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連線──生活篇】瑞士觀光業的雙面刃:經濟收益 vs. 環境破壞,該如何平衡?

【歐洲連線──生活篇】瑞士觀光業的雙面刃:經濟收益 vs. 環境破壞,該如何平衡?

【歐洲連線】秉持著「和讀者、作者一起做季刊」的美好理想,本季換日線以「我想知道的歐洲」為封面活動,誠摯的邀請每一位讀者,不再只是被動的被編輯「強迫餵食」內容,而是主動成為「季刊主編」,直接向作者發出「限時完成」英雄帖,針對「歷史」、「文化」、「生活」、「職場」、「學習」等五個分類,留言指定最想知道的歐洲大小事,讓編輯部替你連線歐洲,越洋解惑。

本文選自 2018 年換日線春季號《不浪漫的歐洲生存指南》紙本獨家內容,訂閱 2018 年季刊加入全球編輯室,請參考此處

Q:歐洲國家對於過度觀光的應對方式為何?

A:瑞士擁有世界公園的美稱,境內綠野遍地,多高山多湖泊。人們總能將面對壯闊的大自然時所感受的震撼,轉化成收藏在心底一輩子的感動。因此,即使在阿爾卑斯山小國,處處可見古色古香的大城小鎮,瑞士旅遊局卻始終把「大自然」當作行銷重點。

每當我造訪熱門觀光勝地,例如琉森、茵特拉根、鐵力士山及策馬特時,總能看見遊客狂按相機或忘我自拍的身影。特別是琉森曾經被瑞士人評選為最美麗的城市,這個依傍琉森湖(又名四森林州湖)的天主教城,位在歷史發跡的瑞士中部,並以卡貝爾木橋和垂死的獅子雕像,聞名於世。

我陪同親友拜訪琉森多次,發現在面對古城與湖光山色的當下,他們大都會睜大雙眼,停格數秒,接著打從心底讚嘆:「怎麼那麼美?!」──這或許便解釋了為何琉森人口只有約八萬,每年卻吸引超過八百萬名遊客造訪,尤以中國為瑞士觀光業的重要客源。

也因此,在各大景點,時常可見說中文的旅遊團穿梭其間。甚至,他們手撐陽傘和成群結隊的模樣,已經成為琉森老城區特殊的風景,瑞士人更對琉森有「亞洲觀光客很多」的刻板印象。

圖/Oscity@Shutterstock

的確,在最熱鬧的老城區走逛,迎面而來的很多是亞洲面孔,而你聽見中文的機會,可能比瑞士德語還多。在農曆新年期間,有的商家還會貼出濃濃中國風的中文祝賀詞。雖然瑞士沒有所謂的中國城,但琉森瀰漫著「中國城」的氛圍,也因而產生不少觀光問題:

觀光業的負面影響:交通堵塞、噪音擾民、價值觀衝突

瑞士以製造鐘錶聞名,小城便是繼巴黎和上海之後,世界第三大腕錶市場。市中心的天鵝廣場(Schwanenplatz)聚集多家鐘錶店,而旅遊團前往琉森時,也大都會帶去那兒消費。因為店裡的名錶價格優惠又保證是真貨,所以不少中國觀光客會購買,聽聞在那兒工作的朋友形容,他們買得又猛又急,甚至遇過一位客人,曾經急忙地請她任意挑選十支手錶,付錢後便匆匆離開。

而為了方便遊客上下車,每天都有許多遊覽車停靠在天鵝廣場,造成交通阻塞。另外,還有不少觀光客隨意穿越馬路。為了解決這些問題,目前琉森政府正在評估,於穆西格城牆底下建造停車場的可行性。

此外,瑞士人是出了名的注重生活禮儀,部份遊客的行為,卻違反當地的風俗民情。例如:有些觀光客在自助式早餐吧拼命把食物往盤子裡頭夾,最後卻只吃了一點兒便離開餐桌,這樣浪費的行徑,對於勤儉惜物的瑞士人來說,牴觸了他們的傳統價值。2015 年,一位琉森飯店業者甚至因此在餐廳裡,擺放附有非洲飢童圖片的告示牌,提醒房客珍惜食物,引發軒然大波。

