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毒舌人生教練」:誠實面對自己的不誠實,別讓謊言打造了你的真實

美國「最毒舌人生教練」:誠實面對自己的不誠實,別讓謊言打造了你的真實

我們大部分的人都認為自己善良、慈愛、慷慨、容忍、寬容又高尚。但你只要隨意觀察我們對生活的反應,你就會發現一個不是那麼善良、慈愛、慷慨、容忍、寬容又高尚的自我。而且這是我們必須先接受,然後準備改變的自我……。

──內維爾.戈達德(Neville Goddard

人人都會說謊,沒人大方承認

就像每個人都會排泄一樣,有誰不說謊?不過呢,問題是我們大部分的人甚至沒意識到自己在說謊,或是它對我們的自尊、自信、健康、事業,以及我們人際關係裡的每個人所造成的負面影響。假如我們不能相信自己只說實話,我們怎麼能相信其他人跟我們說的任何事呢?

嗯,我們不能。

你是否疑惑為何你有時會質疑其他人跟你說話時的真誠度? 舉例來說,假如他們稱讚你的穿著,你的文筆或你(很顯然不是我的)烘焙的成果,你會謝謝對方,不過你同時也會想,他們只是客套才這麼說吧?

為什麼會這樣呢?

萬一你並不全然相信別人對你說的話,是因為你自己也會太過客氣,說話前先改造一番,嘴巴說了好但真正的意思是不好,或者誇大其辭呢? 萬一你發現你難以相信別人的原因是,你自己也不該被相信呢?

換句話說,你也會撒謊。

管它的,我們基本上天生就是騙子。我們學會講話的那一刻,不就想辦法要說謊嗎? 不管是要讓我們從麻煩中脫身的時候,或是當媽媽已經說不行,我們卻還打算從爸爸那裡要到一塊餅乾的時候。

是這樣的,這世上到處都是騙子。該有人承認這件事,加以解釋,並且輕鬆以對。目前還沒有人能真正談論說謊這件事,它是個禁忌。圖書館裡沒有規畫這一區,然而它處處可見。但是別擔心,當我們對眼前的問題視而不見,我們就知道它很有效,對吧?

說謊顯然不是我們會拿來說嘴的事,所以我們才會想隱瞞。我們不僅想隱瞞,還想花很多時間給它一個合理的說法,為它辯解,並把它怪在別人身上,而不是怪罪我們那個鬼祟又膽小的自我。

天知道我們絕對不希望自己是眾人皆知的騙子,更別提和騙子約會、交朋友、結婚、投票選他、一起工作,或是養出一個這樣的孩子。

然而我們還是這麼做了。

耳提面命守則第十條:在你閱讀接下來這部分時,看你是否能使你的內在對話不再喧囂。因為就在我們探討撒謊的各種方法時,它也毫無疑問已經組成一支合法護衛隊了。我要提醒你,這不是要讓你為此更加責怪自己,而是要讓你能阻止它,說出關於自己的實話(以你前所未有的方式表達),你就能夠把你之所以不曾也不願相信自己和夢想,以及你無法完全信任自己的真正原因,全部連結起來。因為在真實的世界裡,你並不是真正的你。

事實上,你把真正的你逼入困境了。

你用偽裝把自己嚴嚴實實地包裝成你希望別人認為的那個你。諷刺的是,想找出真正的你,唯一的方式是誠實面對你一直在當的那個人。

唯一的出路就是揭發你內心的那個騙子。

萬一我在這裡要給你的是類似《駭客任務》(The Matrix)裡的紅色藥丸呢? 萬一誠實說出你所有的說謊方式是獲取個人自由的關鍵呢? 萬一你晚上睡不好、輾轉反側、夜夜磨牙、需要那塊餅乾、喝那杯酒或吃那顆藥的原因,都是為了處理你需要說謊及隱瞞的每件事而產生的焦慮呢?(噓,更別提你的隱瞞欺騙能讓你邪惡的那一面保持完好無損。你知道的,為了繼續和那個男孩或女孩約會,你需要繼續抽菸。兩者其實密不可分。)

重點是:只說實話是照顧自己的終極方式。我有過好多學員,一旦清除了他們的說謊清單,解決掉那些重大的謊言,他們的憂鬱就不藥而癒。

沒錯,這時我通常會忽然唱起我的改編歌曲〈離開愛人騙子的 50 種方式〉。

但是別怕,沒有 50 種。

好吧,這可能是個謊話。說真的(哈),這要看你戴上那個特別的掩護有多久。

謊言打造了我們的真實

假如我要徹底改變這世界,我會消滅謊言。

每個人都有一份謊言清單。我們不斷維護那份清單,做出損害控制或先發制人的舉動來保護它。經歷了 20 年與 2 萬 2 千名學員的我,看過各種謊言清單。我們很少人能完全了解那些謊言是如何影響我們,直到我們開始一一處理,這時才明白其實謊言打造出我們的真實。

啊?

