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滑 FB 他們滑 VK、台灣氣象的「10 度寒流」逗得俄國人哈哈大笑──台灣人的俄羅斯觀察

我滑 FB 他們滑 VK、台灣氣象的「10 度寒流」逗得俄國人哈哈大笑──台灣人的俄羅斯觀察

俄羅斯的臉書叫 VK

簡稱"VK"的 VKontakte 是俄羅斯版的 Facebook,也是俄羅斯最大的社群網站。80% 的俄語使用者都有 VK 帳號,想要瞭解俄羅斯的網路世界,你不能不知道 VK。

根據 2018 年最新的資料,每月有 9,700 萬人頻繁使用 VK,其 10 億用戶天天登入,每天有 65 億則新貼文。VK 包含中文在內、共有 86 種語言版本,是集娛樂、交友、社群多功能於一身的綜合性網站,功能包含分享音樂與電影的平台,甚至還有導航系統。最驚人的是,這個網路帝國背後竟只有 6 位程式設計師。

圖/悅知文化 提供

我第一次知道 VK,是在 2012 年認識烏克蘭朋友的時候,他給我看了一個很像 FB 的頁面。當時的 VK 已經創立 6 年了,並在很短的時間就將服務版圖擴張到俄羅斯以外,當時俄羅斯周邊的國家如烏克蘭、白俄羅斯等俄語系國家,都已經普遍使用 VK。

而直到 2015 年在俄羅斯生活的期間,我才深刻瞭解到 VK 之於俄羅斯人的生活,就如同 FB 之於全世界一般,存在於生活每一刻,不論享用美食、親友相聚、旅行打卡,所有人都從 VK 上得知朋友的最新近況,以及他們最近在關心的事情。每天睡覺前我總是躺在床上滑 Facebook,而安東躺在旁邊滑 VK。

充滿傳奇的 VK 創辦人,如今創辦 Telegram

VK 的創辦人名叫杜洛夫(Pavel Valerievich Durov),在各國的報章媒體上總被稱為「俄羅斯的祖克柏」。他在祖克柏創立臉書兩年後創辦了VK,之後一路追趕,成為最大的俄文社群網站。杜洛夫從不介意別人說他的 VK 有臉書的影子,他說:蘋果不是也從抄襲 SONY 開始的嗎?

VK 的創辦人名叫杜洛夫。圖/wikipedia

但是,杜洛夫打下的江山,現在卻完全與他無關。隨著 VK 在俄羅斯的影響力越來越大,2010 年發生由社群網站掀起的茉莉花革命,開始令俄羅斯政府緊張起來,想進一步控制 VK,並要求杜洛夫將俄羅斯反對黨領袖的 VK 頁面或是一些串聯活動封鎖,杜洛夫則一次又一次公開拒絕當局的要求。經歷公司內部股份遭稀釋、警方破門清查 VK 等一連串動作,VK 在 2014 年正式被收歸俄羅斯國有。

而杜洛夫呢?

他在警方登門前,帶著最親近的員工和程式設計師哥哥離開俄羅斯,並另創即時通訊軟體 Telegram。Telegram 類似 LINE 或 Skype,可以傳文字、語音、貼圖或通話,但是加密功能才是它最強的亮點。杜洛夫繼續透過行動,維護自己支持言論自由、反對政府箝制的立場。

我在俄羅斯旅行時,常有俄羅斯人問我:你覺得俄羅斯是個民主國家嗎?在俄羅斯生活期間,不會特別感覺到民主自由程度與歐洲沒什麼不同,但是在杜羅夫的故事背後,這個問題的答案依然還是問號。

最近有消息指出,俄羅斯政府考慮參考中國網路長城做法,更嚴格地審查網路言論,前陣子朋友前往俄羅斯時,也發現了 LINE 很難連上線。在這些社群網站與軟體的背後,正透露著俄羅斯的民主問題。

與俄羅斯人聊天氣,「10 度寒流」是「笑話」

「今年首波大陸冷氣團來了,明晚至後天將是此波冷氣團最冷的時候,預計中部以北及東北部低溫只有13、14 度,南部及花東也只剩 16、17 度。」我在 11 月瀏覽臺灣新聞時,看到這則報導後不住莞爾,因為在俄國,早就已經是「1 開頭」的氣溫了,只是前面還要加上個「-」(負)。想看到「+ 1 開頭」的氣溫,大概是半年以後了吧!