2015 年八月,多家瑞士媒體更報導了埃比孔(Ebikon)居民的困擾。這個距離琉森市僅五公里的小鎮,並沒有任何觀光景點,不過,因為當地的邁克斯密中國餐館,以便宜的菜單吸引中國旅遊團用餐,所以中午時間,店門前的遊覽車絡繹不絕。

偏偏重視休息時間的瑞士人習慣在夜晚和中午保持安靜,觀光客的到來,讓寧靜的小鎮陷入混亂:當地居民抱怨中國遊客製造噪音、亂丟垃圾、導致塞車,甚至還有人隨地吐痰。埃比孔鎮長接受媒體訪問時,指出居民對這樣的情況已經忍無可忍,遂向餐廳老闆提出兩個選項:減少接待的客人數量,或遷移營業地點。

為了方便遊客上下車,許多遊覽車會隨意停靠,造成交通問題。圖/ Taesik Park@Shutterstock

商機永遠不嫌多,過度觀光怎麼辦?

雖然大量的觀光客帶來不少問題,但多數瑞士人知曉遊客帶來的龐大經濟效應,因此許多旅遊業者仍展開雙臂,熱烈地迎接貴賓們。

瑞士旅遊業占國內生產毛額 2.8% 左右,從業人員占勞動力 4%。依據今年瑞士旅遊協會出版的瑞士觀光報告,瑞士名列 2015 年,全球國際旅客目的地排行榜第三十六位,觀光收入則躍升為第十九名。 

而瑞士觀光業的成長,仰賴的正是中國及其他新興地區的旅客。根據瑞士統計局的資料,2017 年五月至十月,最重要的外國觀光客源依序是:德國、美國、中國、英國、法國和印度,共有十一萬人次的台籍旅客排名第十二位。 

縱使中國距離瑞士很遙遠,中國人卻熱衷前往阿爾卑斯山小國旅行。其實,自從前些年瑞郎對歐元大漲,歐洲旅客的人數大幅減少,所以瑞士政府便特別注重新客源的開發,而中國旅客可以說是瑞士旅遊業的救星。另外,中國和新興地區觀光客的購買力強,帶來錢潮。以一人一天平均消費來說,來自海灣國家的遊客開銷 500 瑞郎、俄羅斯 400 瑞郎、中國 350 瑞郎,而歐洲旅人只有 120-240 瑞郎。

有些人士擔心,琉森將會步入威尼斯和巴塞隆納後塵,變成過度觀光的商業城市。琉森旅遊局便強調提升旅遊業附加價值的重要性,例如拉長遊客的住宿時間,以及平均分配各個季節的觀光客人數。另外,瑞士旅遊局也表示,如果能把遊客分配至不同地方,是最理想不過的。

就經濟層面而言,觀光客帶來商機,永遠不嫌多。然而,過多的遊客可能造成當地居民生活的困擾,這就得依靠政府當局提出對策解決問題。無論如何,我還是很推薦讀者拜訪琉森,除了壯麗的自然景觀,這個位處瑞士最古老邦州之一的天主教城也擁有豐富的歷史遺跡,值得細細品味。

《關於作者》

瑰娜/瑞士不是只有起司鍋

瑰娜定居蘇黎世。在輔大主修法文、輔系義大利文,又在蘇黎世修習德文。淡江歐洲研究所時代,寫過很正經的政經論文,現在則把「瑞士」當作研究的對象。
旅遊世界三十餘國,跑遍瑞士二十六邦。因為身兼蘇黎世州居民和弗里堡州媳婦,所以遊走於瑞士德法語區之間。思考模式就像家中的電視頻道,德語和法語台之間切來切去,但最溜的還是國台語。

現任換日線專欄作者,文章也散見於英國《華聞周刊》和瑞士官方新聞網《瑞士資訊》(Swissinfo),並著有《瑞士不簡單》和 《瑞士不一樣:顛覆你對最強小國的想像》 。

臉書專頁:瑞士。瑰娜 All About Switzerland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Apple Kullathida@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