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領補助的低收入戶,到 88 歲幸獲樂透頭彩──然而過世時,他卻付不出自己的喪葬費

從領補助的低收入戶,到 88 歲幸獲樂透頭彩──然而過世時,他卻付不出自己的喪葬費

這麼多年來見過各式各樣、形形色色的人,有的人是咬緊牙關努力向前,當然也有無力承受命運波折,而一度對很多人事物感到心灰意冷的人。也聽過有人半開玩笑地說:那些撒手不管事的,才是好命人。

「好命」對許多人來說,很多時候,都只是個想像。小老百姓其實也不求大富大貴,只要能安穩度日,家人與自己都平安健康,生活有點餘裕,就是幸福了。

畢竟在我們遇過的這些人之中,多的是因為家中有長照需求的長輩、久病、身障的孩子、癌症纏身的家人、輕易就掉到社會網絡之外的人,或甚至是連一磚一瓦的容身之處都沒有,不僅失去庇護,也失去了身分的人。他們的背後都有著令人鼻酸的故事。

因此,假若他們的經濟開始好轉時,總是惜福且心懷感謝。正是多年辛苦的人,更會把所有的機會視為命運之神的眷顧,遇到幫助、得以回歸正軌時,總是洋溢著滿滿的感激之情,把握、珍惜當下,讓日子可以漸有起色。

可是,也有人不是這樣的,就例如「劉先生」。你可相信,每個人一輩子的好運是有額度的?看在我們眼裡,劉先生就像一個在浪費自己「好命」的人。

曾經,一個再平凡不過的老人

「認識」劉先生時,他已經是一具冰冷的軀體。因為在家跌倒而往生的他,死於高齡 93 歲,也算是壽終正寢了。前去探視時,我們只看到一位年約 40 歲的中年女子正在哭泣,一問才知道,原來竟是劉先生從大陸娶過來的妻子。

若非旁人先提,可壓根想不到這是他的髮妻,只會以為是不是他的孫女。而他還有一個兒子小陳,但為何劉先生的小孩會姓陳呢?我們再往下細問,才得知了劉先生「好命」卻又不「惜命」的一生。

劉先生原本在萬華一帶經營小吃攤,生意都還過得去,只是生性貪賭嗜賭,總抱著發財夢。雖然好賭,但因為沒錢也賭不了大的,日子倒也就平平順順地過了。

劉先生原本在萬華一帶經營小吃攤,生性貪賭嗜賭,總抱著發財夢。圖/mTaira@shutterstock

他的一生共有三段婚姻。第一任妻子早逝,未生子女,而小陳則是他與第二任妻子的孩子,只是這兒子是在第二任妻子尚未與前夫離婚、兩人同居時所生,所以當孩子出生時,也就從當時父親的姓「陳」。直到劉先生與對方正式辦理結婚,才以領養的方式將兒子納入戶籍,但姓氏始終沒改。

也許因為出生複雜,加上夫妻倆對兒子始終寵溺,又或者是劉先生的行徑讓兒子有樣學樣,父子兩人對於殷勤工作、扎實過日這點毫無概念,手上始終沒有攢下錢來。

後來,劉先生又在 80 歲那年,因為身體年邁、不宜工作,開始領取了政府老人津貼跟低收入補助金,並且排隊抽到月租僅需要 15 塊的十坪平價住宅,供一家三口生活起居。這樣的日子,即使不算太好命,也尚稱幸運吧?

88 歲中樂透,一圓多年「發財夢」

劉先生雖然賭性不改,不過在沒有更多閒錢可以賭的狀況下,他只是偶爾去買張樂透彩,做做發財夢!誰知道,在妻子因病過世的隔年,他卻以 88 歲的年紀中了樂透頭獎,扣稅後贏得了約 1,500 萬。

這下可不得了了!盼了一輩子的發財夢,終於成真。劉先生先是分了 500 萬給兒子去買房買車,自己則遊山玩水,跟鄰居炫耀,好不快活。劉先生壓根兒都沒有想過,當他在如此高齡受到上天眷顧,理應要心懷感激之意。他非但沒搬出那個小小的蝸居、把屋子空出給真正需要的人,還對自己的低收入身分額手稱慶,一心想要繼續領補助金,一輩子逍遙自在。