假如我們聞得到、嘗得到、摸得到、聽得到也看得到,我們就會知道它是真的。不過有些東西就算沒有感官的測試,我們也知道是真的。對吧? 我們很少人能領悟到的是,當我們思考某事、相信某事,然後隱藏我們所知道和相信的事,它就會變成真的。

所以呢,比方說,我不喜歡你的裙裝,但我沒跟你說。我覺得這樣會傷到你的感情,因為你很愛那件衣服、以它為傲,而且買貴了,諸如此類。所以我會好心地隱瞞我那些不太好心的想法,不跟你說我的看法。

對我自己來說,這就成了事實。

現在好了,你的裙裝很無趣,句點。畢竟假如我要隱瞞的話,那必須是實話。於是就這樣發展下去了。我們心中有所思、有所感,卻決定不能吐露的事情變得更多了,像黴菌在陰暗的環境裡散播開來。現在你的心中裝滿了你想到卻不能說的事。假如你真的想改變自己,你就必須帶著你的幽默感,去認識你的偽裝者。

認識自己如何說謊:謊言 7 大類

你必須面對你說謊的每種方式。不是「假如」你會說謊,而是你「如何」說謊。我在下面列出謊言的 7 大類,看看你最喜歡哪些類別。

有用的(儘管有點令人不快)小提示:假如你想抄捷徑去找出自己特定的說謊方式,去看看你父母的說謊方式就行了。

哎呀。我知道。

一、徹底說謊:一種完全無中生有的說謊。要不是想遮掩自己的行為,要不就是想讓自己解圍。從最方便的「路上好塞喔」、「我沒收到那封 email」、「我在家裡洗衣服」(例如你其實跟某人出去了,但你還不想讓別人知道)到最經典的「我吃壞肚子了」。

二、省略不說:當你不想讓別人知道事情完整的來龍去脈時,你就會用這種方式說謊。要嘛因為對方沒問所以你就沒說,要嘛你覺得這整件事反正跟對方無關。即使假設處境對調,你也會想從他們的口中得知完整的故事。或許你會跟別人說,你離婚的理由是不愛了。當然,這是部分的原因。但你沒說的部分是,你偷吃被抓到了。

另一種省略不說是你背棄了對你而言非常重要的事,你曾為此默默地在心中跟自己拉鋸,試圖忘了它。或許你提起過一次,跟自己說你說過了,但你永遠不會再提第二次。比方說,你的未婚夫不是猶太人,儘管你希望這對你來說無關緊要,但它偏偏就是很重要。

三、誇大其辭:意指當你描述一件事,卻沒說出它實際發生的狀況。你說得比較誇大,無論是好是壞。比方說,你說:「我老闆進辦公室,跟我說我表現得有多棒,他說了這個和這個還有那個。」但事實是,你的老闆確實進了辦公室,也跟你說他喜歡你的簡報,不過就這樣而已。當你重述這件事時,你加油添醋了一番,讓你的聆聽者感到印象深刻或更加同情。

四、粉飾太平:這種說謊方式則是把事情過度輕描淡寫。你不想吹噓或真正面對(或讓其他人知道)事情的實際情況有多好或多糟,所以你無意識地淡化它,加以否認。比方說,你的伴侶會喝酒。他們可能每天晚上喝幾杯(或者不只幾杯),但你不願面對它,甚至不讓自己認為那是個問題。說真的,其實也沒那麼糟。

五、歪曲事實:你用誤導別人的方式來說謊。假如有人問你是否看過某本書,你回答:「我正看到一半呢。」而事實是你只看完前四頁,之後就放了一個月沒再碰,更有甚者,即使你記得你上次把書放在哪裡,你也沒打算再去拿起來看。

六、避免衝突:你是為了避免引起風波、引發爭執、可能傷到別人的感情等而說謊。也許是有個朋友問你對她的男友有什麼看法,即便你知道他上週才挑逗你的其他朋友,你也沒有說實話。取而代之的是,你盡力裝出無辜的表情,說一些類似「我才剛認識他,還看不出來」的話,希望她不會注意到你的聲音忽然高八度。

七、死都不說:這種謊話深埋在心裡,只要你活著就絕口不提。沒人知道這些關於你、你的家庭或過去的事。你覺得這些事見不得光、傻氣、令人不快或難堪,而且讓你反感,於是你發誓永遠不會讓人知道。或許是墮胎、家暴、成癮或性愛祕密等。你要把這些祕密帶進墳墓裡。

現在你了解了我們最愛的謊言類型,你至少能劃掉你的謊言清單裡的第一項謊話:你不說謊!對。這是個開始。

我是說,少來了,說到完全誠實,我們大家不都是偶爾才會這麼做? 看看我們在搭電梯的時候好了。我們有多少人真的對 3 樓接下來是幾樓感興趣? 然而我們還不是都盯著它看。

那難道不是一種傻氣的說謊嗎?

