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宣稱英國「巨石陣」是「外星人的遺跡」──澳洲科學家:這是原民存放知識的「記憶空間」

別再宣稱英國「巨石陣」是「外星人的遺跡」──澳洲科學家:這是原民存放知識的「記憶空間」

編輯導言:本文作者琳恩‧凱利回顧了那些教人驚嘆的巨大歷史遺跡:英國史前巨石陣、復活節島巨石像、秘魯沙漠納斯卡線,並提出了與考古學家不盡相同的解釋。過去,許多專家學者試著提出各種答案:天文台、古墳場,甚至是外星人遺跡、怪力亂神等。凱利的答案卻出乎意料:這些原民遺址,都是全然符合自然科學與現實世界定律的記憶場所。

人類從狩獵採集的生活形式,逐漸轉變為定居的某種農耕畜牧形態,在經歷這整個緩慢的變遷過程的同時,原民也開始興建英國史前巨石陣,然後又不斷加以修改變更。

考古學家們重建過去的社會時,憑藉的全都是實體遺跡,所以我必須先去探究,游牧的原民群體與定居的農耕社會,這兩種形態各自會產生怎樣的具體影響力,才能進一步了解,當遺址建造者不再在廣大地景中四處遷移,而是在某處村莊安家落戶時,考古學家們究竟能從考古紀錄裡看到些什麼。

畢竟,人類除了吃喝拉撒睡、畜牧繁殖和建造遮風擋雨的住所之外,也會思考與求知,我必須先能夠辨認那些記憶手法遺留的痕跡,才能從考古紀錄中察覺到它們的存在。這也就是說,接下來我必須讓大家看到,有關史前巨石陣「地景」的所有一切,其實都已呈現在考古學報告裡。

「巨石陣」是先民的「記憶空間」

在 2008 年索爾茲伯里平原的那天之前,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所做的有關原民記憶巨量資訊的方法研究,也可以運用在考古學範疇裡。

根據觀光導覽的解說,巨石陣中央的那些帶有符號的巨大藍灰砂岩遺跡,是在這個歷史遺址形成 500 年之後,才於此處出現。原本巨石陣的石圈涵蓋範圍比較大,直徑約有 100 公尺,是由 56 根直立巨石所組成。

 圖/達志影像

巨石陣中央那些帶有符號的巨大藍灰砂岩遺跡。  圖/我的夢

在那一刻我問自己,當一個移動文化要定居下來的時候,對於遍布在整片地理景觀裡的那許多歌之路、記憶古道和一系列神聖地點,他們要怎樣加以保存?

他們承擔不起失去這些知識的代價,但又不能再度遨遊在這片廣闊的土地上,於是答案很快就浮現了──用一個巨石石圈來代替以往年度例行造訪的那些神聖場所。這很顯然是個好方法,就用一個個各別獨立的石塊,將原本那些場所全部複製過來。於是他們就這樣創造了一個記憶空間。

我專注聆聽導覽,當中談到的所有有關巨石陣作用的理論,對於記憶或知識系統連提都不曾提起。但是裡面有關「至點」的墓葬和採集的部分,倒是讓人覺得有點道理,他們說到這裡可能是天文觀測台和醫療所,這兩種說法都與我心中正醞釀的理論雛形相吻合。另外還提到可能跟某種儀式有關,但這說法似乎沒有任何立論依據。總之導覽中找不到一絲一毫「記憶空間」的痕跡。

得有怎樣的實體遺跡作為憑證,才能讓考古學者們發現史前巨石陣是個記憶空間?我很清楚,除非我的看法能與地上和地下的考古研究相吻合,否則別指望任何人會認真看待我的說法。

一個心理遊戲:從游牧到定居

我們來玩個心理遊戲。想像這裡有一則故事,已經流傳了好多好多世代,經過了好幾千年。來想像一下,你不只是對身邊剛發生過的事,對於祖先所有的事情也都能記得,還可以一直倒溯回到狩獵採集時期:

那時你們雖然已經不再四處游牧,但一整年裡,依舊得為了已知的食物來源而奔波遷徙;然後你會在某些地點,順應環境條件設法提高主要資源收穫量,也許是在某個適合捕魚的地方,設計捕魚裝置,或者是將天然適合馬鈴薯生長的地區,好好做個整理。

一代一代過去,每次你回家的時候,都對附近的其他資源變得更為清楚,於是你能取得的食物越來越多,然後在一地停留的時間也越來越長,因此,你逐漸能生產更多的當地食物,替牲畜圍起柵欄,然後減少對野生資源的依賴;你會與遠地的部落以物易物,交換種子和牲畜,也交流相關知識;在所有居留地當中,你開始特別喜歡其中某個住家。不過,現在有個問題來了。

身為經常遷移的狩獵採集者,在一整年裡追隨著一個個季節性資源而四處奔走,你的部落會經常在移動路徑附近的神聖地點上,展演儀式、慶典及知識;你還會在岩石、樹木、洞穴與棲身處所描繪或雕刻,並將知識嵌置在地景──你的廣闊記憶空間裡。

因為開始比較長時間在一地逗留,於是你們藉由某種朝聖的制度,使長老們能夠回到神聖地點,去演示那如今已然「古老」的儀式,以確保知識得以留存。即便是永久定居了,你們也已找到解決辦法:

長老們會將原先那個地景一帶的神聖場所,全部複製到靠近你們現在居處的某個地點,利用石塊或木柱來代表神聖遺址,以及嵌置在裡面的知識,諸如動植物屬性、導航術、族譜、資源權利協議、文化願景,當然,還有宗教和歷史。

