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與他們的貓:你一定知道他們的名字,卻沒看過他們的謬思

藝術家與他們的貓:你一定知道他們的名字,卻沒看過他們的謬思

自古以來,人們常常忽略了:藝術家的謬思可不是只有情人,還有他們的毛小孩。不說你不知道,不少現代藝術領域的先趨,都是不折不扣的「貓奴」,以下,就讓我們來看看四位人們熟知的藝術家,與他們的貓咪情緣:

巴布羅‧畢卡索(Pablo Picasso,1881-1973)與虎斑貓

因為擅於描繪野蠻與熱情──這二個詞也可以用來說明畢卡索的個人生活與感情關係──畢卡索深受推崇。他的溫柔也展現於他對動物世界的著迷,在這位 20 世紀大師的作品中,貓的地位不亞於他藝術家生涯中所迷戀並描繪的女性。

1904 年到1909 年期間,畢卡索住在巴黎蒙馬特(Montmarte) 的洗滌船 (Le Bateau-Lavoir,位於蒙馬特的一棟建築物,因為外型像法國洗衣婦的船,而有此名。20世紀初有一批藝術家承租此屋中的房間作為工作室,因此成為許多前衛藝術人士的聚會場所。)──他在這裡創作了最受歡迎的作品之一〈亞維儂的少女〉(Les Demoiselles d’Avignon)。

當時這位年輕的藝術家在街上發現一隻喵喵叫的貓,他們成為好友,並將其命名為咪嚕(Minou,法文貓咪之意)。1954 年,畢卡索 72 歲時,(為了和身上的條紋衫搭配)畢卡索抱著這隻虎斑貓,讓野獸派畫家卡洛斯‧納德爾(Carlos Nadal)在法國瓦洛里(Vallauris)家中為他們拍了這張照片。納德爾發現只要畢卡索坐著,這隻貓就從來沒離開過他的大腿。

約翰‧藍儂(John Lenno,1940-1980)與小野洋子 Yoko Ono(1933-)

雖然提到約翰‧ 藍儂,大家最熟悉的是他的音樂傳奇,但他也喜愛文學與視覺藝術。在組披頭四樂團之前,約翰‧ 藍儂就讀於利物浦藝術學院(Liverpool College of Art),並且受到姨丈喬治‧ 史密斯(George Smith)的鼓勵, 創作素描與油畫。

約翰‧ 藍儂情感細膩,使他天生就是貓咪良伴。這位傳奇藝術家自年幼起便非常喜愛貓咪,他每天都騎腳踏車到伍爾頓 (Woolton,利物浦南部郊區,居民普遍富有) 某家魚鋪花大錢買狗鱈(hake)餵他的寵物貓。

藍儂很常畫貓,有幾張畫還出現在《作品中的西班牙人》 (A Spaniard in the Works)這本
書中, 裡面有他創作的無俚頭故事、詩與繪畫。他為兒子尚(Sean)所創作的圖畫書《真實的愛:為尚而畫》 (Real Love: The Drawings for Sean)中展露更多他對貓咪的愛。

藍儂認識第二任妻子,也是前衛藝術家小野洋子之後,合作了一些作品,最有名的是他們的Bed-In 越戰抗議活動(註一)。

讓藍儂愛到入迷的貓咪有堤希(Tich)、提姆(Tim,從雪地救回來的流浪貓)、山姆(Sam)、咪咪(Mimi,為紀念阿姨而取的名字)、巴巴基(Babaghi)、耶穌(Jesus,藍儂曾經在受訪時說披頭四「比耶穌更受歡迎」,因此引起眾怒。這名字就是為了揶揄此事件而取的)、大調小調(Major and Minor), 以及貓王(Elvis,他最早養的貓,後來被發現是母貓)。

藍儂和小野養了好幾隻貓:二隻漂亮的波斯貓莎莎(Shasha)和米恰(Micha)、艾莉絲(Alice,讓人難過的是她從藍儂和小野位於紐約達柯塔大樓(The Dakota位於曼哈頓上西城的公寓大樓。藍儂於 1973 搬入,1980 年於此被槍殺)的高層公寓一扇沒關上的窗跳出去,還有巧若(Charo,藍儂喜歡對著她說:「巧若,你的臉好好笑喔!」),以及二隻名字很有趣的貓咪:白貓胡椒(Pepper)和黑貓鹽(Salt),證明這二位藝術家喜歡反傳統的淘氣。

亨利.馬諦斯(Henri Matisse,1869-1954)

打破既有規範並且形塑現代繪畫樣貌的藝術家愛上不受控制的貓,似乎是理所當然的。和馬諦斯同時代的人,許多不欣賞他大膽的用色與簡單的形式,但這位藝術家的作品在我們今日的世界,則似乎十分合適。

20 世紀初始,馬諦斯創作了一系列「帶著/穿著/有著⋯⋯的女孩/女人」油畫,不只擴大肖像畫和色彩的領域,也展現極現代的藝術感受能力。他筆下的女性形體充分顯露以下特質:自信、自主、不矯揉。

想當然爾,貓在這些色彩鮮明的作品之一「帶著黑貓的女孩」(Girl with a Black Cat,1910)裡佔居中央地位。畫中女孩是馬諦斯的女兒瑪格麗特(Marguerite),她的眼神說不定比躺在她腿上那團黑呼呼還更像貓。

圖/wikiart

馬諦斯一生中養過好幾隻貓,在他藝術生涯的不同階段中,都有珍愛的貓兒陪伴。咕西(Coussi)是一隻體型龐大的條紋貓,她的姊姊普絲(la Puce)(意為跳蚤)是一隻毛色光亮的黑貓,米諾許(Minouche)是這對姐妹花的媽媽,她嬌小、毛色白中帶灰。動物們撫慰馬諦斯的心靈。

有貓咪在腳邊陪伴時,這位安靜、嚴肅的革命家似乎融化了。在生命的最後,馬諦斯的貓咪們在他位於尼斯(Nice)蕾佳娜酒店(註二)的公寓套房陪伴他。這裡原為皇室居所,馬諦斯在此為凡斯(Vence)的玫瑰經禮拜堂(Chapelle du Rosaire)進行設計工作(註三)他認為這是自己最好的作品。

註一:約翰‧藍儂與小野洋子在 1969 年新婚蜜月時於荷蘭阿姆斯特丹和加拿大蒙特婁的旅館房間接受記者們採訪,以表達反越戰之訴求。反戰名曲 Give Peace A Chance 便是在蒙特婁的旅館房間內完成錄音的。
註二:Excelsior Régina Palace,1895-1897 年由英國為多女王所建,1920 年出售予酒店,1934 年酒店破產而再度出售,並於 1937 年改建為公寓套房。馬諦斯於 1938-1943 年居住於此。
註三:馬諦斯於 1941 年因病住院,當時照顧他的護士即為後來派任凡斯的修女。為了感謝修女,馬諦斯接下設計工作,教堂中的彩色玻璃、牆面磁磚畫,以及祭袍和禮拜用具均為馬諦斯之設計。

備註:本文摘自艾莉森‧娜斯塔西(Alison Nastasi)的《藝術家與他們的貓》(Artists and their Cats),由沐風文化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 :wikiart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