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人」現身說法,破解你對貧窮的四大迷思:「那些中產階級的理財建議、刻板印象,對我毫無幫助」

「窮人」現身說法,破解你對貧窮的四大迷思:「那些中產階級的理財建議、刻板印象,對我毫無幫助」

我曾經弄丟過一部車,損失超過幾百美元。因為車子被拖吊,我打電話給拖吊公司,對方說,我得付幾百美元拖吊費。我當時並沒有這筆錢,於是我告訴他們,等我下次領到錢,再打電話給他們。

那幾天,我坐立難安,不勝其擾。那陣子剛好是雨季,但我只能走路上班,在我想像的計步器上,至少每天增加了 6 英里的步行距離。

車子被拖吊都是我的錯,真的,我對自己氣了好久。最後終於捱到發薪日,我回頭去要車子,他們卻告訴我,現在我欠他們超過 1,000 美元,這幾乎是我薪水的 3 倍。因為他們每一天都要再收幾百元保管費。

我跟他們解釋,我身上根本沒有這些錢,但就是行不通。他們說,不管我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把車子領回,我還有幾個月可以籌錢,包括保管費,否則他們就會直接把我的車賣掉。得到的錢,扣掉我欠的金額之後,他們就會給我。

當時我有兩份工作,都是兼差性質,沒有一個工作一天可以賺到 100 美元,更不要說 200 美元。我最後丟了工作,我先生也是。因為我們從甲地到乙地的時間不夠快,所以工作會遲到,不是汗流浹背就是全身溼透,而且次數太多了。

由於失去工作,我們最後也丟了公寓。

但奇怪的是,真正讓我覺得是危機的事,是來自有錢人惹人厭的嘴臉。任何事都可能會讓你失去公寓,因為只要發生任何非預期的問題,就會把簡單的事情變得很複雜,事實上也通常是這樣。

迷思一:窮人因為是窮人,所以沒有能力搞定生活?

有一次,我室友得了很嚴重的流感,但我們懷疑可能是更嚴重的病,因為她拖很久都不見好轉,最後她丟了工作,但我也沒有能力幫她付房租,所以我也因此丟了我的公寓。

有一次是因為我車子壞了,又丟了工作。有一次是因為公司要減少未來幾個月的薪資開銷,我被要求放一星期的無薪假。有一次是因為我的冰箱壞了,但房東又不願意修理,我就搬走了。

另外有一次也很類似,我們住在一間含水電的公寓,但房東沒付瓦斯費超過一星期,我們因此被迫要洗冷水澡,而且也沒有暖氣——以上就是我們頻繁搬家的原因。這樣的事,層出不窮。

因為我們的生活看起來非常不穩定,所以窮人經常被認為,基本上沒有能力把自己的生活搞定。也就是說,一般人認為,因為我們很窮,所以生活不穩定;而不是因為我們生活不穩定,所以我們變得很窮。

迷思二:窮人為什麼不學著理財?

所以我們來談談,當你手上沒有任何財務緩衝時,不讓生活亂七八糟地失控,有他媽的多麼困難。然後再來談談,所有財務顧問建議的方法,全部都是針對一開始就有錢的人,對窮人一點幫助都沒有。

我曾經讀過一本寫給窮人看的書,作者來自中產階級背景,內容包含了真實生活中的存錢技巧等等之類的。這些建議都很棒:整包購買、盡量在打折期間大量購買,盡量手洗可以自己洗的東西,要悉心維護交通工具與室內清淨機的功能。

當然囉,這些建議很少是切實可行的。

整包購買一般來說會便宜很多,但你必須有很多錢可以花在不必馬上用到的東西。手洗的確省了設備的開銷,但沒有人真的有時間親自手洗。如果我能在零件損毀之前就換新,車子的維護就根本不是問題了,但你真的不能一再清洗清淨機,品質一開始就要花錢的。

從長期來看,買一個品質良好的烤麵包機,當然更划算。但如果一個品質精良的烤麵包機現在要價 30 美元,而品質最差的只有 10 美元,那我要換多少次都沒關係了。我就是要 10 美元那一個。

迷思三:窮人花錢是一件可恥的事?

當我手上有多餘的幾塊錢可以花用時,我實在沒辦法想到下個月,因為我每一天的手頭都很緊,根本沒有餘暇想到那麼遠。我的孩子現在就對自己的生活品質感興趣,而不是 10 年後。

有錢人會認為,窮人花錢在遊戲機上是很可恥的行為嗎? 可能,但那個有錢人應該下地獄。因為,我們全家人可能會為了花在遊戲機上的那筆錢,得到好幾百個小時心滿意足的時間。我最在乎的事就是找到現實壓力的出口,我們願意做點犧牲來交換。

談到金錢,我想的是價值,不是金額。如果我缺了幾百美元,我可以找到貸款付清房租,或尋求寬限期,延後付款。或者也有可能,我當下就完蛋了。這一切完全要看我能不能為短期問題找到解決方法。如果你的人生就是這樣,唯一符合理性的事就是,盡可能盡情享受吧,真的。

迷思四:窮人為什麼不努力工作翻身?

我要說的是,我們知道金錢的價值,我們也會自己工作。如果我們的時薪是 10 美元,那麼在稅前,我們每 5 分鐘賺到 83 美分。我們非常清楚 1 美元的價值,我們計算的方式是,你還要在得來速窗口邊彎腰閃身多少次,或你還要用吸塵器清理多少地板,或你還要裝多少個盒子。

除非你福星高照,否則根本不可能翻身。想要更上一層樓時,所有的一切就不能出差錯,而且要持續下去夠久,直到你能站穩腳步為止。如果我有一份不是很讓我傷神的工作,而且薪水不錯,讓我可以租到一間凡事都達到基本標準的公寓,這些年我就會過得還不錯。

如果沒有穩定的工作,那些年我就會過得很辛苦。問題就在於,我的好運從來都持續得不夠久,好像只要生活有點起色,就會發生某個狀況,把我打回原形。

我比較幸運的是,很少同時遇到兩件以上的壞事,而且撐不下去的時間也都很短暫,而不是長期。但我已經注意長期的問題很久了,久到我已經可以接受它的可能性。只要一件意外或一段時間失業,我就會落入長期的貧窮生活。就好像我一直在爬同一座山,一直努力要登頂,但我沒有薛西佛斯的精力,可以讓我繼續前進。

圖/好優文化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琳達.提拉多(Linda Tirado)的《當收入只夠填飽肚子:走向貧窮化的年輕人,正面臨什麼樣的困境?被困在低薪、低保障、高物價的「新貧世代」,為什麼無法脫貧?》(Hand to Mouth: The Truth About Being Poor in a Wealthy World),由好優文化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tanislauV@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