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在有生之年,人類將比過去更幸福」──我與我的 50 國同學,以國際發展為職志

「我相信在有生之年,人類將比過去更幸福」──我與我的 50 國同學,以國際發展為職志

老爺爺從遠方走過來時,胸前的花國旗領帶讓我眼睛一亮,「我可以加入妳們一起午餐嗎?」他慈祥而禮貌的問。當然好,我們有說有笑地從領帶聊起。說再見以前,我們問他姓名,「噢!我叫做 Richard Jolly,樓上有間會議室,就是以我命名,」他的笑容熱情,「我以前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的副執行長!」朋友和我心中的小宇宙頓時爆炸!

我的五十國同學,與我們「協助脫貧」的夢

自我介紹時間,教授們說我們這一屆的同學來自五十多個國家,年齡從二十多歲到五十多歲不等。同學裡奇葩不少,例如我的一位好友,54 歲的英國人,精通法語和西班牙語,曾在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上為亞馬遜原住民翻譯。過去幾年在亞馬遜(不是那間公司,是那座熱帶雨林啦)和當地原住民一起工作、睡在叢林後,不小心染上了一種「就算是在日內瓦這樣的城市中,也喜歡找個公園、夜晚睡在吊床裡」的「不良習慣」。

同學中還有來自冰島的記者、巴基斯坦的政府官員、印度的 NGO 創辦人、不丹皇室的員工、巴西的聯合國農糧組織官員、索馬利蘭的工作者(不是索馬利亞噢,而是和台灣一樣,在國際上面對困境的索馬利蘭)。

同學間的共通點,是我們都走在「發展」的這條路上。什麼是發展?最傳統也較狹隘的說法,是關於如何讓一個國家脫離又貧又窮的處境。不過較現代也較寬廣的概念包羅萬象,聯合國千禧年目標(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MDG)和現在的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DG),大致包含了我們關心的範圍。在 IDS 裡面,戰爭、性別、健康與營養、權力、綠能、科技等都是教授們研究的範圍。

什麼是「發展學」?──緣起西方,到尊重在地

相較於哲學、物理學等,發展學是一門年輕的學問。二戰以前,國家之間的互動常態是轟轟烈烈的弱肉強食、殖民與掠奪(當然這樣的掠奪仍然持續中,尤其是以跨國公司的面貌進行),哪管其他國家人民的處境好不好呢?

直到二戰結束以後,戰爭的巨大代價令各國反思如何才能阻止悲劇反覆發生,歸結出貧窮常是動盪的溫床。普世人權的概念也在此時透過《世界人權宣言》而被西方國家廣泛承認,進一步支持「無論生於何處,人人應享有基本權利」的想法。冷戰期間,以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憂心貧窮會使人們投向共產主義,進一步援助各國(例如台灣早期所接受的美援)。

如同其他社會科學,發展學具備強烈反思性,不斷檢討著過去在決策與計畫中的缺陷。從早期以白人為首、西方知識為主的發展,進展到該如何尊重發展中國家的聲音、該如何傾聽本地人的傳統知識。

發展不該是西方列強帶著救世主情懷去幫助弱小國家,尊重發展中國家本身的主權甚為重要,「南南合作(South-South Cooperation)(註)」也可能是發展的樣貌之一。以人們的幸福狀態(well-being,例如衡量教育、乾淨水源的取得難易度)取代單純以 GDP 作為衡量發展成果的討論也越來越豐富。

什麼是發展?較現代也較寬廣的概念大致包含了我們關心的:戰爭、性別、健康與營養、權力、綠能、科技等。圖/Andrew Babble@Shutterstock

「這個領域」,原來叫「國際發展」

第一次踏上非洲是 5 年前,獅子山共和國,國際志工的緣故。那時我還很稚嫩,英文破爛、想法天真、火熱的心有「拯救的抱負」(拯救什麼、怎麼拯救?不知道)。在獅子山,我看見貧窮、看見疾病、看見 10 年戰爭留下的痕跡,但同時也看見希望。

2013 年時戰爭已結束超過十年,伊波拉病毒也尚未爆發。獅子山國的本地組織很努力,各國的發展機構的付出也受當地人認可。我開始慢慢思考,有沒有可能,除了煙火式的國際志工經驗,未來就在「這個領域」工作,就像其他國際組織在發展中國家工作一樣?

之所以說是「這個領域」,是因為那時還不知道那股熱情到底該歸屬在哪一學科。直到某天我用英文 google「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國際發展),各式各樣相關的資訊瞬間在眼前綻開,心中那股激動啊⋯⋯。除此之外,褚士瑩的書也給我很多啟發,甚至還拿給爸媽看,說準備好,我以後大概就會變成類似這樣的啦。

國際發展,可以是一份工作

這個專欄放在《換日線》的「職場」,而不是其他分類,因為我想和你們分享,如果就是很看不下去世界上貧窮、疾病、戰爭、不公不義等各式問題,除了捐款贊助和當國際志工以外,甚至可以一起跳坑,在國際發展的領域工作。這條路可以當飯吃。中文世界的相關資訊很少,尋尋覓覓許久,才在迷霧中撥出一點小亮光,因此我願多把英文世界的資訊帶到中文世界來。

不過我還很嫩,經驗極少,若留言問問題,大概只能不負責的亂問亂答。所以我打算做個橋樑,把那群經驗五花八門、令人目不暇給的同學們搬出來給你們看,如果有機會,也會試試訪問所上的大牌教授。

這裡沒有教和學,因為還教不了。我所期待的,是把當初那種好像在黑夜中摸索卻摸不著、直到發現「國際發展」這個領域的那股激動,分享給你們;我所期待的,是如果你經歷過類似的心路歷程,有那種癡癡傻傻的熱情,想做些什麼又不知道是什麼,這個專欄可以幫我們一起打開眼界,想想可能的職涯規劃。我所期待的,是我們一起成長,甚至你們能走得比我更快更遠。

200 年的進步,讓我相信一個更幸福的未來

最後,分享一個 2010 年的熱門影片,4 分鐘內講述 200 年來 200 個國家的發展,激勵人心:200 年前,幾乎全世界的平均壽命都在 40 歲以下,全世界都又窮又病,在短短 200 年中,世界在平均壽命和收入上有著十足的進展:

影片只有統計到2009年,不過在這裡可以看直到2015年的資訊:

把這 200 年和人類數千年的歷史對照,會發現這 200 年的進步有多麼驚人。

當然 4 分鐘的影片簡化了許多事情,例如那些巨大環境污染成本沒被提到、越來越驚人的貧富差距沒被提到。不過影片的主要訊息卻足以讓我很感動了:我相信在我們有生之年,可以看得到全世界不再有極端貧窮的存在,世界各地沒有被戰爭影響的地方,都能享有適切的醫療服務,整體人類生存的狀態,會比過往都更加幸福。

註:南部地球(Global South)指的不是地理上位於南半球的國家,而是過去稱呼為「第三世界」或「發展中國家」的國家。此外,「第三世界」已經是被認為具有貶義、政治不正確的稱呼方式。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