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難的悖論:「故意」生產過剩、撈空你的漁場再給點「補助」──「我們的繁榮生活,是踩在窮人的肩膀上」

災難的悖論:「故意」生產過剩、撈空你的漁場再給點「補助」──「我們的繁榮生活,是踩在窮人的肩膀上」

「故意」生產過剩,足以毀掉整個村莊

每個週六,約翰娜都在農夫市集販售自家庭園生產的莓果、蘑菇、水果和蔬菜。有一天,另一個人在她旁邊擺起了攤子,他賣的水果只要一半價錢。

約翰娜的顧客都跑光了,因為她無法用同樣低廉的價格販售她的產品。那個人是怎麼辦到的?她發現她的競爭對手所賣的產品是從廉價商店買來的,但是按照規定,在農夫市集只能販售自己採收的產品;更何況那個人的做法是一種欺騙,於是她去檢舉了他。但是在非洲卻沒有這種保護農民的法律。

在那裡,當地的市場愈來愈常充斥著來自歐洲的廉價冷凍商品:一隻雞的價格只要當地農家現宰雞肉的一半。來自海外的肉類、蔬菜或奶粉以傾銷價格出售,使得非洲的農民和畜牧業者做不了生意,毀掉了許多家庭的生計。

那些進口商品來自生產過剩的歐洲食品工廠。讀到這裡你也許會想:「這總比把食物扔掉來得好!」這個基本原則固然正確,但是在這件事情上卻造成了災難性的後果──因為這些商品之所以被送到非洲市場,並非基於這個原因,其實純粹是出於貪婪:

在歐洲經常「故意」生產過剩,以便在非洲做筆好生意,而這毀掉了整個村莊。做父母的把孩子送往歐洲,冀望他們在那裡找到工作,能寄錢回家養活留在家鄉的家人。那些年輕人所逃離的貧窮是我們造成的。我們真的能把他們當成「經濟難民」遣送回去嗎?

圖/shutterstock

「世界漁獲量最高」的漁場,為何再也無法養家活口?

從前約書亞在撒網捕魚後把船推回岸邊,網子裡總是裝滿了漁獲。這名幾內亞的年輕人能夠靠捕魚來養活家人。然而這幾年來,他的漁網經常是空的,因此他們的餐盤往往也是空的。

非洲西部幾內亞海岸的漁場直到幾年前,都還是世界上漁獲量最高的地區,那片大海就像個裝得滿滿的食物貯藏室,充滿了鯡魚、鯖魚、鮪魚、墨魚、鯊魚、龍蝦、螃蟹,以及任何可供食用的水產。

自從大型拖網船在不遠的外海中橫掃,如今那裡的漁民能捕到的魚,幾乎連自己的家人都餵不飽。這些來自中南美洲、俄國、中國以及歐盟各國的拖網船,把那片海域的魚都撈光了。

環保人士把這些大船稱為「海洋吸塵器」,因為什麼也逃不過它們巨大的漁網。大型拖網船每次撒網的漁獲量可達 100 公噸。然而他們本國的顧客很挑剔,因此許多往往已嚴重受傷的魚又被扔回海裡,容易賣出的魚則在船上進行處理。

光是這些漂浮魚工廠所製造出來的「廢棄物」,就足以養活像約書亞這樣的漁民和他的家人。先是歐洲和其他地區的漁場被撈空,如今這個產業把目標轉往非洲的海域。擁有這些漁場的國家儘管得到了補償,但是像約書亞這樣的百姓卻看不到這些錢。

在幾內亞,一些村莊把希望寄託在觀光客身上,這不僅破壞了舊有的社會結構,也是一樁有風險的生意。

別再說「好棒的氣候!」如果吉里巴斯沉沒了怎麼辦?