我在俄羅斯時,不論是坐上計程車、或是搭乘公司派來接送員工的交通車,為了化解彼此的尷尬,同時打發不算短的交通時間(當然也藉此多練習俄文啦),常在自我介紹之後開始和司機大哥聊天,最常聊的話題就是天氣,此類對話被稱為「理毛式的言談」,相當類似於人類靈長目近親(猩猩、猴子等)互相梳理彼此的毛髮,以促進彼此情感交流的「社交性理毛」行為。

「今天好冷喔!幾度啊?」在說完幸會之後,我都這麼說。「負 3 度,還算暖和,您來自哪裡?」通常司機都會這樣接續話題。
「臺灣。」我回答他。
「那邊一定很溫暖吧?」他帶著羨慕的口氣問我。
「豈止溫暖,應該說炎熱比較恰當。」

按照以往的經驗,講到這裡,氣氛就相當融洽了,接下來就看狀況停止這個話題,去想想等等要處理的公務。

「幾度呀?」有的司機比較健談,會繼續沒討論完的氣候話題。
「11 月時還算是『秋老虎』,有時候可能會出現 30 度以上的高溫,特別是現在地球暖化加劇,好像一年熱過一年。」
「30 度,哇!」司機驚訝地叫了一聲。
「不過聽說寒流來了,『將出現1 字頭的低溫』喔!」我把新聞的標題翻譯成俄文跟他說。
「什麼? 1 字頭低溫⋯⋯哈哈哈哈哈!」俄國人覺得這樣的新聞根本可以當成是笑話解讀。

圖/悅知文化 提供

然而在臺灣的俄國人,也說臺灣「好冷好冷」

「1 字頭氣溫的臺灣」到底冷不冷?這真的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在臺灣待過的俄國人,都對北臺灣冬季的溼冷與寒風印象深刻。當時我也曾經譏笑過來自聖彼得堡,到政治大學俄羅斯研究所擔任客座教授的蘇希荷老師「沒用」,因為她居然冷得打哆嗦,穿著羽絨衣、手上握著暖暖包,邊喝熱茶還邊說「好冷好冷」。

那麼對於來自亞熱帶的我來說,動輒身處比冰箱冷凍庫更冷的環境,到底有什麼樣的感覺呢?還記得初來乍到俄羅斯,是 8 月第一個剛下過雨的傍晚,氣溫只有 15 度,冷冽的溫度像是一記下馬威,凍得我不要不要的,也開始擔心起未來的日子,該不會都如此「冷若冰霜」吧?

才這麼想著,旋即就來了兩週的小陽春,雖然氣溫一樣是 1 字頭,不過有陽光露臉,感覺和煦許多。到了 9 月底,氣溫降至個位數,此時暖氣又還沒有開始運作,在宿舍房間裹在被窩裡倒是還好,在教室裡可就不妙了,由於教室的面積大,大家又長時間坐著不動,一堂課下來,身體都快凍成枝仔冰了,最後師生只好常常達成提早下課的共識,這應該也算是一種「寒害」吧!

隨著時序真正入冬,開始降霜下雪,我才發現下雪反而不那麼冷,真正冷是在出太陽的融雪之時!照理來說,下雪時氣溫一定低於零度,融雪時溫度必定高於零度,怎麼會是融雪時比較冷呢?於是我回想起臺灣寒流來襲時,我曾在沒有任何遮蔽物的戶外、飄著細雨的刺骨寒風中等公車,當時的感覺好像跟俄國的零下氣溫不遑多讓,這到底怎回事?

濕度加風速,降低體感溫度

這個問題並非如物理課本所說:「下雪時水結冰散熱;但融雪時冰融為水,所以會吸熱。是以下雪不冷融雪冷。」這麼單純。而且在北國待的時日越久,我發覺使人感到冷熱的關鍵,與物理學上的溫度高低,並不完全一致,甚至於也沒有必然的關係,反而是受到風速和溼度的影響。

最近,臺灣的廣告上出現了「乾冷凍皮,溼冷凍骨」這樣的詞彙,還宣稱這是「俗話」,主要是呼籲大家前往購買保暖衣。雖然這並非真的是俗話,但也確實有道理,因為「溼冷」的臺灣,讓人的「體感溫度」,比物理溫度還來得低許多。

「體感溫度」可以經由風速計算出來,以俄羅斯海參崴的攝氏負 10 度為例,如果外面無風,體感溫度就是負 10 度;不過風速若達 20km/hr,體感溫度則會下降到負 18 度!如果風速達 90 km/hr,體感溫度會下修到負 25 度。

體感溫度也受到溼度所左右。在驕陽如炙的三伏天,當溼度升高,會令人感到熱上加熱,因為溼度讓汗水更難以蒸發:當氣溫是 31 度、溼度 70% 時,體感溫度已達 38 度,當溼度再升至 90% 時,體感溫度將達到 45 度。

因此同樣的溫度,在溼度不同的俄羅斯與臺灣,有著顯著的不同。

在臺灣,氣溫 1 字頭的足以凍死人,3 字頭也會讓人熱衰竭甚至喪命,這所有的原因就是因為臺灣溼度太高,令熱浪寒流的威力,遠非溫度計的刻度所能顯示。

而在俄國氣候乾燥,夏天不會感到溼黏,冬季室內又有溫暖的暖氣,時不時還需要打開窗戶,讓冷空氣進來,以免腦子昏昏沉沉,走到戶外時若距離不長,在負 10 度時的確穿得和臺灣 10 度時差不多!

一樣的溫度,不同的感受。瞭解箇中原由之後,以後別再老說俄國天寒地凍,而寶島四季如春囉!

圖/悅知文化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裴凡強、唐宏安的《這不是你以為的俄羅斯:第一本台灣作者撰寫的俄羅斯輕文化觀察書》。由悅知文化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悅知文化 提供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