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文化】「沖繩人」不是「日本人」?──全國縣民調查,揭露歷史的複雜矛盾

【歷史文化】「沖繩人」不是「日本人」?──全國縣民調查,揭露歷史的複雜矛盾

全國縣民意識調查:沖繩多項數據居全國之冠

NHK 在 1978 年 2 月到 5 月間,舉行了一項全國縣民意識調查。從這項調查的結果,我們可以發現,沖繩縣民的意識和其他都道府縣的縣民意識相比,確實有著顯著的特異之處。

好比說在宗教信仰方面,回答「佛教」的人以全國平均來說,約占 20% 左右(比例最高的是富山縣,占 42.5%);相對之下,沖繩只有 1.7%,是所有排行的末尾(倒數第二的是茨城縣的 7.8%)。

相反地,回答除神道、佛教、基督教、創價學會之外,信仰「其他宗教」的人數,沖繩則是壓倒性的第一位,足足占了 17.1%;不只和全國平均的 2.2% 相比極端突出,就算和第二位奈良縣的 4.8% 相比,也是高出了一大截。不消說,這裡所講的「其他宗教」,就是沖繩地方上的固有信仰了。從這一例就可以清楚看出,以佛教為首的教團信仰在沖繩是全國最弱,至於固有信仰,則是相反地根深蒂固。

再者,對於「是否應該尊敬天皇」這個問題,回答「應該」的比例,在全國平均占了 55.7%,但在沖繩只有 33.7%,位居所有都道府縣的末尾。還不只這樣,回答「不應該」的人數高達 37.1%,是全國第一(全國平均是 25.1%),同時也是唯一「不應該」凌駕於「應該」之上的縣。

圖/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

之所以會如此,其理由之一就是,在整個日本當中,唯獨沖繩接受天皇制的歷史極端地短──自琉球處分到沖繩戰爭約 70 年,1972 年日本復歸到現在(1980 年)又只有 8 年,加起來還不滿 100 年──這樣的歷史事實反映出來,得到的便是這種結果。

不只如此,面對下面這個問題,得到的結果也很有趣。

「儘管有著諸多問題,但你認為,現在的日本是個還算令人滿意的社會嗎?」回答「是」的比例,在全國占了 73.6%,但在沖繩卻只有 48.6%,居於末尾(就算是次低的高知縣,也有 66.3%)。與之相比,在回答「不是」的比例上,相對於全國的 13.5%,沖繩則是以 23.7% 再度居冠。

圖/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

概括言之,儘管有著種種問題存在,但在其他都道府縣中,對於現今日本持肯定的氛圍還是占了主流,唯獨沖繩,對於這種現狀抱持著強烈批判的態度。

就算從其他項目當中也可以看得出,沖繩是全國首屈一指,縣民意識──即所謂「沖繩人」(uchinanchu)意識強烈的地區──在人際關係上,它到現在都還殘存著強烈的共同體意識;資本主義的激烈競爭原理,亦尚未滲透到整個地方。故此,從各方面來看,沖繩相較於日本本土,在在顯示了它身為獨立性強烈地域的一面(NHK 民調中心,《全國縣民意識調查—結果概要》)。

安良城盛昭根據上述的 NHK 縣民意識調查進行分析檢討,做出了這樣的總結:

「從沖繩住民的生活意識、信仰、經濟生活、政治意識等多方面來看,毫無疑問可以看出,沖繩不能單純當成構成日本社會的一個普通地區來解讀,而是一個極度獨特的地區。」(〈沖繩的地域性特質〉)

同時,他也指出了極為關鍵的一點,那就是:擁有這種地域性特質的沖繩,在作為日本社會一員而存在的同時,也愈發在地域上,發揮出和日本社會相對化的力量;故此,當正確把握住沖繩的時候,反過來也能更加清楚地看透日本(《新.沖繩史論》)。

誠如安良城先生所言,這種地域性特質形成的主要要因之一,正是源於被編入日本社會的沖繩,其獨特的歷史脈絡所致。

與日本分分合合──沖繩歷史的特徵?