馬爾地夫堆起了沙子,以保護陸地免受日漸高漲的潮水侵襲。這麼做無濟於事。長遠來看,並拯救不了僅高出海平面幾公尺的許多島嶼。

倘若我們什麼也不做,吉里巴斯、吐瓦魯和其他位於太平洋與印度洋的島嶼國家將會沉沒。由於氣候變遷,海平面如今已大幅升高。海水威脅整座村莊,使得農地和水源鹽化,飲用水成了珍貴的飲料。

因此,在吉里巴斯會用大型的塑膠容器接住雨水,這是位於太平洋玻里尼西亞和密克羅尼西亞群島的一個國家。但是隨著海平面升高,海水破壞土壤,降雨卻愈來愈少,颶風暴則愈來愈多。

地球曾歷經多次的氣候變遷,在地球歷史上,冰河期和間冰期一再交替出現。每一次交替都要花上好幾萬年,因此大自然有時間去慢慢適應。但是現在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在短短幾十年間,地球嚴重暖化,因此迅速改變了氣候。另一個和過去不同之處在於:

這個正在全世界發生的氣候變遷是人類造成的。富有的工業國家──也就是我們──虐待大自然:發電廠、汽車和工廠把愈來愈多有害的廢氣排放到空氣中,毒害大氣層,導致地球暖化。

儘管各國元首每隔幾年就在所謂的氣候峰會相聚,誓言要做出改善,但事實上時至今日什麼也沒有改變。隨著時間流逝,極地和冰川開始融化,導致海平面逐漸上升,並且改變了天氣。人類必須為忽略環境付出代價。而首當其衝的是像吉里巴斯這樣的國家的居民,他們將失去自己的家園:從長遠來看,他們別無機會,只能移居他處。

然而,在地球另一端卻面臨著愈來愈嚴重的乾旱威脅。非洲的乾旱期一向很長,但就連那些從未發生過乾旱的地區也不再下雨:例如迦納北部。這個地區原本被視為全國的糧倉,如今乾旱面積一年比一年擴大,農地也隨之乾涸。莊稼沒有收成,農民不得不離開。他們從農村移居到城市,如果在城市裡也找不到工作,就前往歐洲,去碰碰運氣。

自 2008 年以來,因為乾旱、暴風、洪水等天災而逃離家園的人,已經超過 1 億 4,000 萬。專家估計到了 2050 年,全世界的氣候難民至少將會有 2 億人。圖/麥田出版 提供

難民是由於氣候、戰爭還是貧窮而逃:我們能做這種區分嗎?

何以會發生戰爭?向來是為了爭奪權力和金錢。貧窮是怎麼產生的?因為工作機會太少,或是根本沒有工作可做。人們為什麼要逃離氣候變遷?那是氣候變遷破壞了他們的生計。

逃難的原因有很多。但是這些原因從來不是被迫逃離的人所造成的,錯不在他們。不論難民之所以受到威脅,是由於武裝衝突以及戰爭或內戰引起的暴力,還是獨裁者及其幫凶的迫害,這些獨裁者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而強迫人民噤聲,對人民刑求,殺害其親屬與鄰居。

不論難民之所以逃離,是由於整個國家的原料、土地或農穫被掠奪一空,還是人類所造成的氣候變遷威脅到地球某些地區居民的生存基礎,破壞他們的生計,難民既非必須為自身命運負責的「罪魁禍首」,也無力改變這種情況。他們受害於其他國家與產業的所作所為,而且背後總是有另一群生活得比較好的人。

我們的繁榮生活是踩在窮人的肩膀上。讀到這裡你也許會說:要改變這種情況應該是國際政治和經濟的責任!這樣說當然沒錯。但兩者乃是取決於我們在這裡想過什麼樣的生活、有些什麼樣的要求。根據人權與法律,只有「政治」難民才有權申請庇護。但是大部分的逃難原因,都肇因於政治行動。

圖/麥田出版 提供

註:本文摘自克莉絲汀.舒茲—萊斯(Christine Schulz-Reiss)的《向下扎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4-「什麼是難民、族群融合、庇護政策或仇外心理? 」:看見他人困境的理解能力》(Nachgefragt: Flucht und Integration),由麥田出版社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麥田出版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