就像之前說過的,假如我要追查你說的謊話,我得先說出自己的,這樣才公平。

實話大考驗:我的家族說謊史

結果我的家族裡不只有背叛,還有出軌。

根據我爸(我要提醒你,他是律師)的說法,他只在外面偷吃過一次。而且就紀錄來看,那根本不是他的錯。你看,故事是這樣的(而且他會用這種方式把這件事帶進墳墓裡),有一次在德州,一位客戶的妻子來敲他的旅館房門。然後事情就發生了……。

在某種程度上,我父親跟我母親坦承他的一次外遇,而且(大聲)吵了幾架後,他終於獲得原諒了。後來我母親才承認在這些年,至少有兩次和不同的男人親密廝混。顯然在我的家族裡,我們不只撒謊和偷吃,而且還會用一點一滴的方式慢慢吐露事實。

然而諷刺又正好的是,不久前,在一次大型家族晚宴中,我們計畫好要談論一個重大的問題,當天晚上的主題是說出一個你不為人知的謊言(無論大或小都可以)。在那當下,我母親決定不要帶進棺材裡的祕密是,在她和我的東正教猶太父親維持了 58 年的婚姻裡,她做的某些晚餐特別美味,原因是她沒有使用該用的人造奶油來保持肉類符合猶太教規,她用的是奶油。

當時,這種告白讓我父親只能大搖其頭,深深了解什麼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

雖然我母親撒謊欺騙的程度和父親比起來是小巫見大巫,但你可以開始明白我們所有人是如何和類似的人(或罪犯)結婚。

好,回到我自己的欺騙故事上。是普通的那種。好吧,或許不是那麼普通的普通。

準備好了嗎?

我不僅和兩兄弟上床,而且還是在同一天。先是早午餐,然後是消夜。

我知道。

事情是這樣的:

有天上午時間有點晚了,我在火車站遇到了兩兄弟之中的哥哥,我們在多年前交往過。我很好心地提議載他回家。對,你知道我的意思。

哥哥走了之後,那天晚上我和弟弟出門,我才剛開始和他約會而已。然後沒錯,管他的,我也和他上了床。在接下來的兩年交往時間,我從沒跟弟弟說我(跟誰)幹了什麼好事。

你們有些人可能會認為我「嚴格來說」沒做錯什麼事。對吧? 我是說我和哥哥上床的那時,我和弟弟還沒正式「在一起」,對吧?

首先,你可以感謝你的大騙子律師和你分享這故事。其次,你應該要注意到,我們這些騙子有多愛說一些「嚴格來說」、「主要地」、「大部分」,以及一些意在言外的字眼。

不用說,我和弟弟的感情一直都是吵吵鬧鬧。有了那種開始,真難想像我們還能交往下去。就算我們分手時,我還是覺得很難面對自己,而且幾乎不敢正視他。你知道,我讓他喜歡上我這種差勁的人,就算只是當朋友,卻沒有對他說他真正面對的是怎樣的一個人。

所以我終於決定要對他說出我的完整事實,不只是要讓我好過些,也是要讓他能獲得自由。

完整事實?

我希望我能告訴你,我對這男人所犯的唯一罪行就是他哥哥那件事。但並非如此。嚴格來說,還有夏令營的前任、墓園的口交事件、還有過去幾年來跟別人接吻過一、兩次……。

你知道當我告訴他完整事實後,他怎麼做嗎?

他把一整壺啤酒倒在我頭上。你覺得我有什麼感受?困窘?羞愧?內疚?

不是。

我這輩子從沒覺得這麼痛快。這就像是我那種騙人的「小寶貝蘿倫」特質,終於被逼著走上跳板。那個欺騙的女人要往下跳了,她要全盤托出,獲得她應得的報應及痛恨。

我終於扯下我從未讓他看到的面紗,讓他能好好看清楚我是怎樣的一個混蛋。沒有煙幕彈、藉口或紗籠。

過了好多年,當我正為了改善我的愛情、家系遺傳及說謊模式而努力時,我又打電話給他,跟他徹底道歉(我相當確定他把啤酒倒在我頭上的時候並沒有聽進或接受我的道歉)。我必須告訴他,我為了他,也為了我做過最糟糕的事,我做了很多的努力。

在我的想法裡,那就是我的懲罰了。

在那之後,我們倆會出去聚聚。我可以隨時打電話給他。事實上,我這麼做只是要確定我的說謊故事裡真的誠實說出了我的說謊部分,而且不只是要知道他的想法,也要看誰比較能忘懷。

他贏了。

《關於作者》
蘿倫‧韓黛爾‧山德
紐約市國際企業諮詢和私人教練公司韓黛爾集團的聯合創辦人與主席。2006 年開始教授「韓黛爾訓練法」課程,學員以麻省理工學院學生為主,後擴及紐約與其他州各知名大學。《你只是沒有逼自己幸福:停止抱怨、戳破謊言、以有效作為代替無效安慰,走出越活越苦悶的假性舒適圈》是她的第一本書。

圖/麥田出版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蘿倫‧韓黛爾‧山德(Lauren Handel Zander)的《你只是沒有逼自己幸福:停止抱怨、戳破謊言、以有效作為代替無效安慰,走出越活越苦悶的假性舒適圈》(Maybe It’s You: Cut the Crap. Face Your Fears. Love Your Life.)。由麥田出版社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