興建具有記憶空間功能的紀念性建築,需要投入大量勞力,但因每個人都能體認到,這些故事對於部族在生命與文化存續方面的重要性,所以大家都很樂意付出。這些石頭並非隨意樹立,木樁也不是到處架設,無論是圓形和直線排列、圓中有圓、平行排列的多條直線,或土塚與廣場,全都是為了因應某種次序結構的需要。

不管是公共或管制性表演空間,所有考量全都已納入儀典廣場的設計當中,而且幾世紀以來還不斷修改變更,以改善聲音的呈現效果,容納日漸增多的人口。吟誦時之所以要走動,目的也在於憶念故事,為此而修建和維護的那些通道及行走路徑,因此也受到人們重視。

圖/shutterstock

無論社會如何變遷,都需要保留知識的方法

當你的部落規模還不大,幾乎人人平等時,想要獲得權力,並取得長老手中的管制版知識,唯一的途徑就是提升入門培訓等級。隨著人口逐漸增加,知識專家們會形成權力集團,以守護他們在整個資訊系統中的特別職責,確保資訊能夠維持正確。這種團體有點類似美洲原住民與非洲農業部落的秘密或醫療社團。

對於農業與慶典活動來說,曆法的維持都是非常重要的事,因此「司時者」在你的社會裡是個極具權威的人。譬如為了參加慶典,長途跋涉前往主要村落,常常需要耗費幾天甚至幾週的時間,這時就必須有人知道你何時應該出發,以及該如何確定方向。

而回溯到狩獵採集時代,早在很久以前,你的長老們就已透過觀察植物開花期、星辰運行與鳥類遷移來維持曆法。到了定居之後,必須仰賴在一處固定地點反覆觀察和精確紀錄,才有可能進行的至點、月球停變期(the lunar standstills)和其他天文活動的預測,這時候也會變得比較容易著手。有些紀念建築就是依據冬夏兩至點和其他天文現象,來進行方位調整。

在少部分像史前巨石陣這樣的儀式地點中,握有知識的精英份子受到高度尊崇;也因為那些被讚頌和傳授的知識,使得這些地點成為著名的知識中心。人們會不遠千里到此相聚和參加慶典,於是這些重要的知識中心日趨精緻考究;而遍布地景各處的那些縮小版知識中心,在地方社區裡也發揮著類似但較為單純的功能。這裡沒有個別的富裕酋長,也沒有人會帶著貴重的陪葬品被埋進墓穴裡,知識才是真正的權力。

然後你們的社區變成了農業村落,對於長老的依賴大幅減少,他們仍然在使用的舊有記憶空間,雖然千年來已因應周遭變化作了調整,但是某些人在財富和個人權力欲望的驅使之下,開始展開強制統治,打破了原有的平等思想。

農夫懂得如何栽種作物或繁殖牲畜,麵包師傅對烘焙很拿手,鐵匠精通打鐵,戰士擅長廝殺,而如今部落長老們宣稱他們與神話靈祇具有特殊連結。在許多許多世代之前,曾經與所有人如此接近的神祇,如今卻變成了被供奉在神壇上接受膜拜的神,神聖地點也被劃上防護界限。曾經與日常生活實用事務有著緊密關聯的那些神靈,現已不復存在,宗教與宗教「專家」們自成一體。

儘管歌謠早已無人傳唱,但古老的記憶空間卻仍然屹立不搖,留待考古學家們努力從中重建你們的世界。

上面這一系列劇情描述,每個部份都可以再作幾倍延伸,和許多不同版本的變化。從狩獵採集到農耕畜牧,任何經歷過這種變遷的文化,在需時成千或上百年的過渡過程裡,必定在某方面多少都有過類似的遭遇。

但是,只要人們仍舊相當程度地依賴野生資源作為食物及原料來源,仍然為了交易四處遊走,需要法律與道德制度,想要維護族譜、歷史與一套可以一以貫之的信仰,那麼他們就會需要一個複雜的知識系統與記憶空間,來協助保存這所有一切。

小結

我們一輩子都生長在書本充斥的環境裡,想要去理解那些從記憶中擷取所有知識的人,就算不說不可能,至少也是困難重重。但是我們仍然必須努力,因為只要想重建任何口述文化,如果不考量他們的口述形式,結果肯定是不完整的。無論如何,每個社會都是獨一無二的,每個考古遺址,都必須就遺址本身的角度來作檢視。

《關於作者》
琳恩‧凱利(Lynne Kelly)
琳恩‧凱利博士是一名科學作家,也是澳洲拉籌伯大學的榮譽附屬研究員,奉獻大半人生於中等學校教育,教授物理、數學、資訊科技與一般科學等方面課程。已出版過幾本暢銷科學書籍,內容皆與她的研究調查項目有關,諸如超自然現象、鱷魚及蜘蛛等。琳恩最初是以原民動物傳說為博士論文題目,但後來轉而對非讀寫文化記憶的方式產生極大興趣,從此熱衷於研究原民如何能在不使用文字的情況下,記憶鉅量實用資訊。
某天,在索爾茲伯里平原上遠觀史前巨石陣,她突然領悟到,自己的新觀點能為世界各地考古遺址,帶來嶄新的觀察角度,從而展開這趟驚奇旅程,以所提史前巨石陣實為一記憶空間的理論主張,廣受各界矚目。最終有了這部《記憶密碼》的誕生,而這也是她的第 16 本著作。
著有:《史前社會的知識與權力》、《蜘蛛:學習如何喜愛它們》、《鱷魚:演化史上最大型的倖存者》、《給無神論者的超自然現象參考指南》等書;合著:《探索混沌與分形》。

備註:本文摘自琳恩‧凱利(Lynne Kelly)的《記憶密碼:世界原民遺址隱藏千年的秘密》(The Memory Code: The Traditional Aboriginal Memory Technique That Unlocks The Secrets of Stonehenge, Easter Island and Other Ancient Monuments)。由好優文化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