說到底,沖繩並非一開始就是日本一員。擁有屬於日本文化一環的文化、使用和日語同系統的語言,這樣一群人居住在沖繩的各個島嶼上,發展其獨自的歷史,最終在古琉球的時代,建立了有別於日本的獨立國家「琉球王國」。

在日本的框架外,成立獨立的國家,在現今的日本社會中,不存在和沖繩同樣擁有這種傳統的地區。這是沖繩歷史的一大特徵。

不只如此,在日本以外形成獨立國家的沖繩這一地區,隨著 1609 年的島津侵入事件、1879 年(明治 12 年)的琉球處分(日本吞併琉球),即沖繩的廢藩置縣兩大契機,開始被編入日本社會。

除了沖繩以外,還有其他地區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成為日本社會一員的嗎?

「到底我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日本人』,沖繩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日本』的?」沖繩的人們當然會有這種確切的疑問,而這是其他地區的人們完全不可能懷疑的。這是沖繩歷史的第二大特徵。

如上所述漸漸成為日本社會一員的沖繩,在 1945 年(昭和 20 年)沖繩戰役後,被置於美國的直接統治下,再次脫離了日本的框架。不久,從這當中誕生了祖國復歸運動,並隨著大多數的居民選擇與要求,再次回歸日本。由日本的內部被劃出,再經由居民的主體意志回歸到日本之內──在成為日本社會一員的過程中,曾經有過這種經驗的地區,除了沖繩之外再無他者。這是沖繩歷史的第三大特徵。

擁有上述歷史特徵的地區居民,自然不會和日本社會的其他地區抱持著相同的居民意識;故此,NHK 調查中顯現出的這種個性特質,說到底也是理所當然之事。

在戰爭結束後不久,沖繩人民之間普遍蔓延著一種「反日感情」,「琉球獨立論」也在政治上被認真地納入討論範圍;但是,不論其他地區如何,在沖繩就是看不見那種狂熱的行動。在我想來,這應該也是沖繩的特質之一吧!

另一方面,認為沖繩和「日本」之間不是分分合合的關係,而是橫亙著無可否認的嚴重「差別意識」,這樣的主張也登場了。從以上的理解一想,會有這種主張,也是理所當然之事吧!

古琉球的歷史,不應被歸併入日本史

沖繩的歷史到底能不能算是日本史?它到底該不該像「長崎的歷史」、「群馬的歷史」這樣,作為日本史的一環,被當成某種同質的日本地方史來加以看待?

在琉球處分後的近代史、現代史(戰後史)這個範疇上,沖繩史毫無疑問是日本史的一環;就算在島津侵入事件後的近世琉球,基本上也應當以日本史的一環來加以掌握理解。但是,古琉球到底該放在日本史的哪一個位置上?我對此抱持著重大的疑問。

要將古琉球納入日本史當中,以現在的狀況來說有兩個大問題:

第一,古琉球所處的時代,相當於日本史上稱為「中世」的時代,但是相對中世日本以封建社會的形成展開為特徵,古琉球的內容則是充滿了封建社會以前的古代色彩。

換言之,它不能直接適用於現行日本史的時代區分概念。要硬將古琉球塞進日本史當中,除非把它當成中世的封建社會形成、展開期中,仍處於古代樣貌下的後進、邊陲地帶來加以解釋。再不然就是將中世日本史區分為兩個時代,只能這樣而已。

另一個問題則是,琉球王國是和日本社會有所區別的獨立國家,要將它和中世日本的守護大名與戰國大名之流的權力相提並論,實在是件相當困難的事情。

確認了以上兩點後,我的理解是:古琉球的研究,應該放在相對於日本史的「外國史」研究方為正解。然後,歷經作為「外國史」的古琉球研究階段後,沖繩史是在怎樣的脈絡下,被納入日本史研究的一環?更進一步說,形成古琉球這個獨立國家的社會,是在怎樣的脈絡下,被編入日本社會的一環?這些都是值得我們檢討與深思的。

由於忽略、無視以上的問題點,所以沖繩歷史對史家來說,就只是曖昧不明的東西;而沖繩現在毫無疑問是日本社會的一員,所以它的整段歷史,也自然被硬當成是日本史的一環了。

換日線作者怎麼看:「小島志氣大」:地理條件、歷史背景均與台灣相似的「沖繩縣」,曾是自詡「萬國津梁」的琉球王國

備註:本文摘自高良倉吉的《琉球的時代:偉大歷史的圖像》,由聯經出版社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