegra,學名為 fexofenadine)等知名藥物還在專利效期時,梯瓦就推出了它們的學名藥。

《製藥經理人》提到,「力量平衡發生了改變,對風險上市(at-risk launches,譯註:專利訴訟還在進行時就讓學名藥上市)的懲罰再也無法嚇阻今天的學名藥巨人。」

大衛已經變成了歌利亞。學名藥廠在意義上不再是相對於跨國「大藥廠」的地區性「小藥廠」。如果把西普拉、蘭伯西與瑞迪博士等印度藥廠和山德士等歐洲跨國學名藥廠合起來看,學名藥產業在數量上已經主宰全球製藥市場,同時還迅速併吞世界衛生組織與聯合國貿易暨發展會議(UN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在 70 及 80 年代努力建設的地方製藥產業。

2010 年,每 7 份美國處方箋就有一份以梯瓦藥品配藥。隨著梯瓦成長為跨國藥廠,他們擴增的研發設備也超越了為專利藥進行逆向工程的水平,開始設計出自家的給藥系統,自行認證與行銷新的化合物。

2006 年 7 月,梯瓦在美國市場推出了治療巴金森氏症的新藥易助力(Azilect,學名為rasagiline);這時,他們研發的第一個受專利保護的新藥,也就是治療多發性硬化症(multiple sclerosis)的免疫調節劑可舒鬆(Copaxone,學名為 glatiramer)已經獲得了巨大成功。

當失去專利,將何去何從?

同年,梯瓦也開始在「生物學名藥」(註)領域試水溫;他們銷售著新版的專利過期暢銷生技藥物,例如人類生長激素、乙型干擾素與血球生長激素。

圖/Shutterstock

這些新穎的生物學名藥象徵著全球仿製藥品產業的最新難題。和「小分子」藥物(代表了 20 世紀大多數的原廠藥與藥品)不同,出身於生技產業的「大分子」藥物的專利即使在 21 世紀初逐漸到期,它們仍然是仿製藥品產業的新挑戰。

在剛開始探索生物學名藥領域的時候,梯瓦基本上繞過了美國學名藥的製造、監管與消費,選擇在立陶宛、墨西哥與中國等地生產,並銷往監管制度比歐美寬鬆的市場。梯瓦的生物學名藥副總裁阿米爾.艾斯坦(Amir Elstein)在 2006 年告訴《製藥經理人》,「對於生物學名藥,『先小心一點』的想法是合理的。不過,市場在 2 到 3 年內就會出現有力的證據,證明生物學名藥領域的產品不只本質相似,而且相等。」

艾斯坦認為,學名藥巨人的未來成長正仰賴生技學名藥領域的突破。《製藥經理人》近期便預測,如果沒有打入生物製劑領域,「學名藥泡沫將在 2015 年破滅」。他們的編輯若有所思提到,「當最後一個超級暢銷的小分子藥物也失去專利時」,山德士這類的跨國學名藥廠該何去何從?」

註:biogenerics,指生物製劑的仿製藥,由於複雜的結構、活性與製程,概念上不等於學名藥,無法套用學名藥的相等性標準,命名也多所分歧,包括生技學名藥〔generic biotech〕、 生物相似藥〔biosimilar〕與生物仿製藥〔follow-on biologics〕等,我國衛福部食藥署稱之為「生物相似性藥品」。

關於 TEVA 後續,可參考〈股價崩盤、全國罷工,「以色列的驕傲」殞落記──全球最大學名藥廠 TEVA 的危機與啟示

備註:本文摘自傑瑞米・葛林的《便宜沒好藥?一段學名藥和當代醫療的糾葛》。由左岸文化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