「這筆樂透頭彩是多出來的錢,這近 1000 萬,我想要幹嘛就幹嘛。」自始至終,他都是這樣想的。

也因如此,他前前後後去了幾次大陸,討回了這位才比兒子大三歲的妻子林小姐。 90 歲的他身體還很硬朗,而林小姐也以為嫁來台灣可以好好地被疼惜,過好日子。

妻子因病過世的隔年,他卻以 88 歲的年紀中了樂透頭獎。圖/ronstik@shutterstock

錢,一下就花光了

然而,這次的僥倖特別大,用得也特別迅速。原本上帝幫他開了一扇門,他卻把這扇門關掉。

不過近 1000 萬元,又算得上什麼巨額財富呢?在好賭之人手中,揮霍只需一瞬間。就像昔日秀場天王豬哥亮,當年即便手頭上有這麼多節目,還是欠下了上億賭債,只得跑路。但相較之下,豬哥亮都算是惜福之人了,後來重新回到主持界,記住了惡賭的教訓,也開始認真工作,希冀著捲土重來的一天。

可劉先生卻不這麼認為,他覺得好運一旦抓住了,就會一直來。那次「偶爾」的幸運,讓他深信自己從此都會受到上天的庇佑。

只是,他的好運真的走了。從中獎之後,好運就消失了。不管買什麼彩券、刮刮樂,甚至連統一發票的 1、2 百塊,他都再也沒有中過。而他一直想要隱瞞的中獎事蹟,在 91 年低收入總清查時被發現了,隨即便被取消了低收入補助,搬出平宅的日子終於來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隔年,他所贏得的千萬獎金也全數揮霍殆盡。因為賭性不改,連他兒子的份也統統一起全部輸光,他只能死賴在平宅不走。

至於他那以為終於可以過上好日子的太太,到了台灣才知道,原來在自己面前花錢大方連眼都不眨一下的先生,並非什麼富豪,只是個碰巧中了頭獎、領著低收入補助的賭徒。嫁到台灣不到半年,林小姐就被迫出去打非法零工,用微薄的薪資養著這對不事生產,每天都只想著做發財夢,一再把家產敗光的父子。

錢沒有了!被趕出平宅的日子也在倒數計時,劉先生終於知道什麼是緊張,漸漸墜入了極端的焦慮,不時跟妻子哀怨地哭訴。也就是這期間,他的身體狀況急遽惡化,有天早上在家時摔了個跤,從此一摔不醒。

喜喪現場,送行者寥寥可數

沒經歷什麼病痛,就這樣在昏迷中過世,按照傳統習俗來看,93 歲的長者以這種方式大去,也算是仙逝,可說是最好的福報吧。

但說也奇怪,明明是掛著粉色布幔的喜喪,在當日,除了他的第三任妻子之外,並沒有任何人來送他,甚至連他那個寵溺了 30 幾年的兒子,都沒個影兒。更令人唏噓的是,在 6 月初夏,他的棺木前後充滿了飛舞的蚊蟲,無論幫他揮趕了多少次,蚊蟲總是會再繞過來。

在喪葬習俗中,棺木是聖潔的;在信仰中,死者為大。我們在其太太瞻仰遺容時唸了幾段吉祥話,用意是要讓死者放下罣礙,一路好走。然而我們辦了這麼多場喪事,這是第一次看到有蚊蟲在棺木旁揮之不去。

雖然劉先生算是用舒服的方式離世,但我們也不免想著,若人真的有前世今生,他上輩子是否也是個福澤深厚之人?可惜這輩子他把一切福報都揮霍殆盡,怎麼看,都令人不勝唏噓。

一個曾經有機會體面過日子的人,最終卻連請家人分擔的納塔費 1 萬元,都沒有人付得起,還要由我們這幫志工集資支付。好大一個翻身的機會,最後卻仍舊成了一個翻船的結局!

我們原本以為經歷了歲月洗禮的長者,多少會明白谷底翻身是多不容易。但這樣看來,不惜福者,無論年事多高,所在多有;心思不正,也難受人景仰。最後,他被後人記憶的方式,只剩媒體對於他揮霍無度的報導了,九泉之下他若有知,不曉得又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圖/麥田出版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郭志祥、吳倪冬月、葉小歐的《27場送行:無償安葬弱勢孤貧,從21年的告別裡學習最溫暖的人生功課》。由麥田出版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asils@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